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四十七节他是谁?

唐砖 第四十七节他是谁?

    云烨又被一个华丽的赌局选中了,自从李渊死了之后,还以为这个传统消失了,谁知道李二全权继承了这个习俗,他今年还要赌,每人两箱子金币,这是固定的赌注,云烨认为李二这是准备打劫自己,就是不知道其余的两个倒霉蛋是谁。

    自从上次在昭阳宫见到了那匹孤狼,他就不喜欢靠近昭阳宫,荒原上突兀的出现一座巨大的宫殿,怎么看怎么觉得不舒坦,而且昭阳宫的房顶是圆的,远远看过去,以为是异族的一顶大帐篷。

    “夫君啊,您一定要输喔,输的越多越好,咱家不缺这点金子,要是您觉得输的不够多,就再拿两箱子?”

    这还没开始赌呢,辛月这个败家婆娘就一个劲的唠叨着希望自家输得越多越好,一边说还一边往箱子里塞金币,直到一点空隙都没有了,才和那日暮一起用屁股压着箱子盖锁箱子,铃铛费了好大劲才把锁鼻扣上,三个人都折腾了一身的汗。

    参加赌局,参加赌局,这三个婆娘就知道参加赌局,前些日子拜将差点把云烨气死,李靖,李绩,李道宗出征拜将的礼仪自己不是没见识过,李二又是焚表,又是语重心长的告诫,文武百官都在台子底下拱手肃立,场面庄严地一塌糊涂,拜完将之后还有钦赐盔甲的仪式,怎么到了自己一切都简化了?

    就在兵部前面扎了一个棚子,观礼的就小猫三两只,还都是自己在兵部的同事,那些大佬一个不见,李承乾跑过来随便念了两句圣旨,就把圣旨塞给云烨自己看,还说昨晚吃坏了肚子,不耐久站,都走了好长一段路了。又折回来,从袖子掏出兵符大印往云烨怀里一推就跑的比兔子还快。

    这太儿戏了吧?云烨拿着圣旨仔细的和大印作对比,生怕这东西是假的,还好,兵符大印都没问题。没看出哪里不对。

    拜将的环节简陋。回拜皇帝的场面可一点都不简陋,就在大朝会上,云烨跪在地上倾听李二的嘱咐。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只记得膝盖跪的生疼,这通唠叨足足说了半个时辰才结束,刚要站起来,房玄龄这个老东西又语重心长的按着云烨的肩膀说了一大通的话,云烨感觉锁子甲的甲叶子已经嵌到膝盖上的骨头里了。

    不过可以理解,李二觉得自己亲自拜将有点丢人,李承乾那天的肚子不舒服,听说是喝了一种叫做黄芽的新茶所致。

    李靖对云烨出征如此简陋大为羡慕。这样低调的出征也有好处,倒霉的时候不会成为万夫所指,他自己就深受其苦,来一个战略性的撤退,都会有人指着鼻子臭骂自己畏敌如虎。

    知道他是来打听虬髯客下落的,云烨早有准备。从盒子里把那份公文的原件给他拿了过来,李靖看后长叹一声又开始闭门不出了。

    北庭都护府的都护,这是军方这些年唯一被任命的大将军级别的官职,所以来云家的人很多,武将家的孩子只能去吃军粮。没有多少当官的渠道,现在既然有了一位光杆大将军,自然要把自家的孩子统统塞进去。

    好多人都是老部下,都是熟悉的面孔,原本憨厚耿直的汉子带着媚笑一个劲的把自家的孩子往前推,希望大帅能多看一眼,带着自家的孩子去北庭苦熬资历。

    “好了,收下了,看看你们一个个那张脸都想吐,好好的汉子硬是摆出一副奴才相,老张,老狗,何鹏,褚大由你们在左武卫的时候就是我的部下,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学人家送礼?你家很富裕吗?孩子明天去军营找老赖报道,你们拿着礼物赶紧滚,多看一眼都来气,以后想喝酒了空着手进门,带副卤好的猪脸也能进来,要是带了别的就给我轰出去。老钱,你记住了。”

    “这也就是大将军您面前,属下还能拉的下来脸面扮奴才,要是别人,俺老狗宁可让孩子在家里吃白饭,也不会低声下气求人。“

    “好了,少拍马屁,几年不见,身手不见增长,嘴皮子变油滑了,我要进宫办事,你们留在家里喝酒,老钱,把他们的礼物全部折算成钱,发给他们,一个都不许少,谁要是不拿,明天家里的孩子也就不用去报道了。“

