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82章 好日子

夜天子 第82章 好日子

    赵文远走了,走得潇潇洒洒。随后,初来乍到的白主簿就亲眼目睹了山高皇帝远的小地方,地方官员们是如何丧心病狂地掩盖事实、蒙蔽圣听的。其胆量之大、行止之猖狂,简直令人发指!

    花知县“疯了”,因为还需郎中确认并出具书面证明,所以拖了好几天,如今一应证据才算齐备。对于这位疯掉的花知县,众官员好像从不曾鄙夷过他似的,他们不吝任何溢美之辞,把花晴风患病的缘由完全推到了政务公事上,花知县是如何殚精竭虑,花知县是如何忧心国是,花知县是如何废寝忘食,终于累到神魂失散……

    张典史病故了,他是突发重疾而死,至于是什么诱因诱发了他的宿疾,这个问题用春秋笔法一笔代过,他们只是在字面上玩了一点小花样,把张典史发病的时间含糊其辞,看起来似乎比花知县发疯要提前两天,发病地点不用改,就是县衙二堂,如此一来,张典史就成了积劳成疾,因公殉职。

    不出意外的话,朝廷对于这种情况都会有所嘉奖,给死者追升一级是应有之义,张典史终于实现了他的平生梦想,从不入流的杂职官转为品官。可以用一种更体面的身份致仕兼入土了。

    真正令人费脑筋的是如何解释播州大阿牧赵歆之死以及赵驿丞的夫人潜清清之死。如何合理解释这两个人的死亡,才是真正考验官员们集体智慧的时候。

    其实赵歆之死本身并没有什么难解释的地方,问题是如果对赵歆之死实话实说,那么潜清清之死就是一桩悬案,要查这桩悬案,一系列的问题便无法掩饰。好在赵文远已经默许他们可以随意操作,这一来他们就有了用武之地。

    赵文远如此选择,众官员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对赵文远来说,真正不能释怀的大概只有他父亲的死,可恰恰是他父亲的死没有什么疑问,就算此案不加遮掩,他也找不到杀父凶手来追究责任。

    至于他的娘子……,用赵歆部落的“总理”、四洞十五旗的领主作为交换条件,他不再追究一个女人的死因是可以理解的,更何况现在的情况对他并不利,他的娘子有重大嫌疑,真要追究下去。很可能得不偿失。

    于是,对于赵歆和潜清清之死,众人最终讨论结果如下:播州大阿牧赵歆赴葫县探望其子赵驿丞,赵驿丞夫妇陪同赵歆上山狩猎散心,赵驿丞的娘子不慎误触猎弩,射杀赵歆。赵驿丞的娘子害死公爹,无颜苟活,故而自尽。

    好了,如此一来对潜清清之死和赵歆之死都有了一个很完美的交待。至于播州那边信不信那就是赵文远的事了,想必只要他坚持这种说法,播州那边也没有不信的道理,赵文远可是赵歆的亲儿子。

    只是如此一来。对于潜清清为何携带凶器潜入叶县丞卧室的悬案也就不可能再查下去了,这样的话,他们还需要征求叶小天的意见,如果叶小天坚持要把案子查个清清楚楚。大家绞尽脑汁想出的办法就得全部推翻。

    经过众官员苦口婆心地解劝,反复剖析其中利害,叶小天总算“勉勉强强”地答应下来。众人不免松了口气,对叶县丞能够如此顾全大局,每一个人都为之感动不已。

    议事已毕,众官员纷纷离去,开始按照分工部署各自处理善后事宜,其中公推了顾教谕前往驿站,由他负责向赵驿丞通报众人商议的结果,大家齐心协力要平息掉这场大风波。

    叶小天则返回府邸,他现在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严嘱府上家丁下人,不可对外胡言乱语,以免泄露此事真相。李秋池走在叶小天身边,一脸幽怨,看来不能通过打官司中一展李大状风采,令他无比遗憾。

    叶小天见状,忍不住笑道:“先生何必如此,你原本是状师,自然是官司越多越好,官司越大越好,如今不同,你既为我幕僚,凡事就得从我的角度去想,有时候并不是官司打赢了,咱们就一定能得到好处。”

    李秋池道:“学生明白,这场官司打下来,就算赢了,市井间还是免不了种种传言,败坏了东翁名声。而今东翁却能获得最大的好处。而且,赵文远如今有把柄握在东翁手中,来日未尝不可为东翁利用。”

    叶小天欣然道:“先生是聪明人,果然不点也透。”

    李秋池眉头一蹙,道:“可是赵歆此来葫县,带了十多个侍卫。既然他是被‘误射’而死,赵文远势必不能把他这些侍卫一股脑儿杀了,难道不怕他们回去后泄露风声吗?”

