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六十节断义

唐砖 第六十节断义

    辛月站在地道的入口焦急的等待云烨和小苗,等了很久却发现俩人没过来,心急如焚,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咬着牙从大厅里冲了出来。

    进了花厅发现夫君正在一口一口的喝酒,神情很颓废,却没有丝毫紧张的感觉,完全不是刚才说给手势让家人躲避时那副焦急姿态。

    从不穿甲胄的老江握着横刀守在大门前,八牛弩已经上了弦,外面包围云家的兵丁,也已经是刀出鞘,弓上弦似乎随时都会冲进来。

    “夫君快走,李治要造反,咱家和他不是一伙的,迟早要倒霉,只要您走脱了,没人敢拿我们怎么样。”辛月焦急的摇晃着云烨的胳膊,想要他赶紧走,云家的地道很发达,没人知道有几个缺口,以夫君的能力,只要家小不拖累他绝对可以走得掉的。

    “走个屁,都回来,该干什么干什么,好好地过日子,哪来那么些危机。”云烨一挥手就把桌子上的茶壶,茶碗,全部扫到了地上。

    “不行啊夫君,您和李治的话妾身听见了,他是真的要造反,他连陛下娘娘都不肯放过,咱家,咱家更不要说了,想当皇帝的人没人性,夫君您快走啊,要是您不放心陛下他们,妾身留下,妾身帮你看着长安城。”

    辛月跪倒在地上,抱着云峥的双腿嚎啕大哭。

    云烨把辛月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说:“那个蠢货要是能够造反成功,李家的江山早就更迭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小武和人杰到现在都没有传来警讯就说明这只是一场闹剧而已。”

    “您派了小武和人杰去监视他们?”

    “是啊,一年中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怀疑,不想找到一个答案?找不出答案来。咱家才会一日三惊,现在有答案了,事情就水落石出了,李治造反而已,据他说已经控制了皇宫,控制了十六卫里的十二卫。想必太子六率已经被他的大军看守起来了,没有拿到手的四卫只可能是程伯伯控制的左武卫,尉迟伯伯控制的右武卫,牛伯伯控制的武卫,再加上千牛卫而已。

    如果他真的有这样的能力,确实让人感到害怕,可是,有这个可能吗?他就算加上长孙家,李怀仁。甚至整个勋贵群,我告诉你,他也不可能控制十二卫!

    就算皇帝不省人事,还是病重垂危,也不可能!长孙无忌怎么可能将赌注压在他的身上,他敢吗?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我用那句杀光长安人的话来试探他,结果发现他居然不害怕,哈哈哈。他居然不害怕!老子当年这样对冯盎说了,一位百战的老将立刻就俯首帖耳。战战兢兢,他李治凭什么不害怕?只有一种可能,长孙无忌这个知道内情的人没有告诉他。

    想要造反,我这样的一座碍眼的大山不搬掉,他造个屁的反,这样的大事长孙无忌都没有告诉李治。你说长孙无忌真心投靠他,骗鬼去吧!

    一个年轻的野心勃勃的皇子,想要上位,身边总会聚集一些野心家,张谏之。王玄策,李怀仁,来济,上官仪,姜恪,这些人都是人才啊,堪称一时之选,可惜啊,这一次他们将死无葬身之地,我以前总是怀疑长孙无忌去干什么了,户部大权都交给左侍郎褚遂良,还以为他在休养生息,选择在这个时候隐忍,没想到他在干这事!”

    辛月听不懂云烨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从这些话里听出来一个最简单的意思,那就是李治是一个蠢货,这一次的造反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辛月一想到这一切很有可能是皇帝安排的,辛月就感到浑身发冷把身子往云烨的怀里钻了钻说:“好好地日子不过,这是要干什么啊?”

    “问得好!干什么?折腾呗!她李家的人没有一是安稳的主,胡人的血脉在他们的心里燃烧,奔涌,怂恿他们一脑袋扎向灭亡,都以为自己是聪明人,都以为自己是不世出的英主,你看看西域的十六王,我回来之后,就被人家吐火罗人打成一条狗了,如果不是薛仁贵守着于阗一线,他们的狗头早就被人家挂在马脖子上当饰品了。

    李元祥的信你不是看了吗?你看看他是如何哀求我的,还有一点尊严吗?请我向陛下美言,他大算降爵回来,继续在越州生活,发誓一辈子不离开越州一步。

    晚了,从他们上表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晚了,只能老老实实地待在穷蔽的沙漠上吃沙子。

    折腾呗!毁掉火器作坊,毁掉得之不易的亲情,毁掉这个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一切,折腾呗!折腾到最后只留下他们李家人一张张丑恶的面孔让世人唾骂!”

