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十九节家事和退路

唐砖 第十九节家事和退路

    “您这是纵欲过度!”辛月毫不留情的揭穿了云烨的虚假面目。

    “我不就是抱怨了一句腰酸背疼而已,怎么就扯到这上面么来了?”

    辛月一边帮着丈夫按着腰眼一边说:“您总是这样宁愿亏欠自己也不愿意让自己在意的人伤心,小苗想要一个孩子,您就算是拼命了,马上四十岁的人了,身体已经在走下坡路,怎么经得起旦旦而伐?”

    辛月的按摩功夫见涨,云烨舒服的呻吟出声,她说的没错,云烨总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其实就是来享福的,这个世界没有人对不起自己,从皇帝到庄户都是一样,哪怕是李怀仁估计在伤害了自己之后痛苦也比欢乐多,长孙冲每回见到自己眼睛里都有莫名的光彩在流动。

    皇帝对自己的信任几乎是达到了一个帝王能够做到的极限,几位长辈对自己也像对待亲儿子一样,更不要说颜老先生和李纲这样的智者。

    既然享受了所有人赋予自己的好意,那就要全心全意的对待,小苗为了自己在漠北苦战一年,现在不过是想要一个孩子而已,算不得过份的要求。

    “娶了你们几个,其实是我的福份啊,作为女人没有孩子,她的一生是不完整的,你看看小苗这些天快活的样子,我就算再累些也心甘,不过说回来了,这种事情我也很喜欢!”云烨嘿嘿笑着回答了辛月的话。

    辛月没好气的在云烨的光脊梁上拍了一巴掌说:“就是一个滥好人而已,您啊,最好活的长长的,把好人做到底,等妾身几个都死光了,一个个都笑着闭了眼,您再来地府找我们继续当好人,如果下辈子妾身还能做女人,还打算嫁给您,最好所有的轮回都这样进行下去,和您过日子,一千年都不会厌倦。”

    云烨摇头说:“不成,下辈子我打算当一头猪,混吃等死,一年就是一辈子,骨肉毛皮都拿去还债,这样不管我这辈子造了什么孽都会还清楚。”

    “您才没有造过孽,您是好人。”

    “我是好人?高丽人大概不这么看,突厥人大概不会这么看,吐蕃人也不会这么看,大食人更不会这样看,你不知道,也没有见过大军到处寸草不生的场景,程处默的大军在前面开路,只要是会动的东西,都在他的清除之列,还有南洋的那些土人恐怕也不会同意你的看法,其实按照我以前的相法,不管杀的是谁都不会让我感到快乐,谁知道我竟然杀了那么多的人。”

    辛月帮云峥披上睡衣,躺在他的身边握着他的手叹息一声,无话可说,一位将军不可能不杀人,也只有杀的人多了才会成名将,杀光了所有对手才会被称之为战神,自己的夫君就是这样,少年的时候狂放不羁,人到中年却忽然变得沉稳,到了老年一定会变得非常睿智,这是一个令人满意地变化,也是一个女人最可靠的依仗。

    天上的月亮马上就要变得圆起来,透过玻璃窗,清冷的光辉洒进屋子,辛月很大方的搂抱着自己的丈夫,还把腿也压在丈夫的腰间,每到这个时候,丈夫就完全是属于她自己一个人的,很可惜,这样好的男人却有五个老婆……下辈子不许再这样……

    天很快就亮了,云暮是全家起的最早的一个,一大早就学着大娘的样子开始安排家务,爹爹昨晚说了,一个女人要是不会安排自家的事情,就是一个失败的女人,从今天起,内宅的事物都是自己说了算。

    小苗起来的也很早,她摩挲着兵器架子上的长枪有些舍不得,夫君已经严厉的告诫自己不许再碰这些武器,这段时间只能好好的养胎。

    摸着自己的扁扁的肚皮,小苗非常的欢喜,她能感受到肚子里有一个小小的生命正在成长,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自己的孩子到底是什么样子,如果是男孩会不会像夫君一样聪慧,如果是女儿不知道会不会像那日暮一样的漂亮。性格最好像铃铛,柔柔的,女孩子就该是这样。

    如果上天可怜自己给自己一个儿子,小苗看着手上的长枪露出骄傲的笑容。

    孕妇在云家永远是最金贵的,云暮特意按照家里照顾孕妇的配方,做了和别人不同的早餐,云家的早餐都是挤在一起吃的,看着全家人都出来到了饭厅,云暮就非常的骄傲,连从不出门的老祖宗都在丫鬟的搀扶下来到饭厅,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指挥家里的丫鬟和仆役。

