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11章 狮子抢绣球

夜天子 第11章 狮子抢绣球

    李玄成是皇亲国戚,张居正死后,万历皇帝已然开始亲政,这国戚一脉的势力也就水涨船高了,虽说大明对国戚抑制的比较厉害,可是能跟太后说得上话的人,对皇帝多少总会有些影响。

    因此,魏国公见这位国舅爷与自己的幼子一见如故,乐得让他们多多来往。徐家多年来一直是勋臣第一家,可不全是靠祖上余荫,例代子孙都很注意经营人脉,所以这些天,徐麒云最主要的任务就是陪伴李国舅。

    施粥赈民那事儿,徐麒云只去过一次,然后就全权交给关小坤和芮清行负责了,他只管每日陪伴李玄成游山玩水。可这两天李玄成似乎有什么心事,时常精神不振、闷闷不乐,徐麒云就更上了几分心思。

    这日约李玄成出来,徐麒云暗忖一连去了几处名胜,李玄成都不感兴趣,去逛秦淮河,群雌粥粥,“百花”争艳,这位国舅爷还是看不入眼,想来真是因为自幼醉心于神仙术,一心求道的缘故。

    既然这样,他对名山大泽必然会感兴趣,徐麒云便想带他去栖霞山一游,两人走过院落,院旁几个轿夫坐在那儿聊天,闲谈的几句话偶然传入他的耳中,徐麒云一听,猛然站住了。

    就听一个轿夫道:“今儿早上抬咱们老爷去守备府,听刑部芮尚书府上的轿夫说,兵部张尚书公子要在百膳楼搞什么赈灾义卖,这可是个稀罕玩意儿,卖东西我听过,义卖还是头一遭儿。”

    另一个轿夫道:“少见多怪,所谓义卖,还是卖东西,只不过这卖东西的钱,都是用来做善事的,不能落入自己腰包,是为义卖,听说杭州府当初为筹抗倭军饷,就有人搞过这玩意儿,不新鲜。”

    徐麒云道:“你们说什么,张泓愃要搞义卖?”

    那几个轿夫这才发现小公爷走过来了,赶紧起身行礼,连声称是。徐麒云冷笑一声道:“这几个小子倒能折腾,义卖?他们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卖的,就凭一个做善事的由头,就能让人乖乖掏钱?”

    李玄成微笑道:“徐兄,我看这栖霞山不去也罢,不如去看看他们如何义卖,倒比游山玩水更有趣些。”这话正中徐麒云的下怀,徐麒云道:“既然国舅也觉得有趣,咱们就去瞧瞧。”

    当下徐麒云和李玄成便骑了马,带了七八个侍卫,向百膳楼赶去。

    百膳楼外,舞狮队、舞龙队在锣鼓喧天声中卖力地表演着,四周聚集了无数的百姓,人山人海。

    须臾,场中又燃起了鞭炮,硝烟滚滚,震耳欲聋,许多小孩子捂着耳朵尖叫欢呼,等那鞭炮声一停,顾不得大人的提醒警示,便一窝蜂地冲上去,踩着满地的鞭炮碎屑,捡那没有炸响的臭子儿。

    关小坤和芮清行袖手站在路边,看着如此盛大热闹的场面,关小坤失笑道:“他们在搞什么,这么折腾,就不怕没人买账时下不来台?”

    正在这时后面有人拍了关小坤的肩膀一下,关小坤回头一看,见是徐麒云和李玄成,不由惊喜地道:“哎哟,小公爷,国舅爷,您两位怎么也来了?”

    徐麒云皱着眉头看看百膳楼,道:“这不是你家的产业么,怎么借给他搞什么义卖?”

    身处江南的官宦人家大多经商,但经商毕竟是贱业,不好宣之于口,尤其是利用官员身份的便利为自己牟利的,就更要隐秘些,是以就连芮清行都不晓得这间酒楼是关家的产业,听到这里不由诧异地看了关小坤一眼。

    关小坤道:“这间酒楼平时也不是我在打理,我也不晓得他们租下来要在这儿搞义卖啊,这不我也是偶然听闻此事,才赶来看看么。不晓得他们想卖什么,听说此前他们去往缙绅权贵家里募捐,被人家用些破烂儿就给打发了,不会就是义卖那些破烂儿吧。”

    说到这里,关小坤忍不住笑出声来,李玄成轻摇折扇,微笑道:“想知道他们究竟要搞什么鬼,看看不就知道了,走,进去瞧瞧。”

    关小坤一听,忙道:“国舅爷想看热闹,那好,我马上给您安排一处上好的雅间!”

    李玄成道:“不!咱们就坐大厅!”说完折扇一收,当先走去。关小坤先是一愣,继而恍然,忙道:“对!对对对!咱们就是要亲眼看着他们丢人现眼!”

