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五十五节仙缘

唐砖 第五十五节仙缘

    不管有没有准备好,云烨都打算尽快回京,来自熙童的威胁,让他认识到自己对于家人的保护还不够,需要尽快回到长安作一些布置,以应对即将到来的不测。

    大队人马是走不快的,只有让老庄先走,带着云烨给程家,牛家,太子的书信与四个护院星夜出发,能早到一刻就早做一分准备,这场赌注,云烨输不起。田襄子他们都是一群疯子,巢元方的《诸病源候论》听孙思邈说那就是一部医书,只是牵涉到一点外科手术而已,这些疯子为了这么一点东西就让三百人死得不明不白,让云烨哭笑不得,又心惊胆颤。

    李靖告诉自己这些往事,未必安着好心,总觉得他好像很希望看到云烨和田襄子死拼一把,然后自己坐在岸边看猴戏?

    现在走进了一个死胡同,早就说过,人只要撒了一个谎,就需要无数的谎言来维持第一个谎言的正确性。云烨捶着脑袋,后悔不已,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天道循环的报应?

    现在揭开谜底是愚蠢的,放弃反抗更是愚蠢的,自己已经无路可退,只有把谎言继续下去,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传说中的凌霄宝殿真的存在?老子骑青牛出函谷关是真的得道成仙,而不是被强盗图财害命?海里面有水晶龙宫?为什么后世的潜艇满世界的跑也没有发现?白玉京而已,和那些夸张的神仙地就没办法媲美,人常说谎言重复千遍就成了真的,老子重复两千遍把它弄成事实又如何?看着满天的红霞,云烨心中又充满了斗志。

    田襄子在北极找不到白玉京,没关系,还可以穿过白令海峡去美洲,如果他意志够坚强的话。说不定发现美洲大陆的荣耀就落不到哥伦布的头上。田襄子,如果老子的家人受到伤害,我不介意陪你把地球跑个遍。

    不知道远在千里之外的田襄子有没有打冷战,刚刚欢天喜地的放羊回来的那日暮看着云烨阴郁的脸庞,还有嘴里发出的怪笑,吓不停的打摆子,滋溜一声就跑去找宦娘寻找安慰去了。

    公输甲这段时间一直在造马车,云烨提出来的四轮马车被他造出来了。只可惜只能在草原上跑跑。绵延千里的山路,根本就无法通行四轮马车。

    李靖不管,他认为既然大军都能够过来,没理由一辆马车过不去,他对四个轮子的马车非常喜欢,坚持让公输甲再造一辆。这样有两辆四轮马车就不得不随队伍出发,至于马车能不能过去,就不是大总管该考虑的事。大总管一向只发布命令,完成命令是手下该干的。

    大总管要回京,自然有一千骑兵护送。鸿胪寺的少监要回京,需要两百步卒护送,神医孙道长要回京,军队自然要精心护送,一百精骑还是要的。至于云侯要回京。军营里还有些老弱辅兵,不知云侯是不是把他们带上?

    李绩对云烨非常不满,对于李靖把分给其他突厥贵族的草场转拨给了那日暮很有意见,他认为那日暮的部落纯粹是一个孩子的玩笑,百十个人的部落,那里用得了方圆百里的草场,这是一种严重的浪费行为,应该分给执失思力才对。

    “茂公,就算把那块草场给了执失思力,他能拿安稳吗?我们几个在草原的划分上谁不是小心翼翼,生怕沾上一点腥臊,回到长安就是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只有他明大明的问我要草场,还是分给他的一个女人,这样假公济私的事你敢干吗?他干的没有一点顾虑,虽说有个可笑的借口,你我会看不出来他的用意?”

    李靖把话说到这里就止住不说,瞅着李绩示意他继续。

    “这小子无非是在置办家产,这里有一处产业 ,万一将来关内败落了,还有一个落脚的地方,这是大家族常用的手段,不足为奇,只是他的胆子太大了,就不怕陛下动怒?”

