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十二节又回到了原点

唐砖 第十二节又回到了原点

    郭平的身上共计有二十六处浅浅的箭伤,突厥人的利箭堪堪穿透了战甲,却被里面穿的绸衣挡住了,肋骨断了两根,其中一根差点刺穿他的心脏,就连军医都认为他能活着简直就是老天保佑。

    驼城的西北角有俩间孤零零的木头房子,这就是他和陈数暂时休憩的地方,隔壁住着军医,到处充斥着刺鼻的柳枝水的味道。

    陈数已经对这里没完没了的洗澡充满了恐惧,只要洗一次澡,就跟接受一次大刑没有多少区别,一天洗三遍澡,陈数已经认为自己是天底下最干净的人了。

    “曹军医,明天不用再洗澡了吧,我的伤口都已经被泡的发白了,这样下去还怎么恢复啊。”陈数躺在木板上,半眯着眼睛问不断把调配药水的军医。

    “你受的都是皮外伤,要不了命,如果把你身上的尸毒不给处理干净,那才是要你命的阎王,不但要你的命,甚至还会要了大军的命,所以明日里你们两个还要继续泡药水。”

    听了军医的话,陈数哀叹一声对趴在木板上的郭平说:“还不如把我的脑袋砍了一了百了。”

    郭平却对此有异议,郑重的对陈数说:“我今后会把我的这条命好好地保住,哪怕吃再大的苦头也要保住性命,你也一样啊,安西军被人家杀的就剩下我们两个了,总要对战死在龟兹的人有个交代啊,此生要是不能重振安西军。我郭平誓不为人。”

    “可你昨天还说你准备回长安去玉山书院上学的,怎么今天就变卦了?”

    “我爹昨晚找过我,这是他对我的吩咐,还有我大哥。他的脖子到现在都没有正过来,张庭月满身都是火焰,还拿脏手摸我,我爹总是这样,死都死了,还不放过我。难道昨晚他们就没去找你?“郭平单手撑直了身子,沮丧地问陈数。

    ”没有,昨晚梁家的闺女找我了,你爹他们可能见我们正在颠鸾倒凤就没好意思进来。“ 陈数没羞没臊的回答郭平。

    ”你说突厥人这些天总是把死尸往河水里扔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要引来瘟疫,把所有人都弄死才甘心?“陈数明显的对现在的处境比对将来的处境要看重得多。

    ”不担心。在驼城。我们就是两个小兵。还是伤兵,你忘记云侯的另外一个名号了?他可是仅次于孙神仙的良医,虏疮都被他和孙神医找到了医治的法子。普通的瘟疫对驼城构不成危险。

    你看看这些天驼城做的准备就知道了,我们又卡在上风位,突厥人这是在找死。”

    野马滩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到处都是汩汩的清泉,这些泉水从石头缝隙里流出来,最后汇集到旁边的龟兹河里,养育了这一片丰美的绿洲。

    往日的美景现在成了人间地狱,到处都是残肢断臂的死尸,数量之多,以至于荒原上的狼群都没有办法将这些残尸全部吃光。

    云烨将游骑全部收缩了回来。关紧驼城不许任何人出去。只是将热气球高高的升起来,远远地监视着突厥人的一举一动。

    污染水源这是匈奴人的故智,就算是凶残如匈奴人,他们最多用死羊死马,来做这些事情,突施现在做的事情,估计已经激起天怒人怨了吧?

    果然,热气球上传来消息说,有一些骑兵向后走了……

    第二天又传来消息,又有一些人向后走了……

    直到第三天热气球上传来消息说一大批骑兵向后走了,云烨这才断定这就是突厥人的阴谋。

    杜如晦摇着蒲扇对云烨说:“人家已经诱敌三日了,你好歹给人家一点反应,免得所有人把突施当成蠢货来对待 。”

    “他的计策如果高明一些,我上当倒也心甘情愿,现在玩这种添兵减灶的游戏多无趣啊,白天把人撤走,趁着天会再回来,我就算是傻子也能从这几日的月亮的变化上看出毛病,隔壁行军 大多选在快要满月的时候,大夏天的只有晚上才是最佳的行军时间,现在月亮都看不见,他们打算在烈日下行军?从一个绿洲到另外一个绿洲需要的时间是死的,超过这个时间,赶不到绿洲就等全军渴死吧。”

    杜如晦费力的从躺椅上站起来,又到了落日时分,该是他和无舌两个人沐浴神光的时间,走到门口的时候,老杜才对云烨说:“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你能靠拖时间把突厥人拖垮,本身就是盖世奇功,打仗不是在比谁杀的人多。”

