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五十五节渊盖苏文之死(1)

唐砖 第五十五节渊盖苏文之死(1)

    “狄春,回去告诉夫人,就说我这几天不回家了。”狄仁杰松开了紧攥着的双手,对身边的狄春吩咐道。

    眼看着狄春走了,狄仁杰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对自己的属下说:“我们重新勘察现场,不抓到这个丧心病狂的凶手我们绝不干休。”

    “狄郎君,我们还是先破神兵案吧,这里死的不过是几个胡人而已。就算是要管,也该是长安县衙和刑部的事情,与我们大理寺无关。”一位大理寺掌固低声进言,越权越职在哪里都不会太受欢迎,这是官场的大忌讳。

    狄仁杰奇怪的看了掌固一眼,将手里的几张纸在他眼前晃一晃说:“你说他是胡人?我怎么看他们是唐人呢?这是他家的完税证明,这是他家的户籍文书,这是他家的租庸调的征令,哦,户主的名字叫做张德海,你从哪里看到他们是胡人的?”

    掌固见狄仁杰眼睛里蕴含着怒火,赶紧低头认错。如果这家人是唐人,这就属于灭门的大案,要案,大理寺自然就会介入。

    仔细检查完了每一具尸体,长安县的衙役抬走了尸体放置在义庄,等待埋葬,狄仁杰回到大理寺一页一页的翻看报告文书,当他的目光落在自己案子上的地图的时候,猛然间发现这个位置也在自己画的那个圆圈之内。

    ”待贤坊!“狄仁杰再一次把目光钉在待贤坊这个位置上,自己画出的那个圈是步行能够到达的最佳距离,如果是马车。在宵禁之后根本就无法避开武侯的盘查,这个人只能是步行,自己料错了一点,门外那些人是今日午后才被那个胡人杀的,屋子里的人却是死于昨晚。而捆绑胡人张德海的绳子是被时香烧断的,也就是说张德海的惨事是发生在昨晚。

    待贤坊那里住着很多人,比如颉利,高建武,渊盖苏文,高昌王鞠文泰的儿子鞠智,还有吐谷浑的大长老,薛延陀的小王子,他们是人质,已经在一个月前就和新罗王子高赞皇。百济王子小那会一起被皇帝砍了头,现在哪里一定人心惶惶,想要找到那个人,狄仁杰认为只要施加压力说不定就能将凶手逼出来。

    戴胄的手令迅速的被申请了下来,又从骁卫借调了两千兵丁。狄仁杰就将整个待贤坊围了个水泄不通。如果是别的坊市,戴胄是不会给狄仁杰这道手令的,既然是待贤坊那就没关系了,那里面住的都是一群戏子和舞者而已,就算是自己不小心弄死一两个,皇帝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找自己的麻烦,既然狄仁杰信誓旦旦的说有效,那就试验一下无妨。

    狄仁杰穿着从家里拿来的盔甲,身后背着两把燕翅弩,本来小武还规定他必须将面甲放下来的。狄仁杰并没有听,带着张永禄直接就进了待贤坊。

    ”八牛弩做好准备,任何想要私自离开的人格杀勿论。“作为今晚主持行动的主官,狄仁杰特意大声的下令,就是要让凶手注意到这一点。

    颉利陪着笑脸站在中庭,他虽然也是公爵,但是每次领到的俸禄好像比县令都少,院子里长满了荒草,服侍他的只有两个胡姬,这是他跳舞跳得好,李渊赏赐给他的。

    这是一个被吓破胆的人,虽然身手恢复了矫健,大肚腩不见了,这都是练胡旋舞练的,这个家伙似乎早就认命了,所以这一次突厥人造反,皇帝都没有杀他,因为杀了他一点用处都没有。

    狄仁杰瞅了一眼颉利,就离开了他家,走的时候看到这个家伙一屁股坐在门槛上的丑态,再一次确定了这家伙已经成了废人这一事实。

    高建武到底是当了很多年皇帝的人,处变不惊,热情的招待狄仁杰观赏高丽歌舞,他家里很富裕,当初从高丽带来的宝贝足够他富足的过一辈子的,李二看不上他的那点财宝,身为皇帝他也不允许别的皇帝太过落魄,这是属于颜面问题马虎不得。

    狄仁杰没时间观看歌舞,他也没有进入高建武的内宅只是派人守住了大门,高家的每一个人出入都要有记录,比如去了哪里,去干什么,见了什么人。

    渊盖苏文的家也是如此,不过他就没有高建武富裕,荣华也换上了荆钗布裙,素手调羹,他们的儿子是高丽王,渊盖苏文却什么都不是了,钦州刺史的头衔依然挂在头上,只不过钦州还有一位别驾,这位别驾的品级与钦州刺史的一模一样,行使的权利也和刺史别无二致。

