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三十二节死而复生

唐砖 第三十二节死而复生

    听到这封奏折的内容之后,袁天罡就命李淳风带着大批的物资去了天山,老君观里的年轻弟子也一同前往,留下来的都是些老弱。

    也就在这个时候,大明寺的法明和尚终于穿越了茫茫的大海,自倭国回到了大明寺,这条东渡的民用航线终于被大明寺踏破了。

    其实自从高山羊子到达大唐以后,很多僧人都希望去倭国这片信仰的沙漠里去传教,可是连年的战乱,自高丽,新罗,百济去倭国的被生生的割断了,蛮横的云烨和张亮两位水军统领,对大唐人去倭国设立了极高的门槛,很多时候几乎是在刁难,对私自从倭国想要到大唐的倭国人,这两位的奏折上表示从来没有这样的倭国人出现过,即使有也被飓风撕扯成碎片了。

    云烨被大唐所有想走海路的人所诟病,并且被无限的妖魔化了,他麾下的岭南水师成为了阻碍大唐人对外交流的最大障碍,这样的言论在岭南非常的有市场。

    唐人是自私的,大部分的人都只关心自家的菜地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两只菜虫在争一片菜叶子他们也能知道,但是对于海面上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丝毫不感兴趣,至于死了两个倭国人在他们看来还没有桌子上的一盘子菜重要。

    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事,玉山书院就像是一座避风港,任何政治风浪都无法吹进这座殿堂,江西南道的官员落马了七位,是在一夜间被黜落的,全家都已经在押解来长安的路上了,刑部的差役却拿他们在玉山书院的儿子没有办法。因为他们不能进入玉山书院拿人。

    李纲在知道这些人所犯的律条之后,就不再理会刑部的人,不是大逆之罪。凭什么会祸及子孙?褚遂良这一刻虽然权势熏天,想要进入书院为所欲为还自恃过高了。

    小武靠坐在桌子上,拿着一面小小的盾牌,正在和那只红色的蝎子激战不休。蝎子的尾钩高高的翘起来,只要小武左手的小竹竿碰它一下,那只蝎子就会狠狠地用自己的尾钩进攻小武,不断地把尾钩敲击在小小的盾牌上。发出木铎一样的声音。

    “哈哈,太好玩了,嫂嫂,这就是火炷大哥六年的心血吗?还有没有我也想要一只。”小武见那只蝎子迅速遁走之后。笑着问对面的妇人。

    妇人无奈的摇头说:“你火炷大哥六年时间就养出来这么一只,还是拿自己的血当饵料饲养的,原本剧毒无比。现在成了玩物。你大哥很是伤心,你就不要再伤他的心了。”

    小武端起蜂蜜水在一个小小的盏子倒了一点,轻轻地敲一下盏子,那只蝎子就小心翼翼的凑了过来,将自己的大鳌插进小盏,将里面的蜜水淋到自己的身上,甚至还用大鳌清理一下尾钩上的绒毛。用完了蜜水,蝎子就重新爬下了桌子。

    这一幕完整的落在了小武的眼睛里,她重新看看坐在窗前读书的火炷,忽然有一个奇怪的念头钻进了脑海,这只蝎子或许没有了毒性,但是上苍却给了它另外一项补偿,那就是智慧!

    老天从来就是不偏不倚的,夺走了一些,必然就会回赠你一些别的,毒性和智慧对于蝎子来说前者可能更加重要,一个没有毒性的蝎子可能无法在 野外生存,一只具有智慧的蝎子不知道能不能在野外生存下来?

    小武很想看看这只蝎子的生存,但是低头看看自己隆起的腹部,只好叹一口气,放弃了这个极为诱人的念头。

    迷林里安静的过份,小武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准备回自己的屋子里睡觉,每天雷打不动的午觉必须睡,这是她的习惯,哪怕天塌下来,也要睡饱了再说。

    狄仁杰站在西市上,望着密密的人群,感觉自己此时是如此的孤单和无力,黑衣女子的行踪还是消失在这个繁华的市场上,这里是一个十字路口。

    前方有很多的人在围观着什么,出于职业习惯,狄仁杰还是分开人群走了进去,就在一张残破的芦席底下,躺着一个老乞丐,确切的说这是一个老道,一个乞丐一样的老道。

    他已经死了,死的无比的彻底,灰白色的眼眸已经蒙上了一层灰烬,尸体散发着恶臭,黄色的尸水从芦席底下流出来,浸湿了那片青色的台阶。

    “为什么会有尸体在这里?”狄仁杰开口问西市的武侯,这个人最少已经死了两天了,在这样炎热的天气条件下,死了一天就该有臭味传出来了,现在尸体摆在这里已经两三天了才被发现,就是武侯的失职了。

