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二节抢劫不需要理由

唐砖 第二节抢劫不需要理由

    “我要在细微处发现真相,我要在黑暗里见到光明,投进了大海我就是一滴水,进入了沙漠我就是一粒沙。

    我无处不在,所以世界对我没有秘密,我无所不能,所以听到了风的声音,见到沙漠的暴虐,明白青草的呓语,并且,在最深的地狱触摸到了最光明的绳索——献给曲卓。

    曲卓的酒意很快就消散了,拭去了泪水,被沙漠的风沙磨砺的有些粗糙的面容迅速的恢复了冷静,大唐对西域的统治是不完整的,也是非常薄弱的。

    大唐的铁骑到处万人跪拜,铁骑走了之后,西域依然是胡人的天下,在这里酝酿着无数的阴谋,他们想自立,他们想称王,他们甚至在做着攻破长安的美梦,并且不懈的朝着这个方向前进。

    他们看不起那些懦弱者,认为离开就是对祖先最彻底的背叛,西域曾经被无数的中原王朝统治过,那些中原王朝不过是一场大洪水,洪水过后,露出地面的依然是石头,他们以石头自居,潜伏下来耐心的等待着大唐这股迅猛无比的洪水慢慢渗进砂砾,西域是他们的乐园,这些人从来都这么认为。

    茧娘将孩子的被子掖好,举着一盏油灯随着曲卓来到了仓库里,仓库里吊着两头洗剥好的肥羊,这是明日的食材,推开一个笨重的柜子,曲卓接过茧娘手里的油灯率先走进了柜子后面的黑洞。

    洞里非常的干燥,也非常的干净,三口樟木箱子齐齐的摆在这里,掏出钥匙打开第一口箱子,曲卓仔细的检查着箱子里那些纸张的完好情况。这里面全是他亲手做的记录,有些是最神秘的传说,有些事从牧羊人那里听来的歌谣,还有一些是对一些事件的分析,狄仁杰之所以确定楼兰人就在附近,最大的依仗就是曲卓关于楼兰人的描述。

    “ 这是一个懦弱自私的民族,他们只会向旱獭一样的藏起来,没有必死的作战决心。也没有澎湃的激情可以让他们做出远征的决定,他们会砌高高的围墙把自己围起来,想要靠时间慢慢的化解他们的危机。”

    有了这段话,狄仁杰才开始有目的的一步步逼迫楼兰人现身,果然在楼兰城找不到结果之后,在挖掘太阳墓的时候。思想简单的楼兰人终于出现了。

    沙漠里的强盗因为有马,他们又被称之为马贼,或者沙盗。他们才是这片土地的真正主人,每当一个城邦开始兴盛起来他们就会过来劫掠,却不会毁掉城市,也不会过多的杀伤这里的居民,他们清楚的知道没了这些羊一样的人群,他们也会被活活饿死。

    这是狼和羊的关系,也是天地间最质朴的一个道理,在这里被完美的遵循着,不管是羊群,还是狼群。都将非常的肯定这种关系。

    西域的城市是脆弱的,每当一个城市发展到了极致。剩下的只能是毁灭,树木被砍伐干净,土地被耕种的在也长不出粮食,这座城市的寿命也就到头了。

    大名和鼎鼎的统万城在赫连勃勃的野心之下也只兴盛了三十二年便迅速地衰败了。所以在西域一鸡死一鸡鸣为常事而。

    西域的顺民将自己的妻子送给马贼一年,然后再接回来继续过日子,这在汉地被认为是奇耻大辱。在这里却不然,他们平静的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不但个人如此,城市的贵族们将自己的城池送给马贼收一年的税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混乱,混乱,极度的混乱,没有人给他们一个有序的环境,也没有人出来维持这里的秩序,只有战刀才是决定一切公理的唯一手段。

    曲卓检查完了三口箱子,又小心地合上,挂上锁,举着油灯从洞里钻出来,和茧娘一起将柜子推回原来的地方,茧娘很小心的清扫了推拉柜子产生的痕迹,夫妇二人这才回到了卧室,两个孩子依旧睡得香甜,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哥哥,我们什么时候能回长安?娘的坟茔也该修整了,南儿改到识字的年龄了,您总说自己的学问不好,在这个破城池里,还有比您更博学的人么?“茧娘帮着曲卓脱掉外衣,忧心忡忡的问。

