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五十九节回马枪

唐砖 第五十九节回马枪

    杜如晦的话让云烨想了一晚上,老家伙还是看的仔细,自己这些年生活的过于顺利了,总以为李二会对自己无底线的包容,却不知这个世界上谁都有底线,尤其是皇帝,他的底线很可能就是生死线。或许自己的忠诚才是自己的最大保命符,这道根基万万不能受损,也损失不得。

    早上起来之后,在和杜如晦,刘方无舌一起吃饭的时候,恭恭敬敬的向杜如晦行了礼,然后四人就坐下来吃饭,那日暮亲自伺候汤水。

    早上没有什么好吃的,西域的地方只要大雪下来,就见不到半点绿色,云烨并不允许驼城上有温室,因为这样不可能供应全军,所以就没有多少意义。

    羊肉汤加上饼子,就是早餐,今天给杜如晦特意熬了一碗小米粥,自从进入西域,这东西就彻底的没有了,就这点小米,还是云家的掌柜在碎叶城的时候送给那日暮补身子用的。

    杜如晦喝完了米粥瞅了云烨一眼叹息一声道:”你还真是从善如流啊,老夫还以为你少年得意,不会在乎这些细节末叶,你一晚上就能扭转自己的心态确实难得,这样的话老夫对杜荷也说过,你知道他怎么回答?

    他说少年人自当有少年人的跋扈之气,还拿霍去病来做比喻,杜荷一介纨绔子弟,没有你这样可以媲美霍去病的功绩,更没有你的灵巧心思,将来难免会有大祸临头,云烨,你要是觉得欠老夫的,就把这份福报给杜荷吧,老夫风烛残年,用不上。没必要拿妇人催奶的物事来表达心意,老夫喝羊汤,吃面饼就很好了。“

    云烨嚼着面饼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杜如晦作为杜家的家主,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特意去点醒别人家的家主,只会默默的站在旁边观看,不上去推波助澜就算是两家人的情谊深厚了。换了云烨自己也是如此。这也是勋贵间的规矩。看似相安无事,其实剑拔弩张。

    被寒风吹得冰凉的阳光冷冷的照在身上,云烨看着昨晚的战场心里越发的感到冰冷。这是一个怎样的冰封地狱啊。

    到处都是焦黑的尸体被禁锢在寒冰里,偶尔有几根残肢突兀的伸出冰面,像是索命的厉鬼伸出的爪子。外面是晶莹的冰,晶莹剔透,清晨的落霜将它装扮的极为美丽,那些荡漾在冰棺里的死尸却是想要重见天日,需要等到来年春暖花开的时候。

    不能苟且!脑子里总有这样的一个声音在提醒云烨,所以在眼看着大军收拾行装准备出发之后,就命程处默先行。驼城结成一字长蛇阵在后面断后。

    走了不到二十里,风中就传来悠扬的诵经声,优素福在给自己的部下招魂。

    四十里之后就彻底的停止了行军,三千里地云烨打算用八十天走完,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大军旁若无人的走在他国的领土上总归是一件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

    这是一次武力宣示的游行,这是狮子在悠闲地淌过鬣狗的领地。你只能低声呜咽不能大声咆哮,咆哮的后果就是被撕碎的下场。

    对于大唐来说,大勃律就是一只鸡,莎栅或者是一只兔子?吐火罗勉强算得上一只鬣狗,所以敢凶猛扑上来攻击驼城的就只有大食这只猎豹了。

    这一回大食的三千骑兵凶猛的选择了长蛇阵的中部。打算一鼓作气的将驼城从中间冲断,然后让大批的骑兵将驼城分割包围之后聚而歼之。

    很明显,优素福没有读过李靖写的《六军镜》不明白一字长蛇阵的特质,那就是击头尾至,击尾头至,击中腹,首尾至,在三千骑兵和中腹的驼城作战的时候,大食人眼睁睁的看着驼城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环,无论他们派出多少兵力阻止驼城合围,都无济于事,程处默,郭平,陈数率领的骑兵沿着驼城冲杀过来,躲在驼城的八牛弩范围内,借助自己强大的远程攻击,将前来救援的大食人斩杀在五百步这个极限范围内。

    驼城的两头相交的时候,驼城围拢的圈子里的厮杀声就渐渐的消失了,三千人在一盏茶的时间内就被这条大蛇吞噬的干干净净。

    吃饱了的大蛇再一次结成方阵,在号角的指引下缓缓地向东移动,云烨想要回家的欲望无人能够阻挡。

    走在最后面的是程处默。他不知何时给自己换上了一把长长的马槊,等自己的部下全部撤离之后才抖动马缰跟着大部队后撤。

    不到时候,敌军还没有疲惫,也没有丧失胆气,还不到自己大举进攻的时候,这个时候的程处默对自己的麾下充满了信心,不管是关中子弟,还是那些仆从军,相信他们在见识了驼城的强大之后,已经对自己将要取得胜利这回事坚信不疑。

