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六节白板

唐砖 第六节白板

    计划就是这样的,现在满世界的人统统闭上了嘴巴,没人再敢说征西军半个字,人和疯子不能一般计较,杜如晦开始杀人了,一杀就是好几万,云烨开始揍皇家的人了,一上手就屠城三天,这都不是思维正常的人能干出来的事情,这两个在大唐以智慧和理智出名的人偏偏干出来了,而且一出手就让整个长安笼罩在不安的气氛中了。

    没有人再敢刺激这两个疯子,这是房玄龄说的话。

    茫茫的沙漠中,驼城依旧不慌不忙的走着,云烨和杜如晦坐在干净的屋子里喝茶聊天,排解漫漫长路上的寂寞。

    ”我们干的事情一定让天下人震惊了!“云烨帮着杜如晦加满茶水笑着说。

    ”不如此还能怎么办?我们的苦衷只能到了长安之后再向陛下陈述就是了,现在我们就这样直接往玉门关走会不会引起骚乱?“杜如晦若有所思的问?

    ”骚乱?不会,杜相啊,驼城根本就进不了关内,不说别的,驼城能走进玉门关吗?排成一字长蛇阵也进不去,谁敢把玉门关的城门给拆了?就算是把玉门关的城门拆掉,这一路上有多少地方适合驼城行走?秦州那种狭窄的小路就不要提了。“云烨对这件事情倒是非常的坦然。

    杜如晦一惊,手中的热茶水顿时就从杯子里荡出来,他放下茶杯,拿手帕擦干了水渍,瞅着云烨自嘲的笑了一下说:”老了,老了。心态居然不稳了,驼城有它的时效性,现在确实没有必要维系这样庞大的一个作战利器了。

    不过,这是你的想法,陛下可不会这么想,你看着一定会有人来接受驼城的,咱们的大军也不是所有人能回到长安,仆从军已经赶去了高昌。咱们慢慢的赶路,你不就是在等朝廷的反应吗?难道说你真的在西域一天都待不下去了?“

    ”不是待不下去,而是不能再留在西域了,作为臣子是不允许有自己的自留地的,这是大唐的规矩,这条规矩我们都要遵守才行。

    玉山书院已经和云家的关系已经过于深厚了,如果我再把西域当成自家的后花园。就算陛下不怀疑,朝廷里的大臣们也会群起而攻之的,到时候会让陛下很难做,陛下难做之后无非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云家退让,一种是大臣们退让。

    这两种可能没有一种是对云家有利的,所以快刀斩乱麻。带着一屁股的问题回长安,该挨骂就挨骂,该受罚就受罚,总之我打算在云家庄子种地,如果有可能,我连书院都不会去,等我躲过这场风波,在和那些多嘴的混账慢慢算一算旧账。“

    杜如晦呵呵一笑,在云烨的肩膀上拍了拍说:”就这么说定了,老夫回去之后就搬到玉山别墅去住。划船,钓鱼,喝茶,饮酒,你要是不嫌跟着一群老人闷得慌也可以过来。“

    ”不去,你们这些老先生就是喜欢没事干说我,要是你们闹僵了,一定不会找别人的事情。只会把火气撒在我头上,这样的傻子我才不去做。

    长安城里好玩的事情多了,去燕来楼看艳舞也比跟着你们受罪强。“

    杜如晦闻言只是笑笑,他不相信云烨回到家里以后会安宁下来。自己的告老文书已经获得了皇帝的批准,估计房玄龄的文书也该批下来了,急流勇退谓之知机,这个时候退下来,对谁都好,情谊也能保全,对于皇帝来说这是难得的佳话,两只年老体弱的老狗撵不了兔子了,给一个体面地下场乃是应有之意。他仿佛已经看到自己荣休时的盛大场面,神色有些迷醉,又有些哀伤,扶着窗棂看着漫漫黄沙一时间就忘记了云烨还在那里傻傻的看着自己。

    不叨扰一位老人回忆自己的峥嵘岁月,云烨悄悄地从门里出去,吩咐护卫小心伺候,不要让别人来打扰。

    老杜的意志似乎变得很消沉,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三天都没有露面,云烨再见到他的时候,发现他的眼窝都深深地陷了下去。

    这是退休综合症,官当得越高,病来的就越重,云烨有治疗这种病的经验,李渊的失落综合症都已经被自己治好了,一个宰相而已,算不得什么。

    所以当孙仁师见到杜如晦的时候,就发现他正在和云烨,无舌,还有一位不认识的老人在打麻将,那日暮夫人如同花蝴蝶一样的穿梭在麻将桌周围伺候四位打麻将。

    半个月跑了快两千里地的孙仁师摸摸自己脸上的冻疮,忽然觉得自己很冤,为什么自己要在寒冷的季节里日夜不休的在戈壁沙漠上行军?

