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十三节辛月发威(三)

唐砖 第十三节辛月发威(三)

    辛月上前规规矩矩的给张亮施了一礼,而后说:“我是一个妇道人家,不知道什么叫人情理法,我只晓得,夫君留给我们娘俩的财富,我会完完整整的交给我的孩儿,不管谁抢,我就和他拼命,拼不过,死也要咬他一块肉下来,张公,你是陛下的老臣子,我夫君嘴里的长辈,如今却干出如此下流卑鄙的事情,对我夫君 已经有身孕的小妾,使用美男计,你是哪门子的老臣,哪门子的长辈。

    你居然说我恶毒,如果我夫君回来,打上门去的,会是我夫君,不是你,他只不过去侍奉几天神仙一样的长辈,你们就急不可耐的跳出来,抢夺云家的财产,明日我会丄殿,问问我夫君用命换来的爵位还能不能保住,如果不能,我会立刻带着奶奶,孩子躲到深山老林里,再不出来。“

    张亮无论如何也不明白一个好好的计划,为什么会成为现在的样子,云家那个仆役拿着一把破枪,眼睛盯着他的咽喉,好像随时准备把矛头刺进去,他发现无论自己如何躲避,都逃不出那杆破矛的攻击。

    身后还有一个老书生,没有任何动作,就是站在那里,张亮绝望的发现,如果云烨的老婆想要杀了自己,自己一定没有活路。

    上一回这种感觉还是自己激怒了尉迟恭,被他揪的双脚离地时才有,那一刻他发现尉迟恭真的很想杀死他。

    他看的很清楚云辛氏真的有杀他的心思,如果他不是国公,今天铡刀说不定就会落在他的腿上。耳边听着一声声惨嚎,那是他的假子们在受刑,每一声惨叫都教他的心哆嗦一下,这个女人好狠的心啊。

    一般的女人根本就受不了这样的受刑的环境,辛月之所以没有昏过去,就是在一遍遍的念叨云烨的话:“要么不做,要么做绝。要么不做,要么做绝。”夫君是世界上最有学问的人,他的话一定不会错,夫君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他的话一定不会错。

    辛月一遍又一遍的念叨着这句话,想要从云烨的理念里汲取力量,只有这样她才能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那日暮走了出来,握住辛月的手。低声说:“姐姐,你没有在草原上生活过,如果你到了草原,看到冬天里孩子们踢着冻得硬邦邦的人头,你就会知道,对你的敌人不能心慈手软,否则,受伤害的就会是我,就会是我们的宝贝,就会是老奶奶。大丫,小丫。您的决断是对的,现在死的是敌人,否则死的就会是我们的亲人。“

    辛月终于看完了行刑,铁青着脸对张亮说:“张公,我们明日金殿上见,我宁可受三十脊仗也要面君,我们在御前好好地论一论今日的事情。杀你一个贱籍的仆人。不过罚铜十斤,算不得什么,弄残废一个仆人。也不过罚铜五斤,我立刻就让管家算钱给你,云家不欠账,谁的也不欠“

    老钱很机灵的站出来,从怀里掏出一颗金锭,双手捧给张亮说:“勋国公,这是五两金子,是上好的足赤,您死了三个儿子,伤了十六个儿子,云家应该赔付铜钱,按照大唐律法,我家夫人有爵位在身,所以可以依律减半,所以这五两金子,请您收好,顺便给我家打个收条就好。“

    张亮冷静了下来,多年的官宦生涯,虽然抹去了他的悍勇,但是处变不惊,还是能勉强做到,从盘子里拿过毛笔,随手写了几笔,就抛下手中的笔,对他带来的仆役们一招手,那些人就匆匆忙忙的把所有少了一条腿的太保搬上了马车,张亮看着旁边堆积的人腿,迟疑了一下,对辛月说:“这些腿你就还给他们吧,让他们将来也好有个全尸。“

    “不行,这些腿要挂在庄子口,供人观赏,为后来者戒。“辛月不给张亮一点机会,说完,挥挥衣袖,堵着张亮退路的庄户们就散开一条路,让张亮他们通行。

    走了一截路,张亮回过头大声说:“云辛氏,这件事不会就此完结的,明日金殿之上,老夫等着你。“

    等到他们都走远了,辛月对前来帮助的乡亲们施了一礼,大声说:“多谢诸位高邻前来护佑,云家感激不尽。“

    庄户们乱糟糟的回着各种各样的礼,有的还指着离去的张家骂骂咧咧自然被其他人嘲笑,仆役们拎来清水,一遍遍的泼洒在青石板上,刚才还浓厚的化不开的血腥气,立刻就减少了好多。