    云烨知道这些人的日子其实过得很窘迫,一个校尉的俸禄不但要养活全家,有时候还要周济其他混的更惨的兄弟,在长安这座销金窟,多少钱都不够用。

    云烨说完这句话就直接进了后堂换衣服,打算去昭阳宫赌钱,老钱笑吟吟的招呼这些低级军官去饭厅用餐。

    坐着马车到了昭阳宫,云烨才发现自己来早了,宫人们把迎送到大殿里送了一壶茶,就不加理会了,这座宫殿来过好几回了,人面都很熟,云烨瞅了很久都没有发现一个认识的宫人,而且不论男女。

    不好过问,那些人如果不在献陵里面睡觉,就是在献陵外面结庐而居,也只有这两个可能,不过云烨认为,李二现在应该干不出人殉这种事,不管是明的还是暗的。

    在遵守打麻将的时间上李二和李渊相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往年这个时候,李渊早就等候在大殿里了,一个人急不可耐的搓牌玩。

    云烨从盒子里摸出一张牌,闭上眼睛感觉,摸出来了,就放在一边继续从盒子里抓牌。

    “你手上的是一张八条。“一个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云烨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面前的人,不认识,很老,一个很老的老家伙拄着拐杖侧着头看云烨面前的牌。

    “别想借口了,你不认识老夫,倒是对你的名头老夫是早有耳闻,独孤家的小丫头和我说起过你,说你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准备把两孙女都嫁给你,被你给回绝了?还是用糟糠之妻不下堂尉迟恭的故智婉拒的?

    啧啧,小子,你是亏大了,独孤家的那两个小丫头长得国色天香,据说还有内媚,啧啧,放到闺房里受用无穷啊,小子。“

    云烨的眼睛绷得圆圆的,他很想知道这个老色鬼到底是谁?艰难的把脖子四处转转,没发现老家伙带着钱箱子,这就好,只要这个咸湿老色鬼不是赌友就好。

    “瞧什么呢?老夫是来赢钱的,又不是来输钱的,带什么金子,太上皇仅用一枚金币就杀的你们屁滚尿流,老夫特意拿了五枚金币难道还不能大胜而归?“

    云烨看不出老家伙的身份,他穿着麻衣,脚下踩着一双布履,如果说有什么出彩的地方,那就是他头上插的一只白玉簪,这只簪子晶莹剔透,里面似乎有云雾在流转,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宝物。

    “小子,你在看什么?“

    “小子在看您身上有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事,一会输光了也好抵账。“和老人打交道云烨很有经验,且不说颜之推先生,就是书院里的几位先生就够磨练他的了。

    老家伙果然笑得前仰后合,拍着桌子大声道:“好小子,比龙虎山上的那几个人强,难怪颜之推那个死鬼会向老夫极力推荐你,果然不俗。“

    老家伙提到了颜之推云烨就坐不住了,连忙起身施礼道:“小子无状,敢问老丈尊姓大名,问明白了也好大礼拜见。“

    老头子似乎更加的高兴了,拍着手说:“果然是一个不肯吃亏的,按理说见到老人家就该大礼参拜才是,你倒好,先要问清楚了才下手,也好,你难道不知道颜之推是在和谁比试活的长?告诉你,就是老夫袁守诚,他到底是输了,坟上的草都枯荣几次了,老夫还没死,就是青楼没有办法再去了,小子,你去问问孙思邈还有没有得治?“

    袁守城是谁?云烨对这个名字一点印象都没有,按理说记住所有大佬的名字是一个年轻贵族的必修课,但是云烨确实不知道老家伙到底是谁。

    长孙无忌从殿外走了进来,见到这个袁守城立刻就把腰快弯到脚面上了,还非常狗腿的搀扶着这个老家伙坐在椅子上,还给老头倒了一杯茶,老头子好像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没有半点的不适应。

    “小长孙你妹子呢?这些年就看见这么一个乖娃,原本以为这孩子不能长寿,谁知道居然拖到了现在,昨日见了一面,她的身子骨反倒健壮起来了,哈哈,老夫当年算错了。“

    长孙无忌的妹子是谁?不就是长孙皇后吗?给皇后随便批命弄错了,居然哈哈一笑就了事了?

    “老先生当年酒醉之后给小女子批命,自然会有差错,害的小女子担心看不到孩儿长大成人,您真是害人不浅。“

    云烨的嘴巴张的老大,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想搞清楚这个老家伙是谁?长孙都在他面前自称小女子,一定不是泛泛之辈,也绝对不是靠着年龄混日子的老家伙。

    “你张着嘴巴做什么?还不去坐好,老人家已经等不及要开始了。“李二在云烨的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就大喇喇的坐在了主位上。

    ps:

    第三节,还欠了一章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