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81章 究竟谁倒霉

夜天子 第81章 究竟谁倒霉

    花晴风虽然尚未被免职,但事实上已被剥夺职权。他也认命了,这些天一直在后宅修身养性,心平气和下来,灵智也开了窍,往昔种种回味起来,便有了一种截然不同的认知。

    难怪孔圣人说“吾日三省吾身”,静下心来回想自己过往种种,始觉云淡风轻,令人有种作梦般的感觉,曾经坚执的、放不下的,今日想来竟都是那般不足为道,

    最让他欢喜的是,一直压在他心头令他郁郁不欢的心结已经解开。雅儿如果真与叶小天有私,甚至为了叶小天不惜诬指他是疯子,她如今根本不必向他解释什么,更不必这么照顾他、迁就他。

    反正现在的他说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也不可能再做任何事。一旦明白自己对妻子全是误会,再想到一直以来妻子对他无怨无悔的支持与帮助,花晴风又是愧疚又是感激。

    这段时间,他有空就往苏雅身边腻,希望能修复夫妻情感。

    “咳!娘子,又在做画么?”花晴风轻轻环住苏雅柔软的腰肢,下巴搭在她的削肩上,微笑着问。

    苏雅临摩的还是叶小天所赠的那幅“高山流水”,此时看在花晴风眼里,已没了当初那种刺眼的感觉。

    苏雅被他当众指证红杏出墙,一身清白尽毁,当时伤心欲绝,如今虽在花晴风的小意亲近之下情绪有所平复,终究还是有些幽怨。苏雅挣了挣肩膀,负气地道:“你总来腻着人家干什么,还不陪紫羽去。”

    花晴风陪笑道:“紫羽如今嗜睡,有丫环小心侍候着就是了。”

    苏雅道:“那怎么成,紫羽怀的是你花家子嗣,她如今有孕在身,更需呵护爱怜,紫羽心情愉悦。对孩子也好。你快去吧,人家又不是妒妇!”

    花晴风耳语道:“紫羽可以有孕,娘子一定也可以的,不如咱们现在……”

    苏雅听他说出白昼宣淫的话来,不禁又羞又气,她还未及说话,就见苏循天风风火火地冲进来。那日花晴风被当成疯子绑回后宅,苏循天也赶来,向他说明了是他向姐姐讨了副画,转手送给了刚刚乔迁新居的叶小天做贺礼。

    花晴风此前虽然听了苏雅的解释。却还是不明白为何她要在画作上题上自己的小字,听了苏循天的话这才明白。他素知这个小舅子不学无术,拿了题了姐姐闺名小字的画作送人,这种糊涂事儿别人干不出来,苏循天干出来却毫不稀奇,这才疑窦顿消。

    苏循天自觉向叶小天通风报信虽是激于义气,终究是对不住姐夫,眼见姐夫失了职权,每日困坐后宅。苏循天很是不安,所以这几天一有空就到后宅来陪他吃酒聊天排遣寂寞,努力促和姐姐姐夫的关系。

    此时一见他来,苏雅还以为他又是来找花晴风聊天的。便道:“你姐夫要去紫羽院中探望,不要缠着他了。”

    苏循天道:“我今天不是找姐夫吃酒的,是有事情说。姐姐,姐夫。出事了,出大事了。”

    花晴风如今是“无官一身轻”,心态与往昔大不相同。听了苏循天的话毫不慌张,平静地问道:“近几年来咱们葫县一直大事不断,何曾消停过。如今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苏循天斟了杯冷茶喝了,一屁股在凳上坐下,这才道:“姐,姐夫,叶县丞出大事了。”

    花晴风和苏雅对视一眼,眼神里都写着四个字“果然是他!”花晴风摇头道:“我猜就是他,这个叶小天……,简直就是一个混世魔王,有他在的地方,若能风平浪静那才是怪事,他又搞出什么事来了?”

    苏循天道:“赵驿丞要修缮府邸,就把娘子潜夫人寄托在叶府。可是今儿一早,侍候潜夫人的丫环发现潜夫人离奇失踪。叶县丞遍寻不到,就请白主簿带人上山查案,赵家闻讯也登门吵闹……”

    苏循天把他刚刚得到的消息从头到尾说了一遍,直把花晴风夫妇听得目瞪口呆。怔了半晌,苏雅才摇头轻叹道:“我不惹是非,是非来找我,这个叶小天,还真是个是非不断的人。”

    花晴风近日来虽困坐后宅,依然有种灰头土脸的感觉,既要忧心前程,又要哄劝娘子,心中实在郁闷,此时却忍不住地想笑:“我怎么忽然觉得,这最倒霉的人其实并不是我,而是看似最风光的叶小天呢?哈!哈哈……”

    花晴风终于忍不住大笑出来,这还是这几天来他头一次发笑,站在外厢的几个小丫环一脸紧张:“莫非老爷又发疯了?”

