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九节白光

唐砖 第九节白光

    曲卓抱着一摞子文稿从自己住的地方出来,摇一摇昏昏沉沉的脑袋,才接近云烨的住处,小苗就从黑暗的地方走了出来,从曲卓的手里接过文稿,转身就进了屋子。

    刘进宝从另外一面走出来,对发愣的曲卓说:“以后在晚上的时候不要靠近大帅的营帐,很危险,幸亏今晚我和小苗都在,要是那些玄甲军的牲口,你就死定了。

    军伍里的规矩你还不懂,以后要注意了,千万不能没大没小的,在庄子里没事,你和侯爷打起来都不要紧,在这里私闯中军是要砍头的。“

    曲卓闻言擦了一把冷汗,他这些年野惯了,忘记了还有这些规矩,不由得连连点头,刘进宝取过自己的银酒壶递给曲卓,示意他喝一口,压压惊。

    小苗进了屋子,她的脚步很轻,就像是一只猫在走路,她将文书放在案几上,又走进了内室,小心的瞄了一眼那座纱帐,侯爷睡的很安稳,倒是那日暮姨娘似乎很怕热,白花花的胸脯就露在外面,那两点殷红骄傲的立在雪堆上,看得小苗面红耳赤。

    出了屋子,心依然跳的砰砰作响,见刘进宝和曲卓在门外面谈话,也不过去,一矮身就上了房顶,房子都是土坯垒成的,房顶也是麦草活了泥浆抹好的,很平坦。

    风吹过乱石城发出奇怪的呻吟声,这让小苗的脸孔更加的滚烫了,干脆平躺在房顶,瞅着天上的大月亮什么都不想。就是努力的睁大了眼睛。

    眼光无意识的落在自己的胸部。小苗遗憾的叹口气,又不死心的扯开自己的领口往里看,越看越伤心,自己都十八岁了怎么那里还是那么小?

    那日暮姨娘才是真好看啊,今天下午在温泉里泡澡的时候,就看到了那日暮姨娘的身子,她怎么就长得那么白?胸部还那么大,屁股……

    就在小苗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白光从师父的房间里穿了出来,还能听到师父的惊呼声,小苗的胳膊在房顶一撑就向白光大作的房间飘了过去,人在半空,手里刚刚从房顶掰下来的土块就击打在刘进宝身边的柱子上,刘进宝打了一个激灵,抽出了横刀。一个跨步就站在大帅的门前,见惯危险的曲卓一骨碌就钻进了马槽底下,惊得旺财低下头一个劲的看他。

    小苗刚刚越过围墙进入师父的院子,就看见屋子里的白光忽然就消失了,才要进门,师父那张古井无波的面孔就出现在门口。

    “师父,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小苗连忙问。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去吧,好好地守着云侯,师父这里不需要操心。 “说完又把门关上,屋子里黑洞洞的,小苗刚才什么都没有看见。

    小苗一步三回头的回到了云烨的院子,冲着李金宝摆摆手,刘进宝这才松懈了下来,走到马槽边上把浑身湿漉漉的曲卓拽了出来。 旺财嘴里还在喷水,刚才这个家伙要抢自己的草吃,必须教训一下。

    “以后记住了。旺财的食槽子不能靠近,除了侯爷之外,谁靠近谁倒霉,这回喷你一身水已经是看在熟人的面子上了,小武小娘子上回靠近了食槽子,裙子都被旺财扯下来了,还好是在家里,要是在外面。小娘子就没脸见人了,至于马夫,你只要看看他的豁豁牙就知道旺财发起脾气来是个什么样子。“

    曲卓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心有余悸地说:“我以为是马尿。“一句话惹得刘进宝嘿嘿的笑了起来,家里的规矩不多。只要不惹小丫小娘子,和旺财基本上就能平安渡过。不过现在云暮小娘子也变成了一个大麻烦,侯爷走的那几天,脾气暴躁的厉害。

    子时刚过,六个穿着铠甲的花白胡子老汉就从旁边的院子里走了过来,瞅了一眼蹲在房顶的小苗,然后就有一个老汉轻盈的攀上了屋顶,抱着弩弓盘腿坐在房顶一言不发。

    小苗下了房顶就钻进云烨房间旁边的一个小屋子里,还是非常的疑惑,师父从来没有瞒过自己什么事,他的屋子里明明白光大作,为什么要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呢?小苗很肯定,那些白光绝对不是烛光所能发的出来的。

    刘进宝不断地点头道歉,对于曲卓出现在这个地方解释了三遍了,最后一个大胡子老头才小声说:“府里的规矩不要带到军中来,府里面是咱们休憩的地方,自然可以松快一下,西域就是一个狼窝,大意不得。“

