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三十六节痛苦和希望

唐砖 第三十六节痛苦和希望

    “尧之王天下也,茅茨不翦,采椽不斫,粝粢之食,藜藿之羹,冬日麑裘,夏

    日葛衣,虽监门之服养,不亏於此矣。”

    李泰坐在座位上,耳听着轩仁先生在讲述《韩非子》,不由得思绪万千,云烨以前开玩笑的说人就是由猴子进化来的,自己一笑了之,现在重新学习,他发现很著作上的疑点,刚才先生讲的这一段,也有着很深的疑窦。

    尧帝之时,先民的处境和野人何异?如果再往前推想一下,就会发现,越是年代久远,先民的处境就会越艰难,就像轩仁说的,如果把这个时间大踏步的向前推进,我们就能按照现在的已知条件,测算出先民的生存条件——或许十万年前我们的先民活的真的不一定比猴子更加的自在,那么,百万年前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呢?

    轩仁说在天山发现了未曾变化成人的妖怪,所以他准备立刻动身去天山走一遭,亲眼看看力大无穷的妖精,道门的说法不可信,他们总是喜欢将具体的现实抽象化,神话,到了最后传出来的东西就是一些支离破碎的谎言。

    相比之下,云烨先生的信笺就非常的可信了,从他写给李纲先生的私人信件中就能看的出来,那些力大无穷的半人,确实存在,云烨先生亲眼所见,之所以说他们是半人,云烨先生的根据就是指那些半人尚未褪去的兽性,如果褪去兽性,那么他们就能称之为人,看样子云烨先生打算给那些半人上我大唐的户籍。

    轩仁的玩笑话,惹得学生们哄堂大笑,李泰闭着眼睛在沉思,他不觉得有什么可笑的。只要判定那些半人是人,上户籍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没有什么可笑的。

    课间的钟声响了,轩仁收拾着课桌上的讲义笑着问李泰:“青雀。我见你闭目沉思,可是心中有所得?你不会是在我的课上睡觉来的吧?”

    李泰摇摇头说:“你的学术很可怕,你要小心了,大唐虽然有海纳百川的心胸。但是对祖先的尊崇自上而下没有一人有异议,哪怕他们的传说都是不准确的,不严谨的,我们已经形成了共识。想要改变这种共识,你一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啊。只要你敢触动这根底线,你一定会死的尸骨无存。”

    轩仁将自己的讲义夹在胳膊底下朝着李泰挤挤眼睛说;‘正确的就是正确的。错误的就是错误的。这两者之间相互的演化只会在朝堂上进行,但是在学问这一途上,对错不能有丝毫的苟且,会找到证据的,我总觉得我们的世界就是一个很大的笑话,蒙在头上的面纱迟早会一层层的揭开的,如果我们不事先做好预防。将来只会更加的尴尬。“

    李泰挥挥手结束了这次谈话,书院的先生就是这副德行,这些年书院已经在慢慢执掌大唐学术思想的牛耳,这里的先生都从内心里有一种骄傲,那就是敢为天下先的想法。

    国子监,弘文馆已经变成了专门的文科学校,官员的推选和提拔已经不是太关注这一方面了的资历了,相反,玉山书院的毕业生已经在慢慢的向大唐的方方面面浸透。

    回到自己研究室的,李泰看着巨大的桌子上的一堆堆碎片,心里难过至极,这就是自己三年的心血,无论自己多么的小心,飞船总是在 最后关头变成这样的一堆碎片。

    捡起其中的一块木片,这是轻薄的青冈木,已经是很坚硬的木材了,在目前来说这是最好的材料,无论是硬度还是柔韧性都非常的符合自己的要求,可是它在坚持了不到两里地,还是成了一堆碎片。

    墙上的安装图纸将巨大的房间覆盖的严严实实,上面的每一个数据,李泰都非常的熟悉,现在这些数据就像是一个个钉子,死死地钉在李泰的心上。

    疼痛的几乎要窒息,李泰呻吟着靠着墙坐了下来,他不允许别人看到自己的软弱,诺大的研究室里只有他自己粗重的喘息声在房间里回荡。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李泰轻轻地吟诵了云烨告诉自己的这首诗,休息了片刻,缓缓地站了起来,将一张最大的图纸从墙上卸了下来,扔到了墙角的铁桶里,用烛火点燃,见图纸变成灰烬,就从墙上继续摘下来一张图纸,继续点燃,痴痴的看着火焰,机械般的从墙上继续卸图纸,然后接着点火……