    ※※※※※※※※※※※※※※※※※※※※※※※※※※※

    县衙二堂上,知县的主位空着,大家都坐在下面左右两侧,大眼瞪小眼。叶小天拉长着一张脸,像个讨债的债主,而在座的其他人都欠了他很多钱。不过债主并不只他一个,坐在他对面的赵驿丞同样阴沉着一张脸。

    其他人摒息无声,一脸的谨小慎微,其中尤以白主簿为甚。他觉得自己真的很倒霉,现如今花县令躲在后宅享清福,叶县丞牵扯到命案当中,赵驿丞死了老爹和夫人,他白主簿怎么担当得起?

    眼见众人都木然呆坐,一言不发,白主簿只好清一清嗓子,道:“诸位,这事儿今日怎么也得议出一个章程来啊。花知县发疯、张典史病故,叶县丞和赵驿丞又事涉人命大案,该当如何了结?

    叶小天心情很不好,花晴风当众指证他和自己妻子有私情的事情尚未平息,现在又闹出这档子事来,即便最终能够证明他的清白,可世间永远不乏心理阴暗的人,他的名声在风言风语中也是毁定了,怎么就这么倒霉!

    赵驿丞的心情更不好,老爹死了,“老婆”也死了,而且死得都是莫名其妙。其实冷静下来后,他也明白叶小天不可能是凶手,可是如果潜清清真是杀他父亲的凶手。而杀死潜清清的凶手却只是一只虫子,这……叫人情何以堪!

    白主簿说罢,见众人依旧默默不语,只好转首对赵文远道:“赵驿丞,从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你想指认叶县丞是害死你妻子的凶手恐无凭据,本官是不能受理这一指控的。”

    赵文远的眼神微微错动了一下,这才缓缓答道:“至于拙荆是否为叶小天所害,赵某也只是猜测之言,究竟真相如何。当然还需要你们来查个清楚。”

    白主簿听他语气有所松动,忙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呃……可现在的情形是,尊夫人潜入叶县丞房中有所图谋的可能要更大一些,虽然她已经死了,当然,本官不是怀疑你赵驿丞,可……要查本案,本官有些话就不能不问。请问尊夫人与叶县丞之间可有什么恩怨?”

    叶小天对这件事也很关心。他实在想不通潜清清为何要杀他,难道这潜清清并非寻常女子,她不仅是赵文远的妻子,而且也是播州杨应龙的手下。是奉杨应龙之命行事?

    可是无缘无故的,杨应龙为什么要杀他?再者,如果杨应龙想杀他,根本没有派潜清清做刺客的道理。因为潜清清一旦失手,杨应龙就被动了,他有无数别人难查底细的死士。用得着派出潜清清?

    赵文远蹙着眉头,轻轻摇了摇头。白主簿略一沉吟,又道:“不知尊夫人家世如何,可否见告。”

    赵文远冷冷地瞟了他一眼,道:“我家娘子并没有什么显赫身世,她本是播州杨土司府上的一个侍婢,因为甚得掌印夫人宠爱,所以由夫人主婚,赐我为妻,你要去播州查证么?”

    众人听了都是心中一凛,他们倒没有怀疑播州那位杨天王意图对叶小天不利,这两个人实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根本不可能有什么瓜葛,至于去播州杨家调查,那是想都不用想的,可如此一来……

    众人不禁偷偷看了叶小天一眼,实在找不出别的理由了,会不会真是两人日久生情,又因情生恨,所以才闹出这么狗血的事来?只是这层窗户纸谁也不肯捅破,所以大家说来说去,对于如何解决眼下困境,没有丝毫帮助。

    罗小叶眼见他们绕着真正的目的转来转去,就是不涉及正题,实在不耐烦了,便道:“眼下为难之处在于:知县疯了,典史病故,县丞与驿丞涉案,播州阿牧死在葫县,要如何禀报朝廷,实话实说么?嗯?”

