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二十五节怪人来了

唐砖 第二十五节怪人来了

    程咬金出宫门的时候,又遇到了云寿,胖小子走路走的张牙舞爪,左手梨子,右手糕点,边走边吃目中无人,一群锦衣少年垂头丧气的走在他旁边,只是锦衣上沾满了灰尘,好几个少年头上带有绒球的金冠歪歪扭扭的挂在脑袋上,看样子被云寿教训的不轻。

    他的身后跟着一个瘦小的黄头发小姑娘,抱着云寿的书包战战兢兢地随在后面,云寿走得太快,她只能小跑着跟随,不敢远离云寿一步。

    程咬金和牛进达呵呵一笑也不上去打扰,从正门直接就出了皇宫。

    长安城外的一个山谷里到处都是骆驼,好些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样多的双峰骆驼,程处默很开心,只要骆驼的数量够了,他就要带着这群骆驼去北庭任职,从父亲和叔伯的嘴里知道北庭现在很危险,程处默只要想起危险这两个字就浑身发热,太他娘的过瘾了……

    今天不能守在这里看骆驼了,狄仁杰明天要成亲,自己在云家还要代替云烨的位置接受大礼,万万不敢失误了,高兴归高兴,明天必须要涂脂抹粉这让程处默很是犯愁。

    云家热闹极了,天南海北的朋友聚集在云家等候明天参加小武的婚礼。

    有一些礼物非常的珍贵,却找不到送礼的人,门房说这些送礼的人很奇怪,有和尚,有道士,也有赤着脚的行者,一个眼睛糊满眼屎的乞丐从怀里掏出一方碧玉递给门房说是贺礼,差点把门房吓死,好在寒辙赶来了,在大门上做了一个记号,总算是看不见这些碍眼的人,不过,寒辙让人在单鹰的小院子里布置了席面,自己和单鹰待在小院子里不知道在招待些什么人。

    李纲老先生听说这事以后,也去了小院子,然后小院子的大门就紧紧地关闭了。需要什么东西都是单鹰直接在院子里喊站在门外的二管家老赵,让他给送过来。

    李纲先生今日非常的精神,穿着团花图案的寿字锦衣窝在自己的小车上一小口接一小口的啜着杯子里的葡萄酿,眼睛不断地扫视着屋子里的宾客。

    和尚没什么好说的,一个苦行僧而已,还是一个头发卷曲的番僧,没有念珠。没有穿僧衣,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僧人的标志,可是当他坐在那里的时候,你只会认为他是一个和尚。除了和尚之外不可能有其他的身份,正在全神贯注的对付一只烧鹅。毫不理睬李纲探究的眼神。

    道士也一样,腰里拴着一根草绳,脚下踩着一双露出脚指头的破鞋子,头上插着一根荆簮,身边放着一把剑,看到这把剑。李纲的眉毛抖了一下对道士说:“请借剑一观。”

    道士随手就把剑抛了过来,单鹰接住,瞅了道士一眼,就把剑放在李纲的膝上,道士拿起酒壶很没有风度的对着壶嘴狂饮,也不知道云家的烈酒他能喝几壶。

    “钟离权,这里是白玉京,不是你崆峒山,正阳真人的名号在长安并不好使。”正在嗑瓜子的寒辙扔掉手里的瓜子。出言讥讽。

    “听说神王如今在吐蕃传道,却不知信众几何 ?缘何不在汉地?”道士反唇相讥。

    “这把剑确实是汉剑。只是钟离权乃是大汉的将军,不知道长高寿几何?”李纲先生笑着把剑插回剑鞘递给单鹰,让他送回去。

    ”坐卧常携酒一壶,不教双眼识皇都,得道真仙不易逢,几时归去愿相从,先生年高德劭,难道还窥不破这举世红尘,不如归去。“道士说话前先做歌。(此处诗歌确实为汉钟离所作,下面的《破迷正道歌》也是出自汉钟离之口)

    ”老夫垂垂老矣,恐怕学不来那些深奥的大道,只愿埋骨书院于心足矣。“

    ”本真人游走于人世间,就是为了给世人一个机会,可惜世人愚顽不识大道,去休,去休。“ 说完话就接着喝酒,对于李纲的话也不做回答,无礼之极。

    李纲并不在乎又把目光转向一个老农,还不等他问话,老农就抱拳说:”老汉只是农人,在土地里刨食,听说白玉京大弟子成婚特意过来混顿酒饭,莫笑,莫笑。“

    这是个藏拙的,既然人家不愿意说,李纲也不在意,又把目光转向那个赤脚的行者,拱手道:”墨翟的门徒,自秦皇以来,墨家已然式微,八百年未曾听说有杰出者,如今还能守住自己的主张?老夫听说田襄子已然陨落在北海之滨,却不知墨家何去何从?“

