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83章 暗流汹涌

夜天子 第83章 暗流汹涌

    戴州同和御州判一听张胖子发牢骚就心惊肉跳。通常张胖子说“还让不让人好好过日子”的时候,没有好日子过的其实就是他们两个,如今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事,让知府大人如此烦恼。

    戴崇华和御龙向李经历瞄了一眼,李经历摇摇头,公文的内容他也没有看过,哪知其中写些什么。张铎把白主簿呕心沥血、几乎薅光头发才写出的那份公文甩到戴崇华和御龙面前,二人连忙捡起公文,挤到一块儿来了个先睹为快。

    看罢公文,两人也愣住了。戴崇华一脸古怪的道:“播州阿牧死了?居然是在狩猎时被他儿媳误射而死,这……这……”想起前几天赵歆还秘密住在他的府邸中,转眼间就阴阳两隔,戴崇华仿佛作了一场黄梁大梦。

    御龙则眉头紧锁地道:“花知县患了臆症,张典史病故,赵驿丞丁忧,播州阿牧暴毙,这……知府大人,葫县近年来怎么连连出事呢,如今这场动荡,可比先前都要厉害,实在不可思议,实在不可思议。”

    张知府瞪着御龙道:“你这个州判就是负责向本府说不可思议的吗?本府也知道此事不可思议,这葫县近几年来就不曾消停过,谁去谁出事,真他娘的邪性!可你大发议论又有何用,现在该怎么办,你说!”

    戴崇华忙道:“府尊大人息怒,下官以为,现在应马上行文葫县,令县丞叶小天暂代县令一职,同时将葫县的事情上报布政司衙门,再……”

    张胖子一拍脑门,两眼发亮地道:“对啊,你不提我还忘了,这个叶小天八字硬的狠呐,你看葫县多事之地。出了这么多乱子,只有他一直稳稳当当,不如就把葫县交给他去折腾算了。”

    御龙很无奈地道:“府尊大人,咱们能对朝廷说,葫县风水不好,叶小天八字够硬么?”

    张胖子大怒,喝道:“混账东西!你是在调侃本府么?本府这不是在跟你们两个说话么,本府又不蠢,对朝廷当然不会这么说,至于用什么理由。难道还要本府教你们?不守官箴,时与村民往来,笑谈狎玩,全无体统。办事任性,不洽舆情……”

    张胖子傲然扬起下巴,道:“你真以为本府不学无术么,哼!这些考语,本府熟的很,信手拈来。便可上奏朝廷!躁妄轻浮,嗜酒狂悖。才识钝拙,不谙吏治,难司民牧……”

    御龙微窘道:“府尊大人。这些考语都是恶评,并非赞誉之辞啊!”

    张胖子更加大怒,用力拍着桌子道:“不错!这就是本府给你今年下的考评,成不成啊!”

    御龙苦起脸。闭嘴不语了。戴同知陪笑道:“府尊大人息怒,这个……这个叶小天嘛,虽然是个干吏。可他只是举人出身啊,以举人功名且如此年轻便就任一县正印的前所未有……”

    张胖子瞪起眼道:“前所未有?任何事总得有一个先有的罢?你也不敢有,我也不敢有,那谁来先有?葫县那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你说,有谁愿意去的?”

    戴同知低声下气地道:“是是是,府尊大人所言甚是。不过,这七品正堂,终究不好让一个并非进士出身的年轻人来出任。府尊若据此提名,却被朝廷所否,于府尊大人颜面上须不好看。”

    “唔……”

    一提到面子问题,张胖子马上重视起来,沉吟问道:“那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戴同知道:“葫县一下子有这么多官员出事,实在难以想象,咱们也不宜马上奏明朝廷,以免其中别有玄虚,让府尊大人担个不察之罪。不如先命叶小天暂代县令一职,使葫县上下各有所属,再派干吏查明葫县真实情况,如此上奏朝廷,由朝廷定夺就是了。”

    张知府捏着圆润的下巴想了想,颔首道:“这个主意倒不失为老成之法。那就这么办吧,你马上为本府草拟一道公文,叫叶小天暂代知县一职,另外择选干员赴葫县考察,嗯……何人前往合适呢?”

    戴同知马上近前一步,道:“府尊,何不就令李经历前往呢,李经历做事素来谨慎,心思又缜密,可当大任。”

    张知府点头道:“成!李向荣……”

    李向荣站在一旁,万没想到这等优差竟会落在他的头上,他这是去干什么?是去代表上司考察官吏啊!随后的官吏任命与调动,他都要提出考察意见的,这种情况下到了地方上还不被人当祖宗一般捧着,各种好处可想而知。

    李向荣喜上眉梢,连忙近前,张知府对他吩咐一番,又转身对戴同知和御州判道:“提溪于家和凉月谷果基家的这场乱子,你们两人定要商量出个办法给我。”说罢腆着大肚子扬长而去。

    戴同知把李向荣送出门去,李向荣向他兜头一揖,感激不尽地道:“戴兄高义,如此呵护,弟铭记心头了!”

