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六十五节朋友

唐砖 第六十五节朋友

    小苗觉得全身充满了力量,自己的夫君就在城头看着自己,一军的统帅即使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存在,小苗非常的肯定,那日暮姐姐说夫君有时候像孩子一样喜怒无常,这一定是那日暮姐姐在调笑自己,夫君永远是那样的威严和睿智。

    这一枪应该捅在这个该死的大食人的那个部位?如果是以前小苗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将尖锐的枪尖捅进敌人的眼睛,只有这样才能让别的敌人感到恐惧,师父以前就是这样教自己的,恐惧到了极限,敌人就会崩溃的,现在夫君就在上面看着自己,女人不能太残忍,为了给丈夫留下一个好印象,小苗选择将枪尖划过敌人的脖颈,割断他的咽喉就好。

    所以她经过的地方就会有无数的血泉高高的喷涌起来,这和她的愿望相悖,无数的血泉在阳光下喷涌要比扎死地人更加的恐怖。

    五千骑兵绕着驼城,不断地清理着那些漏网之鱼,确保在驼城前进的路上没有一个站着的敌人,这本来就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

    小苗干的非常卖力,她觉得自己今天简直就是无敌的,甚至还有心情回头看看城头,夫君不在,这让她有点伤心,但是那日暮姐姐带着伊利斯姐妹在角楼上挥舞着手帮自己呐喊助威,还是让她感受到了无穷的力量。

    弩箭嗖嗖的从她的头顶飞过,她很想 杀到最前面,却被莫阿斯死死地拉住马缰绳拖了回来。自己这群人是在收拾漏网之鱼,不负责攻击,军令之下不容违背。

    无舌跺着脚指着英勇杀敌的小苗对刘方说:“你这老狗,看看你出的主意,这分明就是一位威风凛凛的女将军。可以彪炳史册的,被你胡言乱语一通,就成了人家的小妾,她自己还不自知,反而心甘情愿,小苗的身手不管是做游侠,还是做将军都够格,你们生生的毁了她。”

    刘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我们都是被黄土埋到脖子上的人了,你怎么还是想不开,怎么过一辈子最开心 ?还不事事符合自己的心愿最开心。如果云烨没有老婆,你觉得小苗能嫁给云烨当正房妻子吗?”

    无舌摇摇头说:“不行的,小苗当不了正房大妇!管家这方面她远远比不上辛月。”

    “这不就完了,当大老婆她不合适,不当小妾当什么?你看看云家。小妾有小妾的样子吗?云家的小妾过的恐怕比别人家的大妇都要自在。这一点你承认不?”

    无舌难过的点点头,在斗嘴这方面他就是再活八十年也比不上刘方。

    杜如晦看着远处踌躇不前的大食骑兵,忽然开口道:“云侯,现在到了拿火药弩箭轰击的时候了,老夫断定,这些大食人的斗志已经磨损的差不多了,只要一轮猛烈地轰击就能夺其魂魄,丧其胆量,此战可以一鼓而下矣。”

    房谋杜断不是吹出来的,都是经历了长久的现实环境检验过的。云烨自然会从善如流,冲着远处的刘正武挥挥手里的红旗子。正在忙碌的刘正武顿时就紧张起来嘶声吼道:“全体换火药弩,标高三,引绳寸二,三发,急速射!”

    驼城上的弩手立刻就来了精神,射惯了火药弩箭或者火油弩箭,现在射了好一阵子的普通弩箭,早就感到乏味至极,现在终于到了狂攻的时候了,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将八牛弩的仰角调到最高,固定好弩床之后,就从旁边的箱子里小心的取出火药弩,安放在弩床上,手里的火媒子就凑在引绳边上,见将军挥动了小旗迅速的点燃引绳,然后一锤子就将机括砸了下去。

    看都不看已经飞走的弩箭,又迅速地往弩床上添加火药弩,这样的动作重复了三次之后,才抬头看自己射出去的弩箭。

    后俩发还在空中飞翔,第一发已经落地,在人群里爆出黑红色的火焰,整个爆炸点旋即就被浓烟和灰尘遮挡的严严实实,黑烟夹带着灰尘扶摇直上,密集的爆炸声最终汇集成三声连续的爆响,在山谷回音的帮助下比九天上的炸雷还要响。

    首先受不了的就是大食人的战马,如果说开始的时候这些训练有素的战马在耳朵被堵塞之后还能勉强作战,现在就不成了,火药弹爆炸后产生的震波不但作用在心脏上,更作用在战马最敏感的那根神经上。

    没有受到火药弹波及的阿拉伯骏马又蹦又跳的掉过头就疯狂的向来路跑去,不论马上的骑士如何驾驭也不能让它们安静下来。

    混乱由此产生,向前涌进的大食骑兵被掉头向后奔跑的疯马裹挟着也不断地向后退,恐惧在战马间蔓延,当骑着骆驼的战驼兵也被疯狂的骆驼带着向后奔跑的时候,前军的指挥官果断的掉头就跑,没有人能控制得住已经发疯的骆驼。