    叶小天指挥着整个义卖活动的进行,根本没有注意李玄成、徐麒云等人的到来,叶小天拍着胸脯向张泓愃保证过,按照他的主意,一定可以筹来大笔银钱,张泓愃等人听了之后,也觉得叶小天这个主意非常靠谱,所以特意选择了这“百膳楼”搞义卖。

    这百膳楼就在重译楼不远处,据说百膳楼的大师傅就是重译楼里退休的官厨,或许就算是重译楼的大厨也未必就比金陵城里其它大酒楼的大师傅烹调的饭菜好吃,但是胜在难得,这厨子以前做的菜,可是只有外宾和接待外宾的官员才能吃到的,物以稀为贵嘛,所以这百膳楼的生意还不是一般的好,叶小天听张泓愃介绍之后,就特意选择了此处做为义卖现场。

    叶小天道:“好了,差不多了,让舞狮队进大厅,把看客们引进去,咱们这就准备……”

    他正说着,忽然一阵馊臭味传来,叶小天不禁掩住了鼻子,抬眼望去,却见两辆运垃圾泔水的车子从旁边经过,臭味传来,众人纷纷掩鼻闪避。叶小天道:“怎么这个时辰还有人运垃圾泔水。”

    蒯鹏是锦衣卫,对此了解一些,道:“难民越来越多,为防出现意外,南京城已不准再有难民涌入,因之进出都困难了许多,是以这段时间,城中的马桶、垃圾、泔水桶等运出城一次耗时极多,一早上是运不完的,拖到下午的都有。”

    这时候那运泔水的车子已经慢腾腾地驶了过去,叶小天挥了挥面前难闻的气味,道:“好了,咱们这就开始吧。”

    两头金睛雄狮且舞且行,向大门洞开的百膳楼内舞去,一进大门,就是一道长长的门厅过廊,门厅过廊左右各有一间空房,那是客人的车夫下人等候主人的所在,一向都用坐屏隔着,今日百膳楼被包了场,那两厢自然是空的。

    看热闹的百姓纷纷跟了进去,百膳楼内披红挂彩,两侧杵着八个大字,还是汤显祖亲笔所写,只不过从“募捐赈灾,群策群力”,变成了“义卖赈灾,群策群力”。

    大厅最前方有一个高约三尺直径三丈有余的圆形台子,那是唱戏唱曲儿的所在,台下本来有许多散席,如今排得很是整齐,两只舞狮就从两排桌椅间宽宽的过道舞向前去,一个雄狮抢绣球,人立而起,定在台前。

    台上帷幔一拉,一身青衫、颇显俊俏的叶小天堪堪出现,恰好处在二狮抢绣球的中心位置,那颗大红绒球仿佛就挂在他胸前似的,这个亮相颇为帅气,登时赢得了一个满堂彩。

    这百膳楼高有三层,二三层都是雅间,一层大厅上方的空间是一直通到楼顶的,二三层的雅间环绕于四周,朝向大厅的一侧都用金钩挂着帷幔,若是想看大厅中舞乐,便钩起帷幔,想安静叙话就放下垂幔。

    此时那些帷幔都是挑起来的,每一处雅间里,都有一位衣着华美的大家闺秀,旁边还侍立着两三个丫环侍婢,那些大家闺秀们或手摇团扇、或拈着果脯,好奇地望着下面大厅。

    其中只有一间雅室里坐着三个人,三个人都临窗栏而坐,关切地看着楼下,正是展凝儿、夏莹莹和太阳妹妹。

    叶小天春风满面地向台下众百姓拱手道:“多谢各位仁人义士前来捧场,咱们这场赈灾义卖,现在就算是正式开始啦!”

    两头雄狮把狮头一摇,将那颗红绣珠望空一抛,狮口一张,突地喷出两个焰火花炮,烟花喷溅,花炮炸响,叶小天右臂向空一探,恰好把那只由空中坠下的红绣珠的缨络抓住。

    烟花散去,两头雄狮已经绕到后台,台上独留叶小天一人,手中擎着一颗红球。

    “哇!小天哥好棒啊!”

    夏莹莹做西子捧心状,两眼红心闪闪。

    太阳妹妹虽未说话,可是看她激动的两颊绯红,也是一副春心萌动的样子了。

    展凝儿撇撇嘴,向她们泼冷水道:“这是义卖,又不是唱戏,出风头!真无聊!”

    说是这么说,她又往台下看了叶小天一眼,心中暗道:“这个该死的臭家伙,还真的……挺潇洒、挺……好看的呢!”

    眼见叶小天如此一幕,李玄成和徐麒云不约而同,一个向下撇起左唇角,一个向下撇起右唇角,同时露出不屑的笑容。

    这时就只是桌椅板凳一阵乱响,那些看热闹的百姓轰轰隆隆地退场了,如同退潮一般,逃得比准都快。什么义卖,他们不懂,他们只知道这是为了赈灾,既然是赈灾,想必是要钱的,他们生恐逃得慢了就会被人宰上一刀,是以争先恐后,落荒而逃。

    李玄成和徐麒云坐在侧厢座位上,听到旁边的动静,扭头一看,不由哑然失笑。见此情景,关小坤捧腹大笑,芮清云已经笑的打跌,坐都坐不稳了。二楼三楼的那些闺阁千金们也被这一幕惊呆了,一位姑娘手中拈着的果脯失手跌落,从三楼掉下来,被抢着退场的百姓一脚踩个稀烂。

    张泓愃见状,笑容顿时僵在脸上,低声对柳君央道:“我说小柳,小叶子这一招究竟行不行啊!再要失败,咱们可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周一,诚求推荐票!★

    .r1152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