    云烨越说越激动,浑身开始颤抖,声音也从平缓变成了咆哮,自己百般隐忍,只想让这个世界多一些尊严,少一些龌龊,原以为自己已经做到了,到头来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改变。

    老江进来禀告说长孙冲,李怀仁求见,听到他们的名字,云烨的面孔变成了蜡黄色,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让老江请他们进来。

    这一次云烨没有去迎接他们,只是坐在大厅上等他们过来,等自己的兄弟虚情假意的劝诫自己,胸中的酸楚仿佛就要溢出来一般。

    长孙冲一进门就笑道:“烨子,何必愁眉苦脸,江山谁去坐与我等无关,都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们勋贵就是那座营盘,皇帝不过是来来往往的过客而已。知道你的性子,要你出面太为难你,你只要留在家里,那都不去,等到新皇登基的时候恭贺一下就成,兵部尚书的职位,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选了。”

    听完长孙冲的话,云烨又问沉默的李怀仁说:“你怎么说?”

    李怀仁长叹一口气艰难的说:“识时务者为俊杰!烨子你是人间的智者,心中想必已经有了决断,我们过来,就是来听消息的。”

    云烨点点头,用刀子从袍子上割下两块布,一块拿给长孙冲,一块拿给李怀仁,然后做了一个请离开的手势,就背过去眺望远处的玉山,那里的的白雪已经化尽,正在慢慢地变绿,春天早就回到了大地,为何自己的身体却如此的寒冷?眼前出现了无数的金星,明媚的春光逐渐被黑暗吞噬。

    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的自己还是那样的年少,骑着旺财在草原上奔跑,李承乾的衣衫已经被扯得稀烂,这家伙每天都穿新衣服,这是大家一致商量好的报复,程处默欢呼着从奔驰的骏马上俯身摘下一朵黄花,追上骑术不太好的李承乾,抖手就插在他的头上,大叫着李大娘子远远地跑开……

    李怀仁流着口水趴在一堵矮墙上往里面偷看,那里是李道宗宠妃住的地方,几个人把脑袋凑过去之后,才发现那里面有一个女子正在洗澡,胸前的两点红豆都清楚的展现在所有人眼前。

    不好,被沐浴的美人发现了,尖叫了起来,大家顿时落荒而逃。气急败坏的李道宗跳上矮墙大声的喝骂……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哦!是皇帝秋猎时候发生的事情,为此五个人被长孙狠狠地抽了一顿板子,李二倒是哈哈大笑不当一回事。

    梦做完了,也就醒了,张开眼睛的时候,辛月就在跟前,没有欢呼,只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我睡了多久?”

    “三天。”

    “李治被砍掉脑袋了没有?”

    “还没有,不过已经被左武卫困在三原县,承乾和处默来过,不过又走了……‘

    说到这里辛月再也忍不住了,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断断续续的说:“您吐了血,睡过去了,小苗要去请孙先生,外面的人不许,又不能暴露地道的秘密,结果小苗就杀出去了,把孙先生请来以后,又杀回来,身上中了三箭,血流了一地……老江战死了,老夏战死了,刘进宝至今昏迷不醒,夫君,咱们走吧,去岭南也好,去岳州也好,哪怕是去远岛都行,妾身伺候了您好好过日子,长安的这笔糊涂帐咱家不算了。”

    云烨听到这些话,心中大恸,两只胳膊想要撑起身子,却酸软无力,侧过脑袋就看见上身被纱布裹的严实的小苗也在低声哭泣,这才好过一点。

    “饿了,给我一碗粥,喝完粥我又是一条好汉!”

    云烨咬着牙吩咐道,自己吐血已经是懦弱的表现,下意识里还是不愿意和李怀仁刀兵相见,至于长孙冲,他从来都不会有事。

    喝了一碗粥,精神好了许多,从辛月断断续续的话里面慢慢知道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就在李治一个人坐在万民殿龙椅上大笑的时候,他忽然听到有人说皇帝醒了,于是他在第一时间就带着自己的侍卫想要回到晋阳,到了三原县之后,他又给十二卫下令,要他们火速攻击长安。

    结果没有等到长安陷落的消息,等到的是程咬金统领的左武卫大军的围剿!

    ps:第一章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