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二十节天使小苗

唐砖 第二十节天使小苗

    小苗没钱买那些馕饼了,她身上的钱全部用完,狗子的钱也被她搜刮光了,至于曲卓的钱小苗知道还有用处不能拿,黑风把自己的钱拿给小苗,小苗却不接受,在她看来黑风也是穷人。

    曲卓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碎叶城的城主遭到了最恐怖的酷刑,当城主的妻子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身边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身体,仔细辨认之后才发现是自己的丈夫。

    城主已经说不了话了,四肢也不能动弹,两只眼睛空洞的如同两眼枯井,他的全身遭受了最恐怖的袭击,野兽的爪子将他的身体几乎撕裂,但是,遭受了这样的重创城主依然活着,巫师点着了狼粪,白烟在城主府上空盘旋,宛如幽灵一般。

    都说这是天狼神降临到了碎叶城,城主的身体上遗留了两枚断裂的狼指甲。

    小苗又有钱买食物了,一大早她就提着自己的篮子带着两位侍女出了门,小乞丐们都眼巴巴的等在巷子口,见到安吉姐姐出来,乖巧的排好了队伍,急切的盼望着拿到食物。

    一个孩子一张饼,一块肉,这就是安吉姐姐的施舍,很快,三个篮子就空了,见没拿到的孩子有些委屈,小苗就呼喝一声,那些卖饼子和羊肉的人立刻就围了上来,他们知道在那里能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食物卖掉。

    这样的施舍速度,小苗的钱又很快的用完了,于是,小苗蹲在房顶上瞅着高大的寺庙出神。听说婆罗门的僧人很有钱。

    吃晚饭的时候,曲卓咣当一声就把一袋子银币扔在小苗的桌子上,一言不发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继续去研究小苗从城主府拿回来的东西公文,该死的城主居然是一个硬汉子,在小苗的拷问下也没有说出任何有用的东西,曲卓认为。这个城主什么都不知道,想要知道他们的真正意图,需要找身份更高的人。

    “殿下,您这样施舍会损失太多的金钱,不是一个家主该做的。 “莫阿斯抬起头看着小苗进言。这些天他算是看出来了,自己的小主人就是一个心地善良到了极致的女神,而且对钱没有任何的概念,这需要自己这样的老家臣进行劝诫。

    小苗放下钱口袋,托着下巴回忆自己有多少钱,想到无舌放在云家仓库里的那一大堆珠宝。金砖之类的东西,就觉得想这种事情比较无聊,师父的钱只堆放了一个小货架。侯爷家的钱好像更多,十几排货架摆得满满当当,这东西有用完的一天么?自己随手拿了一个侯爷给自己的小珠子,就换了一大队勇敢的战士。想到这里就一字一句的对莫阿斯说:“没关系,我家的钱用不完,我就算这样用一辈子也用不完。”

    莫阿斯吃惊极了,他连忙看看狗子的反应,他发现狗子好像也是这种意见,只是咕哝着说这不是在家里,不能大手大脚。

    这样的花销对一个小家族来说算是致命的。对一个中等家族来说也会造成财务危机,只有那些最顶级的豪门才能勉强承受得起这样的随意花销。莫阿斯再一次低下了头继续吃自己的饭,他发现,殿下和那位家将吃的是一种带汤水的面条。

    太阳神在西域有着广阔的人脉,黑风带着小苗去太阳神的殿堂礼拜过,也去了拜火教的庙堂里礼拜过,这就给所有人留下来一个印象,那就是小苗的先祖一定是土生土长的西域人,只有他们才会敬重这些远古的神祗。

    亚麻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说明她的祖先来自热海,而漆黑的眼珠子说明她身上还流淌着唐人的血脉。突厥人猜测,这位美丽,富有高贵的殿下,说不定来自自己的族群,因为只有自己的族群最有可能出现这样的贵人。

    “我们需要去怛罗斯城,如果可能我们还需要去阿拉木图,只有在哪里才能接触到西域族群的最上层,侯爷要的是确实的证据,只有这样他才能向朝廷发出警报,要求支援,猜测毫无用处,明年开春,我敢肯定局面一定要比现在更加的复杂,我们只有去怛罗斯,阿拉木图才能获取最准确的情报。”

    黑风已经把命豁出去了,自然无所谓,小苗,狗子更是无所谓,但是曲卓却让黑风带着驼队回楼兰,把这里的情形告诉许敬宗,还需要把这里搜集到的一些情报交给许敬宗审核,看看有没有新的发现。

    曲卓现在已经和不少的商人以及部族头人成了好朋友,从楼兰带过的货物中间就有一批云家的香水,西域人体味很大,见到香水非常的喜欢,这东西听说只有唐国才有最正宗的货,也只有一两个唐国人的商队能偶尔捎来一点,价比黄金。