    希帕蒂亚冲进了浓烟滚滚的研究室,只见李泰独自站在屋子中央,不断地将桌子上的木片向火堆里丢,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得心中大痛,走上前去紧紧地将李泰拥在怀里,哄孩子一般的低声呢喃。

    一群人冲了进来,用水浇灭了火堆,然后就低头退了下去,似乎对紧紧相拥在一起的李泰和希帕蒂亚视而不见。

    “不想研究飞船也好,我们就研究点别的,比如密度,比如浮力,或者去研究星象也是一个很好的主意,您不是一直认为赵延陵的星象学说漏洞百出吗?去补充纠正一下也好。”

    李泰把头从希帕蒂亚的颈项间抬起来奇怪的看着希帕蒂亚说:”谁说我不研究了,我只是认为我以前的研究进入了一个死胡同,破而后立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想从头开始而已,以前很可能走了弯路,我们的材料,学说,还有我们总结出来的经验都不足以支持这艘船真正的飞起来,所以打算重打锣鼓另开张。

    你的男人不是那种一遇到难关就退缩的人,李家人不知道什么是失败,小小的飞船还难不住我,希帕蒂亚,请你相信我,我的船总有一天会平安的起飞,平安的降落的。“

    希帕蒂亚抬头看着李泰,眼中满是欣赏之色,狠狠地拥抱了一下李泰大声说:”那是自然,我当然知道,我希帕蒂亚的男人怎么可能是软蛋。“

    李泰张嘴大笑了两声之后,又尴尬的对希帕蒂亚说:”可是我到现在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以后要多夸夸我,不许再笑话我,更不许把我衣服拿走,让我光着身子钻在被子里等你。“

    信心有了,并不代表着问题解决了,李泰现在对有志者事竟成这句话充满了鄙视,光有志向有个屁用,还不是需要自己低眉顺目的穿着脏衣服从头开始研究?

    所以现在的李泰总是在干一会活,就抬头破口大骂两句,然后继续进行,这一次,他把自己的飞船弄个成了一枝巨大的箭矢,这样一来,飞船就不会左右飘荡着乱跑了。

    骂人的人远远不止李泰一个人,许敬宗就站在乱石城的城头指着手下的校尉破口大骂:”猪啊,我造了什么孽上天才把你们派下来折磨我?

    好好地乱石城,被你们弄成了什么样子?这条笔直的道路是谁让你们开出来的?你们打算让吐蕃人的骑兵轻易地就兵临城下吗?

    李靖把守着黑山口,这关我们屁事,你以为吐蕃人除了黑山口就找不到侵扰西域的道路了么?笔直的大路长安才需要,八阵图就是乱石城的命根子,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恢复原样,十天时间,过了时辰,老子会砍了你们的脑袋。

    记住了,你们是西域的兵,不是李靖的手下,再敢这样做,你就去找李靖去吧,我问云帅再要手下就是了。乱石城是我北庭都护府的根本要地,不是被李靖拿来当诱饵的腐肉。”

    许敬宗真的气坏了,回到营帐立刻就铺开纸张,开始写奏折,李靖这一次实在是欺人太甚,自己杀不上吐蕃的高原,就想拿乱石城做诱饵哄骗吐蕃人下来,自己躲到一边准备偷袭,猪脑子想出来的计策,难道就是出自一代军神李靖的手笔?

    李靖这家伙不会是准备来拿乱石城做法的吧?是不是有什么黑锅需要自己来背?李靖又不是北庭都护府的都护,他凭什么号令我许敬宗的麾下?一道便宜行事的旨意在乱石城并不好使。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就是在云烨言传身教之下的许敬宗做的第一个反应,功劳北庭都护府不缺,击溃突厥人阵斩大将的功劳足够弟兄分了,为甚要把自己和乱石城置于险地?先保住自己的老命再论其他。

    老婆多了一个,合着就自己不知道,不但辛月知道,那日暮知道,老奶奶和铃铛也知道,做主的是老奶奶,自从云烨准备走西域的时候,老奶奶就命人给小苗开了脸,也就是说从哪个时候,小苗就已经是云家人了。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礼节上半点不缺,户部,吏部的帖子上已经有了小苗的名字,你以为我无舌会无耻到拿自己的徒弟的清白开玩笑?如果你们没有名分,我会低三下气到让小苗去当你的护卫?你还没有金贵到那个份上。“

    面对无舌赤裸裸的羞辱,云烨无言以对,这太过分了,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彻底的被唐人演变成土著了。

    ps:

    第一节,匆匆完成了明日的论文答辩,再写稿子已是半夜,对不住大家。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