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六十三节孤注一掷

唐砖 第六十三节孤注一掷

    当一只火药弩箭在大食人的营寨墙壁上炸响,将寨墙生生的撕开一个大洞以后,云烨这才放下高悬着的心,只要他们在自己的打击范围内,就无处可逃。

    程处默的马槊再也无法负担两个人的重量,在第二个人被刺穿后,在马力的推动下弯成了一张大弓,他大喝一声,将马槊向前一推,只听得嘎嘣一声老藤条鞣制的马槊杆子从中折断,大食人的抵抗越来越坚强,他们的军阵也在逐渐变厚。

    原本用不着他亲自上阵的,但是热气球上传来的消息让他坚定了亲自冲阵的想法,驼城在山谷前受阻,正在想办法突破敌人的防线,这都需要时间。

    自己身后的防线也需要得到加固,十五里长的黑河谷拥挤了十几万人在这里厮杀,没有一个坚固的防线可不成。

    副将给出的建议是撤退,却被程处默拒绝,出于对自己兄弟的信任,他选择了在这里坚守到最后一刻,直到驼城过来将大食人彻底的碾碎。

    父亲曾经说过一句话,战争的输赢其实就是看谁能坚持到最后,程处默深以为然,现在就到了比拼意志的时候了,他也不相信一片火海就能将自己的兄弟阻隔在山谷之外。

    抬手射出一只弩箭,将一个穿着皮甲的大食军官射落马下,程处默开始兜转马头向后缓缓地撤退,一路上大食人的箭矢如同漫天的飞蝗,敲打在铠甲上叮叮当当的作响,他并不在乎这些。参与这次突击的都是自己的亲卫,身上的铠甲全部出自云家的匠人之手,云家虽然不以出售铠甲出名,实际上大唐最好的铠甲出自云家这已经是一个共识。

    放下面罩就是一个和封闭的小世界,战马身上的凯具同样如此。云家看似轻薄的凯具套在战马身上起到了极好的防护作用。

    当然,在这样的密集的攒射之中,总会有倒霉的,一支箭斜斜的从远处射了过来,毒蛇般的钻进了一个程六的战马腹部,战马哀鸣一声就倒在了地上,他艰难的将自己的腿从战马的身下抽了出来,感觉自己的大腿骨已经断了,用马槊支撑着身子抬头看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脱离了大队,他娘的死定了。没有马是回不到防线上去的,而对面的大食人骑兵已经开始冲锋了。

    密集的箭雨射在身上让他总是不能站稳,胸口中的那支箭,几乎击碎了他的胸铠,面甲上中的那一箭让他不得不吐出两颗牙齿。

    就在他已经将马槊抵在身后。准备做最后的厮杀的时候。两条绳子套在他的身上,拖着他快速的向后飞奔。

    他娘的,还不如死了算了,铠甲摩擦着砂石地在短短的时间里就产生了很高的热量,他感觉自己的屁股和后背已经要被烤熟了,勉强翻个身子,让自己的胸腹着地,这样换着烤才感觉舒服一点。生死瞬间他很想骂娘,不知道自己到了防线之后会不会被彻底的烤熟。

    不过在他转头四处观察的时候,他忽然想笑。因为和他同样命运的还有很多,程三最惨,绳子套在脚脖子上,被拖着飞奔,正在大声的咒骂。

    有比自己还惨的,这就让他感觉舒坦了很多,地狱般的煎熬没有经历太久,陈数校尉从斜刺里冲杀过来,这是来接应将军的,等到拖着自己的战马放缓速度之后,他就立刻解开了绳子,用最快的速度脱掉身上的甲胄……

    有机会脱掉甲胄的人不多,程三就没有动弹,滚到他身边准备帮忙的时候才发现这家伙的臭嘴里插着一支流矢。

    被同伴架着穿过几十道铁丝网,程六手里依然紧紧地抓着自己刚刚脱掉的铠甲,刚才大少爷说了,今天估计是要血战到底了。

    驼城在疯狂的喷吐着弩箭,几乎在第一轮发射就将大食人的营寨大门彻底的摧毁了,在弩箭的覆盖下,刚刚停止铺路的辅兵,又开始拆卸残存的营寨木桩,如果木桩过于粗大,他们就会立刻挂上火药弹引爆,彻底的去除这些障碍。

    右面的高山山势险峻,猿猴难攀,但是左面的大山山势稍微平坦一些,大食人很懂得利用地势,重新在缓坡上列阵,不断地从山上滚下巨石,用来阻塞道路。

    驼城的阵势再次发生了变化,从一列纵队变成了三列,其中两列纵队齐齐的向山上发射火油弹,转瞬间就点燃了整座大山,山谷里的温度起了变化,灼热的气流打着旋上升,让驼城上方的热气球也跟随着打转,一声悠长的惨叫声传来,云烨抬头看见一个斥候手舞足蹈的从气球上掉了下来。

