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九节千古艰难惟低头而已

唐砖 第九节千古艰难惟低头而已

    突厥人在唱歌,婉转而苍凉,吐谷浑人在诵经,悠长而激越,唯有薛延陀人嘿哟,嘿哟的敲着盾牌大声的附和,必须战胜唐人哟,必须战胜唐人哟!昭武九姓的人解散了头发脱掉了衣衫,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今夜他们将第一个冲上去。

    在龟兹城下耽搁的时间太长了,吐蕃人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李靖的进攻迅猛而毒辣,程咬金的大军死死地将松赞干布拖在大非川,而李道宗乘机沿着南诏杀进了吐蕃温暖的谷地,禄东赞的家乡就在玉龙雪山下,经不起李道宗的大肆破坏。

    突厥人的荣耀已经被安西军消耗的半点不剩,如果他们还不能突破安西,吐蕃人就打算全军缩回高原,等待新的时机。

    突施心里的苦涩无人能及,信心百倍的想要在突厥人中间树立自己的威信,谁会料到在这座不高的龟兹城下所有的信心都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消失了。

    今夜是最后一战,突施准备用人海战术结束这场令他痛苦万分又旷日持久的战争。城上的唐人似乎没有投降或者离开的迹象,大风起,就是死战的日子,作为老对手突施明白那两个字代表着什么,今夜是个死人的日子,阎罗王的地狱之门将会大开。

    郭孝恪被亲卫背上了城墙,站在最高处就像是一只旗杆,腰背依然挺得笔直,没有人会知道他的铠甲里插着半截枪杆,张庭月就站在他的身边。都是老战友了,此时用不着多说废话。

    非常的出人预料,首先开始攻击的是唐军,火药包不断的从热气球上扔了下来。落在人群里闪耀出大片的火光,今夜的风非常的适合他们作战,风不大,从远处起飞之后恰好越过突厥人的营地。很可惜起到的作用非常的有限,只带给了突厥联军不大的伤亡,剩余的火药在经过龟兹城的时候全部交给了张庭月。

    半圆的月亮将戈壁照耀的一片惨白,突厥人就是在等待月亮出来才开始进攻,这一回所有人都准备的非常的充分,胡人抬着巨大的木盾缓缓地向城池逼近,后面高大的攻城车也在牲口的牵引下缓缓地向龟兹古城靠近。这一次攻城车上铺了一个很大的斜坡。一旦搭在城头。骑兵就会沿着这条斜坡攻进城池。

    仅剩的几台投石机不断地将火油投掷到士兵就要进攻的地方给他们指明道路。站在热气球上的唐军失神的看着这一幕奇观,龟兹城就像是一个神迹一般,被周围的火焰照耀的如同白昼。城墙上蚂蚁一样的人群不断地忙碌着。城里面却安静的如同鬼蜮。

    为首的校尉看着缓缓逼近龟兹城的人潮无奈的叹了口气,谁能想到突厥人居然会在大军行进的必经之路上连挖十六道壕沟,否则这个时候驼城已经该到龟兹城下了。

    ”校尉,城守不住了是吗?“他身边年轻的士兵小声的问他。

    ”仗还没打,是胜是负只有天知道,不过这一次突厥人实在是太多了些。“

    ”要不然我们落下去带走几个人?“小兵其期期艾艾的再次问。

    校尉抬手要打,见小兵抱着脑袋缩在竹筐的角落里抽泣,又把手放下来说:”救谁啊?这个时候就靠一股气撑着才没有溃散,要是有人先走,军心就会乱。所有的人都会死。“

    风变得很小,热气球飘得很慢,站在高处看自己的袍泽死战,自己却无可奈何,这种滋味让热气球上的军士失去了最后的一点说话的勇气。

    ”标高三,仰射!距离五百步,毁掉敌人的木盾!“校尉发令了,城头的八牛弩齐齐的扬起了头,嗡的一声巨响,无数支火药弩箭带着明灭的火花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精准的落在人群里,随着霹雳般的响声昭武九姓的木盾阵立刻就散乱了起来,破碎的木盾四处乱飞砸的木盾下的人头破血流。有些人被爆炸的气浪高高的掀起挂在探在外面的长矛上。

    突施眼看着程处默的骑兵在外围绞杀牧民,却无能为力,想要突破程处默布置下的铁丝网和弩阵需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才行,一个小小的龟兹城加上一万游骑就给庞大的突厥联军造成这样巨大的麻烦,一旦大军进入城寨密布的中原既不是寸步难行?