    叶小天道:“他们都是赵家的私兵和奴隶娃子,永远是赵家的私产。赵文远就算伪造父亲的遗命又怎么样?这件事一旦泄露,顶多失去他想得到的,对他的身份和地位影响却不大,那时他若为了泄愤,杀几个侍卫和娃子又算什么?”

    “可是帮着赵文远隐瞒,却一定有他们的好处。他们只是身份地位低了一些,不至于连这点脑子都没有,他们会明白如何选择。至于那位高高在上的杨天王么……”

    叶小天忽地停住脚步,望着远处青山,若有所思地道:“以前听人说史,常常会说起一些曾经无比英明神武的大人物,到后来却被人轻易蒙蔽,此种人物还不止一个两个,常常不绝于史,令我不能理解。

    现在我多少也算有了一定的身份,才稍稍有所领悟。我想,那些人未必就是老糊涂了,或许因为他们屡获成功,令他们变得过于自负、自信。更重要的是:高高在上,令他的耳目失去了作用。

    一个人身份地位高了,许多事就不可能亲历亲为,他听到的,只能是别人告诉他的,他看到的,也可能是别人伪装好的,所以别人一清二楚的事。他却只能蒙蔽其中。这种人,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

    李秋池仰天长叹道:“做官的常骂讼棍无耻,其实做官的心才更黑啊!”

    叶小天拍拍他的肩膀,亲切地道:“黑心的我和无耻的你,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叶小天回到府邸时,就见耶佬站在照壁下,正抻着脖子等他回来。耶老眼巴巴地盼着,一见叶小天出现。马上迎上来,欣欣然地见礼道:“尊者,属下等你好久了,那具蛊尸可是尊者炼出的新蛊种么?却不知是用哪几种毒虫匹配而成?”

    叶小天怔了怔,他没想到焦头烂额之际,耶佬最在意的却是那只虫子。叶小天纳闷儿地道:“那只蛊虫不就是能毒死人么,较之我教其它的蛊虫威力差之甚远,有何异处值得你如此在意?”

    耶佬眉飞色舞地道:“不然不然,尊者有所不知。若论毒性,那只蛊虫确实没有甚么了不起,但是属下发现,那只蛊虫另有奇异之处。它可以让尸体不腐,千年永驻啊!”

    叶小天又是一呆,惊讶地道:“果真有此奇效?那不是成了传说中的定颜丹么?”

    耶佬欢喜地道:“正是如此!这种蛊虫若是有了配制之法,以后大可秘售于豪门大户。想必无数权贵都舍得花大价钱购买,这将是我教未来一条很重要的财路啊。”

    这个耶佬倒是挺有经济头脑!叶小天认真地打量他两眼,说道:“这个……那只蛊虫从何而来。我也不晓得。或许是之前随冬长老炼蛊不慎逃脱的吧,如何炼出这样的蛊虫,我也是全然不知。”

    “这样么?”

    耶佬大失所望,只急得团团乱转,叶小天摇了摇头,转身就往后走,走不多远,耶佬又急匆匆地追上来,唤道:“尊者,尊者,这异种蛊虫非常重要啊,属下需要以药剂反复验证,或可找出配种之法。”

    叶小天无奈地站住,道:“那你就去验证好了,我又不曾拦着你。”

    耶佬道:“可是属下需要毒尸才能验证啊,不知尊者可否把尸体弄来,如果不能弄来整具尸体,只有一条腿也是可以的。”

    叶小天无奈地想,怎么蛊教里这些长老们个个痴迷于此呢。那蛊虫是重要物证,已经被官府收走,不过此案已经不了了之,想必要把那蛊虫拿回来来也无妨,可如今毕竟是敏感时刻……,索要重要物证,会不会招来嫌疑?

    看了看耶佬殷切的目光,叶小天便道:“真的只需一条腿就可以?”