    驼城不急不缓的前进着,小苗率领的骑兵护卫着那些已经装备了铠甲的辅兵清理战场,敌军已经崩溃,现在驼城只需要将最后的五里地走完就是了。

    程处默也在进攻,也在往里面压缩,他明显的感觉到大食人的作战意志已经崩溃了,开始有条不紊的组织骑兵有序的开始冲击,他和陈数各自带着五千骑兵交替着前进,铁丝网组成的鹿角丫杈也缓缓地前进,左面的山坡上的燃烧着熊熊的大火,半人高的枯草被唐军有目的的用火油弩点着,这就算是断绝了他们最后逃遁的可能。

    程处默在准备更换手中的手弩的时候,他猛一抬头,就看见驼城高大的身影从尘土里缓缓露了出来。

    “停止前进,列阵,布障碍!”随着程处默的吼声响起,各处校尉也开始收拢自己的部下,后面的仆从军就把一列列缠满铁刺的鹿角丫杈密密的堆积在山谷的正面,当最后一列铁丝网被完全竖起来之后,程处默终于松了一口气,大局已定!

    “风!大风!风!大风!”程处默的身边的将士忘情的怒吼,这是逼迫敌军最后投降的手段、这个时候用不着舌人,大食人也知道自己将会面临着什么样的选择。

    几乎在同一时间,驼城上的弩箭和程处默军阵里的弩箭几乎在同一时间停了下来,大食人的队伍也悄无声息,那些发疯的战马和战驼也渐渐安静了下来,只有山坡上的大火在呼呼的燃烧,黑色的灰烬,被气流带起,落在这个峡谷里。

    “陈数,带着你的本部人马去帮着郭平,这里用不着这么多的兵力了。”程处默吐出飘进嘴里的草灰,笑着向陈数下达了自己的命令。

    陈数呵呵一笑,调转马头向自己部下招招手,就呼啸而去,一群被彻底打垮的敌人确实用不着自己再操心。

    “他们为什么还不投降?傻站着干什么?“无舌烦躁的问刘方。

    ”都是当兵的,这时候心里还是有点不甘心,正在考虑是不是要再挣扎一下。“刘方的战争经验太多了,随口就给无舌说出来这些人不投降的道理。

    ”那怎么办?这样僵着不是个事情,你看看,后军还在和人家交战。“无舌指指远处的烟尘,那里的厮杀声甚至隐隐的随风飘过来 。

    ”会投降的,一定会的!“刘方狞笑着指着驼城上已经准备发射的弩箭对无舌解释。

    果然,刘方的话音刚落,十几支弩箭就再一次发射,这一次距离很近,弩箭强大的力道在密集的人群里生生的犁出一小片空白,每支弩箭上面都贯穿了不止一个大食人。

    ”风,大风!大风!“唐军军阵再一次发出山崩海啸般的呼喝!

    一个大食勋贵,无奈的闭上眼睛,抛下手中被攥出汗水的弯刀,随着当啷的一声响,大食人终于开始缴械了,一排排的走出来解除了自己的武装,然后就走到另外一边呆滞的坐到地上,战俘从来就没有什么好命运,这一点他们知道的非常清楚。

    在大食,战俘只能成为奴隶!

    这里的战争刚刚结束,郭平的战争也迅速的结束了,范弘一的骑兵大队从侧面袭击了大食人的后军,彻底的打消了大食人想要救援自己前军的想法,在付出可怕的代价之后沿着山脚迅速的撤离了战场。这是一场有组织的撤退,郭平看到了代表优素福身份的三角旗,上面的日月依然显得高贵无比。

    打扫战场是范弘一和田元义的活,此时的云烨在小苗和刘进宝的陪同下,正跪坐在茫茫的戈壁上仔细的烧烤一只肥羊 ,周围静悄悄的,驼城远在十里以外,旁边堆着七八个酒坛子,上面的数字很统一,都是五十。

    他在等候自己的朋友,自从成为了大将军,朋友们也成为一方霸主之后,信任这东西就变成了奢侈品,需要仔细的培养才能生根发芽。

    远远地来了俩骑,一个从南边过来,一个从北面过来,边走边四处张望,谨慎的就像两只惊弓的鸟。

    熙童摸摸光头想要说话,云烨抢先发话道:”闭上你的嘴,除了兄弟情义之外,你要是敢说半个字,我就立刻命人清剿了你的土匪窝,你不会以为我找不到你的老窝吧?“

    想必熙童的谨慎寒辙就显得很轻松,自己走到酒坛子堆上,仔细的检查过上面的数字之后点点头对正在烤羊的云烨说:”难得啊,难得你喝酒不耍赖,不坑人。“

    ps:

    第二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