    该死的,早就告诉他们必须拴好绳子的,这混蛋仗着自己飞了无数次大咧咧的不在乎,这下子算是用自己的命诠释了绳子的重要性。

    太阳升起的时候,云烨的驼城已经向山谷里挺进了五里,十万大食人聚集在狭长的山谷地带,想要大规模冲锋都做不到,只能一次又一次徒劳的分兵向驼城进攻。

    看到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刘方担忧地说:”不知道程处默那里还能不能坚持,我们压迫的太狠了,我很担心他们狗急跳墙,一旦程处默那里顶不住,我们想要收拾优素福就很难了。“

    云烨再一次向幕僚下达了点燃左面大山的命令,没有丝毫犹豫的对刘方说:“没有问题,处默顶得住,命令刘正武加快行军步伐,只有我们迅速地碾压过去,程处默那里的危险才会减轻,刚才斥候传来消息,后面的大食联军已经发现了这里的战况,正在全速赶过来,骑兵估计会在半个时辰之后赶到,处默到时候受到的压力就会来自两面。到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危机,我唯一担心的是两万仆从军能不能管用。”

    杜如晦插嘴道:“不用担心他们,老夫在招募士兵的时候,招募的都是有家有口的,只要我们的还占据优势,那些仆从军就不会背叛,他们自己也清楚,只要被背叛,他们的妻儿老小就会立刻被驻军斩杀,所以老夫断定他们不敢!”

    云烨眯着眼睛看着大食骑兵像海浪一样的拍过来,摇摇头,叹息一声对刘方说:“大食人确实比我们遇到的任何对手都要恐怖,这种明知会死依然酣战不休的气势就不是突厥人和其它种族的人能比拟的,宗教蛊惑人心的力量确实很恐怖。”

    刘方嘿嘿的笑道:“你不是也在向这一片土地上的人输出宗教吗?老夫不相信寒辙,熙童他们会袖手旁观,毕竟这是他们向你这个西域霸主示好的最后机会,在夹缝里厮杀的人是程处默,他们不会不知道程处默在你心里到底有怎样的地位。

    如果程处默出事,我觉得你有可能会干出最恐怖的事情来。所以老夫敢断言,他们说不定就守在山谷的出口处,等着在你最需要援兵的时候出现,唯有如此,他们的利益才能最大化。”

    “不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们的身上,一个是神棍,一个是马贼,虽然和我有过命的交情,但是在牵扯到自己那群人的利益的时候,他们会怎么做很难说。人一旦有了立场,就变得不纯粹了,我最讨厌朋友向我说对不起之类的屁话,只要说了这句话,他就准备继续对不起你。

    范弘一,一万五千名关中子弟,我分你一万,绕过山谷去支援程处默的前军,此战,本帅孤注一掷了,把所有的本钱全部压上去,我不相信大食人能逃过此劫。”

    驼城上的号角声再起,云烨自己也下了驼城,跨上旺财的后背,准备亲自执掌最后的五千精锐骑兵,这支游骑很重要,驼城防卫不到的地方,就需要它来进行补充防御,五千精骑已经是驼城作战手册上的最低标准,云烨在驼城的重要性,还比不上在这支游骑军中,老无舌絮絮叨叨的跟在旁边,一个劲的骂刘进宝为何不给他准备甲胄。

    “这个时候还不到你亲自统御骑兵的时候,我们有更好的人选。”刘方抓住旺财的缰绳,朝后面指指,云烨回头望去,只见小苗已经顶盔掼甲正在驼城上向眼泪巴叉的那日暮告别,她的身边站着那个波斯管家,穿着短裙,左手持大盾,右手擎着一柄大的过份的大剑。

    贺天殇,狗子已经被云烨派去了北庭加强那里的防守,当时就担心还有突厥流寇骚扰守捉城。小苗没舍得派出去,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有了大用处。

    “夫君,我去吧,您需要在驼城上主持大局,这支游骑就由我来统领。”

    云烨还想说些什么,旺财却发脾气了,它不喜欢打仗,不喜欢在脏乎乎的战场上跑来跑去的沾染灰尘,嘶鸣一声,就躲在云烨的背后。

    “你还是回驼城吧 ,老夫也回去,就你的身手还是不要冒险的好,这支骑兵交给小苗就好,他比你我都清楚战阵。”无舌发话了,并且已经背着手上了高台,将空间留给了云烨和小苗。

    “小心!”云烨想了一下,就抓着小苗的手重重的握了,一下,从怀里抽出一支令箭递给刘进宝说:“照顾好她!”

    小苗轻笑一声,就跨上自己的战马,轻轻地抽了一鞭子就向守护在驼城左前方的骑兵跑了过去。

    ps:

    第二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