    “老祖宗,您看看,咱家的闺女当起主妇来也没有问题,每一样都考虑的很周到,哟,小苗的养身子的粥汤都想到了,不错,不错,今天的小米粥实在是不错,老祖宗您还是多用一碗才是。”

    辛月里外看过之后就对云暮的表现赞不绝口,虽然丫鬟和仆役们被指挥的很乱,她就当看不见,闺女第一次管家,总要给点奖励才好。

    李烟容正在哺乳,所以她的餐盘里面的食物非常的丰盛,但是云寿的盘子就可怜了,只有一片小小的馒头,云寿刚要抗议一下,云暮就指指他身上的肥肉,表示他需要减肥。

    那日暮今天的表现好极了,坐在一边小心的喂小闺女吃饭,就是偶尔抬起头瞅一眼大闺女,再看看夫君,一脸的迷惑,自己的闺女就不是一个好的管家婆。

    老钱一脸感动的看着云暮,转过头对辛月说:“时间过得真快,前些年那个还骑在老奴肩头骑大马的闺女转眼间就能操持家务了,真是让人感慨。”

    辛月瞅了云暮一会说:“小鸟也长出翅膀了,您是家里的老人,平日多教教这孩子,大家族里的日子没有那么简单,咱家没有那些破烂事情,别人家人头打成猪头的事情可是非常地多。”

    “那是自然,不过咱家的小娘子没必要学那些龌龊心思,就这样嫁过去,我就不信还有谁敢对小暮不敬!”李烟容见丈夫可怜,就把自己盘子里的俩个包子夹给丈夫,在一边帮着小姑子涨气势。她在东宫管家的时候可是出了名的严厉,杖毙的奴才也不是一个两个,所以云家的仆役丫鬟最害怕的人却是这位当家的少奶奶。

    辛月现在不太管家里的事情,商队以及店铺里的事情都是李烟容在管辖,除了几位老家臣,李烟容能处罚其它所有人。

    吃过了早饭,老钱陪着云烨去了酒坊,刘进宝赶着马车,上面装满了礼物,今日就是云家感谢家臣的好日子,酒坊里的人都在等家主的到来。

    家臣拜见家主的礼仪被一丝不苟的完成,老钱又拿来一个名单请家住过目,这是今年新晋的家臣,岭南的老孙,岳州的老赵,再加上刘进宝,还有一些对云家做出非常重要贡献的老掌柜也加入了进来,魔姬就站在一边,手指微弹,一些淡黄色的粉末就被弹进新晋家臣的鼻子,这一关是必须要要经过的,是所有家臣在参详了魔姬的主意之后做的决定,忠诚,永远是最重要的话题,魔姬的蘑菇粉能让人在恍恍惚惚间回答最隐秘的问题……

    回到家,辛月又开始帮着云烨包扎腕子上的伤口,每三年丈夫的手腕子就会被割破一回,歃血为盟这回事,现在已经成了云家的传统,别人家征召家臣家主可不会割手腕子。只需要接受家臣的效忠就好,再说几句勉励的话就完成了这个仪式。所以云家的家臣从来都看不起别人家的家臣,忠诚向来都是相对的,自己对家主忠诚,同时家主也需要对自己忠诚,也只有这样大家才会相互扶持着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前进。

    云家现在正在大肆的整顿家里的事情,和其他家族的纠葛正在逐步的解开,有时候船太大了,就不好掉头了,云家现在需要一个灵活的反应。

    家臣才是一个家族的根基,李二夹袋里从不缺少可以信任的人才,就是因为李家的家臣群体非常的庞大,云家也必须做到这一点,这几年,云烨有目的的将狗子,人熊,冬鱼,还有家臣的第二代全部安插进了长安城的要害岗位,比如狗子,现在就是镇守延平门的大将,这道门离兴化坊最近了,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人熊现在是万年县下辖的武侯头子,有时候最敏感的信息来自于这些不起眼的人。冬鱼常年驻扎在灞河上,带领一支小小的河内舰队负责稽查水运事宜,只要云家上了战舰,就能在最短的时间里离开长安,云烨从不允许自己没有一条可靠地退路。

    这样的退路云烨安排了三条之多,甚至有一条可以直接遁入秦岭,沿着一条从未有人走过的道路直通金牛道,最后辗转到达汉中,最后沿着汉水直抵岳州。

    只有确定自己没有后顾之忧,云烨才能放手一搏,每一个家族相信都会有这样的准备,就是不知道他们的打算是什么。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