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六节牵着牛鼻子走

唐砖 第六节牵着牛鼻子走

    面团搁上酵母发起来还需要时间,更不要说人的情绪了,现在一心想要去发财的都是一些小部落,实在是活不下去了,大群的人窝在小小的昭武九姓,把这片地方塞得满满当当,牛羊吃光了草场上的草皮,想要转个草场都不可能,眼看着在长膘的季节里,牛羊却在掉膘,只要是牧人心中就着急的像火烧。

    男人都去打仗去了,听说已经围住了两万唐人,眼看就能将这些唐人全部干掉,可是后面的突厥人听了没有丝毫的欢喜,唐人不是小部落,你杀了他两万人,他就会一蹶不振,杀了这两万人说不定马上就会有十个,二十个两万人立刻杀过来,而且唐军在报复的时候一般不留活人。

    “信神王者得救!”穿着白衣的汉子手里捧着神王雕像,虔诚的在街巷里穿行,每走十步必然会这样呼喊一声,见到那些饿的奄奄一息的人还会默默地放下一大块干饼子,继续呼喊着“信神王者得救!”。

    那些人吃了一点饼子,有了一点力气就会勉强站起来,跟着白衣人默默地向城外走去,神王的使者不在乎跟在后面的是男人,女人还是老人和孩子,依然保持着自己原来的步伐,每隔十步就会呼喊“信神王者得救”,只不过开始只有他一个人喊,后来就变成几个人,慢慢的整支队伍都会发出参差不齐的呼喊:“信神王者得救!”

    长老看到这一幕泪流满面,寒辙这是在往他的心口插刀子。不能任由寒辙再这样下去了,他这样做,迟早会把碎叶城掏空。

    怛罗斯和阿拉木图都被大军封锁了,那里的情形只会比碎叶城更加的糟糕。碎叶城的人至少还能去草原上捕捉旱獭,黄羊,或者野狼作为食物,那两座城池里的人就没有这种方便了,军律永远是冷酷和无情的。

    泪水流出来很快就会被戈壁上的热风吹干,年幼的贺鲁还不了解寒辙这样做有多么的恶毒,他只是单一的为自己的族人有吃的而高兴。

    驳马的拳头落在垛堞上,击打的尘土飞扬,部落已经倾尽全力来帮助自己的族人了,大长老现在每天都只吃一顿饭。贪嘴的贺鲁现在只要有一块干饼就能狼吐虎咽的吃下去。驳马昨日去了胡杨林。打回了三只黄羊,看着自己的小主人贺鲁抱着羊脖子贪婪的啃食的样子,驳马就想立刻骑上战马带着手下去莎栅国真正的打一回猎。

    “长老。让我去吧,就这一回,再这么下去我们就没有活路了。”驳马单膝跪倒在大长老的身前,低声的哀求。

    “驳马,你是咱们突厥人的英雄,不要轻易的下跪,你唯一要拜的是突厥人的王,而不是我这样的老头子,英雄的名声不容玷污,你是我们最后的依靠。既然现在已经到了拿名声换粮食的时候,那就用我的名声去换,我老了,名声臭了没关系,你的名声不能受到玷污。”长老缓缓地走下城墙对驳马说。

    “长老,我去,我是小孩子,没人会在意我,就说我饿的不行自己带着侍卫去找吃的,我叔叔回来也不要紧。”

    “胡说!”长老的声音忽然变得严厉,按着贺鲁的肩膀说:“你将来一定会成为突厥人的王,现在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能成为那杆狼旗上的灵魂,我,甚至驳马都能牺牲,唯独你不行!给我准备军队,我带着他们去向莎栅国王讨要一些粮食回来。”

    “长老,您慈善的外貌和慈善的心胸完成不了这样的任务,还是我驳马去吧,沙珊国现在已经是烽烟四起,从他们的嘴里想要粮食,很困难!”

    驳马说完就大步下了城墙,跨上自己的战马就向突厥军营跑去,大长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之后对贺鲁说:“其实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小勃律攻打安吉,可是我们的粮食不够,坚持不到小勃律,既然离我们最近的就是沙珊国,那就像他们讨要好了。

    只要有了足够行军路上吃的粮食我们就立刻去讨伐安吉,她的部下大部分都是我们突厥人,相信我们会很快的就能击败她,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心安理得的享受小勃律的粮食,牛羊也就有了新的草场,在那里我们就能坚持到战争结束,不管是唐人赢了,还是联军赢了,我们都能安然无恙的将族群壮大。“