    “五天前卑职就已经见过这个老道,当时他还在到处要酒喝,精神很好,怎么看都不是快要死的样子,两三天没见着他,谁想到他竟然死了。”

    狄仁杰命武侯掀开芦席,一股浓郁的臭味就蔓延开来,当场就有好几个武侯立刻就呕吐了出来,狄仁杰用手帕捂住鼻子,上下打量眼前的这尸体,道士的身体上没有外伤,皮肤的褶皱里有无数的蛆虫在翻腾,一个武侯拿水火棍捅了一下尸体,立刻就有灰色的液体从嘴里喷出来,有蛆虫在里面翻转爬行。

    狄仁杰的瞳孔在瞬间就变得严厉起来,蹭的一声就抽出自己腰袢上的长剑,在所有人的惊呼中,挺着长剑刺向这具尸体,他下手很重,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

    怪事发生了,尸体坐了起来,伸出一只胳膊用长满长指甲的枯手格开了狄仁杰刺过来的剑,嘶哑着声音问道:“贫道睡一觉而已,因何要杀我?”

    “诈尸了!”一个武侯惨叫一声拔腿就跑,看热闹的人群也轰的一声惨叫着跑开,顷刻间,福寿牌坊底下就剩下举着燕翅弩的狄仁杰和那具骂骂咧咧的“尸体”。

    “报名!报上名来!”狄仁杰用手帕绑住口鼻,这个老家伙太臭了。

    ”尸体“露出满嘴黄板牙嘿嘿笑道:”贫道龙虎山参商!“

    狄仁杰大怒一脚踹在老道的胸口上,踹完了之后才想起这个老家伙的地位,龙虎大法师的名号不是用来说说的,而是天下道官第二人,仅次于袁守城。

    自己一个小小的六品小官,这家伙伸出一根手指就会碾死自己,好在老家伙的眼睛好像还没有复原,应该看不清楚自己,赶紧问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被踹倒的老道艰难的坐起来道:”贫道管你是谁,不管你是谁,反正你死定了。“

    狄仁杰大喜,再次狠狠地踹了老道一脚,然后撒腿就跑,这个时候还留在这里做什么,等到其他的道官到来以后,自己的下场一定不太妙。

    一连三天,狄仁杰都没有从迷林里出去过,只是在小院子里陪着小武,现在需要躲灾的不只是小武,自己也非常的需要。

    ”你是怎么知道那个老道没有死?“小武靠在他的背上,小声的问。

    ”滑天下之大稽,已经出现了尸水,身体上长了蛆虫,口腹中也布满了蛆虫,这样的死的透透的家伙,身体上怎么可能没有尸斑,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胸腹没有胀气,腹部平坦,别人拿棍子捅一下,居然还能喷蛆,这简直就是画蛇添足,如果不是死人,那么就一定该是活人。我和师父没少去孙道长的解剖室,死人见得多了,死人该是什么样子,怎能骗得过我?”狄仁杰说起这事有点小小的骄傲。

    “你说那个老道来自江西南道的龙虎山?”小武若有所思的问。

    “是的,他说他叫做参商,参商老道就是龙虎大法师,天知道他为什么会跑到长安来装死,还把自己弄得如此的恶心,将蛆虫吞下去几乎就是在自降身份,自取其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才把这个可怜的老道逼到了这一步。”狄仁杰拿着竹竿逗着那只红色的蝎子。

    “唉,都说女人生了孩子会变得愚蠢,我发现自从我们成亲之后你却变蠢了,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啊,等到孩子出世,我都不知道你还有没有足够的智慧教我们的孩子读书。”小武一巴掌拍掉狄仁杰伸过来的咸猪手,很是为自己家族的未来担忧。

    “你想到了就说,你以为一天到晚脑袋里总是琢磨事情会非常的舒服?你夫君我整日里要为国家操劳,不但要查奸纠宂 ,还要找那个该死的黑衣女子,现在又不小心把人家龙虎大法师踹了两脚,这个时候就不要卖关子了。”狄仁杰把害事的蝎子踢到了墙角,重新抱着小武把头埋进小武的颈项间贪婪的闻着发香。

    “呆子啊,那个参商就是来化解龙虎山危机的,不过他们来的太快了,估计长安这边刚有动静,参商他们就得到了消息,故意在闹市里演这一出死人复活的把戏,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陛下正在满世界找这种神神叨叨的人来救兕子的性命,这个时候还敢这么玩,难道说他们有办法解决兕子的病情?”小武反抱着狄仁杰小声的说。

    “哈哈,我知道,所以才钻进迷林不出去的,既然龙虎山的人只想着求活,有没有危害国家,我实在是没必要和他们过不去。”

    ps:

    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