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五十四节神兵案

唐砖 第五十四节神兵案

    “ 天下神兵莫不出自长孙氏,大理寺断案,就算是长孙氏也需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张永禄乃是大理寺的老人了,他检验过银币的切口之后,回答的非常武断。

    狄仁杰想了一下自己在云家库房见到的那些兵刃,有些不以为然,敲着桌子岁张永禄说:“不一定,神兵出自长孙氏这句话本身就是一个笑话,以后不要再提起,免得让人家说我们大理寺信口胡说,办案的全是酒囊饭袋。

    退一万步讲,长孙家也只是兵刃的铸造者,我们还不能吧这三个武侯的死归罪到长孙家,一旦我们没有确实的证据,动长孙家会死无葬身之地,老张,我知道你心中不忿我抢了你的位置,放心,你的这个位置我留不了多久,很快就会离开,耐心等待一半年,不要耍这些小花活,我不是愣头青,书院出来的人有谁是愣头青吗?我怎么不知道。”

    张永禄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狄仁杰会当场拆穿自己的小心思,一张脸涨的通红,地上如果有老鼠洞都恨不得钻进去。

    “老张,你是个有本事的人,就是出身不好,这没办法,你老子是坊官,我老子是正四品的谏议大夫,你没上过什么学,我出身玉山书院,我老师还是大将军,以后动动脑子,你这么干同时得罪了长孙家和我,

    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长孙家不会找我麻烦,我得罪了他们家他们也只会找我师父问话,到时候我师父请长孙冲喝杯酒什么事都不会有。但是,长孙家的虎须不是谁都能碰的,为了出气会把你活活的弄死,以后记住了,不要玩这么大。会死人的。”

    张永禄这才倏然一惊,猛地醒悟过来,狄仁杰说的半点都不错,老虎拿狮子没办法的时候就会迁怒于狼,这是古今皆然的一个道理。

    想明白了也就熄了想要给狄仁杰难堪的想法,将三个武侯的腰牌一一摆在桌子上说:“属下以为,这三个武侯不过是三个倒霉鬼,在偷窃了人家的东西之后,在翻墙的时候无意中窥破了别人的隐私,这才会招来杀身之祸。

    凶手的武艺高强。手中还有神兵,必然不会是一般的江湖人,从死者脖子上的刀口来看,此人必然是杀手一流的人物,而且还是一个左手持刀的人。”

    “这就对了。老张。使用左手刀成名的人物不多,既然用得起神兵,身份就不会太低,我们能不能把这个人和最近烽火台上的狼烟联系起来?

    如果有联系,这必将是一个大案,早点破了案子,我升官,你必然升官,这都是必然的事情,上一次的龙王案我们都能破获。这一次的神兵案子我们就没法子了?找出来,找出潜伏在长安的这个惯使左手刀的家伙。

    我已经问过昨晚值夜的武侯了,昨晚宵禁之后依然在大街上行走的人共计一十三伙人,我认为凶手就在这些人里面,我已经拿到了名单,你这就去一一排查,我直接去待贤坊,我总觉得那里非常的可疑,周围的三个坊市里这些天都有人死于非命,只有这个待贤坊安然无恙,我计算过距离,发现他们的距离出奇的一致,抡一个圆,圆心就是待贤坊。最重要的是这里居住的人都是降俘,你的身份不够进入那里,还是我去吧。“

    张永禄接过名单就直接走了出去,狄仁杰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瞅瞅外面的日头,就准备下差,小武说了,每天按时上差,按时下差是一个美德,狄仁杰很不愿意要这个美德,但是考虑了一下后果,还是收拾好桌子准备回家。

    狄春牵着马在大理寺门外恭候,主仆二人就直奔西市,波斯人的毯子最近涨价涨得厉害,小武要狄仁杰回家的时候捎上两条,这就算是放风了,是意外的惊喜。

    家里彻底的变成了小武说了算,父亲现在每天就是上朝,下朝,办差然后就去找老友饮酒下棋,母亲整天躲在内院和小武算计家里多了什么东西,顺便整理一下库房,这是她最大的爱好了,至于两个弟弟活的比自己还惨,整天被关在书房不准出去,想要出去除非考上玉山书院,学问没有小武高,最重要的是还打不过小武,被大嫂吃的死死的,两个姨娘只知道围着小武要首饰,要布料,全家都把小武当祖宗供着。

