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四节人人都是思想家

唐砖 第四节人人都是思想家

    突厥金狼旗死士队形散的很开,在临近八牛弩蛇射程的时候,马上的人却不见了,只有战马狂奔过来,这些狂奔的战马跑过的地方会留下一路的血渍,而那些侧伏在战马肚子上的死士却像一个球一样在地上翻滚几下之后,就站立起来,步行向驼城杀过来。

    一头战马起火,紧接着是第二头,第三头…… 三千人携带的四五千匹战马终于变成了一大片滔天的火焰,哀鸣着向驼城冲击过来。

    “没想到突厥人还知道田单的火牛阵,现在用到战马身上,估计是想把驼城点燃吧?“杜如晦端着一个茶壶喝了一口水伸长了脖子看着那些火马对云烨说。

    ”是啊,火马不但能起到点燃驼城的作用,最重要的是可以吸引驼城上的八牛弩,还能给后面的那些死士趟开一条路,聪明的家伙!“

    突厥人的诡计得逞了,驼城上的八牛弩没有射击,缭绕的烟火将后面的突厥人遮挡的严严实实,最多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子。

    火马冲击到了驼城五丈远的地方,似乎撞到了一堵墙,全部停了下来,有几匹勉强冲过这堵墙的战马,也被强弩精准的射杀在三丈开外。

    ”铁丝网的拦截效果确实不错,云侯,你看看这些战马,全身都被倒刺死死地缠住了,越挣扎就被缠绕的更加厉害,一步都动弹不得啊。“

    ”咱们在高昌实验的就知道,如果是狂牛。我们就不敢这样托大了,那东西的力量太大,会把桩子连根拔起来,但是战马想要破掉铁丝网就完全不可能。没了第一下的冲击力,等待他们的就是灭亡,不过这些战马可惜了,就算是不射杀,也已经快被烧死了,骑兵已经绕到那些金狼死士的后面去了,不知道这些习惯在战马上作战的人如何用两条腿和骑兵作战。“

    ”让驼城换个地方扎营吧,这里臭的厉害。“一阵风吹过来,大火烧肉的臭味弥漫了整个驼城,杜如晦掩着口鼻向云烨建议。

    云烨点点头。于是整个驼城又陷入了忙乱。在马夫的呵斥下骆驼站了起来。那些粗大的柱子被手柄摇了起来,整座驼城的重量又落在骆驼的背上,军士扣好连接的弹簧。整座驼城就慢慢地分解成数百个小的方格,一个接一个的向前移动,离开了烟雾缭绕的战场,很有秩序。

    最让那些徒步奔走的突厥人绝望的是,驼城对于他们的近身攻击甚至都不加以理会,粗劣的弯刀甚至都砍不破驼城上垂下来的钢铁护裙。

    三千多手持武器的人无可奈何地站在原地眼看着自己要攻击的城池变成了一堵会缓缓移动的墙,直到最后一个方格离开,他们才发现身后还有大群的骑兵向他们俯冲了过来……

    那日暮闻不得烟火味,刚才吐了个七荤八素,宦娘端着清水让她不停地漱口。等到驼城离开战场重新扎营的时候,她才算是停止了呕吐,病恹恹的躺在软椅上回气。

    ”你看看,战场上就是这个样子,到处都是死人死马的不是女人待得地方,我当初跟着公主伴随着颉利在草原上东奔西走都感觉快要死了,你现在挺着个大肚子闻见血腥气小心对孩子不利。“宦娘面对任性的那日暮没有丝毫的法子,自己在云家庄子上过的安静愉快,在云家陪着老祖宗念念佛,吃吃斋,闷了就去长安的寺庙与长老方丈谈论一下佛法,虽然宦娘从来都不相信佛,自从公主死了之后她就再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善报这么可笑的事情。她只是太闲了,总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才行。

    在听说那日暮有了身孕之后她就第一时间随着商队到了西域,原本想把那日暮带回长安的,谁知道那日暮就是不肯回去,她宁愿在军阵上颠簸也不愿意回去,侯爷也说三四个月的时候是最危险的,想等她肚子里的孩子坐稳了之后再走,谁知道战火起来了,想走也走不掉了。

    宦娘已经老了,以前的时候她还总是想起公主,想起草原,现在她对草原和戈壁沙漠没有任何的想法了,只想在自己的那个小院子里终老,现在陪着那日暮在这里重温自己的噩梦,实在是非她所愿。

    站在驼城上就能清楚的看到骑兵们挺着骑枪正在来回的冲杀,她对这一幕太熟悉了,当年突厥人就非常喜欢这样的游戏,利用自己的战马的速度调戏那些汉人,直到腻味了才会一枪捅死。现在只不过是拿枪的人和被抢捅的人换了一个个而已,活了这么多年,看了这么多的厮杀,欠了老天的其实都要还回来的。