    仗打到这个地步,顺风顺水的,就是兔子这时候也敢撵狼,这些天都是驼城在立威,还轮不到骑兵出来死战。

    想到自己兄弟的性子,程处默就恨不得拍自己的大腿,说什么战略目的已经达到,没必要将部下损失在这些无意义的战斗上,不希望将来有人念诗说什么可怜什么什么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之类的酸话。

    不打仗自己跑了上万里来这里干什么?将士们来这里又干什么?听说玄奘取西经也不过就这点距离而已。

    现在不错,兄弟的脑子似乎开化了,一句不苟且就让人精神大振,说的也是,已经能在这里横着走了,为何要与敌人苟且?

    程处默虽然勇猛,却也不是一介莽夫,作为将军,他依然是一个合格的将军,能分清楚自己在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事。

    范弘一严格的遵守着大帅的命令,在军中不断地巡视,身后跟着十几个军法官,他们所到之处,无数的将官都会立刻检查自己的装备和衣着,百人队长小声的传递着命令,要自己那些邋遢的部下注意了,千万不要被军法官抓到,这些天大帅在整顿军纪,不能出岔子。

    范弘一对自己的威慑力非常的满意,他虽然不知道大帅为什么会突然开始整顿军纪,在他看来最需要整顿军纪的就是大帅本人,在军中连闺女都生出来了,还怎么要求别人?

    想想那顿满月酒,范弘一就哭笑不得,这是自己这辈子第一回在军中喝满月酒,云家的人都讲究,小小的闺女洗三之类的礼仪半点都不能少,客人还需要遴选,听说那日暮夫人拿着将官的花名册翻了三天才定下人选。

    丑陋的不要,杀气重的不要,不会说话的不要,这是对部下的羞辱,当自己打算当着大帅的面指责这样做不对的时候,老元悄悄地拉扯了自己一把,示意自己不要太认真,反而端起酒杯祝贺云家小娘子福寿康宁,还从怀里掏出俩件精美的银器送了过去,笑着说是自己和他的贺礼。

    ”老范,大帅这是在自污,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咱们这一次立下的功劳太大,大的有些过分了,胜利之后我们就该考虑退路了,只有大帅遭到人家的弹劾,陛下大度的原谅了大帅的这些举动,我们才有好日子过,大帅才能顺利的进爵。

    咱们的大帅是一个多么聪慧的人,那日暮夫人也不是一个狗眼看人低的女人,那日暮夫人在火堆边上给大火跳舞唱歌的时候,怎么就不端贵妇架子?闺女的大喜日子怎么就开始嫌弃大伙了?没道理。“

    听了老元的话范弘一这才明白过来,立刻就回到自己的帐房,恭恭敬敬的记录下了云烨这一次违反军纪的记录,并且拿给大帅过目。

    ”以后不许徇私情!“这是大帅抱着闺女给的一句评价,此时,帐外激战犹酣……

    刘方手里拿着望远镜在不断的观察优素福的大军,连续四十天的不间断追击,大食人的军阵明显的已经开始散乱了,大队人马拖拖拉拉的跟在后面,前军和后队已经被扯开了足足有五十里的一道缺口。

    可以了,大食人已经疲惫了,该到程处默穿插到敌后去了,只要他带着四万骑兵挡住这十万大食人一个时辰,驼城就会沿着这道谷地将这十万人碾成肉泥。

    程处默终于听到了期盼已久的号角声,听到号角声就证明大军已经做到了将大食人肥的拖瘦,瘦的拖垮的目的,自己这些天带着部下屯居在驼城上养精蓄锐,等的就是这一刻。

    又是一个下弦月,清冷的月辉洒在黝黑的铁甲上,反射着幽幽寒光,包裹着棉布的马蹄踏在布满霜花的碎石上,心情激昂到了极点,终于又有一场像样的仗可以打了。

    云烨焦躁的在驼城上走来走去,他非常的担心自己的四万游骑,两万仆从军的命运云烨并不是很在乎,他们必须要经历一场大战来表现自己的忠诚。死伤其实就是投名状的另一种表达方式。想比之下,程处默带领的两万关中子弟才是导致云烨焦躁的原因。

    ”不要着急,他们才走了一个时辰,按照路程计算,他们至少要走三个时辰,再休整一个时辰才能投入战斗,既然是打仗,伤亡在所难免。“

    杜如晦披着皮裘抬头看着月亮小声的劝慰云烨,像是一个诗人。

    ps:

    第二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