    瞅瞅几位轻衣博带的在温暖的房间里打麻将,桌子周围全是一些不知名的瓜果,虽然只是罐头,但是那几个青色的梨子摆在那里,这东西在沙漠里有多珍贵孙仁师知道的清清楚楚,自己也是出自大富之家,现在见到这些水果,还是忍不住吞咽了几大口口水。

    ”延客来了,稍坐片刻,待老夫打完这场麻将我们再好好地叙谈,老夫已经连续输了两天了,你来了,给老夫带来了好运,且在后面观战,看老夫如何大杀四方。“

    孙仁师的官阶比起这两位低了不止一筹,到了杜如晦面前只有点头应是的份,那日暮给孙仁师端来了茶水,和糖渍水果,让他有点受宠若惊。

    一口抽干了茶水,端着果盘拿小叉子吃个不停,见四位打麻将打得投入,不由得好奇心大作,就离开座位边吃边看战况。

    自从遇到大军的那一刻起,孙仁师的心就妥妥的放进来肚子,虽然大军依然杀气逼人,但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支大军带着一股喜气,驼城上的将士更是如此,这不是要干什么大事的气氛,做为军中宿将这一点观气的本事还是有的。

    大胜之后班师回朝的大军就是这样,骄傲中带着一丝丝的满足,甚至还有一点渴盼,他最熟悉不过了,最后到了这间屋子他仅存的一点担忧都没了,现在观看上官打麻将才是大事,至于军中交接自然会有人去处理。

    ” 呵呵 ,延客带来的好运气啊,这是你的分红,不可推辞!!“杜如晦从自己面前那一摞金币上拿过两枚重重的拍在孙仁师的手里,然后笑着对一脸晦气的云烨说:”你还是先去办理交接,交接办完了咱们身上就再也没有责任,想要赢回去,我们接着作战。“

    云烨从怀里掏出北庭大都督的印信抛给孙仁师说:”延客也不是外人,你看,我的印信已经给他了,算是交接完毕了。剩下的事情自然会有五蠡司马他们去做,我们签字画押就好,有什么事情,来来来,今天兴致甚浓,我们再大战八圈。“

    无舌站起身子冲着正在数钱的刘方抬抬下巴道:”路途还远着呢,有的是时间,现在到了老夫每日做功课的时间了,恕不奉陪。“

    说完就拉着刘方离开了房间。

    云烨无聊的玩弄着手上的麻将牌问孙仁师:“陛下还有没有什么吩咐,你在这里接受了大印,是不是可以说我们不必去高昌了?”

    听到云烨发问,孙仁师连忙站好回答道:“正是如此,陛下命末将赶来龟兹接手北庭事宜,就是想请大将军早日归京,陛下甚为想念。”

    听得孙仁师把事情说得圆滑,杜如晦和云烨对视一笑,没有拆穿孙仁师的假话,云烨又问道:“陛下没有说驼城如何安排?是留给你,还是让我带回长安?“

    孙仁师遗憾的摇着头说:”陛下没有提到驼城,也就是说没有留给末将,自然由大将军自由处置。“

    杜如晦笑道:”你最好给陛下去一封八百里加急,问清楚这事,驼城你也见到了,这么大根本就进不了关中,除非拆零散了,可是拆零散了驼城也就废了,这座驼城可是经过无数的整合之后才能成形,驼城上的将士也已经调配完成,拆掉太可惜了。“

    孙仁师立刻就着急起来,从看到驼城的第一眼起他就对这座驼城垂涎三尺,有了这东西自己就能轻松自如的在大漠瀚海间自由来往,不知道要省多少事情,更何况驼城战力惊人,乃是沙漠中的无敌霸主,只要有驼城存在,自己就能将西域守得水泄不通。

    “末将这就去给陛下上奏折,请大将军多给末将一点时间。”孙仁师几乎是在恳求云烨。

    “好吧,你最好赶在我到达玉门关之前拿到准信,不过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我估计如果由你来接管,这驼城上的好多东西就会被拆掉,因为你的品级不够,驼城上的一些秘密还不是你该知道的。”

    孙仁师跺跺脚,飞快的出了房子,去忙着写自己的奏折,他还要恳求五蠡司马和自己一起具名,这样能增添一些可信性。

    杜如晦从麻将牌里找出来一张白板,丢给云烨道:“白茫茫的大地真是干净!”

    云烨接住白板,用力的按在自己的手背上,直到上面出现了一个白板的印痕才停手道:“这不是留下印子吗?”

    ps:

    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