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八节背东西是学问

唐砖 第八节背东西是学问

    云烨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程咬金那里的局势会危急到这样的地步,以老程的性子,不到坚持不下去的地步,是不会张嘴求人的,哪怕这个人是云烨和自己的儿子程处默。

    几路大军中只有他的条件是最恶劣的,在大唐准备向吐蕃反攻的时候,最精锐的关中子弟已经被云烨,郭孝恪,李靖,瓜分光了,留给他的只有河西一十二州的府兵,他们的装备在大唐军中只能算得上三流,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老程还是风卷残云般的克湟水进击西府,一度将战线推至大非川,将战火从吐谷浑一直燃烧到了吐蕃境内,并且和松赞干布的二十万大军对峙了整整两年未落下风。

    两年时间,高原上的风刀霜剑没有消磨掉老程的意志,反而愈发弥坚 。

    到了现在,举世攻唐的说法早就成为长安人在酒肆里的笑谈,他们在为云烨的每一次大胜举杯祝贺,为李治阴损毒辣的手法不齿,为刘仁愿万里海疆所向无敌的壮举慷慨激昂,也为李靖迅速粉碎吐蕃强攻沙洲的举动而欢呼。

    老程的战绩在这些璀璨的胜利光环下黯淡无光,出于人的本性,长安人也喜欢听好听的,这时候如果有人告诉他在大非川,还有一支岌岌可危的队伍的时候定然会被所有人鄙视。

    老程在高原上已经坚持两年了,冗长的补给道路,艰难的行军路线,注定了他不可能接受更多的援助,大非川,才是苦战之地。

    云烨明知这个时候该向李二进言自己上去替换下已经疲惫不堪的老程,李二估计也很清楚自己应该下令命程咬金从大非川撤退。退回河西以图后势。

    朝廷里看到这个危机的不止一个人,但是所有人齐齐的闭上了嘴巴,老将有老将的尊严,如果李二下令换将,以老程的性格,非自己抹脖子不可。

    所以在两难之下,云烨才会大肆的将自己的装备送人,比如送给孙仁师。比如送给薛仁贵,再比如玩笑般的诱惑李靖。但是,他的驼城上永远保留着一份准备的非常齐备的装备,这些东西他就是留给老程的,他非常的希望程咬金能张嘴,只要他张嘴这些物资就会在第一时间沿着崎岖的道路运送到八百里外的大非川。

    所以当周重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高兴地几乎要跳起来,很想让周重闭上嘴巴,什么话都不说的带着准备好的物资赶紧滚蛋。生怕从这家伙的嘴里听到老程生病或者阵亡的消息。

    战场上没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一支流矢就能要了最尊贵的将军的性命,从古至今这样的例子很多。

    现在周重带来了对云烨来说最好的消息,老家伙还坚强的活着,这就足够了,云烨一声令下,驼城就开始向黑石山口挺进,李靖一天八封来函问云烨的动机,准备要干什么,云烨都以自己准备去黑石山洗温泉的无聊借口搪塞过去。

    周重自从到了驼城嘴巴就没有闲着。一大盆面条下肚,依然意犹未尽。吃着刘进宝给他端来的糖渍水果,光着脊梁任由军医给他处理身上的冻疮。

    他从来都认为征西军和自己现在待着的河西军没有什么区别,向这支军队讨要补给他觉得是天经地义,想起自己在大非川是如何的苦苦哀求大帅向征西军伸手的情形,心头就浮起丝丝的苦涩之意,不过现在他很满意。自己的哀求没有白费,大帅说到底还是同意了,侧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嘈杂声感到非常地幸福,这是后勤军官在给自己准备物资的喧闹声。

    隐隐约约的听到了火油,听到了火药,听到了什么雷火箭,什么手雷,这些东西听名字就是大杀器,应该没有一个好相与的,至于粮食和药之类的东西想必云帅也会准备好。

    从罐子里捞出半拉桃子,欣赏了一会就全部塞进嘴里,蜜汁一样的汁水充满了口腔,奶奶的,老子有多久没有吃过果子了?

