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十二节云寿的教养

唐砖 第十二节云寿的教养

    云寿头伸进狗洞里,身子却钻不过去,李象抱着他的头往外拽,李烟容从后面推他的屁股,好不容易进去了一点,云寿却发现自己被卡的更紧了。

    李象坐在地上陪着云寿说话,李烟容却在墙的另一面哭泣,一个宦官无意中发现了这一幕,立刻就扯着嗓子大叫起来,然后就有一大群侍卫就从两边包抄了过来……

    云寿的腰背上被蹭掉了好几块皮,长孙端着茶杯喝着茶,看着太医给云寿抹药,李象战战兢兢地站在房廊下,如果不是李烟容拽着他,他就想跑路。

    李象的举动并没有逃过长孙的眼睛,她不由的叹了声,放下茶碗问云寿:“这一次又是怎么回事?好好地大门不走为何要钻狗洞?即使你要钻狗洞你也要看看能不能钻过去啊,平时的机灵劲都上哪去了?“

    云寿垂头丧气的说:“我爹说过,只要脑袋能钻过去,身子就一定能过去,结果出了岔子,或许是我太胖了。“

    大殿里立刻就响起了大笑声,长孙走到云寿的身边,摸摸他圆滚滚的身子笑着说:“你爹说的话一般情况下都比较有道理,可是这一条适合你么?小小的孩子就长得这么胖,像个大阿福,一尺的狗洞岂是你能钻过去的,你看,把自己弄伤了吧,还毁了宫里的一堵墙。“

    云寿从脖子上取下来一个金项圈,地给长孙很是豪迈地说:“我赔!“

    长孙接过金项圈,看了看上面的铭文没好气的说:“福寿永康。这是你程爷爷给你的生辰礼物,就被你拿去赔一堵墙?“

    “程爷爷的礼物我记在心里了,这个只是一个金项圈,不值得什么,我爹说了。礼物从来都不重要,心意才是最重要的,我们要把心意放在心上,礼物大可不必在意。“

    长孙挑起一根大拇指夸赞道:“不愧是云家的孩子,做事就是大气,听你说的有理,算了,那堵墙也不要你赔了。以后不许再这么顽皮。“

    长孙亲手把项圈套在云寿的脖子上,吩咐宫女给云寿穿好衣服,然后撵出宫去。云寿悄悄地给李象和李烟容使个眼色就要出去,才走到门口,就听长孙说:“回来!差点被你蒙混过去,你还没说为什么要钻狗洞去冷宫,在我面前想混过去可不容易。这是第几回了?”

    李烟容要去看母亲的事情打死都不能说,宫里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三个孩子要去干什么。却没有人敢说,长孙也知道,她只是想看看这三个孩子到底有没有担当。

    云寿回头看看李象,发现他躲在自己的背后发抖,李烟容也是如此,只好硬着头皮说:“烟容想母亲了,哭个不停,徒孙就只好陪着她,小象也是被我硬拽来的。您要是处罚,就处罚我一个人,不关他们的事情。”

    “真的如此?”长孙这一次没有问云寿,而是问躲在云寿背后的李象,李象被问得满头大汗,抖了好长时间才挤出来一个“是“字。

    长孙的眉宇间的失望之意更加的浓重,回头就对宫女吩咐道:“将这两个孽障都给我捆到椅子上。一个时辰之后才准许放开。”吩咐完之后就带着大群的宫女宦官离开,咬着牙想:李家的子孙既然没有担当,那就一起吃苦吧,如果连苦头都吃不下来,趁早封王远窜吧。“

    绑在椅子上是要示众的,这就是宫里的规矩,云寿,李象的腰里塞着竹板,腰是弯不下去了,身子挺得笔直,宫里来来往往的公主,妃子看到这一幕无不大笑着离开。

    云寿是不在乎的,自己老爹听说就没少被这样示众,自己也已经被示众好几回了,好在这是两仪殿的门口,不是朱雀大街,这点场面云寿还真的不在乎。

    李象的脸色倒是青一阵,白一阵,谁要是敢嘲笑自己就立刻会怒目而视,在这把椅子上多待一刻钟,对他来说就是一种巨大的煎熬。不知从什么时候,李象开始知道自己将是未来的大唐皇帝,他就多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以前只是一个懦弱的孩子,现在却变成了一个非常自傲的孩子,他再也看不起自己的那些弟妹,甚至对自己的叔伯兄弟也看不起。

