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五十节飞天

唐砖 第五十节飞天

    ps:

    第一节,对不住,这一章写的很费心思

    高山羊子看够了世间的百态,也品尝了人世间的酸甜苦辣,或许可以这样说,她的生命里值得回味的事情并不多,而云烨就是这里面不多能让她回味至今的人。

    “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这句话高山羊子记得很清楚,也很牢固,云烨说的没错,在别的帝国都开始衰落的时候,大唐就像一轮璀璨的红日慢慢的升起。

    强者拥有一切,弱者一无所有,有几个人能比高山羊子对这句话的理解更加的深厚呢?

    无论自己怎样精心的谋划,准备,在云烨面前都会无一例外的失败,每失败一次,高山羊子就对云烨的畏惧增加一分,到了最后她已经分不清自己对那个男人到底是喜欢还是憎恶,哪怕虬髯客奋力的在自己身体上冲刺的时候,自己都在竭力的将那个满脸胡子的壮汉想象成儒雅的云烨。

    难道说被云烨侵犯自己就能感到好受一些?

    于是,她的儿子就叫做云海……

    漫步在白色的石阶上,高山羊子隐隐听到一些悲号,这是罗马的勋贵们在悲号,他们的子孙,家人不愿意拿巨额的赎金,所以他们就不能得到食物和清水,唯一能够得到的就是凶狠的皮鞭。

    这些人最后还是放回去的,高山羊子想到这里就想偷偷的发笑,一个受尽虐待,身心都遭到极度摧残之后的男人,回去后会如何面对自己的妻子儿女?

    那些常年躲在船舱里划船的哑巴们,最期待的就是在第七天的一个早上,有一个香喷喷的贵族被送进来,他们为此可以兴奋整整七天……

    仇恨不会无缘无故的地产生,但是可以人为的制造和诱导,如何将这些贵族的仇恨从自己的身上转移到他们妻儿的头上。这是一个很微妙的技术,高山羊子非常喜欢这样的游戏,她把这样的游戏所产生的负罪感全部归咎于云烨。

    这是你教我的,恐怖的男人!

    云烨在沙漠取得的胜利,在高山羊子看来。这是必然的结果。也只会是唯一的结果,很简单,自己这样的人都败给了云烨。那些肮脏,愚蠢的贵族怎么可能会不失败?

    唐国的大海太平静了,相比罗马人的海面,那里简直就是一个天堂,大海不该是这个样子,波涛汹涌,血海连波才该是大海的真实面目。

    只有海盗王的传说变成一个触手可及的梦幻的时候,人的心才会变得狂热,只有大海上布满大大小小的船只的时候。自己的海盗船藏在里面,才会有可趁之机,毕竟,最富饶的大海,就在唐国的南海,高山羊子从未停止过向南海挺近的努力。

    虬髯客的宝藏已经利用过了。虽然他的尸体已经被自己喂了鱼,接下来该是什么秘密呢?什么样的秘密才能让所有人动心呢?

    云烨的香料岛怎么样?

    想到这里高山羊子就嗤嗤的笑了起来,通过自己五年的努力,到底还是晓得了云烨香料岛的所在地,一封破旧的鲨鱼皮地图。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纷争。

    云烨正在和李泰坐在书院饭堂里吃饭,一人一把勺子,一个餐盘,上面的米饭堆得很高,主要是两个人实在是太饥饿了,早上在平地上奋力的蹬了一上午的飞机,体力消耗很大。

    李泰剥着鸡蛋皮问云烨:“咱们已经飞起来了,虽然只有十丈远,确实没有借助外力飞起来了,现在只要解决掉动力的问题,这个飞行的机关飞起来就不是梦想了。”

    云烨大口的吃着饭,好一阵子之后才对李泰说:“就是太累人了,我的两条腿到现在还不停的抖,下一回试验飞机,你找一个身体轻盈,力气比较大的人来试验,不要找我。”

    李泰两口吃掉鸡蛋后对云烨说:“这种人你家就有,你老婆小苗,就是最合适的人选,身子不重,但是力气很大,最难得的是她的胆子,就算是从天上掉下来,也知道怎么让自己不受伤。”

    云烨斜了李泰一眼说:“你老爹的宫里面这种女人更多,我上回去找娘娘说事情,没通报就走过了月亮门,结果被两个女子一只手就按在地上了,要不是女官吼了一嗓子,我就交代在两仪殿了,你说说,皇宫里面还有不认识我的人么?”