    戴同知笑吟吟地道:“嗳!你我情同手足,这些见外的话就不要说了。”

    送走了李向荣,戴同知回到签押房内,就见御州判苦着个脸,对他道:“戴兄,于家和果基家这场乱子,知府大人都束手无策,你我二人能想出什么好办法呢?”

    戴崇华道:“现在是于家认定果基家杀了他们的土司,因此双方才解下不结之仇。咱们要想斡旋此事,只能从于家下手。如果监州大人肯放手的话,才有调停的可能。”

    戴同知所说的监州就是于俊亭。于俊亭是铜仁府通判,除了一切政令都需她联合签署才能生效之外,她还有监察全州上下所有官员不法行为的权利,所以又被称为“监州”。

    御龙蹙眉道:“此前也不知找过几回于监州了,可她根本不听劝呐。”

    戴崇华道:“如今情形,于家奈何不了果基家,果基家也奈何不了于家,僵持下去,徒增两家伤亡,损耗双方实力。想必监州想法也会与之前有所不同,这样吧,我去于府拜访一下,探探监州的口风再说。”

    于俊亭,本名珺婷,只不过这个名字女人味儿十足,对于本就很在意自己是女土司的于珺婷来说,这样的名字就意味着柔弱,所以她很早就换了个谐音的名字,如今还记得她本名的人实在没有几个了。

    于俊亭如今已经离开提溪。她有自己的部落要打理,不可能长久留在提溪,但是于福顺被暗杀,新土司又年仅八岁,根本撑不起局面,所以于俊亭派了她的得力干将于海龙去。

    土司世袭制度使得每一个土司都成了这种制度的坚定维护者。谁想破坏它,都难保自己不被更加强大的土司所弹压,而且一旦破坏了这种制度,也会给他自己的家族留下重大隐患。须知他们能够传承千百年,生命力比任何一个王朝都要强大,就得益于此。

    所以,这就确保了提溪于家的权力绝不会被他人攫取。哪怕是它的本家铜仁于家,因此对于于俊亭的协助并且派出得力干将暂代于土司控制堡寨,提溪于家的掌印夫人并没有丝毫戒备或反对,且能全力配合。如此情况下。于俊亭才放心返回铜仁。

    戴崇华离开府衙,便直奔通判府。到了于府在客厅里小坐了片刻,于俊亭才从屏风后面转出来。径往主位上一座,蹙着秀气的眉毛问道:“你来见我,又有什么事?”

    戴同知苦笑一声道:“监州大人,赵歆死了。”

    于俊亭顿时一愣,与播州杨应龙合谋想取代张氏的正是她和戴崇华,两人是盟友。播州阿牧赵歆就是来铜仁与他二人沟通,密议对付张铎的,赵歆离开铜仁时还说从葫县回来就来拜访她,怎么就死了?

    于俊亭奇道:“赵歆虽然年事已高,可身体一直硬朗的很,怎么就死了?”

    戴同知揉了揉鼻子,无奈地道:“是被他儿媳用矢箭射死的。”

    于俊亭又是一呆,脸上顿时涌起古怪的神气。戴同知见状,知道她有些想歪了,忙解释道:“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戴同知把葫县公文上所写赵歆与潜清清的死因说了一遍,于俊亭的嘴角顿时抽搐了几下,有些啼笑皆非地道:“怎么会这样!”

    戴同知叹了口气道:“杨天王出师不利啊,水银山那边失控,如今赵阿牧又……,你看此事是否应该尽快与杨天王取得联系?”

    于俊亭摇摇头道:“此事不必由你我出面,赵歆之子就在葫县,恐怕早就派人回播州报讯去了。杨应龙因为水银山之乱失控,已经藏起了狐狸尾巴,一时半晌不会再探出他的爪子,便是知道赵歆已死,暂时也不会派人来了。”

    戴同知皱起眉头道:“杨天王收手,那铜仁这边怎么办,岂非要你我独自应对?”

    于俊停微微眯起了眼睛,虽然她在人前总想做出一副男人样儿来,包括坐姿和举止都像男人,但是这一眯眼,还是露出一种波斯猫儿般的娇慵与妩媚:“不然呢?戴同知,你记住,我们和杨应龙只是合作!”

    于俊亭抚摩着光滑的扶手,悠悠地道:“你不可能靠别人的施舍掌握权力!太过依赖他人,最终你只能成为别人的傀儡,只有掌握在你手里的,才是真正属于你的。”

    戴崇华愧然拱手道:“监州所言甚是,戴某惭愧。”心中却腹诽不已:“你跟杨天王已有婚姻之约,对他却还是如此戒备,难道连你的终身都是用来交易的一个手段?真是奇怪的女人!”

    于俊亭笑了笑,忽又问道:“对葫县之处,张铎打算怎么办?”

    一提起张胖子,戴同知就只能苦笑了,道:“这位知府大人异想天开,想提名叶小天就任葫县县令之职,已经被我和御州判劝止了。”

    “叶小天!”

    提起这个名字,于俊亭眉宇间倏地掠过一抹煞气,细白的牙齿轻轻咬了咬艳红的下唇,于俊亭忽地星眸一亮,唇角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戴同知,你觉得利用这个机会,把那个混蛋弄到铜仁府来如何?”

    :周六啦,诚求月票、推荐票!

    全周休息日在今明两天。(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