    “是的,老雷,我记住了,下一回再有不相干的人进来,首先就会一刀撂翻再说。“刘进宝再一次说了软话,打不过老雷,再敢犟嘴,又会挨一顿臭揍。

    云烨不知道晚间发生了什么事,鸡鸣的时候起床,正在吃饭的时候无舌走了进来,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有动静了。“然后就坐在对面拿着一个馒头开始吃饭,他今天好像很饥饿,吃了一盘子馒头,又喝了两大碗小米粥才罢休。

    “ 恭喜你,那就继续研究,弄出结果来告诉我一声就好,你也别把自己折腾的太狠,毕竟年纪大了,我敢跟你打包票,你就算是弄清楚了,也没有长生的效果,保住你现在的精力才是真的,那个东西你就当一个玩意,玩玩也就是了,划不来投入太多的精力。“

    无舌被云烨的若无其事镇住了,不管那四枚玉佩有什么秘密,都应该是惊天动地的秘密,云烨怎么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别人如果表现出来这幅姿态,无舌会立刻认为这是假装的,是在安抚人心,他和云烨相交了十余年,该看透的早就看透了,他说不在乎,就是真的不在乎啊。

    “昨晚我不知道怎么鼓捣了一下,有一枚玉佩就光芒大作,屋子里亮如白昼,从窗户里透出去的光芒把小苗都惊动了,你难道也见过这种场景?“无舌试探着问了一句。

    “光芒大作?“云烨的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白炽灯,自己没见过强光?原子弹爆炸的场面自己在电视里都看过无数回了,要是无舌看过那样的东西也就不会说什么强光了。

    “你以后研究这东西的时候离我远一点,有些光能杀人,我现在肩负着好几万人的生死,还不能出问题,你要是不小心出了事,千万不要怨我。“

    无舌只听到了那句有些光能杀死人,至于其他的权当云烨在唱歌,连忙追问一句:“你见过这种光?想清楚,是白光。“

    “见过,很多,多到我都没办法去计数的程度,你喜欢玩,就拿远些去玩,我今天还要开军事会议,商讨勃律国的事情,就不要拿这些小事情来烦我了。“

    无舌被云烨的态度激怒了,甩着袖子就走了,云烨看着无舌离开的方向无奈的摇摇头,古人能给自己留下什么?财宝?自己缺少那东西么?如果想要财宝,云家早就富可敌国了,就现在的身家云烨都嫌多。

    技术?战国时期写两个字都要拿刀子往竹板刻,拿着青铜制作的武器当宝贝,公输家发明出来一个能伸缩的长梯子就已经是最高军事秘密了,有什么东西是自己需要觊觎的?

    长生不老?神仙?去你奶奶个腿,先找出一个真正活了八百岁的人出来给我瞧瞧,想到神仙和长生不老云烨就腻味,虽然自己的来历古怪,他却从不相信这个世界有什么神仙,原本以为自己会长生不老,结果发现自己还是在慢慢的变老,快三十岁的人了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变化,导致自己身体回到了少年时期的,必须是大自然捣的鬼啊,如果真的出现一个白胡子老头说自己是人家犯下的一个错误,云烨就会起杀人的心思。

    云烨三两口吃完了手里的馒头,就要开始办公了,自己留在楼兰不再前行,就是发现西域和自己以前认知的西域不太一样,到处都透着诡异,必须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清楚,他才会起身前往庭州,那里还有苏定方留下来的一整套文官班子,好些人都是从书院出去的学生,这些人必须全部接出来,北庭的盗贼现在出奇的多,只有一千人驻守的庭州,可以说是危如累卵,如果那里被攻击绝对会造成非常大的灾难。

    “我现在只想知道吐蕃原本在和勃律国交战,为何会在这两年休战?虽然各有胜负,主要还是吐蕃人的赢面较大,虽然东女国拖了吐蕃的后腿,以吐蕃人的好战,我不相信他们会放弃勃律国这块肥肉不去吃,找出原因来。”

    云烨说完话就把目光盯在范洪一的身上,大军里只有他有权利接触都水监的人,以前都是百骑司的密探,现在应该都归属都水监了。

    范洪一捶捶自己的脑袋,对云烨说:“卑职查看了所有文档,从长安出发前就翻过都水监的档案,没有发现有什么不正常的,吐蕃停止入侵勃律国,卑职认为很有可能是力所不逮吧,或许与我大唐进驻北庭有关?”

    “我要的是证据,不是猜测,北庭现在到处都是盗贼,天知道这些盗贼是不是那些人派出来的军队,我需要确实的证据来确定我军的下一步动向。”

    ps:

    第二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