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二十九节要命的大事

唐砖 第二十九节要命的大事

    世家的底蕴是什么?长孙家的底蕴就是满世界的门徒。颜老夫子家的底蕴就是满屋子的诗书,和那些如刀的史书,程咬金家的底蕴就是子子孙孙都会行军打仗。

    为了和别的世家区别开来,云家只好养几只陈年的公鸡,当做底蕴来骗人,不过满长安的人都承认一点,那就是云家的人好像比别人聪明一点。

    这一点就了不得了,导致的结果就是别人很喜欢和云家结亲,一娘生的大闺女只有十三岁,找了一个好人家打算早早的定亲,为此,一娘特意过来征求闺女舅舅的意见,结果被云烨劈头盖脸的臭骂一通,男娃子的婚事订的早些问题不大,女孩子的婚事不宜订的太早,要是那个定亲的孩子长成了蠢货,难道也要自家的闺女去跳火坑?

    男人家悔婚算不得大事,这个世界对女孩子的束缚过于严重,一般情况下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但是女孩子一旦定亲,如果男方的家庭突遭大难,往往就会成为牺牲品,就算有一些疼爱闺女的人家只要敢悔亲,一个嫌贫爱富的帽子顿时就会扣下来,被人家传上好几千年,世世代代的唾骂不休。

    云家人之所以比别人聪明,其原因就在于别具一格的教育,算学最是能够开发人智力的一门学问,云烨要求自己的孩子必须掌握到自己以前小学的算数水平,哪怕是小丫那样的小笨蛋,对于简单的计算都是张嘴就来。

    当一个管家的女子坐在自家的客厅里,把算盘珠子拨的噼里啪啦的乱响。一面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查账的对象,不管是多么老练的掌柜心头都在打颤,云家乃是算学宗师,这个名头早就在大唐成为了一个常识。

    进云家必须先学算学,辛月就是这么认为的,虽然自己的算学是整个家里最差的,看不明白云暮手底下到底是在拨算盘珠子,还是在糊弄她。她总是能依仗自己灵敏的令人发指的第六感觉判断出真伪,云暮,云欢,云露算是吃够了苦头。只有乖巧的云香从来不偷懒。

    花花的脸快要抽到一起了,面前的算盘珠子根本就不听话,自己的手指总是不能将正确的数字拨出来。

    偷偷的瞅了别人一眼,只见大姐云暮早就计算完毕。正在窗前对着初升的太阳伴着自己的脚在做一些难度非常高的动作,一会像一只展翅的大鸟,一会又会来个一字朝天蹬,一会还能用最慢的动作翻筋头,漂亮的就像是舞蹈。

    云欢也计算完毕了,可是他不能出去,只能摇着笔杆子发傻。

    花花飞快的把面前的这张纸放在云欢的面前。又把云欢的卷子抽走,把写名字的地方涂成一个黑疙瘩,吐着舌头费力的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上面,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准备也学着云暮的样子把自己的身体弄到这样柔软的地步。

    这样作弊的下场可想而知,暴跳如雷的云欢自然会受牵连,于是当别人都出去之后,只有云欢和花花面面相觑。

    “花花,不成的,你知道在这个家里最让我痛苦地是哪一点吗?就是没笨蛋啊。这个家里没一个人是笨蛋啊,你这样的法子连丫鬟都骗不过去啊,我们在外面能耍的如鱼得水的法子,在这个家里就成了笑话,你看看那个笑眯眯的混蛋,他的名字叫云九,是家里的管事,可是他的学问在玉山书院都数的上名头。你刚才还以为他不识字,知不知道,家里除了我爹,小武姐姐。就数他的学问最高,你还想去骗他。”

    花花的嘴立刻就歪了,不好意思的对云欢说:“我学不会怎么办?”

    “打破脑袋往进灌呗,放心,他们会有一万种法子教会你算学,教会你打算盘,教会你两个管子一个进水,一个放水最后多长时间能把水池灌满 ,你千万不要怀疑,他们一定会教会你的,咱们俩个一起长大,我两岁起就知道你会是我老婆了,青梅竹马的实在不忍心看你遭罪。

    你进谁家 都没有这样的罪可受,偏偏进了我家,怎么样,现在后悔了没有?”

    云欢拐弯抹角的想劝说花花解除自己的婚约。

    “不对,你怎么知道我没看过别人家的后生?秦家的太蠢,尉迟家的太难看,牛家的长得太俊美,像个婆娘,皇家的就更蠢了,所以选来选去,就你最合适,你除了有一些喜欢往女孩子堆里钻的臭毛病,其他的都好,我很有信心改掉你的臭毛病,你说呢?云欢?”