    ”我们所坚持者无非兼爱和非攻,说什么墨翟,道什么田襄子,他们的生死与兼爱,非攻何干?如今人世大兴,世上无非攻,墨家也仅余兼爱,老夫行脚天下,唯兼爱而已。“

    李纲听到这句话大惊,连忙起身作揖道:“玉山书院所求者 就是愿玉山弟子仁爱世人,李纲不才愿尊先生为师求取兼爱大道。“

    行者看看李纲身上的锦衣,又看看桌面上水陆纷陈的酒宴,摇头道:”锦衣美食原是世人所求,白玉京富甲天下,金为盘,玉成杯,小小别院看似古朴,一扇门窗就是价值连城的奇木,屋顶的椽木更是南海之精,在这里金珠玉粒噎满喉 ,那里有苦行者传道的余地。

    你那玉山书院,教的是人间智慧,用的是世间奇巧,横空里出现高楼,低头不见跟脚,抬头不见天日,道尽了人间的利害,取了一个巧字,古朴,粗拙之风吹不进你玉山,老夫只愿凭借双脚踏遍天下,告诉每一个见到的人,兼爱的本意,就如同微风拂过,不留姓名,只留馨香。到了那时,墨家和天下化为一体,李纲,你能分得出那些是玉山,那些是墨家?”

    李纲思索片刻再一次躬身致谢道:“谨受教!”

    “我给的那方碧玉不要为世人所知,否则会招来祸患,那方碧玉乃是老夫窃自西王母处,听闻白玉京主人正在神山下,日日操演兵马,西王母托老夫问一声,白玉京主人意欲何为?”老乞丐睁开双目,糊满眼屎的双眼竟然清澈的如同幼儿。

    “我恩师带领兵马纵横西域,只是为了保家卫国而已,西王母缘何见责?”门被推开了,小武一身红妆,托着一个木盘走了进来,一进门就听到老乞丐的问话,忍不住出言反问。

    老乞丐拍着手说:“白玉京尽出好人才,宾媚人(确有其人,有兴致的可以百度一下)当年鼓动唇舌游走四方,如今的白玉京主人居然开始统兵征战四方,在东方一把祝融焚尸百万,在南方威加以金铁之名,如今在北方听说正在囤积石脂水,他要做什么?难道百万冤魂还不够他重建白玉京?役使阴魂者必遭天谴,慎之,慎之。”

    小武掩着嘴轻笑一声,放下手里的木盘,木盘里装着十碗面条,她双手端起,恭敬的在每个人面前都摆了一碗,施礼道:“诸位远道而来,白玉京不敢失礼,小女子亲手做了几碗面条敬献诸位,为长者寿,为尊者福,请用。”

    老农率先端起面条闻了一下对小武说:“真是个好女娃,老汉一日不吃面条就浑身不自在,这碗面比桌子上的这些东西好的太多了,就是碗小了一些,乖女娃,替老夫问问你师父,土豆,玉米是从哪里来的,贞观三年以前从未听说过,老夫连着吃了十年,也没有吃出毛病,中间还生了两个娃,看样子确实是一门好庄稼 。”

    小武笑着向老农致谢,回答道:“土豆,玉米,是虬髯客拿给祖师爷爷的,晚辈也不知道,师父从未提起过,等师父回家以后,小女子一定问问师父,只是拿到了答案,如何禀报给您呢?”

    老农嘿嘿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小袋种子递给小武说:“用不着回答我,你只要将这袋种子在来年春天种下去,你师父自然知道该去那里找老夫,如果你师父也不知道,那就算了。”

    说完话就开始吃面条,不管小武怎么说都一言不发。

    老乞丐见小武不愿意搭理自己,拍了一下大腿,朝着坐在屋子角落里的那个黑衣人说:“你不是要找侏儒和美女吗?现在正主在这里,为何不问了。”

    “因为不用问了,他们已经死了,我不打算复仇,你就不要多说了。”声音非常的娇媚,是个女子,小武瞅着这个女人,忽然道:“他们被困在雪山上,没有东西吃,女的把男的吃了,然后女的掉下悬崖了。”

    那女子撩起了面纱,慢慢的吃面,也不回答小武的话,碗很小,所以面也很少,只有几口,女子吃完面,把汤也喝的一干二净,然后就拿起斗笠扣在头上对小武说:“我的路途远,就不送你出阁了,将来,我会带走你的一个孩子。”然后就从小武的身边走过,单鹰想要拦截,被李纲制止了,众人目送着这个黑衣女子出了门,她没有走街道,而是直直的向秦岭走了进去,速度很快。

    ps:

    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