    ”一百名医官,全副武装,带齐绷带药品,每人再负重三十斤,一百名什长,全部武装,负重五十斤 ,弩阵指挥官十名,火药弩,火油弩,按照最高的基数上浮两等装备……“

    田元义非常的忙碌,寒冬的日子里整个人热气缭绕,汗珠子不断地从额头滑下来,要将三千人和上千头骆驼,上万匹战马三十二架热气球全部塞满,这需要很大的耐性和技巧。

    武器,火药,火油,火药弹,再加上作为燃料使用的油料,这些东西全部上了骆驼背,至于粮食,药品全部驮在了战马的背上,冷兵器程老公爷那里不缺,唯有弩箭这东西能装多少装多少,以至于三千将士都成了驮运的主力。在带完自己的东西之后,每人抗一捆弩箭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当周重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所有的物资已经全部分门别类的摆在驼城上,只要过了今晚,明天日出之前,就会严格的按照载配标准分配到每一个人,每一头骆驼,每一匹马,每一个热气球上。这让周重对驼城的效率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田参军,老周有个小小的要求不知参军能不能通融一下。“周重陪着笑脸走到疲惫的田元义的身边小声的说。

    田元义上下打量一下周重,就像是在打量一头准备载货的牲口,看完之后指着一间小木屋说:”您要的烈酒在那间屋子里,您能拿多少就拿多少,但是不要给别人增加负担,他们的每一分力气我已经安排了负重,所以啊,想要喝酒,您就必须自己扛。“

    ”这不妥当吧,辎重队伍总需要护卫啊,您把所有的人都安排满了,如何警戒,如何御敌?留出一千骑兵这是起码的要求。“周重皱起了眉头。

    “瞭望警戒有哪些拴在骆驼上的热气球负责,作战自然有弩阵负责,你们只需要努力的把这些货物带到大非川就好。

    听大帅说,你们明日出发以后,大军就会立刻向积石山,星星峡攻击前进,最后会攻打到黑石山口,帮你吸引所有的敌人,至于吐蕃人的斥候就需要你们自己去干掉了。

    你们只有五天的时间通过无人区,这么多的人和牲口在五天里会消耗掉大量的粮食和草料,所以你就能腾出一些战马了,也会有骑兵可以作战,这样一来,在你们通过大非川西线的吐蕃人防区的时候,怎么也能有上千名骑兵,再加上弩营可以一战了。程帅想必也接应你们,这是目前最好的法子了,不要有疑问,这是云帅,杜相,刘方老爷子再加上一干幕僚精密测算后的结果,你只需要执行就好。”

    田元义擦擦额头的汗珠朝周重拱拱手又开始准备分割出足够使用的骆驼,又不能损伤驼城的替补力量。

    周重发现征西军里的一切和他认知的军队完全不同,征西军里准备大非川的将士都在熟练的准备自己的锁具,而自己带来的那些士兵却在面对自己跟前小山般的物资发愣。

    一百名什长模样的老兵,每人领走了二十个军卒,不管他们是校尉还是百夫长,不由分说的就开始往他们身上挂锁具,一颗颗黑黑的火药弹挂在锁具上的挂钩上,一柄短弩安装在他们的小腹上,一边安装一边大声警告:“这些火药弹就是你们对敌的利器,只要敌人靠近了,点着之后扔出去就还,不要学突施那个蠢货,没点火就扔出去,谁要是这么干了,就要给老子把没爆炸的火药弹捡回来。

    这张短弩你们最好把他当命根子一样宝贝,作战的时候上面的弩箭都是上好弦的,如果你拿弩箭的方法不对,恭喜你,你可以求大帅将你送进皇宫去执役了。

    别跟老子说你的职衔,老子是军士长,大头兵里面老子最大,大帅进了新兵营也要听老子的,知道你们是悍将,悍卒,但是别拿在老子面前显摆,有本事把这八百里地走下来再吹嘘不迟。

    大帅本来要把你们换掉,换上我们征西军的弟兄,这样老子就能得清闲,可是军制不许,所以老子只能用今天一天的时间来训练你们,告诉你们怎么用这些东西,学会的恭喜你,小命保住了,学不会的,也恭喜你再也用着在军营里苦熬了,

    什么?早就不想熬了?王八蛋到时候你已经死的挺挺的了,谁稀罕你熬?现在全部都有了,向后转,我们去驼城外面教你怎么用火药弹和短弩。”

    在什长的呼喝声中,这些刚刚吃饱喝足不长时间的骑兵就被他们带到了驼城外面,不大工夫周重就听见一阵阵轰隆声从不远处传来。

    他拎起一套锁具仔细的观察,好半天都没有搞明白这是用来干什么的,正在迷糊的时候就听程处默说话了:“周大哥,这是往身上挂的锁具,有了这东西就能合理的把重量分散到全身,能调动全身的力量,这样就能背更多的东西,这东西是书院制造的,所以用不着怀疑。“

    ps:

    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