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五十五节用武之地

唐砖 第五十五节用武之地

    程处默一纵身就跳上了绳子,手里拿着一面小旗子,低头看着脚下的红绸往那边移动,只要偏移出去,就把旗子朝那边晃。校场里的气氛顿时就被点燃了,好多贵妇,贵女离开座位,跑到跟前跳着脚为自己看好的一方打气。

    力士开山本就充满了阳刚气,更何况这里有两百力士正在以力服人,虬结的肌肉,蹦跳的青筋,四百条粗壮的大腿,将男人的阳刚美展现无遗。

    飞扬的尘土也不能阻止贵妇们欢呼,眼看着红绸缓缓地左右移动,力士们猛地发出一声怒吼,对面也跟着怒吼,程处默在绳子上喊得声嘶力竭,云烨完全抛掉了平日里的斯文像,脖子里青筋迸的老高,两只手不断往后挥,就算不能亲自上场,扇扇风也是不错的。

    校场的隔壁就是马球场,两者之间只有一道高墙将他们分割开来,皇家的球戏正斗得热闹,力士们的怒吼,惊扰的球场里的戏马,哕哕的叫个不停。

    李二拎着马球杆抬头就问站在梯子上往那边看得兕子:“那些混账在干什么?”

    兕子早就看得热血沸腾,李二喊了两遍他才反应过来,大声的回答道:“父皇,你快看啊,他们在抢绳子,好多婶婶都在看,辛月姐姐也在那里,我四姐,五姐都在,兕子也要过去。”

    说完就爬上了高墙,喝令墙那边的守卫给自己搬梯子。

    莫名其妙的李二也爬上了梯子,伸长脖子一看,只见尉迟恭怪叫连连,脱掉了上衣,拉着绳子的尾巴,正在忘命的扯绳子。越过密密麻麻的人头,只见牛进达同样如此,两位大帅已经彻底的赤膊上阵了。

    兕子已经沿着梯子,小鹿一样的跑了过去,揽住清河的肩膀,拼命地为老牛打气。回头看看墙底下站着的李孝恭。李道复,李承乾,还有李泰,以及刚刚回京的李治,都拿着球杆好奇的竖起耳朵听墙那边的动静。

    李靖的怒骂声,程咬金的大笑声,刘宏基鸭子一样的叫嚣声,再加上云烨稀奇古怪的骂人声音,挑起了他们极大地好奇心。

    忽然。人群似乎像火油弹一样被点燃了,尉迟恭捶着胸口如同一头黑熊,仰天咆哮,身后的力士们也跟着一起大叫,一瞬间就把妇人们的声音给遮盖下去了。

    李孝恭心里如同有一百只小老鼠在挠心,他接到云烨的邀请了,但是皇帝希望皇家今年能好好的打几场马球。

    李承乾开始苦笑,马球算是打不成了。因为李二也跨过高墙,去了另一边。父亲走了。李承乾只好留下来组织皇亲们继续玩游戏。

    却听得那边已经传来一片万岁之声,李二的笑声也从那边传了过来,李泰把手里的球杆一扔,就下子窜到了梯子上,回头对一脸怒容的长孙说:“啊,我父皇真是神勇。刚才投矛的时候,穿了三个标靶,且看孩儿为我父皇助威。”

    说完也不见了人影,李治刚要上梯子,就被长孙扯了下来。只好乖乖地拿起球杆等着大哥发号施令,刚才还觉得趣味无穷的马球现在如同嚼蜡。

    刚才的拔河游戏只不过是开胃菜,力大无穷的尉迟恭到底取得了胜利,现在他已经被恼羞成怒的牛进达抓住两人开始角力。

    李二就站在中间当裁判,尉迟恭揉身上前锁住牛进达的左臂,发一声喊吼,扭转身子就要将牛进达从地上抡起来,却见牛进达右腿死死地别住尉迟恭的前伸左腿,全身扭一下转了半个圈子就化解了尉迟恭的杀招,膝盖一曲就按在尉迟恭的腿弯上,虽料想尉迟恭趁势蹲身,左手擒住牛进达的腰带,双臂一较劲,就把牛进达重重的惯在沙地上。

    众人齐声叫好,李二笑的如同见到腐肉的秃鹫,怪叫着就将扭打在一起的尉迟恭和老牛分开,尉迟恭手里拿着一枚玉佩,反手就放进地上的头盔里,装满钱票和贵重物事的头盔在大太阳底下熠熠生辉。

    正在和老将们说笑的李二猛地发现,校场里居然开始赛马了,十几匹彪悍的雄壮的战马四蹄翻飞在椭圆形的校场里你追我赶,激烈之极。

    当他看到后面的骑士狞笑着从腰里抽出一把刀子,狠狠地砍在前面的那个骑士身上,才要发怒,却看到前面的那个骑士在挨了一刀子之后,怒骂着带着马跑出了跑道,背上一条白色的痕迹非常的清晰。

    “赛马就赛马,怎么还有抡刀子砍人的?”