    交游广阔的人在商人之间最是吃得开,就凭曲卓能弄到香水,就足以让这些商人们顶礼膜拜了,一瓶装在水晶瓶子里的香水,可以轻易的打开通往大食国内地的商道。

    黑风走了,直接回楼兰了,曲卓和狗子带着三十个战奴去了怛罗斯,他准备在那里继续探听消息,只留下小苗在碎叶城作为一个中转站没心没肺的存在着。

    日子过得很寂寞,于是小苗就开始绣花,两个侍女看到小苗绣出来的美丽花朵羡慕极了,也跟着学习,莫阿斯留在小苗的身边保护她,这一段平静的日子几乎让他痴迷。

    小苗从来都不管他们做什么,只是简单的在饭桌上清点一下人头,只要人头的数目对上了,就不在过问任何事情,就连战奴的工钱,都是莫阿斯自己分配。

    安吉姐姐的名声传得很远,所有肚子饿的孩子都能在安吉姐姐哪里得到食物,也可以窝在安吉姐姐家的屋檐下睡一晚上,她的名声不但在小乞丐中间流传,甚至在大人中间也开始流传。

    流言这种东西,传着传着就会变味道,当安吉姐姐从一个善良的女子变成天使的时候,无数的求婚者就纷至沓来,如果不是莫阿斯阻拦,小苗早就把这些无耻之徒全部打死了。

    以前她听到侍女告诉她自己是天使的时候,还觉得不错,仕女告诉她是专门在人间传播善良的女神,她也非常的高兴,当侍女告诉她天使长着一对美丽的翅膀的时候,她高兴的哈哈大笑,只是当侍女告诉她天使都是光团,还没有男女之分的时候,她的脸就变黑了,瞅瞅自己的扁扁的胸部,再看看侍女饱满的胸部,终于爆发了,认为这些人把自己形容成天使是在嘲笑自己没有女人味,分不清楚男女。

    那些围在门前唱情歌的人作为第一批倒霉的人,领教了小苗的蛮横,每个人都被打折了一条腿被扔了出去,云家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打折一条腿这是惯例。

    莫阿斯的好日子到头了,他的殿下几乎得罪了所有的贵族,以至于上门挑战的人络绎不绝,三十三个武士整日里小心戒备,应付所有上门的挑战。

    莫阿斯的剑盾用的很好,碎叶城最厉害的武士也止步在他的面前,看着对手恨恨的离去,莫阿斯抹掉了头上的汗珠,这些天不间断的厮杀,几乎抽干了他的精力,不过心中并没有感到厌倦,保护自己天真的殿下是自己的天职。

    越是和小苗相处的时间长,莫阿斯就越是喜欢这位殿下,这是一位天使,那些人没有说错,这是一位善良的天使,只要不惹怒她,她就是雪山上最灿烂的雪莲,至少莫阿斯从来都没有见过小苗无缘无故的伤害过别人,更没有迁怒别人的说法。

    打折那些人的腿,那是顶级贵族维护自己荣耀的一种手段,莫阿斯也觉得那些土狗一样的人想要迎娶自己的殿下对殿下就是一种侮辱。

    因为土狗向狮子求婚,不管土狗表现的多么真诚,对狮子来说都是无尽的羞辱。

    家里再一次安定了下来,小苗依然每天带着侍女给孩子们送吃的,在这个严寒的冬天,如果没有足够多的食物,这些孩子熬不过彻骨的冰寒。

    “慢点吃,昨天才给了一张饼,够你吃一天的,怎么今天还是这么饥饿,有多少都不够你吃的。”小苗在一个小男孩的脑袋上敲了一个爆栗子,见小男孩委屈的低下头,又从篮子里拿出半块饼塞进他的手里,算是补偿他一下。

    侍女的篮子空了,回到家里继续拿饼子,今天是小苗的生日,所以她特意准备了很多的吃的,自己小的时候没有人给自己送过这样的吃食,所以小苗想把这些东西都送给这些可怜的孩子,饿肚子的滋味小苗知道,那几乎就是上天降下来的一种惩罚。

    急促的马蹄声响起,密集而且沉重,这是骑兵,小苗怵然一惊,抬头看时,发现那个被打断腿的阿史那家族的小儿子,带着百十名骑兵疯狂的冲了过来,马蹄下到处都是小乞丐矮小的身影。

    还没等小苗惊呼出来,阿史那博坦指着小苗大吼:“抢走她,老子就要她!”

    ps:

    第二节,本书的大篇幅也因为小苗彻底的掀开了帷幕。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