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34章 执法

夜天子 第34章 执法

    张雨寒一见于俊亭,便脸色难看地道:“于监州,土司人家触犯律法,可以罚金代罪,这是天家赐予土司的特权。于监州也是土司,难道要带头破坏规矩,自毁倚仗吗?”

    于俊亭瞪着张雨寒,她本想等叶小天碰了硬钉子,乖乖地求她出面替他收拾乱摊子,谁知道这些人不去寻叶小天的麻烦,反而认定此事是她背后捣鬼,跑来诘难于她,这是从何说起?

    项父上前,对于俊亭兜头一揖,恳求道:“于监州,你我两家世代为邻,祖上还曾有过姻缘,如此算来,你的身上也有我项家血脉。而我项家的人,身上同样流着于家人的血。犬子顽劣,铸下了大错,项某情愿按律罚金代罪,于监州何必非要闹得大家下不来台呢?”

    于俊亭怒道:“你们胡说甚么,以为是本官授意叶小天如此吗?那个姓叶的是有名的软硬不吃、油盐不进,不信你们到葫县去打听打听,谁不知道这个姓叶的像条疯狗,只要被他咬住了,就休想让他松口,关于某什么事。”

    张雨寒等人只当这是她的托辞,哪里肯信,御尘又出面道:“于监州,知府大人有恙,葫县政务皆由监州负责。如今叶小天执意要将我儿处死,如果当真闹上朝廷,你我的脸面都不好看,还请监州大人出面斡旋。”

    张父、吴父等都对于俊亭冷目以对,静静看她说法。于俊亭本指望叶小天遭到这些人刁难,不得不托庇于她,如今反而要替这些人出面去向叶小天说项,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于俊亭郁闷地道:“我于俊亭敢作敢当,如果此事真是于某授意,你道于某便不敢承认吗?难道于某还怕了你们不成?罢了,我就替你们出面说项一二,不过你们那些儿子也实在是应该好生管教一下了不要以为你们是权贵之家就可以为所欲为,真要激起民变,大家都要糟殃!”

    于俊亭说完对一旁的师爷文傲道:“你去,把那块粪坑里的石头给我请来!”

    刑厅这边,李秋池苦思半晌,恍然大悟地对叶小天小声道:“我明白了!原来东翁是要借此事送于监州一个人情,不错不错,于监州如今乃铜仁第一人,若是她承了东翁的人情,对东翁的前程必定大有助益,还是东翁思虑深远呐。”

    叶小天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李先生见人美貌,便登堂入室公然施暴,事后浑若无事,全然不畏律法如此行径,较之强盗还要过份,这等败类若不加惩治的话,百姓们今后还有活路么?”

    李秋池听他这话有些不对味儿不禁吃惊地道:“怎么,难道东翁还真打算严惩张道蕴等人不成?”

    叶小天沉着脸不说话李秋池惊道:“万万不可啊!东翁,土司人家,可是享有特权的,土司杀人,不必请旨!土司父丧,不必丁忧!土司辖下的冇田户百姓,苦乐安危皆系其主,如奴如仆;买卖、转让、馈赠,一如牛羊。

    土司人家若有嫁娶之事,三年之内土民都不敢婚姻,就算是皇帝,也没有自家纳后,不许百姓娶亲的道理,可土司人家就可以定下这般规矩,什么是土司,这就是土司了。

    大人呐,你可要想清楚,这里是贵州,不是中原,土司人家按律可以用金银抵罪的,这也是朝廷所认可的,就算东翁判了他们死罪,朝廷也不会批准,东翁又何必做这徒劳的恶人?”

    叶小天一字一句地道:“朝廷不准,那是朝廷的事。我不能因为朝廷不准,便昧着良心买好权贵,无视百姓疾苦。”

    李秋池劝道:“东翁不是泥古不化之人,怎么如此不知变通呢。东翁能把他们拿到公堂来审问,令这些权贵人家大大地丢了面子,已经彰显了我刑厅的威风和东翁的强项作风,如此足矣,还是见好就好罢!”