    “陛下,这不是赛马,这是在赛骑兵,身上没有痕迹并且干掉其他人的那个一个才能获胜。微臣本来打算只比赛马速,但是程大将军他们加入之后就成了这个样子,好在将士们身上的甲胄还算合适,应该不会出事。”

    云烨的话刚刚说完,一个被人家攻击急眼的骑兵,居然在马上来了一个虎跳,直接跳到人家马上,勒着脖子用力的往后扯,战马惊叫着在场子里胡蹦乱跳,两个人都从马背上掉了下来,就这样也不肯松开,纠缠在一起互殴。

    李二远远地看着砸吧一下嘴说道:“出了事情朕找你算账!”

    说完就走到台子上,一脚把刘正武踢走,自己找了一个最中间的位置,提起酒壶喝葡萄酿,喝完了酒就和随着他一起回来的李靖他们谈话。

    李泰在射箭,箭法不太好,只能勉强将箭射到靶子上,就这样还能引来那些善于拍马屁的将士们满堂的喝彩。兕子力气太小,拉不开三担弓,军伍上的弓箭,还不是她一个大病初愈的小姑娘能拉动的。

    着急了就说自己会扔飞刀,箭靶子有点远,两个非常有眼色的军汉,立刻就把箭靶子放在兕子身前一丈远的地方。

    第一刀飞出去了,不算,第二刀刀柄撞到靶子上了,也不算,第三刀用力一扔,一脸谄媚像准备报靶的那个杀才肩膀上就插着一把刀子,血噗噗的往外冒。兕子拉牛牛出来准备哭了,那个杀才却嘻嘻笑着,说是一点皮肉伤,不碍事,把刀子从肩膀上拔下来,拿自己的衣服擦干净血迹,把刀子倒转刀柄拿给兕子,说下一回一定能插到靶子上。

    兕子不小气,见这个家伙活蹦乱跳的,也就不哭了,从自己身上摸了摸发现一身劲装,没有带配饰,从云烨腰上揪下来一个玉牌就赏赐给了那个杀才。

    挨刀子能有赏赐?还是重赏,云侯爷腰上从来不挂便宜货,立刻就有一堆军士过来,帮着报靶子,公主扔出来的刀子绵软无力,他们已经做好了拿肩膀接刀子的准备了。

    长孙冲就是一个祸害,留着一撮小胡子,三担弓拿在手里轻若无物,手指缝里夹了三支箭,只听三声密集的弦响,三支长箭已经齐齐的钉在红心上。

    小苗最讨厌长孙冲,因为当初在岳州,这家伙下手非常的狠,原本不大算出手的,躲在辛月的身后热闹一下就完事,看到妇人们齐齐的夸赞长孙冲,心中不服,取过一把长弓,在手里耍了一下,那张弓就跑到了背后,也不见她动作,手上就抓了四枝箭嘴里也叼了一枝。

    抓着箭的手扭到背后,直接开始拉弓,眼睛看都不看箭靶,四枝箭就几乎连成一条线,围着红心齐齐的钉在靶子上,吐气开声,嘴里的那支箭又到了手上,几乎就在前四枝刚刚停止颤抖,第五支箭就牢牢地钉在正中心,手腕子一翻,这一回长弓就回到了胸前,又拿了一支箭,两根指头轻轻地一勾弓弦,三担的强弓就变成了满月,最后一支箭呼啸着飞了出去,正好扎在最中心那支箭的尾部,锋利的箭簇破开箭杆,正中红心。

    妇人也有这样的本事,那些刚刚还把长孙冲当神一样崇拜的妇人,立刻就向小苗涌了过去,小苗皱着鼻子朝长孙冲哼了一声,就被湮没在脂粉群里了。

    “看什么,你又打不过小苗,被人家抹了面子,也只能认,不过说实话,你这样的武将射箭射不过女人,打架也打不过女人,我身为男人感到很丢脸啊。”

    李泰不知道从哪里混了一大把干桂圆,一边剥着吃果肉,一边嘲笑长孙冲。

    长孙冲黑着脸走过来没好气的说:“那是女人么?那是一只人形猛兽,大唐能打过她的人屈指可数,难道说你的箭法就非常的高明么?”

    “我是念书的文人,女人学问比我好我才会丢人,你是武将,就是玩刀弄枪的,老本行斗不过女人难道很光彩?

    书院现在正在研究在忽视体力的情形下提高武器的杀伤力,过不了多久,你们这样的壮汉就没有用武之地了,我拿着新发明的武器,你未必是我的对手。”

    长孙冲有些黯然的扔下手里的弓,指着台子上正跟皇帝谈笑的高兴老将道:“我或许还有重新学习的时间,他们恐怕……”

    李泰点点头,指指校场道:“他们的武力今后只能在这里表现了,明年军伍大换装之后,你看着,自杀的老将都有。”

    ps:第二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