    “你还是小看那小子了,我敢与你打赌,陛下对这件事一定会不闻不问,说不定还很高兴,满朝文武也不会有人弹劾他,你看唐俭和许敬宗的态度就知道,他们乐观其成。”

    李绩皱着眉头苦苦思索其中的含义,到底是一代名将,片刻就理出了头绪吃惊的对李靖说:“这小子是故意的?他终于干了一件大家都会做的事,他的行为只有这件事是符合大家预料的,所以全部闭嘴,乐见其成,这还包括陛下,陛下得知这个消息,说不定会长出一口气。怪不得你在这件事上如此的积极。”

    “帮他照顾好他的小情人,这小子是一个极度护短的性子,如果他的小情人出了岔子,草原上的你们就休想安稳,如果是突厥人把他的小情人干掉,那这个部族就等着灭族吧,你一定要把利害关系给执失思力讲明白,如果他犯了浑,干出了什么出格的事,你我都救他不得。”

    “论及圣眷,你我二人拍马难及,更何况他与太上皇,皇后,太子,魏王,蜀王都很有感情,这种感情里没有功利因素,所以格外的难得,天下间也就只有他一个能办到而已。”

    “药师兄,这个熙童你将如何处理?他身处囹圄犹自桀骜不驯,不如杀之,以绝后患 。”

    “老夫很想看看云烨的本事,我已经告诉他他的敌手就是田襄子,看他如何应对。”

    “假如出了岔子,他一定会迁怒于药师兄,这招祸水东引,我看未必有效果。”

    “他感觉到不妥了,但是这小子就是一个看家狗,只要牵扯到家人,他一定会暴跳如雷,杀光对手不足为奇。”

    云烨这时候正在和熙童交谈。熙童的两只胳膊一从脑后,一从后背交叉背过,形成苏秦背剑的姿态,两只拇指依然被牛皮索捆得结结实实,这样的姿势很难受,熙童却满不在乎的保持了足有四个时辰。

    “熙童,你们的首领叫田襄子?很奇怪,这个人死了足有千年了,为什么你们新的首领依然叫田襄子?”云烨把手的水壶嘴塞进熙童的嘴里给他喂了水,待熙童喘息平定之后开始发问。

    “云侯,我熙童也是一条汉子,你就不要想着从我这里知道隐门的详情,你也算是智者,不要让我说谎话骗你。”

    “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你问我一个问题,我老老实实的回答你,然后,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也同样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如何?”这是云烨想了好久才想出来的法子,他在赌熙童对成仙的热情到底有多高。

    熙童低下头,考虑了一会 ,然后抬起头对云烨说:“好吧,我熙童发誓,若有一句假话,五雷轰顶而死。”说完就瞪大着眼睛看云烨,生怕云烨反悔。

    “我云烨发誓,一定完整准确的回答熙童的提问,若有一句虚言,五雷轰顶而死。”见发完誓,熙童明显的松了一口气,他不在乎泄露出去多少隐门的秘密,只在乎得到多少关于白玉京的资料。

    “既然如此,我就先问,你们隐门在我的家中 可有暗探存在。”这是云烨最担心的事。

    “没有,绝对没有,书院里有,你家里没有。现在该我问了,你是如何知道白熊和巨鲸的。”熙童生怕云烨反悔,特意多告诉了云烨一句,书院里有奸细。

    “全是家师教的,他老人家曾经去过那片极北之地。”云烨看看帐外,满天的星斗一闪一闪的才放下心,没有雷云。

    “你多告诉了我一句,我也就多告诉你一句,极北之地半年黑夜,半年白日,每年的三月到八月是去那里的最好时节。我又要问了,你们为什么对成仙得道如此的痴迷?明知那条路危机重重也不放弃。”

    听到云烨问这件事,熙童明显的放松了,他说:“自田襄子祖师遇仙缘而弃墨家之后,我隐门世世代代就以得道成仙为目标,谁知仙道艰难,唯祖师有这个福分跨入天界,其余历代田襄子都报恨而亡,好不容易到了这一代,从你的口中知晓了白玉京,怎会放过,要知道第一代祖师升天之时,只留下一方玉石,上面的文字就是白玉京。更何况夜陀前去求证你的来历,特意去了你说的西王母的天池,遭遇了天罚,雪崩,地火,怪兽,齐出,他费尽心力逃得性命,却不想,见你之后,不到四十天就暴毙而亡,这不是天罚是什么。”说起这些,熙童的脸都在放光,精神上的慰藉让他忘记了**上的痛苦。

    “你家祖师遇到的仙缘不会是一队女神仙在云中漫步,恰好遇到你家祖师,就说他和神仙有缘,而且那些神女个个长得非常美丽,环佩叮当?”云烨忽然想起中唐名将郭子仪不就是号称有仙缘吗,还描述的有鼻子有眼,云烨把这段胡话背诵出来,想嘲笑一下熙童。

    谁知道古人根本就没有领会笑话与实话的那根神经。

    熙童眼睛都快睁的裂开了,大嘴一张一合的说不出话。

    “不会吧,你家祖师也遇到了?还是这群美女?”(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