    程处默驱赶着那些牧民就像驱赶羊群,劫杀程处默的军队绕过山口才能对他展开攻击,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面,隐藏在军阵后方的牧民已是血流成河。

    瞅着突施对自己的杀戮无动于衷,程处默长叹一声,只能撤掉弩阵再一次向远处遁去,否则被突施的骑兵缠住,自己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人数太少,只能在外围骚扰一下,达不到动摇突施全军的目的。

    郭平的心里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是一遍遍的将八牛弩的弩机砸下去,将一支支弩枪放出去,根本就用不着瞄准,眼皮子底下都是汹涌的人头。

    弩矢在人群中肆虐过后就轰然一声爆开,就像在在人海中造成一朵血色浪花,瞬间就消失了,陈数就站在自己的身边,每发射一次就吼叫一嗓子,挣开了脸上的伤口,神情狰狞的宛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现在城墙底下的那些人才是恶鬼,瞪着血红的眼睛嗷嗷的叫着扑上来,胆敢有后退的,立刻就会被人群里的红衣人斩首,五百步的距离,这是生与死的距离。

    火油弹点燃了攻城车,牲畜吃惊之下拉翻了高大的攻城车,带着熊熊的烈火砸进了人群,无处躲藏的士兵只能发出绝望的呼喊。

    “标高一,平射,一百五十步!火油弹准备!”校尉嘶哑着嗓子开始嚎叫起来。

    郭平射空了强弩上架着的火药弩枪,费力的摇动八牛弩手柄开始上弦,火油弹就是一根粗大的空心管子,被强弩弹射出去之后就会在空中翻滚,落地之后就会爆开,里面粘稠的油脂会带着火花四处飞溅,听说那里面加了好多的糖,郭平不知道为什么火油弹里会加糖,他只知道书院绝对不会给送糖给敌人吃。

    火油弹飞出去之后,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要给里面加糖了,幽蓝色的火苗子就像是地狱里出来的鬼火,落在哪里那里就会燃烧,那些举着大盾的敌人现在就像是举着一支火炬,慌忙扔掉手里燃烧的大盾,却要赤手空拳的迎接再一次落下来的火油弹……

    敌人的脚步生生的被遏制在百步以外,殊不知这却是八牛弩威力最强大的距离,在死亡的威胁之下,终于有一个人挥刀砍死了压阵的红衣人像没头的苍蝇一样朝后跑去,所有的唐军不约而同的放弃对那些朝后奔跑的人的追杀,继续将火力对准了那些向前迈步的突厥联军 。

    骚乱从一小块地方产生,然后就变成了大骚乱,最终变成了集体性质的大溃逃,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坦然的面对死亡。

    郭平,陈数快活的想要跳起来,却听见后面的城墙上响起了天崩地裂般的吼叫:“城破了!”

    两人倏然一惊回头望去,只见后城方向尘土飞扬,黄黑色的烟柱直冲天际,这是城墙塌了,夯土成城,西域几乎见不到石城,红砂岩不适合建城,只能用泥土混合麦草夯成土墙,在经受了三十余天的攻击后,终于彻底的坍塌了。

    俩人对视一眼,又分开眼神,默默地重新给八牛弩上弦,只不过郭平的八牛弩冲外,陈数的八牛弩向内,事已至此,唯搏命而已。

    惊天动地的巨响接二连三的响起来,这是后面的弟兄引燃了火药弩强引起了连串的大爆炸,半面天空变成了红色,火苗腾空而起,火油弹也爆炸了,整座后城的民宅都在瞬间被大火点燃,在黑夜里看起来非常的壮观。

    陈数从靴子里掏出一个扁扁的瓶子,自己喝了一口递给了郭平说:”赚了,又能多活两个时辰,这场大火两个时辰内熄灭不了吧?“

    郭平接过酒瓶子,拿自己的水囊狠狠地清洗了一下瓶子这才凑到嘴边喝了一大口,还给陈数道:”这辈子最后一口酒,还他娘的是从靴子里拿出来的,晦气!“

    ”别嫌弃,你老子的军令有多严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被他知道我在军阵上饮酒,一顿军棍那是跑不掉的,现在有酒喝,就少罗嗦两句。”

    郭平笑着对陈数说:“放心喝,我老子再也不会打你军棍了,他已经去了。”

    陈数回头看看依然标枪般站立在城墙上的郭孝恪没好气的推了郭平一把说:“放屁,老爷子好好的站在城头上显威风呢,腰板挺得比我还直,我死了他老人家都不会死。”

    郭平又要过陈数的酒瓶,跪在地上将瓶子里的剩余的酒倒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头,然后对一头雾水的陈数笑着说:”知道我是怎么知道我爹去世的?“

    陈数看看被风吹的头发散乱的郭孝恪,又看看眼睛红红的的郭平摇头表示不知。

    ”因为我爹这辈子从来都没有低过头,尤其是面对敌人,现在他的头底下来了,除了已经过世,我想不出其他的原因……“

    ps:大宋的智慧欢迎您的莅临指导 见笑,见笑。

    ps:

    第二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