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33章 断刑

夜天子 第33章 断刑

    宋三包和钱小明等人硬着头皮走上前,一碰上张道蕴、吴辰亮等人凶狠的目光便有些退缩起来,他们昨日被带到衙门后,才知道这些人的真正身份,心中顿时生起了畏惧之意。

    这时被叶小天一问,几个人吱唔半晌,想到被这权贵人家报复的严重后果,终究不敢出面指认,便吱唔道:“大老爷,我等……我等当日听闻青青姑娘呼救,便赶去洛家,施暴歹人仓惶逃跑。我等追赶不及,只和他们打过一个照面,对他们的相貌记得实在不甚清楚,无法确定……是不是他们。”

    张道蕴等人听了便嘿嘿地冷笑起来,状极得意。洛父、洛母一听,怒不可遏地骂道:“宋三包,钱小明,你们还是不是人,你们怎么能这么说?就是他们五个、就是他们五个啊!”

    宋三包和钱小明等人羞惭地低下头,任由洛父洛母痛骂,既没有勇气反驳,也没有勇气站出来指证张道蕴等人。叶小天见状心中不由一沉,他最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御尘叫道:“推官大人,这些人证根本记不清歹人模样!我等皆是权贵人家子弟,财帛子女,予取予求,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呢,这只是一个误会罢了。你马上释放我等,我们便不追究你的责任。”

    n,ww@w.吴辰亮、张纮、项飞羽马上跟着鼓噪起来,叶小天沉下脸色道:“住口!没有人证,还有苦主。该怎么断案,本官自有主张,尔等再敢鼓噪,本官便治你一个不敬之罪!”

    御尘看到叔父御龙打出“稍安勿躁”的手势,便冷笑着住口。叶小天道:“钱小明、宋三包,尔等再看清楚些,当真认不出这些人?”

    宋三包一抬头便看到张道蕴等人凶狠的目光。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颤声道:“小民……小民当真记不清了。”

    叶小天道:“好!洛父、洛母,你二人上前,再给本官辨识一遍,这五个人,果真就是进了你家,强暴你们女儿的暴徒么?”

    洛父激动地道:“大老爷,草民看得清清楚楚,是他们!就是他们!他们五个酒气冲天地闯进我家,将我夫妻打晕。强暴了我的女儿!对了,他,就是他,就是他带头的!”

    洛父指着张道蕴咬牙切齿地说着,洛母也指着吴辰亮叫道:“就是他!民妇挣扎反抗时,还曾挠伤了他的脖子,大老爷一验便知。”

    吴辰亮下意识地捂住了脖子,转念又一想,便冷笑着放下手。在他心中,因为这些小民的指控而有所掩饰,那是胆怯的表现,会被人取笑的。叶小天沉声道:“苏班头上前查过!”

    苏循天走到吴辰亮身边。吴辰亮挺胸昂头,睨着他冷笑。苏循天仔细看了看,回身抱拳道:“大人,疑犯吴辰亮颈上确有几道尚未痊愈的指痕。”

    吴辰亮得意洋洋地道:“这几道指痕。是前两日吴某与妻子口角,被我娘子挠的,推官大人若是不信。将我娘子唤来一问便知。”

    叶小天冷冷地看他一眼,又转向洛父道:“你的女儿可还清醒?她是受害者,本官还需她的口供才成!”

    洛父点点头,回身走到女儿身边,看见她憔悴虚弱的模样,忍不住又流下泪来,在她耳边哽咽地道:“女儿,推官老爷替咱家作主,已经抓住了那几个恶人。女儿醒来,快快指认他们,推官老爷会替你做主的。”

    洛青青虽已绝食三日,其实倒还不至于就此人事不省,最主要的是她受此奇耻大辱,身心饱受摧残,已经萌生死志,她的意识不愿让她清醒过来,否则那叫她无法忍受的一幕便会浮上心头,因此一直处于意识模糊的状态。

    隐隐约约听到父亲在耳边说话,洛青青虚弱地道:“爹,求你让我死了吧,女儿不想活了,女儿……不能活了。”

    洛母一听,泪水更是模糊了双眼,哭泣道:“女儿,那些歹人已经被官家大老爷抓住了,需要你的指认才能治他们的罪,女儿,你醒一醒,你醒一醒呀!”

    洛青青听清了这几句话,精神不由一振,她慢慢张开眼睛,意识渐渐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果然身处公堂之上,她的眼神动了动,忽地看到站在一旁的张道蕴等人,顿时尖叫一声,蜷缩起了身子,躲进母亲怀抱,惊恐地叫道:“不要过来,你们不要过来!”

    叶小天道:“你不用怕,你且看清楚,是否这几个歹人坏你名节,看个清楚,自有本官替你做主。”

    洛青青循声向公案后看了一眼,见有一位甚是年轻的官员站在那儿,态度和霭地对她说话,便垂泪道:“大老爷,就是他!就是他们几个,求大人为民女做主!”

    叶小天追问道:“你看清楚了?确实无误!”

