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十三节贺兰

唐砖 第十三节贺兰

    半夜的时候,云寿感到非常饿,云欢被母亲拿了活的,自然就没有肥鸡送过来,家里的护卫换成了玄甲军的爷爷,没人情好讲。

    云寿揉着肚子喝了一大杯子的茶水越发的感到饥饿,推开门,走到院子里,天上的月亮很圆很大,树上的果子还没成熟吃不成,看到爹爹的书房里还亮着灯,就悄悄的走了过去,站在窗户前往里面看。

    “小子,我没换衣服,你偷看不到,不过,我可以帮你去偷看别人,今晚是那个叫做红梅的值夜,现在说不定正在洗澡哟,你以前就总是偷看她,不如现在去?“

    小武慵懒的声音从书房里传了出来,云寿听到这个声音就头皮发麻,咬着牙齿争辩了一句道:“我没有偷看你换衣服,也没有偷看红梅,你在诬陷我。“

    小武一下子就把头探出了窗户,吓了云寿一跳,连忙后退一步,小心的看着小武。

    “月上中天,鸟儿都睡了,小胖子,你为何还不睡觉?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明知屋子里只有你小武姐姐,你还要偷看,小子!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刚刚还笑意盈盈的脸在一瞬间就变的阴森冷酷,话语里仿佛夹着冰。

    “我想看看是不是有盗贼,我爹的书房可是家里的重地,作为云家的长子看一眼还犯了谁家的王法不成,倒是你要好好解释一下在我爹的书房里煮火锅是个什么道理。“

    云寿咬着牙不退缩,可是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噜噜的响了起来。

    “小胖子,被你抓了活的,那就进来一起吃吧!“小武的俏脸再一次变得和善,云寿考虑了一会发现自己实在是抵抗不了美食的诱惑,也就顺水推舟走进了书房。

    一个红泥的小炉子就架在一个小桌子上。锅里面红油翻腾,旁边的还摆着五六个小碟子,闻一口飘上来的麻辣香气,云寿发现自己更加的饿了。

    “请人吃饭,也要有个样子。这点东西只适合喂鸡!“云寿熟练地把菜盘子里的菜倒了进去,怂恿小武再去厨房里弄一点。

    小武掀开旁边的帷幕,指着一个竹篮说:“知道你这个小胖子没吃饭。特意给你准备的,你小武姐姐可是美女哦,大晚上吃得太多,肥成你那个样子怎么得了。“

    云寿看着篮子里的各种肉食,感动的神色刚刚浮上脸,立刻就换成了警惕的表情,强忍着放下手里的筷子说:“有什么条件就说吧。我们先说清楚再吃东西不迟。“

    小武瞟了云寿一眼。坐在对面开始从锅里捞东西吃。云寿吸溜了好几口口水,强行把自己的脑袋扭过去,直起身子道:“我是非常的饿,现在给我一头牛我都能吃下去,可是我不傻呀,小武姐姐,你从来不做那些没用的事情。今天皇后奶奶发现李象没有担当已经很不高兴了,我已经装了一天的傻子了,你现在还把我当傻子对待?“

    云寿说完话就要推开门出去,爹爹教过自己,人不能被自己的欲望控制,今晚这顿饭不吃,不见得就会饿死,稀里糊涂的吃了小武的饭,说不定有更难受的事情等着自己呢。

    小武风一样的跑过来,咣当一声合上书房的大门,用力的将云寿推到椅子上坐好,给云寿捞了一大碗菜推到他面前说:“我们边吃边说,哎哎呀,我怎么忘了这里还有一瓶子酒,听说窖藏了数十年哦。”说着话从椅子后面拎出来一瓶酒。

    云寿端起碗吃东西,他决定不说话了,可是听到小武的吹嘘忍不住皱着眉头说:“家里酒龄最长的是十年前我爹埋下去的那一批,你这一瓶子酒,是葡萄酿,还是玻璃瓶子装的,最多有八年的窖藏了不起了,吹什么数十年。”

    小武妩媚的笑了一下没还嘴,打开瓶子给云寿倒了一大杯葡萄酿说:“喝吧,边吃边喝,师父说过,吃火锅应该和那种叫做什么酒来着?我们没有,就拿葡萄酿代替了。”

    云寿把自己的意志贯彻的非常坚决,饭来就吃,酒倒上了就喝,风卷残云的吃了一肚子菜,又吃了四五个金丝馒头这才扔下筷子,想都不想的就要离开,反正自己已经吃饱了,吐不出来了,小武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出了房门发现小武没有追过来,这太奇怪了。于是就从窗户里往进瞄了一眼,发现小武哭的非常的伤心,这回事真的在哭,眼泪淌的满脸都是,身子一抽一抽的,看样子非常的伤心,这样的亏吃了好几回了,云寿决定不再上当了。