    “别说是你,我去一样会按趴下,那些人都是后宫的那些老妖怪们从小训出来的,就认识两人,一个是我爹,一个是我娘,一个个年纪轻轻的板着个死人脸,我想问我娘要两个回去看看她们会不会笑,谁知道被我娘一口就给回绝了。”

    云烨吃惊的看着李泰说:“你现在怎么对那种女人都有兴趣了?希帕蒂亚说不定会杀了你,你以前的老婆就不说了,这些年你一个女人都没有收,我都吃惊。”

    “没什么好吃惊的,我房里的女人还少了?够了,再多只会分散精力,无论如何我也要飞上天,凭自己的力量飞上天。”

    云烨拍拍李泰的肩膀,两个人闷头吃饭,下午还有的忙。

    书院的草坪上已是一片么枯黄,一架双翼的木头飞机停在草坪上,无数的学生正围着飞机评头论足。

    “鸟雀之所以能飞是因为可以煽动翅膀,这个东西不可能飞起来,因为这两个大翅膀不能上下呼扇,出了这样根本性的错误,不可能飞的起来。”

    ‘狗屁,我已经盯着看了一上午了,早上的时候,云先生蹬着机关,带动前面的风车,已经飞起来好长一段距离了,依我看,最后落下来也只是云先生气力不济,如果换上力士,定然能够飞得起来。”

    “哼哼哼,无知,比空气重的东西就不可能飞起来。哎哎呀!干嘛打我?”

    “刚才就有一个比空气重的石头飞起来砸到你了,这个论断早就站不住脚了,你在书院难道是在混日子?这样的理论都没有接触过……

    云烨和李泰两个人又仔细地检查了一下飞机,还不错,飞机很结实,公输家的活做得很漂亮,底下的三个轮子,也非常的不错,厚厚的牛筋裹着轻薄的铁木,不但结实还非常的轻盈,李泰为了减轻重量,可以说把飞机上所有不需要的东西都抛弃了。

    小苗一身劲装显得英姿飒爽,不过在很多人围观之下有点害羞,怎么都没有想到夫君叫自己过来,就是为了眼前的怪东西,自己需要将两个怪模怪样的踏板不停地踩,样子很难堪,就有点不太愿意。

    云烨先上去给她做了示范,然后说:”骑上这东西你就能飞上天空,你师父一辈子都想着白日飞升,你给他做个样子。”

    小苗虽然武力超群,却是云家几位夫人中间最保守的一位,这和她小时候的经历有关,听道云烨说这样其实是在帮师傅,立刻就不再扭捏了 ,站在飞机上踩了两下,就发现整个飞机开始往前走,很好玩。

    “前面是方向舵,你想让飞机往哪里飞,就往那边扭,我估计这架飞机现在飞不高的,所以,你一定不会有事,三五丈高对你来说不成问题吧?”

    小苗点点头,试着扭了两下方向舵,就慢慢地蹬着飞机在草坪上溜圈子,先要熟悉一下到底是怎么会事,然后才能发力。

    “小苗的力道和耐力不是我们两个能比的,她的身材娇小,所以这一次飞起来不会有任何的问题,我唯一担心的就是跑道不够长,但愿这一次能够成功。”

    李泰看着草坪上的小苗,眼睛一眨不眨,整个人很明显的全部投入进去了,他想观察小苗的一举一动,万一出了问题,将来也好做一个备案。

    小苗不过骑行了两圈,就已经很熟练了,不管是拐弯还是平衡的掌握,都做得不错,有些人天生就对运动非常的有天赋,至于云烨和李泰,双手双脚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云烨最后嘱咐了小苗两句,要她千万小心,出了麻烦第一时间保证自己不受伤,至于飞机摔烂了就摔烂了,不是什么事。

    一群人帮着把飞机推到草坪的尽头,都在眼巴巴的瞅着小苗这一次试飞能否成功。

    小苗长吸了一口气,双脚猛力的蹬了下去,链条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似乎不荷重负,飞机猛地往前窜了一下,就接着就飞快地往前跑。

    李泰紧张的几乎不能呼吸,一双白皙的手从后面探过来,握住他不断颤抖的手说:“一定会成功的,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小苗果然不负众望,当对面吹过来一股大风的时候,借着风势,三只正在拼命转动的轮子终于离开了地面,斜斜的窜向了天空。

    小苗得意的大笑在空中回荡,她不断地蹬着脚下的踏板,没了轮子摩擦力的负累,显得更加轻松,在绕着草坪飞了两圈之后,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斜斜的在空中拐了一个弯向玉山下飞了过去,看样子她想把飞机飞回家……

    草坪上欢呼的人群愣住了,李泰恶狠狠的揪着云烨的衣服,还没发话,就听云烨无奈的说:“你也是知道的,我老婆都比较顾家……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