    去包抄山包的范弘一回来了,空手而还,那些人在他们抵达山包之前就离开了,走得很干脆,对于那三千死士的死活不管不顾,范弘一不敢离开驼城太远,追击十里地也就慢慢地掉头回来了。

    程处默的信使也来了,确定龟兹城依然在郭孝恪手中,不过情形非常的不容乐观,城墙已经坍塌了好几处,城外的尸体没有经过处理,现在那里臭不可闻,盘踞在龟兹的突厥人太多了,自己一万人马与其突围入城帮着郭孝恪守城,不如游离在外面找到机会就咬突厥人一口,起到的作用要比帮着守城要好的多。

    ”是这个道理,但凡是个将领就不会让活动能力最强的骑兵扔掉战马白白的消耗在城墙上,不管对守城的还是攻城的都是一样的。不过程处默也提到了突厥人厚达十五里的军阵处处都是陷阱和机关,似乎这是专门针对我们的。“范弘一在看了程处默送来的信笺之后对云烨说。

    ”其实啊,如果能不杀突厥人,我是一个都愿意杀,这些人很宝贵啊,只是那些突厥的贵族们似乎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他们一开始的时候制定的西进计划没有多少错误,只要下定了决心,定然能给自己的族人打下一片自己的土地来,这样一来,我们大唐的利益也就能最大化。

    云烨放下手里的地图坐回自己的椅子对杜如晦这样说。

    “云侯到现在还想着驱虎吞狼的大计?”杜如晦扬了扬眉毛有些诧异的看着云烨说。

    “战略和战术根本就是两回事,这是一个很简单的算术题,我们打败了突厥人,杀光了这些人,然后我们还要去杀大食人,杀大小勃律人,杀莎栅人,杀吐蕃人,杀新罗人,杀百济人,再杀靺鞨人,室韦人,满世界这么多人我们杀的过来吗?而且一旦我们的手上沾满了血腥就很难清洗干净,以后想要地方安静,就剩下杀戮这个一个办法了。

    到了最后我们就会和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形成两个不同的阶级,一旦这样的阶级形成,这种厮杀就会千百年的继续下去,直到一方将另外一方杀光为止,我们人数少,很可能就会成为那个被干掉的一方。“

    ”想多了。“杜如晦直言不讳的反对云烨的意见:”我们本来就和别的国家不同,这就像我们在国内一样,我们是勋贵,和百姓之间有着天然的鸿沟,只要施政得当就不会被推翻,小处见大不适用于人,如果是野兽,你可以做这种推断,但是说到对人的认知,嘿嘿,小子你和老夫相差太远,这些事情是老夫和房相,魏征,李纲,我们谈论的事情,你现在没资格,打好你的仗,其余的用不着你操心,朝廷里有的是能人异士。“

    这就被骂了,还被冠上学识浅薄的帽子,不过人家的也没有什么错,这种思想领域的东西,也只有那些人精才有权利制定,自己确实只能把眼前的仗打好。

    驼城安静了下来,大太阳在头顶上,有了遮阳棚日子就好过得多,军士们提起来驼城的护裙,一股股的风从驼城底下吹过,骆驼们悠闲的嚼着嘴巴,没有喂食,也不知道吃的是什么,整整三个时辰什么都不干,对它们来说是个好消息。

    躺在阴凉处纳凉的不光只有驼城,熙童也是这么干的,九娘温婉的靠在熙童的身边,白皙的脸庞变成了健康色,全身上下都是短打扮,从大唐带来的裙子再也没见她穿过,手上随时随地抓着一把刀子,三个月的抢劫经历足矣把一个温婉的妇人变成一个凶悍的强盗婆。

    ”夫君,我们已经攻破了三座城池,得到的财富多的拿不下,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熙童张着大嘴无声的笑了一下说:”回去?不彻底的捞够了干嘛要回去,这才收服了三股子沙盗,我们的目标是成为这里的王,弄点钱财回去会被云烨,寒辙,单鹰他们笑话死的,老子就是来打天下的,你看看人家寒辙,神王的名声已经传遍了这片大地,“救苦救难,唯有神王。”

    你听听人家的口号,再看看咱们,黑风盗!奶奶的,听着就不像是好人,等到他再打下一些城池,就能代替大食人在这里的影响了,拜火教已经开始联系他,准备共同发展教义,他奶奶的,这个家伙居然会承认拜火教的圣火确实是鸿蒙世界中的第一缕神火。“

    九娘娇笑道:”咱们本来就是强盗不是神棍,对了夫君,那个叫做巴巴的沙盗头子好像不太安稳,是不是要干掉他?“

    熙童将九娘揽在怀里大笑道:”小铁已经去做这件事了。“

    ps:

    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