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十节高昌

唐砖 第十节高昌

    没人能给云烨一个确实的答案,遥远的路途造就了消息的迟缓,为了弄清楚碎叶城,怛罗斯城,阿拉木图到底是个什么状况,黑风作为商队的首领,带着小苗,曲卓,狗子踏上了漫漫西行路。

    一路上曲卓会教会狗子和小苗怎么卷着舌头说西域话,三个人的头发也会被袁守城手里的秘药染成亚麻色,云烨非常的希望他们能够带来有用的信息。

    狄仁杰也走了,是被云烨撵走的,程处默大醉一场不得不带着手下的军士护送狄仁杰和金竹先生他们回去,许敬宗无比的渴盼回家,却被云烨蛮横的任命成了北庭都护府的长史。

    楼兰待不成了,必须马上起程去庭州把那些文官接回来,迟则生变,辎重队给许敬宗留了下来,自己亲自带着两万人的骑兵准备走一趟北庭。

    兵贵神速,云烨抛弃了那些妨碍行程的东西,又开始马不停蹄的向高昌开进,八牛弩被拆开架在马背上,火药也被分成小袋子,装在马包里,没有了水车的隔离,云烨对自己弄出来的火药的安全性没有半点的信心。

    七月的沙漠骄阳似火,云烨不敢在白天行军,只能在傍晚和清晨快速的走一段路,每当太阳升起来之后,沙漠就变成了绝地,袅袅上升的水汽会严重的干扰视线,在一些低洼的地方海市蜃楼的出现已经让军士们麻木了,再也没有初见时的惊奇。

    穿过了盆地,天山就已经清晰可辨了。在这里云烨必须停下来准备穿越天山谷地。而且交河,高昌都有大唐的治所,是新近划给云烨的属地,更何况这里乃是以前安西都护府的所在地,很多的文官和家属就在此地居住,如今郭孝恪远在龟兹建立新的治所,雄心勃勃的想要将安西都护府的治地远拓千里,单纯的认为这里已经是熟地。用不着多少人力,只给这里派驻了一千守军,和数目庞大的仆从军,他不知道整个西域的局势变得更加的复杂,宛如一锅已经烧沸的开水,一个应付不当,立刻就有倾覆之忧。

    如果是李绩。他一定不会理睬这些人的生死,只会利用这些人达到自己的作战目的。

    云烨思考了无数个晚上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行军路上他一共遇到了三股马贼,都被云烨击溃,在广漠无垠的戈壁上想要围歼马贼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戈壁上,三百人的马贼群已经是很大的马贼群了,云烨遇到的这三股马贼。每一股都超过了八百人,正好是薛延陀的一个莫哈,范洪一审讯过后也向云烨回报说,这些人确实是薛延陀人的军队,他们是在到处劫掠物资,为自己西行做准备。

    交河,高昌的官员接到命令后来到了大营,未曾开言已是眼泪滂沱。

    “大将军,卑职身居高昌,可谓一日三惊。自从苏帅东归,郭帅西下,高昌就成为了马贼的天下,他们或者呼啸于荒野,亦或劫掠于村寨,卑职已经将高昌之地往下挖掘了三尺,准备随时应对就要到来的马贼,一千将士疲于奔命。战损十之二三矣,仆从军卑辞推诿,对内如同猛虎,对外懦如羔羊。卑职身受国恩,自然不敢临阵脱逃,只求大帅能将卑职的家小带走,卑职就算是战死也无憾事。”

    高昌留守田元义云烨认识,他早年就是侯君集的幕僚,侯君集攻破高昌之后,就委任田元义为高昌留守,侯君集造反之后他就成了一个尴尬的人物,幸好远在高昌,侯君集造反的时候没有通知他,他也没有相应,所以才能在这里继续为官。

    “鹰飞于天,雉窜于篙,猫游于堂,鼠安于穴,各得其所,岂不活耶“这就是鞠文泰对陛下的回答,既然他们的王都是这么认为的,高昌国内百姓的想法也就可想而知了,我在这里留下五千精骑,守好交河,高昌,弹压不臣之属,短时间内,必须剿灭境内的所有马贼,恢复对高昌和交河的治理。

    那些仆从军既然胆敢阴奉阳违,就下重手处置吧,这里的人畏威而不怀德,乱世当用重典,仆从军既然违反了军令,那就解散仆从军,队正以上军官全部就地正法,士卒之中施行十一抽杀令,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彻底的让高昌安定下来,至于人心,我们从来都没有得到过,那也就谈不上失去了。“云烨重重的一拳砸在案几上。