    叶小天冷然摇头,道:“我若不是执法者,听闻此事,顶多骂几句天道不公,却也不会强自出头,做那路见不平之人。

    可我即然是执法者,就不能做个糊涂官。那洛家的凄惨你也看到了,本官岂能为了前程昧了良心。,—

    李秋池急了,他之前只道叶小天是想借此事打响刑厅名声,后来又想深了一层,以为叶小天是借此事卖于监州一个人情,借此抱上于监州的大腿,背靠大树好乘凉,谁料他居然是真想严办张道蕴等人。

    这时李秋池才想起当初他被孟庆唯重金请到葫县,那时的叶小天还只是一个冒名顶替的假典史,就敢横下一条心和孟庆唯这个县丞以及齐木那样骄横的地方恶霸为敌。

    这叶小天哪是八面玲珑机巧心的油滑官吏呐,分明就是一头犟驴子。李秋池想到叶小天执意如此将会招来的可能后果,不禁忧心忡忡,苦口婆心地规劲不已,可叶小天又哪里肯听。

    这时,文师爷赶到大堂,对叶小天道:“推官大人,于监州有要事与你议!”此时叶小天刚把五名人犯押下去,正要安排洛氏父女及一众乡亲回村,一听这话,便吩咐他们暂且候在一边,自去参见于监州。

    于俊亭让人把张雨寒等人暂且带到小客厅听信儿,自与戴同知在厅中等候。叶小天到了,于俊亭请他坐了,上下看他几眼,轻轻叹了口气,道:“我铜仁府居然会有你这样的好官,实在令我吾目相看。”

    叶小天道:“监州大人召见下官,可是依旧有心招揽?”

    于俊亭摇头道:“人各有志,我不强求。何况,你这样的人,我还真不大敢用了。”

    叶小天笑了笑,道:“那么,想必是于监州受了张土舍、御州判等人托付,要为他们做说客了?”

    于俊亭眉锋一立,怒道:“说客?叶推官竟敢对本官如此不敬,你以为你是谁?”

    叶小天立即起身一揖,道:“原来监州大人召见,不是为了今日这桩案子。下官误会了监州大人,恕罪,恕罪。”

    于俊亭脸儿一红,登时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

    一旁陪坐的戴同知赶紧转园道:“叶大人,实不相瞒,监州大人召见,确是为了今日这桩案子,却并非是为张道蕴等人做说客,实是出于对你的关爱之心呐。叶大人,张道蕴等人确实犯下了大罪,人神共愤,叶大人要依法治他们的罪,理所应当!不过,律法同样规定,土司人家对治下土民享有生杀大权,即便无故杀人,也可以赎金代罪。‘王子犯法与民同罪,的说法在这儿是行不通的。”

    叶小天掷地有声地道:“戴同知不必多言,你的好意,叶某已经明白了。叶某也知道,就算把此案报上朝廷,很可能也只是落得一个下旨严斥、处以罚金的结果。但那并非叶某所能左右,如今此案还在叶某手上,叶某不做亏心之事,不做亏心之人!”

    于俊亭冷冷地道:“你既知结果如何,依旧不知变通,除了让自己得罪许多权贵,从此无法立足于铜仁,尚有何益?真是愚蠢透顶!”

    叶小天扫了她一眼,道:“下官还记得,昨日监州大人还夸赞叶某既无耻又狡猾呢,怎么今日就变成了愚蠢透顶?”

    于俊亭把眼一翻,冷冷地道:“那是于某看走眼了。”

    戴崇华冇苦笑道:“叶推官,你心存正义,眼见张道蕴等人暴行,憎恶痛恨,本也是人之常情。只是你就算痛快了一时义气又能如何?只为这公文往返的三两个月时间叫他们受些牢狱之苦么?

    如果你就此罢手,保全几位大人的颜面,我相信,叫他们多拿出些金银充作赎金他们也是肯的。你想想,那女子已经遭人施暴,难道还能令时光倒流,救她于苦难之中?

    现如今,她名节已坏,恐也难嫁个好人家,她上有老父老母,只此一女,别无依,出了这等事,今后该如何过活?如果有了五家人缴纳的赎银,她一家人从此也就衣食无忧了。

    你想想,究竟是这样做对她们更好呢,还是执意问罪却徒劳无功的好?更何况,经此一事,叶大人绝难在此立足,到时候,又该有多少你本有能力为他们主持公道的百姓,痛失一方青天?叶大人,你这么做,对那受害的民女真的有一丝好处吗,还是…只为满足你扬名的渴望?”

    于俊亭的强势打压,叶小天能够不为所动。戴崇华站在受害人立场上的劝说,却打动了叶小天的心。是啊,无论如何,此案已经发生,有些事已经无可挽回,况且报上朝廷,也只是让五家权贵丢了颜面,皇帝会勾决吗?在天子眼中,是众土司的忠心重要,还是为一户小民申冤重要?

    有“赎金代罪”的法理依据在手,皇帝会如何选择可想而知,自己的坚持又有什么意义呢?或许真如戴同知所言,让洛家得到更多的补偿才更好吧。要知道,就凭张、项等几家人权势,真把五个恶少关进牢里,他们也吃不到苦头……

    叶小天不觉动摇起来。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