    这样的刺史大唐有好多,一点都不值得惊讶,比如长孙无忌是赵州刺史,云烨是岳州刺史,房玄龄是濠州刺史,杜如晦是甘州刺史,大家一样都是刺史,也没有行使刺史的职权,光是领俸禄而已,只不过别人都有其他的职位可以干,渊盖苏文只有一个钦州刺史而已。

    现在家门被大军围困了,渊盖苏文和荣华坐在房间里面面相觑。

    ”他们没有证据,只是猜测而已。“枯瘦的渊盖苏文两只眼睛里仿佛闪烁着鬼火。

    ”苏文,我们现在不是在平壤的时候了,你心里委屈,妾身知道,我们现在隐忍就是为了逢吉孩儿的将来,只要他还是高丽的王,迟早有一天高丽会复国的。

    现在是大唐最强大,最绚烂的时刻,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做为最熟悉这个帝国的人,您不是已经论断过这场大战最后的胜利者还是唐人么?为何还要做哪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我的心里有一团火,如果不倾泻出来他会将我活活的烧死,荣华,你不该留在这里的,你的封号和我不同,作为郡夫人,你的生活不该如此。明天就离开吧,去你自己的府邸,照顾好孩儿,我已经将唐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了,高建武必须死,我们都是高丽的耻辱,只有死了以后,一个干净的高丽才会重新站起来,不管用多长的时间。

    云烨看我的眼神就像看到了一堆腐肉,他还问我,为什么会活着?哈哈,这句话我自己都想问自己,宣布投降的那一天我已经做好了伏剑自杀的准备,在最后关头我忽然觉得自己肮脏极了,同样肮脏的还有那个高建武,如果不把这些垃圾清除掉,高丽永远干净不了,人家会指着逢吉的脸说:”看啊,这是俘虏的儿子。荣华,我不甘心,高丽既然毁在了我的手里,就让我们的孩子重建高丽吧,这是我们的责任,至于我的罪孽,我会用鲜血清偿。“

    ”死的时候不要让自己过于痛苦。“荣华静静地说完这句话,就仰面朝天的躺在渊盖苏文的膝盖上,将他的手拉过来覆盖在自己的胸膛上。

    ”好好地熟悉一下,免得来生认错了!“

    ”不会认错的,别的女人身体我只是看在眼里,而你的身体我已经记在心里了,这一生欠你的且容我来生偿还。“渊盖苏文帮着 荣华掩好衣襟,低下头在荣华光洁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

    ”你从来都没有欠过我什么,苏文,如果没有我的牵累,你就不会遇到云烨那个恶魔。如果不是为了逢吉孩儿,你就不会强拖着活这么久,如果要偿还,也该是我偿还你。

    奈何桥上不要等我,我可能会活很长的时间,一时半会去不了,那里太冷,太寂寞,我不希望你再受苦。”

    渊盖苏文没有回答,而是低下头瞅着荣华的脸,一滴血泪流了下来,掉在荣华的额头,就像是点了一点胭脂,红的非常的绚烂。

    这是他的肾病又发作了,云烨当年对他的肾做了非常彻底的摧残,虽然在洛阳名医的调理下他勉强多活了 几年,现在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晚上的出行也只是疼痛的无法安眠而已,只能将痛苦施加给别人自己才能稍微感到一点快意。

    马钱子有毒,少量的服用能减轻疼痛,可是每天需要服用的毒剂分量越来越重,现在终于到了临界点,再服用下去,只会将自己毒死。

    狄仁杰没有见到渊盖苏文,因为早就听说他已经病入膏肓,这是太医证明过的,不存在错误,如果他知道渊盖苏文依然有杀人的能力,他会在第一时间就将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身上。

    第二天清晨,荣华给渊盖苏文换好了衣服,两个人对坐着吃了一顿非常丰富的早餐,和云家的早餐非常的像,在云家三年,荣华也学会了很多做菜的法子。

    “真可惜啊,云烨不在长安,否则我一定请他来喝一杯。他家的菜式不错。“

    ”他的弟子在外面,也是一样的。现在把注意力放在了新罗,百济,薛延陀,吐谷浑那些残留的人身上,可能以为您已经快要死了吧,他不明白,老虎就算是再怎么生病,依然是一头老虎。“

    ”哼哼哼,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我们没有遇到云烨这个混蛋,你说我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渊盖苏文放下筷子若有所思的问荣华。

    ”您还是会造反,还是会杀掉高建武,不过,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仓促,也不会只成功一半。“荣华很肯定的说。

    ”有道理,我确实是一个谋定而后动的人。“渊盖苏文擦擦嘴,放下手里的白绢,对荣华说:”你该走了,我今天很忙,要忙一整天!“

    ps:

    第二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