    等到他给小武披上毯子好言劝慰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又进了书房。翻着眼睛瞅着房顶的顶棚,上面画的正是二十四孝图中的卧冰求鲤。

    “你现在大了,小武姐姐求不动你了,也罢,谁叫我爹爹去世的早,又是被人欺负着长大的,连你这样的现在也给我摆脸色看。“

    云寿快速的回忆了一遍自己知道的小武姐姐,发现除了她欺负别人之外,好像没有别人欺负过她,不知道她的这些话是从哪里来的。

    “你现在年纪慢慢大了,该是找一个贴身丫鬟的时候了,小武姐姐找遍了长安城,总算给你找到了一个好的,打算过几天给你送过来,谁知道你还不领情,还不理睬我,呜呜,你从小就是我抱大的,现在开始长脾气了,呜呜呜。”

    云寿不记得小武曾经抱着他一类的事情,只记得她经常揉自己的脸蛋,奶娘给自己洗澡的时候她经常冲进来和小丫姑姑一起揪自己的雀雀,哪怕自己大哭她们也不放过。

    “那个小姑娘长得可是万里挑一的好模样,长大了一定比你小武姐姐还要漂亮,我费尽心思给你弄过来,你却没心没肺的气我。”

    云寿叹了口气学着爹爹的口气说:“一个丫鬟的事情,你自己就能做主,用得着这么哭泣吗,明天带进府里,让母亲做主安排一下就是,用不着给我,我不喜欢,到了家里总不会少她一口饭吃,算得什么大事。“

    小武的身子立刻就坐直了,脸上还有泪水,但是怎么看都不像是从那双充满笑意的眼睛里流出来的,云寿瞅了一眼旁边的水杯子,那里还有不明白的,冲着小武摇摇手,就打算走人,这样的法子对自己几乎是百试百灵,需要向李纲爷爷求教一下怎么对付。

    刚走了两步,就被小武从后面勒住脖子小声的在他耳边说:“如果只是安排一个丫头进门,姐姐我用得着拍你大少爷的马屁?告诉你,那个女孩子是我的外甥女,长得自然没话说,看你小武姐姐我就知道,就是出身低微了一些,做不了你大少爷的正妻,不过做一个妾侍,倒是绰绰有余,贺兰到了咱家里自然不会受什么委屈,咱家就没有受委屈的人,当然,你除外,贺兰是一个吃过苦的小丫头,比你小两岁,你要是不好好对她,你试活着。“

    云寿的呼吸都快要停滞了,小武姐姐的身子很软,非常的软,还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传过来,他不知道自己迷迷糊糊地答应了小武姐姐一些什么事情,只是觉得自己嘴巴干的厉害。

    出门的时候,他看见小武一条腿踩在椅子上,正在仰着脖子喝酒,豪迈的一塌糊涂,就是不该穿洒花裙,该穿劲装才是。

    回到自己的房间,云寿抽了自己一记耳光,把一壶凉茶全部喝完之后,脸上的红晕才消退下去,来不及细想自己答应了小武什么,只记得小武姐姐的身子很软。

    第二天清晨,云寿墨迹着从自己的屋子里走了出来,奶娘神色古怪,云寿一脸的尴尬,他竟然尿床了,好在奶娘和自己贴心,把床单被褥全部一股脑的泡进水盆里,帮着大少爷遮掩了一下,并且发誓不告诉别人。

    书院小学的课程对云寿没有半点的难度,在学堂里打混了半天,中午才回家,还好,奶娘的手脚很快,很干净,没有人发现自己尿床的事情。

    倒是母亲房间里很热闹,一进门他就看见一个小小的女孩,眼睛很大,身子却非常的瘦小,头发黄黄的,含着指头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桌子上的点心。

    云寿的脑袋轰的响了一下,心里面呻吟着呐喊:“这就是比你还漂亮的外甥女?骗子啊!“小武牵着小姑娘的手,笑着走过来,把小姑娘的小手交到自己的手里,指着屋子外面说:”你两去外面玩耍,大人有话要说。“

    “玩耍?“云寿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自己已经十二岁了不是几岁的孩子,一句玩耍就剥夺了自己全部的选择权?

    “小武说的对极了,这个丫头确实是一个美人坯子,现在瘦弱了一些,在家里将养些时日自然就出落出来了,前些天我还在为这事烦心,想不到小武家里就有合适的,以后寿儿的屋子里就添了一口人,老钱,现在按照大丫头的例份走,等到以后……“

    云寿听不下去了,他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灰暗的未来,爹爹走的时候,自己为什么没有强硬的要求一起去?哪怕在沙漠里吃沙子,也比在这里好一万倍。

    小姑娘扯扯云寿的手,将他从迷茫中唤醒,小姑娘指指屋子里的点心盘子,意思是她很想吃……

    ps:

    第三更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