    实话实说当然不行,花知县“疯了”,张典史“病故”,播州阿牧那是不亚于三四品的朝廷大员,而且实权尤有过之,却莫名其妙地死在这里,县丞和驿丞都事涉命案,这些事要是报上去,葫县真要名动天下了。

    到那时叶小天无论冤屈与否一定会停职。而赵驿丞,父亲死了本就要丁忧去职守制三年,可他又有与妻子合谋暗杀县丞的嫌疑。葫县一下子失去了县令、县丞、典史、驿丞四个官员,四人中,一疯一死,剩下两个是嫌犯。

    在已经出现了两任县丞、一任主簿犯案倒台的前题下,葫县想不引起朝野关注都难,到时候葫县的每一个官员恐怕都要被风宪衙门要过篦子似的过一遍,恐怕谁的日子都不好过。

    税课大使李云聪看了罗小叶一眼,道:“下官以为,如实上报对谁都不利,案子是要查的,不过这如何上报朝廷,以免地方受到滋扰,还需好好商量出个办法才是。”

    李云聪官儿小,直截了当地说出真正目的不用担心,真要说错了话被别人一言否之即可,没什么严重后果。他这话就是裸地表示:我们得矫过饰非,遮掩真相,共度难关!

    这种事他们不是第一次干了,当初艾典史之死,大家就是众议之后如此处理的。其实也不只葫县这样,只要能遮掩住,别的地方一旦出了大事,也是能掩就掩。

    换在后世,通讯那般发达,上峰的消息渠道很多,地方上一样出于地方保护和自我保护,对一些重大事故矫过饰非遮掩真相,或者大事化小,更何况如今这个年代。

    可是众官员虽对李大使的提议求之不得,但是当事人愿意么?叶小天愿意背负污名,忍受流言绯语?赵驿丞的娘子和父亲都死得不明不白,他愿意忍气吞声,大事化小?这两人只要有一个不同意,这些事就别想掩盖住。

    这两人中众人最担心的还不是叶小天,在名声和宦途之中作一个选择的话,大部分人还是会选择“忍辱负重”的,可赵驿丞父亲一死,必然丁忧,虽然丁忧不是免职,三年后依旧可以复出,然则宦途上耽搁三年足以耽搁许多事情。再说,他父亲死因固然明白,可娘子之死却还扑朔迷离,他会不求真相么?

    这时候,“众望所归”的赵文远轻轻咳嗽了一声,用疲惫沙哑的嗓音道:“家父临终之前,对我曾有一番交待,白主簿和叶县丞当时就在家父身边,两位想必也听得很清楚。”

    白泓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一时有些无法理解。赵歆明明中了见血封喉的毒箭当场丧命,哪有什么遗言留下,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叶小天也诧异地挑起了眉头,看向赵文远。

    赵文远神色木然,自顾说道:“家父遗命:叫我辞去官职,回乡守制,于我本司中辅佐长兄,担任总理,划拨清泉洞、白莲洞、长岭洞、五峰洞,四洞十五旗到我麾下。”

    叶小天率先反应过来,点了点头,道:“不错!令尊临终之前,确有这番遗命。”白主簿不明白叶小天为什么要这么说,但是叶小天都这么说了,他随声附和应该就不会错了,白主簿马上点头道:“不错,本官也听见了!”

    叶小天毕竟在贵州住了几年,对土司制度远比白泓了解的多,所以他马上就明白了赵文远的意思。赵歆之死已是不可更改的事实,而且凶手都无从追究,对赵文远来说,眼下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分家产!

    赵歆是播州大阿牧,杨天土驾下的兵马大总管,同时他也有自己的辖地和部落,也是一个大土司。赵歆辖治着九洞五十八旗。统管这所有领土的继承者当然是他的长子,可次子们呢?

    次子们的长兄一旦成为土司,他们就会晋位为土舍,可土舍虽然尊贵,却未必掌握实权,这土舍就像亲王,宋朝的亲王住在京城,仅有一座王府,明朝的亲王享有封地,是一方诸侯,权柄岂可同日而语。

    在一个土司部落里,真正大权在握,权柄仅次于土司的是“总理”(也称阿牧),再其次是“家政”,这就像朝廷里的官,土舍只是散官。有“总理”、“家政”等职务在身的土舍才有实权。

    赵文远得到了这句承诺,便站起身,黯然拱一拱手:“家父逝世,赵某悲恸难当,心神憔悴,不能议事,这就要回去为家父料理后事,准备丁忧,衙中政务诸君商议便是,议罢知会赵某一声即可,告辞!”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