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十五节盛唐人物

唐砖 第十五节盛唐人物

    盛唐人物自有一番风liu,十三四岁的少年面对王公重臣居然没有丝毫的怯意,大大方方的站起来作了一圈揖,自报了家门就斜视四十五度看着天花板,真正做到了白眼望青天。

    看到他,云烨就想起二十年前的自己,很担心自己也是这副德行,如果是这样,就让人发愁了,这样的二杆子怎么在长安城混啊。

    上首坐着房玄龄,次席坐的是杜如晦,在下面坐的是牛进达,尉迟恭,对面坐的是自己和薛万彻,苏味道坐在最下手,这样的席面,也许只有皇帝来了,才能摆出这幅欠揍的德行。

    房玄龄和杜如晦如今都已经退休了,殊不知退休之后的人才难伺候,对他过于热情说你可怜他,不理睬他,又会说你眼睛长到了屁眼上,这简直就是难为人。

    程咬金的脸色已经有点尴尬了,云烨起身离席,一巴掌就抽在那个傻小子的后脑勺上说:“眼睛看那呢?知道的明白你来自幽州范阳,不知道还以为你是从岭南来的生番,做了一首三通四不顺的诗就期望白衣傲王侯?小子,还差得远。”

    卢照邻被云烨一巴掌打傻了,怎么都不会想到堂堂的兵部尚书居然会动手打人,到底是年纪小,抬起头的时候已经眼泪啪嚓的。

    不知怎么的就被云烨牵着手来到房玄龄桌前规规矩矩的喊了声“房爷爷!”

    “这就对了,今日来府上喝酒的人哪一个不是你的长辈,见到胡子白的,就喊爷爷,见到花白胡子的就喊伯伯,见到黑胡子的就喊叔叔。不致有错。”

    房玄龄本已经皱起的眉头慢慢松开,推开手里的酒杯道:“既然以诗文见长,不如当场赋诗一首让老朽开开眼界。”

    这就是气话了,老家伙活的越老心眼就越小。一把年纪了和一个小孩子过不去。

    卢照邻偏偏是一个硬气的,梗着脖子扬声颂道:“倡楼启曙扉,杨柳正依依。莺啼知岁隔。条变识春归。露叶凝愁黛,风花乱舞衣。攀折聊将寄,军中音信稀。”

    诗不错,毕竟是唐初四杰的作品,房玄龄才要点头称赞一下,就听卢照邻接着说:“早就听闻云侯乃是“兰陵美酒郁金香”的歌者,不知云侯最近可有佳作?”

    此话一出满堂宾客皆是捧腹大笑,薛万彻大声笑道:“好人难做,好人难做啊。你帮着这小子,如今却被人家拷问到头上来了,现在心情如何?”

    云烨苦笑,估计自己会被这个小牛犊子诘问,没想到他会在做了一首诗之后才向自己发难,就这样的性子想居住在长安恐怕会非常的艰难。

    杜如晦闭目品味了一会卢照邻的诗歌,挑了一个青铜爵将杯中酒一口喝干,斜眼看了薛万彻一眼道:“这是士子间的诗唱酬和。到了你嘴里怎么就变得下作了,闭上你的嘴。有好好的诗歌听怎么还堵不上你的嘴,莫非认为老夫闲散在家已经管不了你是不是?”

    薛万彻赶紧抱拳致歉,老家伙现在惹不起,都说了不问世事,没事干怎么就往皇宫跑得没完没了,现在人家都说外相不做了。现在改成内相了。

    云烨笑了一声就坐回座位,自己现在位高权重的和一个少年人争锋算什么本事。卢照邻的一生坎坷,最后贫病交加,在汾水自尽,悲惨的一生未必和他这样的性格没有关系。

    程咬金的面色变得很尴尬。今日的彩灯宴会乃是一片好心帮着 自家的亲戚扬名声,谁知会遇到这样的憨包。

    “诸公,饮甚!”

    盛唐时候多出狂士,强大的国家,富裕的生活,彪悍的民风自然就会培养出目空一切的少年,卢照邻恐怕就是其中的一位。

    眼见他被晾在中间羞愧的无地自容的时候,云烨拍拍自己的座位,示意卢照邻可以过来坐,别人或许不知道这个孩子的才气会达到什么地步,云烨还是很清楚的,不为别的,就为那句“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名句,也应该给他一个台阶下。

    乖乖坐到云烨旁边的卢照邻已经快要哭出来了,看着这个比云欢还要小几岁的孩子,不知为何云烨对他很难生出恶感。

    小声说:“来这样的场合,多吃菜,少说话,有长辈在场,礼仪周到些,这里的人都是我大唐的英雄,不可不敬,美丽的诗赋固然能陶冶情操,却不要把它认为是评判学问优劣的唯一标准.”