    贺鲁知道长老说的一定是对的,因为长老从来就没有错过,可是一想到安吉骑着马大战四方的飒爽英姿,心头总是不愿意和安吉在战场上相遇。

    小苗现在忧愁的就是自己的胸部不能飞快的变大,刘方忧愁的是如何将战火成功的向大食扩展,单鹰正在研究无舌写给他的养生篇,重中之重就是在研究 神光和长生的关系,无舌列举了无数的可能,至于验证这回事他完全交给了单鹰去做,他的筋骨已经老化,就算是有变化,感受的也不太明显。

    莫阿斯正在操练自己的军队,一个个方阵看么起来极具威严,戴着头盔,穿着站裙,举着大盾,手持短剑,这是他的军队中的标准配备,只有每人背后的五杆投枪,则是用来对付敌人骑兵冲锋的利器。

    薛西斯带着骑兵在训练,他们并不太在意骑兵的机动性,他更在乎骑兵突破敌人军阵的突然性和持久性。这样一来,他的骑兵就变成了重甲骑兵。

    狗子这辈子似乎都和斥候有缘,作为大军中的斥候首领,他几乎在军营中待不住,总是跑在外面四处寻找适合大军突击的路线。

    曲卓和阿巴斯变成了好友,两个人一东一西的敲诈勒索无恶不作,整个小勃律的贵族阶层被他们一扫而空,土地分了,财宝被拿回来了,牛羊分掉了,天使军的口号变成了”我们为穷人作战!“,于是小勃律迅速的平静了下来,穷人拿着富人的牛羊和土地在一瞬间爆发了极大地热情 。

    作为既得利益者,他们已经自发的想要保住自己突然间得到的财富,没有人比他们更加明白属于自己的土地和牛羊有多么的珍贵,这值得自己豁出命去保卫。

    刘方很早以前就听云烨说过一个词,叫做”革命“开始不理解的时候刘方不以为然,当他仔细研判了这两个字之后,就恐怖的发抖,大唐不需要革命,大唐也不能有革命,因为这东西就是兵灾,钱灾,天灾的总和。

    最为新生事物,总要在别的地方试验一下,刘方认为小勃律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革命这东西听云烨说具有很强的传染性,所以在小勃律进行的革命,刘方并没有将革命的手段完全释放出来,他只是想验证一下革命的威力,不想把革命这东西带回大唐。

    平静的小勃律让刘方毛骨悚然,只不过和小勃律人约定今后将不会再出现新的贵族,也不会再有再有贵族,只会有以为善良的穿着铠甲的天使统治小勃律,就让这些人完全忘记了仇恨和亲人死去的痛苦,心甘情愿的在小苗的统治下安静的生活。

    刘方知道这是假象,只要有欲望存在,平静的生活迟早有一天会被完全打破,新出现的阶级会彻底的粉碎现在平静的生活,然后旧有的阶级又会反扑,往复几次之后小勃律在没有外敌入侵的情况下估计会剩不了几个人。

    自己在传播革命文化,寒辙在传播自己极度自私的宗教文化,就连熙童都在往这里的人心里传播自己的强盗文化,再加上旧有的各种宗教和各种文化,老天爷啊,刘方看不到这片土地还有什么希望能在这里生根发芽。

    以后这片土地,大唐绝对不能要,白送都不要,这里会成为灾祸的根源,混乱的源泉,谁拿到手里就跟捧着一个火药桶没什么区别。

    碎叶城到底有好消息传了过来,驳马带着五千大军横扫了莎栅国的东部富庶地区,现在正在和莎栅国的军队在激烈的交锋中。

    刘方再一次将所有人招来开会,指着娑洢水对单鹰说:”过了这条河我们就进入了健驮罗国,他们国家的军队已经守卫在了天蓝水的旁边,时刻防备着我们,我们想要突破到底还是缺少了一些机缘,现在的机会来了,老夫敢说一旦贺鲁得到了粮食补给,他们的大军就会向我们扑过来,咱们的军士大部分都是突厥人,这一点很糟糕,我们和他们不能打起来,一旦打起来,很可能我们的军队就会溃散。“

    单鹰不耐烦的说:”我们既然没打算要国家,那就接着走,天竺人的战力据玄奘大师说很糟糕,曾经有过二十个强盗占领一座城的往事,击溃他们算不得什么,实在不行我和小苗带着大军冲阵,估计能够将他们一鼓击溃,我已经开始讨厌这片土地了。“

    他最近研究无舌拿给他的课题找不到任何突破口,正是烦躁的时候。

    ”天竺很富有,我的主人!“阿巴斯从旁边小声的插了一句嘴。”

    ps:

    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