    田元义闻听此言,大喜,从云烨手里结过令箭就带着五千骑兵去处理高昌交河的政务,这几年所受的委屈在拿到令箭的一瞬间就烟消云散了,云烨就任北庭都护府的都护,对他来说就是一场能让他重生的甘露,所以他对云烨的命令,绝对会执行到底,论到杀人,侯君集就是一个杀人魔王,如今云烨依然在走侯君集的老路,田元义从中间嗅到了相同的味道,跟着新的上官,或许比跟着侯帅还要让人畅快。

    云烨在交河停留了三天,田元义回来缴令的时候,云烨仿佛还能闻到他身上的血腥味。

    “斩首几何?”

    “一千六百四十三级!”田元义随口报上来的数字让军帐里的诸将倒吸了一口凉气,谁都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文官,杀起人来会如此的狠。

    “有骚乱?”云烨愣了一下,就算是有十一抽杀令,五千人的队伍也杀不了这些人。

    “回大帅的话,卑职将高昌的属官,衙役也算了进去。”田元义依然很平静,刚刚杀了一千多人好像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事。

    云烨点点头,是自己疏漏了,自己习惯性的处置军人,对地方文官总是下意识的回避,一个五品留守如果不是被那些人欺压的狠了,决不至于当着自己的面流泪,经过了这样的一场杀戮,或许他把这些年所受的怨气全部吐出去了吧,高昌也能安定下来了。

    在高昌补足了粮草,云烨就带着大军翻过山口,去折箩满山(博格达山)的对面的庭州治所,如果有可能,云烨打算将庭州的治所撤回来,安置在高昌,郭孝恪喜欢开拓,自己就只好采取守势了,或许这也是郭孝恪的想法,自己一个年轻人就能爬在他这个老将的头上让他感到不满了,尤其是高昌划归北庭都护府之后,他的不满或许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一万两千人军队只有云烨的三成,更是让这位老将充满了斗志。

    从云烨进入西域,两军之间的联系很少,大部分都是云烨率先发出的信息,郭孝恪才会不痛不痒的回几句,连上下尊卑的礼仪都不顾了。

    大军行进在大山中,关中人对于眼前的景致非常的陌生,山下热气蒸腾,不远处就是著名的火焰山,鸡蛋放在铲子上就能煎熟,现在却需要穿棉袄才成,山上没有任何的植被,风化的砾石一片片堆叠在一起,密集地吸附在陡峭的山体上,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塌下来,让人心中慌慌的。

    两侧山峰耸立,峰顶皆披着厚厚的积雪。南坡陡,北坡缓,地势险峻,山体表层多风化石。大路经过山口,其实就是在十余丈宽的山脊线上通过,犹如鲫鱼的背脊,两边都是险峻的峭壁。终年积雪的雪山就在大路边上,伸手可及,洁白的冰雪异常的寒冷,站在雪山边上站一会就有一股寒气逼人,手抓一把白雪只一会儿,手就冻得僵硬。

    可能是远离尘世,凡人少至,这里的蓝天特别的纯蓝,这里的雪山特别的洁白,看一会就让人头疼欲裂。

    这是高原反应,只有快速的通过这里下山,才会好转,范洪一在自己的脑袋上绑了一根带子,来回在队伍中大声的催促加快行军。

    “老范,不要催了,这和将士们没关系,是这里的山太高,现在的速度已经很好了,再催就会出事,记住了,要是以后去了吐蕃,你也会有这种感觉。甚至比这还厉害,你也要小心,过了山口就会没事。“

    云烨看了一眼无舌还有跟在自己后面的袁守城,他发现这两个老人表现的似乎比这些年轻人要好得多。

    “气息绵长就好,放缓心跳也就是了,没什么好稀奇的。“无舌还在生云烨的气,自己当宝贝一样看待的东西云烨毫不在意,甚至有一种弃若敝履的意思,这让他很是伤自尊。

    他又看看旁边的袁守城,敢断言,如果这个老家伙知道了自己怀里的四面玉牌的神奇之处,定然会疯狂的想要得到,估计会杀人。

    于是无舌下意识的把身上的皮裘裹紧,袁守城的身手似乎也不差,尤其是他身边的那六个中年道士,只要看他们骑马的姿势就知道这些人都不是善于之辈。

    云烨是指望不上了,无舌甚至觉得,只要袁守城出到足够的价码,他就会开心的把玉牌卖给袁守城,并且不会做任何考虑。

    ps:

    第三节补更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