    洛青青咬牙切齿地道:“民女绝不会看错,他们这些畜牲……就是化成灰,民女也认得他们!他……”

    洛青青指着张道蕴道:“这个恶人,他闯进我家,打昏我的父母,对我……强行不轨。民女誓死反抗,也被他打晕。民女还记得,曾经抓伤过他的下体,求大老爷为民女做主。”

    叶小天一挥手,喝道:“苏班头,把张道蕴带下去验伤。”

    “不用了!”

    张道蕴哪肯接受让几个帛隶脱了他的衣服,赤条条地检查他的身体的羞辱,他上前一步,不耐烦地道:“没错!这件事,就是我们几个做下的,你待如何,尽管划下道儿来便是!”

    吴辰亮紧张地道:“道蕴兄……”

    张道蕴摆摆手,不屑地道:“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赔她点钱嘛。”

    张道蕴睨了洛氏父女一眼,邪笑道:“小爷嫖女人,还从来没有赖过账,如果不是她不识相,还能差了她的银钱?便赏她一点银两又算什么。不过,这女人还真挺够味儿。哈哈哈……”

    张道蕴狂恣之态不加掩饰,身在公堂之上,亲口承认自己犯了强暴罪,居然肆无忌惮。吴辰亮暗想:“我虽不是土司人家的子弟,但张道蕴才是主谋,如果张道蕴都不能治罪,自然也不能治我的罪。”便也退到一旁不复多言。

    这边审问,一旁自有书记运笔如飞,记下双方供词,这时将记录的簿册递到叶小天手里。叶小天看了看,又递给李秋池,道:“你等既已认罪,当场画押签字罢!”

    李秋池捧着供词簿册,拿着笔墨走到张道蕴身边,张道蕴冷笑着看了叶小天一眼,提起笔来刷刷刷地写下自己的名字,又在印盒中蘸了蘸印油,把自己的拇指往上一印。递给御尘,负手冷笑不语。

    等到几人一一画押已毕,叶小天把惊堂木一拍,杀气腾腾地喝道:“依《大明律》。强奸者,绞!尔等强闯民宅,轮暴妇人,更是罪大恶极。不可饶恕!张道蕴,吴辰亮、张纮、项飞羽、御尘,俱判绞刑!押下去!”

    在唐律和宋律里。通奸判刑一年半,如果是有丈夫的妇人要判刑两年,强奸罪则加一等,每加一等是半年,所以强奸犯要判两年徒刑。只有两种情形下才会加重处罚:一是强奸亲属,最严重的可判死刑;另是奴隶强奸主人,一定要判死刑。

    但是到了明朝,对强奸罪的处罚就更严厉了,但凡强奸罪,朱元璋老爷子就是一个字:“死!”这五人是强闯民宅,妇人,更是罪加一等,当然更加该死。

    张道蕴听了叶小天的判词先是一惊,继而一声怪笑,道:“你敢!张某是土司人家子弟,可以赎金抵罪,谁能杀我?谁敢杀我!”

    华云飞和毛问智哪管他这么多,上前抓住他身上铁链,喝道:“走!”双方这边拉扯着,侧厢吴辰亮等人的父亲们愤怒了,纷纷冲出来喝道:“叶推官,你的威风也耍够了,还待怎样。想杀我儿,老夫可不答应!”

    叶小天双眼微微一眯,冷笑道:“怎么,你们还要强闯公堂,干涉本官问案不成?”

    李秋池忙出面打圆场道:“各位大人,搅闹公堂万万不可,你们如有异议,向知府大人申诉便是!”

    李秋池一面说,一面向他们急打眼色。在李秋池想来,叶小天只是装模作样,想把这场清官戏演得更逼真些,只需他们向上面申诉,便会顺坡下驴,依例以罚金代罪,却忘了叶小天是一条多么驴的驴,只要他的驴性儿犯了,那就是九头牛都拉不住。

    张雨寒冷冷地喝道:“你们够了!什么推官,不过就是一条替人咬人的狗罢了。你们找他有什么用?解铃还需系铃人,要解决此事,唯有咱们那位代知府于大人点头,走罢!”

    说罢,张雨寒不屑地瞪了叶小天一眼,昂然离去。其他几人互相看看,也都随着他向外走去。反正叶小天就算是判了,还需要知府和监州署名,并报朝廷,由皇帝勾决,于秋后行刑,并不急于一时。

    于俊亭今日一到衙门,就吩咐戴同知替她关注此案,所以戴崇华也在推官衙门另一侧厢壁下旁听,只不过藏于“肃静牌”无人看见,听到叶小天判了张道蕴等人死罪,戴崇华在双方争执的时候就已离开,匆匆赶去向于俊亭汇告。

    于俊亭闻言,愕然道:“他……当真判了那五个纨绔死刑?”惊叹之余,似乎语气里还有一些钦佩的意味。

    戴崇华晒笑道:“依我看,这只是他会做人罢了,他扮黑脸,却把这个人情送给监州大人,等着监州大人你法外施恩,以收买人心。不信你就看着吧,张雨寒等人马上就会来向监州大人求恳,援引旧例罚金代罪的!”

    戴同知话犹未了,张雨寒等五人就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

    :双倍最后时刻,至今日下午三点,请赶快投出您的月票啊!!!.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