    花花拍着桌子咯咯地笑着,云欢一头杵在桌子上装昏死状,都是一起长大的,从姐弟忽然变成夫妻,花花没觉得哪里不对,更何况云欢揍起来手感最好,从小养成的习惯,只要见面不揍两下浑身就不舒坦。

    开饭的铃铛响了,自从云烨回来之后,家里就再也没有那条犯错不许吃饭的禁令,花花快速的站了起来,拖着不情不愿的云欢就往饭厅跑,昨天中午吃的是炸排骨,不知道今天是什么,云家的饭食从来没有重样的,所以花花非常的期待。

    云家自己人吃饭从来都是一个大桌子,听说以前那些姑姑们没有出嫁的时候桌子更大,现在人口萧条了很多,老奶奶和姑奶奶们不愿意去饭厅吃饭,所以全家人就围坐在一个不大不小桌子上吃饭,云寿已经走了,李烟容这两天精神不好,花花头一次在饭桌上看到自己未来的大嫂。

    一个病美人,这是花花的第一印象,不过看她坐在那里的姿势,花花就觉得自己这个嫂嫂不会简单的,果然,李烟容一张嘴就对辛月婶婶说:“我回东宫也没什么,这些年住在咱家里都习惯了,从来没有用过哪些手段,魔姬教的那些手段在咱家人身上用不到,可是我爹爹那里就不同了,娘,您说我真的需要下重手?”

    云烨拍拍李烟容的手说:“本来后宅的事情算不得什么,可是一旦后宅的事情影响到男人在外面的拼杀,那就不行,该用的重手就要用。

    诺大的一个东宫都成了什么了,四面漏风,八方进雨的,你父亲晚上在那个妃子那里过夜都能传到街面上去,不够丢人的,你不下重手恐怕不行。”

    云烨拿筷子敲敲桌子,制止了他们婆媳间的讨论,放下碗问正在埋头吃饭的花花:“闺女,这几天在家里住的还习惯么?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就跟你婶婶说,要她给你调整。”

    花花放下饭碗蹲身施礼道:“伯伯,花花住的舒服 ,吃的也舒服,您不必操心。”

    云烨笑着说:“恐怕就是念书不舒服吧?你从小就是一个男娃的性子,云欢的性子又偏柔弱一些,书念不好,咱们慢慢念,当成苦差事可不成。”

    花花的小脸一红,乖乖地坐回椅子上低着头吃饭,最喜欢的烧肉都不敢去碰,云烨把那盘子红烧肉用筷子抵住推到花花的跟前说:“好好吃饭,多大方的闺女怎么还害羞。”

    这话一出,辛月,那日暮,铃铛吗,小苗,李烟容一起笑了起来,只有云暮腻着声音说爹爹偏心。

    吃过了午饭,有远方的商队过来了,只是一看礼物,云烨就非常的高兴,松露,难得蒙娜,蒙鲁还记得自己的爱好,又送来了整整一篓子,都是埋在土里面,上面还放了很大块的冰,有了这些冰,就能抑制松露的生长,即使到了长安都是新鲜的。

    对大山最熟悉的必然还是山里人,不知道这些土壤里有什么,摸了一把发现都是些半腐烂的松针土,亲手从土里刨松露,一边刨一边听岭南的掌柜的说话。

    “侯爷,咱家在南边的生意现在已经彻底的站稳了脚跟,绝对不和长安城里那些勋贵们家的生意一样,咱家在岭南现在是坐地户,海里的好东西上了岸,过第一手的绝对是咱家。不过这几年侯家的生意也发展的不错,侯老夫人已经发话了,说以后不需要咱家再对侯家的生意进行扶持和贴补,如果再和侯家的生意有什么交集的地方,就只能是合作了。

    侯杰大少爷如今在远岛,彻底的建立了一个新的世界,那里的人也越来越多,好多的勋贵人家都在远岛上开始有了产业,人越来越多,想要保密也就越难,侯公子让老夫帮着他捎句话,问问如何是好,需不需要彻底的将远岛和大陆的关系切断。”

    云烨没做声,这是一个大难题啊!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就是李二现在的心态,他不会容忍海外有一片满是唐人的土地却不受他的管辖,而这件事情是没有办法保密的,说不定李二现在就知道,就等着自己向他汇报呢,如果自己不汇报,李二根本就不会提起自己知道那片海岛的事情,他只会在暗中做好布置,随时随地的准备施行雷霆一击。

    ps:

    第二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