    怪不得师父说自己可怜,堂堂的狄仁杰名字说出去都是响当当的,大佬们见了都会拍着肩膀勉励几声,让安心办差,过几年就能担当大任了。

    现在,去西市买两个毯子都成了奢望,难得的休闲时光。

    ”女人生了孩子就会变笨哦!“想起小武穿着小衣,斜靠在软椅上露出大片胸脯对自己说的这句话,狄仁杰就浑身发烫,这不行,必须快快的买好毯子,早点回家,只要小武有了身孕,哈哈哈 自己就彻底的解放了,女人生了孩子就会把心思用在孩子身上。

    西市上还是人来人往的,没人吧到处燃起的烽烟当成一回事,消息灵通的更加的不当一回事,在酒楼装出一副高人的模样给别人说”岭南水师已经大破敌军,听说敌军主帅都被生擒活捉了,正在押解来长安游街,听说岭南水师的人非常的蛮横,请陛下审问过后,就要把这些人带回去,准备插在木杠子上放在螃蟹岛喂鸟示众,不准长安的人在菜市口斩首。

    张俭带着大军在元山已经挡住了新罗人和百济人,正在谋划着大反攻准备把那些杂碎全部撵到海里去喂鱼,张亮在新罗百济的海面上杀人,血把海面都染红了。所以跳梁小丑不值得爷们费心,多喝两杯酒才是真的,我大唐陛下英明,麾下猛将如云,谋士如雨……”

    狄仁杰摇摇头,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西北才是大麻烦啊,买毯子的心情都没了,牵着马准备回家,和小武商议一下师父的安危比较好。

    正在人群里穿行,突然,前面发生了骚乱,人群变的惊惶了起来,疯狂的往后跑,一个劲的大喊“杀人了!”

    狄仁杰掏出腰牌大喊一声:“大理寺办案,闲杂人等闪开!”

    人群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这句话,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踩倒在地上,如果不迅速的控制住场面,不知道会被踩死多少人。

    一纵身就跨上了战马,战马长嘶一声就顶着人群向前面挤了过去。

    原来是一个胡人发疯了,抡着刀子胡乱的砍人,狄仁杰从马包里取出自己的燕翅弩,挂好了弦,挡在了那个发疯的胡人和百姓之间。

    大唐人爱看热闹甚至超过了珍惜自己的生命,见有人挡住了胡人,立刻就停了下来,伸长了脖子看这位年轻的官员怎么杀胡子。

    那个胡人呵呵的叫着,手里的弯刀不断地上下翻飞,身边没有敌人,他却似乎正在奋勇作战,地上已经躺着六七个人,其中有两个半裸的胡姬已经身手异处了,剩下的人也趴在血泊里大喊救命,狄仁杰手里的燕翅弩响了起来,一弩三发全部钉在胡人的脸上,箭簇深深地钉进了脑子,其中一支箭簇已经从后脑透了出来。

    胡人无意识的倒在地上,狄仁杰下了战马,来到胡人的尸体跟前,拿自己的横刀将胡人的脑袋拨转过来,要匆匆赶来的长安县衙的衙役将受伤的人送去医馆诊治,自己提着横刀就踏进了这间胡人的店铺。

    血腥味越发的浓重了,院子里横七竖八的倒着十几具尸体,全是女人和孩子,也都是胡人,胡姬,凶手非常的残忍,每具尸体上的刀口都不止一个,好些尸体上的刀口像是故意割出来的。而且是被活着的时候割得,因为血流的太多了,每具尸体的嘴里都被绑上了麻核桃,很诡异。

    十七具尸体,这是狄仁杰清点出来的数量,房间里还躺着两具老年胡人的尸体,在狄仁杰清点完尸体之后,大理寺的人终于赶来了。

    “这个胡人突然发狂,砍死了全家,然后冲到大街上砍人的时候被承议郎斩杀,如果承议郎不在,后果不堪设想。”

    狄仁杰摇摇头来到那个倒地的胡人身边掀起他的衣服,果然发现了一道道被绳子勒过的痕迹,怜悯的合上胡人的眼睛对赶来的同僚说:“他的家人不是他杀的,凶手另有其人,我猜测,那个凶手将这个胡人绑在那边的柱子上,堵上他的嘴,然后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家人一个个的被虐待至死,凶手等到胡人已经失去理智之后,才松开他的绑绳,给了他一把刀,失去理智的胡人然后才会出去拿刀砍人的,我看到这家伙在当街杀人,就击杀了他,还是中了凶手的圈套。”

    说完话狄仁杰瞅着大门外那些好奇的偷看大院里面情形的百姓说:“我敢说,凶手也正在看自己的得意之作。”

    ps:

    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