    眼看着卢照邻乖乖受教的样子,云烨这才猛然间想起,这个孩子不过只有一十四岁,少年人才智高出同辈甚多,自然可以骄傲一下,现在的卢照邻不是那个受尽磨难的卢照邻,悲悯而高洁。

    想到盛唐夜唱,想到溢彩流光的美妙时代,云烨心中充满了神往,高冠文士弹剑作歌,豪侠志士塞满山川,内有慷慨悲歌之士,外有铁马奔腾于旱塬,情不自禁的拿着筷子敲击着茶杯唱到:“舍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一首歌连唱三遍,云烨的歌声并不动听,有些地方甚至还有些走调,但是这丝毫不妨碍他演绎李白的巨作,多年来坎坷的经历已经让他拥有了诗人悲愤的情感,和豪迈的气质,虽然最后象牙筷子折断,薄瓷杯碎裂成几块,敲无可敲,但是这首歌却深深的印在众人的心里,彩灯夜宴一时间没了任何声响!

    募然间杜如晦暴喝一声道:“好一个昨日之日不可留,好一个今日之日多烦忧,老夫感悟良多,这才是真正的世间妙音,云侯多年不作诗歌,今夜吟来,诗文功底更进一步,老夫佩服的五体投地!

    卢照邻小子,好好听着,这才是人世间的纶音,不是你那一片华丽的词章所能比拟的。”

    “呵呵,确实如此,云侯的诗歌每多听一次,心中就多了一层变化,今夜的彩灯夜宴至此方到妙境,诸公举杯,不可不饮!”

    房玄龄走到一盏最大的彩灯底下,将它摘了下来,放到云烨的桌前,举杯邀约。

    一轮酒罢,卢照邻的脸色青白不定,犹豫半晌这才举杯对云烨说:“卢照邻受教,这就参加今年的玉山书院大考,希望能在先生座下受教。”

    “卢照邻,到了书院你会知道你会知道学问一途是何等的艰深,不投入所有的心思不可能有所得,元璋先生,玉山先生,离石先生,金竹先生更是一代学问宗师,那里的才俊之士如同过江之鲫,你会在那里找到你的对手和好友。

    我大唐国势如同朝阳初升,四海膺服,放开你的心胸,容纳四海,这个盛世里,定会有你一展雄才的机会。”

    程咬金走出座位大叫一声,立刻就有仆人抬上马槊,云烨一看转身就走,这是老头子新做的四十斤马槊,上一回舞动之时因为这柄马槊太重,盏茶的功夫里脱手飞出去三次,这一回眼看着老头子喝高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房杜两位见云烨离开,情知不妙,喝骂了老程两句,也匆匆的走出厅堂,人还没有走出来,就听得那里传来兵刃破风的声音。

    薛万彻,牛进达,尉迟恭高声叫好,对于他们云烨没必要提醒,久经战阵的人这个时候才不会主动离开,否则那就太丢人了,至于苏味道和卢照邻不敢离开,估计只能战战兢兢的观赏这夺命的表演。

    程家的庭院很大,到处挂满了彩灯,房玄龄,杜如晦云烨三人在灯河下一边漫步一边说着家里的琐事。

    “高阳这孩子已经被老夫宠坏了,这些年虽然对财货的渴求已经不再强烈,但是遗爱却吃足了苦头,老夫昨夜睡到半夜,还能听见高阳在对面楼上训诫遗爱的声音,只不过回家晚了一些,何至于此啊。”

    “房老头,你莫要欺人太甚,咱们三家都娶了公主,高阳的性子虽然跋扈了一些,可是在孝道一途绝无亏欠,你全家的吃喝花用,哪一样不是高阳打理的?

    公主里面最好的已经到了你家,还有什么不满足的。闺房里面专横一些,那是必然之事,倒是我家……”

    “您两位打住,晚辈不想听老公公偷听儿子儿媳间的秘闻,这是为长者隐讳,您两位也不用绕圈子说话,您就直说,想在安澜那里干什么?”

    相处的时间太长了,对这两个老家伙已经有了足够了了解。

    房玄龄杜如晦相视一笑道:“据说你儿子准备了一支庞大的船队准备去寻找传说中的太阳神国,请让我们两家人附于骥尾。”

    云烨笑道:“这是一桩赔钱的买卖,既然您两位想要掺乎进来,那就进来好了,事实上船队是两支而不是一支,不如您两位一人参加一支如何?”

    房玄龄疑惑的问道:“为何是两支?”

    “一支其实是书院的船队,他们要看看天尽头,做一项研究,这一支船队会沿着南海向南航行,想看看能不能回到原地,另一支则向北,也是同样的任务,如果两支船队能够相遇,自然也能证明那一项伟大的猜想,至于去太阳神国,只是为了拿到橡胶树的树苗和种子,书院的研究,包括青雀的研究都被阻碍在密封材料上,我知道太阳神国有一种叫做橡胶树,类似漆树的树苗,能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才会有这一次远航。”(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