    曲卓洗了手,小心的看着熟睡的两个孩子笑着说:“很快了,云侯的大军已经到了北庭,等到他来到鄯善就是我们随着大军离开的日子。

    吏部叙功,我这次怎么也能连跳三级,不到三十岁就官至六品下,国朝罕见啊,到时候我就请命做一方的地方官,最少也该是别驾,就算去不了地方,在部堂怎么也该是六品的郎中。陛下从来不会亏待有功之臣,到时候就把南儿送进玉山学堂,学上几年就会直接进入书院,曲家再也不会是奴隶人,也不会有人说曲家的屈辱往事,可惜娘命薄,见不到啊。“

    夫妻二人正在说话,忽听得窗外的道路上有急促的马蹄声响起,曲卓怵然一惊,一口吹灭了蜡烛,侧着耳朵倾听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马蹄声越来越密集,片刻功夫,城主府方向就传来喊杀声,透过窗棂往外面偷看,只见城主府冒起了大火,战事进行的非常激烈。

    一只流矢带着风声咄的一声钉在窗棂上,曲卓小心的将那支箭拔了下来,借着外面的火光,观察手里的这只箭,箭杆上刻着一只老鹰,见到这只老鹰,曲卓连忙就把茧娘和两个孩子带到密室,再一次推开柜子,让她们母子三人进去,自己又推回柜子,小心的消除了痕迹,这才回到了大厅里等着飞鹰族的人来敲门。

    随着城主府的火光渐渐熄灭,鄯善城里的人家却响起了哭嚎声,飞鹰族从来都不会放过任何劫掠的机会,男人在哭泣,女人在发抖,有些人家还有惨叫传过来。

    曲卓叹了口气,拿火筒吹着了灶火,取过一只羊,放在案板上飞快的分解,等到水开的时候就把羊肉一股脑的倒进大锅,开始旺火煮羊汤。

    才把调料和木棒放进去,他家的们就震天响了起来,一伙子彪悍的胡人拿火把点着了墙上的灯火,就坐在桌子旁边大声的喊叫着要曲卓端羊汤上来。

    “尉迟家的小伙子急什么,羊肉已经下到锅里了,再心急也要等到肉熟了才成,我在长安的时候就听说过尉迟家的一个年轻人,非常的了不得,画的一手好画,已经是大唐皇帝的离不了的心爱之人,你们怎么还不去长安投奔他,反而把鄯善城的城主给干掉了。“

    这些飞鹰族人其实都是于阗人,尉迟是他们的国姓,而尉迟乙僧的大名曲卓还是知道的,大小尉迟的画技早就名动长安了。

    说到尉迟乙僧这些人都沉默了一下,一个最为健壮的胡人拍了一把桌子道:“他是他,我们是我们,我们是天山下的雄鹰,不会落到唐人的城池里去。你的女人呢?“

    曲卓揭开大锅,搅着大锅里的羊肉说:“我还想问问你们,她晚上的时候去了城主府,如果你们见到了,就还给我,我给你们多煮一锅羊肉。“

    那些胡人顿时大笑起来,指着还有明灭火星的城主府对他说:“族长说鄯善城的城主是一头没用的牦牛,只会吃肉和睡女人,所以我们就一把火把城主府给烧了,你女人估计也被烧成灰了吧?哈哈哈,把肉煮得香一些,三个月后我从那些女人堆里给你找一个带崽的,你一次能得两个,哈哈哈。“

    曲卓从锅里捞出一大块肉,放在木盘子里就端了过来,除了一把磨细的青盐,什么都没放,这些胡人抽出腰里的手叉子,就开始分割这些还带着血丝的肉块,蘸上青盐嘻嘻哈哈的吃得极为痛快。

    “我这里还有些酒,你们要不要,不过需要付钱,如果你们三个月后还来,能不能给我带点青盐回来,我这里不多了。“

    一个吃的满嘴流油的胡子放下手里的肉块说:“说不好,听说大唐的军队又来了,这一次来的是一个狠角色,吐谷浑的长老说,这个人是魔鬼,而且是最凶恶的,最强大的魔鬼,要我们赶紧抢一些粮食和牛羊就迅速赶到阿拉木图去,在这个魔鬼到来之前我们就要走远路了,所以,青盐的事情你就不要想了。“

    “昨天还听说吐蕃的汉子准备去找那个魔鬼的晦气,他们的人很多说不定就能杀死那个魔鬼,你们没必要走,都走了,我的生意就没办法做了。“

    曲卓才说完,那些胡子齐齐的放下手里的肉块大笑起来,一个年长的胡子指着曲卓大笑道:“吐蕃人都是些蠢牛,大长老只是告诉了他们吐蕃大相在唐国所受的屈辱,他们就嗷嗷嗷叫着要去杀死魔鬼,大长老说,这些吐蕃人不会有一个人活下来,那个魔鬼是魔王,听说他把东边的一个国家杀的一个人都没了,听说那个国家的人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

    ps:

    第三节还债章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