    耶佬连连点头,道:“不错,只需一条腿,应该就够用了,属下一定能验证出这种蛊毒的本源。”

    叶小天点头道:“那好吧,明日我去帮你弄条腿儿回来。”

    耶佬大喜,连忙向叶小天道谢,再三叮嘱道:“那就有劳尊者了。对了,属下还需要一把斧头,不不不,最好是锯子,还请尊者一并吩咐人置备了……”

    叶小天奇道:“耶长老要斧头锯子作何用处?”

    耶佬道:“锯腿啊,这种验证怎么也得尝试几次,尊者既然只能拿回一条腿子,那属下一次只锯下一块,省着点用,也就够了。”

    叶小天满脸困惑,一条螇蟀腿儿,小刀一切就行了,还需要用到锯子?难道他说的腿……,叶小天蓦地瞪大了眼睛,骇然看着耶佬道:“耶长老,你说的腿……究竟是什么腿?”

    耶佬奇怪地道:“那位小娘子的大腿啊,还能是什么腿?”

    叶小天大吃一惊,道:“疯了!疯了,你简直是疯了!”

    耶佬一脸茫然:“尊者?”

    叶小天二话不说,调头就走,走不多远,忽又站住,扭头嘱咐李秋池道:“你赶紧去,安排几个人给我牢牢地看着耶佬,这个老疯子,可千万不要跑去刨坟盗尸,那可就真把我害惨了!”

    ※※※※※※※※※※※※※※※※※※※※※※※※※

    “这还让不让人好好过日子了!”张知府重重一拍书案,颌下肥肉顿时一阵颤悠。

    他恼的是水银山之乱,水银山之乱现在已经由四方纷争变成了两方,杨氏两兄弟暂时停止了纷争,展家也不再咄咄逼人,可是提溪于家和凉月谷果基家却从时而纷争发展成了天天械斗。

    偏偏这提溪于家和凉月谷果基家都是铜仁境内的部落,从情理上说都是归张知府管辖的,如果任由这两个部落继续纠缠下去,对张知府的威望将是一个很严重的打击。

    可是张胖子一定程度上就像春秋战国时期的周天子,虽然他是铜仁府名义上的共主,却并非每个部落都肯买他的账。

    凉月谷就不用提了,就像那些介于生苗和熟苗之间的部落,凉月谷就是一个相对封闭一些,却又不像隐居深山的部落一般与世隔绝的部落,官府对他们的影响力非常有限。

    而提溪于家虽然不像凉月谷一般具备较强的性,可它又是铜仁于家的分支。铜仁于家的地位仅次于张家,这一代的土司于俊亭大概回为是女儿身的缘故,对政务不大热衷,从不掣肘他的决定。

    如今于家有了是非,就算是投桃报李吧,他张铎也没有为难于家的道理。可是对于家他不能苛责,凉月谷果基家又不买他的账,他张知府又该如何调停于家和果基家的这场纷争?

    所以张胖子近来觉得非常烦恼,烦得他吃不香,睡不着,人都瘦了好几两。他想不出办法,就只好压迫他的左右手,要这两人替他出谋划策。张胖子的左右手就是州同和州判。

    州同是戴崇华,州判叫御龙。御州判的姓氏比较少见,他这个州判的官职,对不熟悉知府衙门属官的外行人来说,和李俊亭的通判很容易混淆,其实两者全然不是一回事。

    但凡知府负责的事务,通判都能过问,都需要有他署名才能生效,就像当今皇帝的圣旨,要通过内阁副署才能生效。通判通判,统统都判,同时他还有监察州内所有官员的权利。

    而州判是知府的助手,由知府给他们分工,与同知分别掌理粮务、水利、巡捕等方面的具体事务,是从七品的官,比通判要低三级。

    “你们这两个废物,眼看果基家和于家越闹越凶,却一直束手无策,今天无论如何,你们也得给本府想出一个办法!”

    戴崇华道:“府尊放心,我二人今日一定想出个妥善的办法为大人分忧。”

    张胖子点点头,刚要拂袖而去,李经历就送来一封葫县的加急公文,张知府打开一看,当时就疯了,葫芦还没按下去这又浮起个瓢,这还让不让人好生过日子了!

    :两章八千,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