    辛月在那日暮的搀扶下回到卧房,门才掩上,辛月就趴在痰盂上一阵阵的干呕,似乎要把心肺一起呕吐出来。

    这是男人家才该有的经历,一向被云烨保护的很好的辛月,终于迈出了她作为当家主母的第一步,只是这第一步,来的太迅速,太猛烈,也太残酷了。

    泪水活着鼻涕一起往下流,整个身子在竭力的缩成一团,哭号的声音才发出来,就被自己的手生生的捂了回去,只发出一声类似猫叫的残音。

    那日暮抱着辛月,不停地用手来安抚她,两个人相拥着坐倒在地上,一直过了许久,屋子里逐渐变得昏暗,又一天过去了,只是这个白天太漫长。

    时间不过三更,辛月就坐起来,那日暮也揉着惺松的眼睛坐了起来,辛月把那日暮按倒在床上,给她盖好毯子,拍着她的脸说:“你就是一个享福的,夫君在的时候,偏你,疼你,夫君不在的时候我又要照顾你,总之一辈子活在屋檐下,不用经历风雨,不用到外面厮杀,多好。

    时至今日,我才知道夫君的心里有多么苦涩,一天到晚的装出一副嘻嘻哈哈的模样哄我们姐妹高兴,嫁了这样的男人是我们上辈子积了德,我以前还总是耍小性子,让你连个新婚之夜都过不好,姐姐欠你的,以后好好地还你。“

    云烨以前上早朝就是三更天就起身了,洗漱完毕,简单的吃点东西,辛月给孩子饱饱的喂了一顿奶,这才坐上马车,在离石先生的陪伴下,直奔长安。

    事实证明,在长安没有什么秘密可以保住,辛月在朱雀街就下了马车,徒步来到皇城前面,老秦,尉迟恭已经站在那里等候,昨夜秦夫人,尉迟夫人已经联袂拜访过辛月,不多时,连从不出府门一步的红拂女也来了。

    在参观完云家的人腿京观之后,秦夫人,尉迟夫人连连的念佛,只有红拂女哈哈大笑,拍着辛月的肩膀说:“咱们女子,有时候也要狠得下心,要不然这贼老天就不给我们活路。丫头,干得好,如果在我家,我会亲手斩下他们的头颅做京观,人腿总不是那么回事。“

    辛月知道红拂女的话算不得数,因为丈夫曾经告诉过她,红拂女的脑子不对劲,也不知现在还疯不疯。

    “侄媳妇,听说你昨天一口气斩下来十八条腿?好样的,你家的人腿京观还需不需要一些腿来凑数,如果需要,老夫这就去张亮家里再斩下来几十条,反正他儿子多,他娘的足足五百个。“

    尉迟恭一见面就大大咧咧和辛月开玩笑,他自己最看不起张亮这种马屁精,上一次居然敢坐到自己的上首,实在是不知死活。

    “小月啊,你要做好准备,张亮不会善罢甘休,听说他已经给皇宫里的某些妃子传了话,想要左右陛下的心思,不过他一定是徒劳的,后宫里能说得上话的妃子寥寥无几,陛下也不会听,最多在你的廷杖上做点手脚,魑魅魍魉之辈不要在意,把廷杖忍下来,到了金殿,自然有我们为你说话。“

    再次拜谢了两位长辈的好意,这时宫门大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位宦官,打开一张黄绫子,抽着嗓子高声说道:“皇后娘娘懿旨,云辛氏听旨。’

    辛月连忙站出来,躬身听旨,“云辛氏端庄**,着免三十脊仗,赦其女子上殿面君不敬之罪。”

    没头没尾的念了一句话,就把旨意送到辛月手里,转身离去,让辛月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来得及说。

    张亮黑着脸来到辛月面前,拱手:”云夫人,我张亮认输,此事还请不要再提起,您也不要上殿了,云家庄子后面的那个庄子老夫以一文钱的价格卖给云家,就作为老夫对云家不敬的赔偿如何?“

    辛月不解的回头向秦琼求教,她实在是想不到堂堂勋国公会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向自己道歉,就张亮而言,这已经是非常痛苦地惩罚了。

    “丫头,这事就到此为止,回头让管家去接收后面的庄子,你不知道,现在想要一个离京城近点的庄子已经不可能了,陛下说了,以后的封地只会在大漠草原,或者岭南之地,中原的土地只会分给百姓,没有我们什么事啦。“

    尉迟恭打着哈哈对辛月说,这一定是皇帝给张亮的教训,如果在上朝前,张亮还是不能和云家达成和解,等待他的一定不会是什么好结果。

    张亮努力的想要保住自己的颜面,一直不愿意屈服,总想着三十脊仗会让辛月退缩,这是他最后的稻草,谁知道,就在刚才,被长孙的一道懿旨击的粉碎。

    太阳出来了,辛月坐着马车往家赶,怀里抱着一个匣子,里面装着张亮赔付给云家的庄子,她抚摸一下匣子,喃喃的说:“夫君啊,你快回家把,我又给咱家挣来了一个庄子。“

    ps:

    第四节送到,求票,求票,孑与从清晨一刻不停的写到现在,实在是写不动了,想要做到五更,然而自己的脑子已经很疼了,休息一会,如果缓过来,我继续,求推荐,求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