    云烨知道老家伙来自己这里的意思,是担心自己经不起战机的诱惑贸然出击,现在发现云烨比老将还沉得住气,自然就放心的去寻求自己的长生之道去了。

    云烨现在很确定一点,那些玉牌确实可以当白炽灯使,自己在无舌房间里放置了一些花草和一些小动物,结果花草长得很茂盛,小动物也很健康,其中一只兔子还平安的产下来六只小兔子,云烨挨个看过了,没发现有那只兔子长了两个脑袋。

    大军作战非常的像游戏,很多时候都是两个主帅像白痴一样的试探来试探去,突施是幸运的,半个月之后,尸体都被旱塬上的热风吹成了干尸,没有可怕的瘟疫发生。

    云烨已经做好了所有的防护准备,只要瘟疫在突厥人中间发生,自己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带着驼城跑路,他不相信有着良好卫生习惯的唐军不会比突厥人先感染瘟疫,现在什么都没发生,让他非常的失望。

    突厥人不得不向后退却,粮食和补给总是一个大问题,三四十万人的肚子问题在荒原上显得格外重要。

    分兵就食这句话显得格外的残酷,龟兹城已经毁了,于是那些散落在绿洲上的小部族就遭受了灭顶之灾,突厥人所到之处全部变成了死地,绿洲恢复了洪荒状态。

    再没办法判断敌人意图的时候云烨依然保持按兵不动,突厥人既然在回头,自己就不需要多加理会,只要突厥人不向东走,爱去那里就去那里。

    很快云烨就发现自己的决策好像有点不对头,因为他背后竟然出现了吐蕃人,而且这个人领军的人云烨认识,就是吐蕃大相禄东赞。

    禄东赞出手果然不凡,他一出现就在戈壁上挖掘了巨大的壕沟,不但他在挖,突厥人也在挖,半个月的时间里云烨的驼城前后就被两道深深地壕沟挡死了,左右两边都是高大的山脉,驼城想要离开比登天还难啊,禄东赞以为,剩下的就是继续用优势兵力攻打城池也就是了。

    能让禄东赞放下玉龙雪山于不顾,就说明突厥人的成败关系到整个大战略的成败,只有把大量的突厥人放进来,他们才能有效的减轻各自的压力。

    云烨的战略战术上唯一的空档就是距离楼兰太远,关内想要救援,非常的困难。现在这一个漏洞被禄东赞发现了,并且利用壕沟限制了云烨驼城的机动能力。

    陈数和郭平望着远处的敌人面面相觑,他们认为自己已经经历过的噩梦现在又要重新来一遍。

    云烨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他一直都在努力遵循着沙漠里的行动规则,那就是尽量的少动弹,不但他是如此,杜如晦现在就像是一只老乌龟,除了每天雷打不动的坐在无舌的白炽灯底下看书之外,就把自己搁在躺椅上,瞅着沙漠上的日出日落消磨时间。

    陈数,郭平非常的紧张,这个时候就该进入战时物资分配,为何自己这样暂时没有战力的伤病号还能一天两个鸡蛋,一碗骆驼奶的奢华进补。

    好不容易到了隔离时间,俩人第一件事情就是求见云烨,请他下令做好旷日持久的作战准备,所有物资都应该限量发放,妇人幼童的补给就该减半,不出战的将士的饮食也应当减半,至于像自己这样的伤患,只要饿不死就行。

    云烨放下手里的书,没有回答他们的话,只是朝田元义指指,就继续看自己的书,天气太热,他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懒得费。

    田元义笑着将两位小将军请出帅帐,邀请他们一起看看驼城到底是怎么从戈壁草原获取食物的,拍着胸脯说大军的粮草断然不会缺少,至少五个月之内没有任何的匮乏。

    没人能背着五个月的口粮作战,这是常识,按照最低配制,一个人一天吃一斤米,五个月就需要一百五十斤,四万大军需要的数字就会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目,这完全不可能,更何况云烨军中还有数量非常恐怖的牲口。

    牲口能从这片草场上获得粮食,人怎么办?难道宰杀牲畜?

    ”你们知道为什么驼城驻扎的地方都必须是水草丰美的地方么?龟兹那座残破的城没有任何固守的意义,只有野马滩,对我们来说才是最好的驻扎地。“

    陈数和郭平瞅着笑的如同狐狸一样的田元义,实在是不能相信这个身材瘦弱,留着鼠须的中年人能无中生有的变出花花来。

    ”那些人的粮食,我们在五个月内不用管。“田元义指着蹲在驼城中心照顾自己马匹的骑兵对郭平陈数说。

    ”啊?“

    ps:

    第一节求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