    云寿不同,李烟容不同,他认为有资格和自己一起学习,玩耍的人只有这两个人,刚才面对皇祖母的追问,自己竟然说出了一个是字,这让他骄傲的心再也无法承受。

    李二下了早朝,背着手在皇宫里溜腿,走过两仪殿的时候发现了这有趣的一幕,顿时就来了兴致,走到两个孩子面前,扒拉一下云寿垂下来的脑袋,又扒拉了一下想把脑袋塞裤裆里的李象,笑着问云寿:“小胖子,今又是哪一出啊?书没有背过去?还是又惹的你们皇后奶奶生气了?看样子今天的错犯得可不轻。“

    说完,也不等他们回答,就进了两仪殿,来到后宫,发现长孙正在一个人发愣,周边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有些奇怪,按理说两个孩子犯错,还不至于让皇后如此的忧心。

    “观音婢,孩子犯错而已,能有什么大事,你一向心胸开阔,怎么今天和两个孩子置起气来了?不值得,这两个孩子只是顽皮而已,不会有什么大错的。“

    长孙站起来挽着李二的胳膊坐在胡床上,这才说:“事情不大,就是烟容要去看母亲,李象,云寿带着她钻狗洞,结果云寿被狗洞卡住了,毁了一堵墙,妾身却发现云寿和象儿这两个孩子差别太大了,所以生闷气。“

    李二哦了一声道:“不至于吧,论学问,象儿好像比云寿还要好一些,象儿还有过目不忘之能,云寿可没有,难道说朕看走眼了?云寿这孩子也有内秀不成?“

    “妾身说的可不是学问,象儿背的书多些,也就仅此而已了,云家已经能看出来后继有人,但是咱家却看不出来啊,乾儿做事中正平和,正是守成之君的品质,他是不用操心的,但是象儿,却丝毫没有男儿的担当,今天在妾身的追问下,他竟然推脱责任,想把责任推给云寿,我问他说是不是云寿的出的爬狗洞的主意,他的回答让妾身很是失望。“

    李二顿时就哈哈大笑起来,拍着长孙的手说:“我们只要把江山传给承乾,至于承乾怎么干那是他的事情,我李世民算是培育了合格的帝王,他李承乾能不能培育出新的帝王,那是他的事情,你要责备的是李承乾,而不是门外边的那两个孩子,断鸿,把两个孩子放了,传太子见朕。“

    断鸿答应一声就去了门外,长孙若有所思的对皇帝说:“难道说皇宫这个环境里真的出不来优秀的人才么?您不是处自皇宫,云烨也不是,青雀也不是,是不是妾身的教育方式有误,如果是这样,李象就该进书院,他的年纪也该进书院磨砺了,书院里可没有那么多的人伺候他,恭维他,老李纲要是发怒,谁都救不了他。“

    皇帝夫妇说了些什么云寿并不知情,他现在唯一难受的是怎么给母亲交代自己身上的伤痕是怎么来的,要是告诉她自己钻了皇宫的狗洞想去冷宫,会把她吓死。

    了一会,咬着牙就从马车上跳了下去,滚了一身的泥土,还对自己家的马夫说腰在车辕上蹭了一下,李烟容瞪大了眼睛看着泥猴子一样的云寿。

    “别问,什么都别问,撒一回谎就要拿别的谎言来填补,今后咱们尽量要少说谎话,从这一次后吧,以后绝对不说谎话了,太疼了。“

    云寿什么都算到了,就是没有算到母亲的暴脾气,看到儿子受了伤,就要教训马夫,眼看着马夫就要倒霉,云寿的谎言算是没办法撒下去了,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老奶奶听得眉花眼笑,赞不绝口,母亲吓得花容失色,站立不稳,姑姑拍着手说是好样的,下一回干这事把她带上,结果,姑姑被奶奶和母亲一人抽了一巴掌。

    爹爹说过,女人办事就没有靠谱的,这是真的,眼看着她们吵成了一团,自己脏兮兮的没人管,只好自己去屋子里,吩咐随从给自己打水洗脸,洗头,身上有伤,澡就不洗了。

    趴在窗子上看了好久,小武没有偷看,这才脱掉衣衫,腰上那些地方被衣服磨得生疼,光着上身才好过些。趴在床上哼唧了一会,云欢冲了进来,把两只梨子扔在哥哥的床上就飞快地跑了,到了窗口才探着脑袋告诉云寿,母亲决定今晚不给吃饭了,自己拿了两个梨子要哥哥先垫一下,晚上他一定弄一只肥鸡来。

    对于母亲的多变云寿早就有心理准备,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非要把云暮关起来,还把云露,云香也关了起来,没事干不准下楼。爹爹在的时候家里从来没有这条规矩。至于没晚饭,云寿看看自己-胖肚子,一两顿不吃没关系吧?

    ps:

    第二节,继续求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