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三十节仁慈的国度

唐砖 第三十节仁慈的国度

    ( )因为没有范例在前,所以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自己摸索,摸着石头过河其实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现象,有时候会走错路,有时候会遇到陷阱遭受灭顶之灾。

    只要在陆地上一切都好说,大唐如今国力雄厚,偶尔失败个一两次不算什么事情,如今在大唐的很多州县,都有书院的学生在尝试一些新的国策,有的成功了,而有的却失败了,李二非常的大度,他允许这些小官吏在合理的范围内做一些试探,但是这些试探一旦成功或者失败,就必须上报,由言官组成的巡阅大使不断地在大唐的土地上巡阅,经年不息。

    当云烨来到汉水,乘舟南下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被装在槛车里,正在准备搭上一艘船,去遥远的南方,身后跟着一队妇孺,扶着老的,拖着小的,情形惨不忍睹。

    云烨从船上下来,走到槛车边上,看着须发虬结的王玄策道:“你的目的地是那里?”

    “交州!”

    “你的罪过不是发配交州就能洗清的,现在你被征招入伍,成为死士,随我去岳州,而后随南方的探险舰队,去遥远的天边,如果能活着回来,会洗清你所有的罪过,因为你已被征召入伍,你的家人将会释放,除非你半路逃遁。否则他们会好好地活下去。”

    云烨的语气非常的严厉,从押解的官员手里要过文书,做了签押,加盖了自己的印绶,好让他们回去向刑部交差。

    这就是做兵部尚书的好处之一,帝国的律法里写的很明白,作死士可以赎罪。而让什么人成为死士,就在兵部尚书的一念之间。

    “先生!”王玄策干涩的眼眶里涌出大滴的泪水,李治失败后,他就被刑部官员从南诏押解回了京师,原来以为必死,但是因为皇后一心想要保住李治的命。顺带着他们的性命也被保住了,虽说罪减一等,可是刑部的那些人却没有放过王玄策他们的打算,这一次全家发配交州,其实就是在变相的想要杀光他们全家。

    押解的官员打开了槛车,王玄策委顿在地,抱着云烨的双腿嚎啕大哭,哭声里,既有惭愧。也有说不出的委屈,两年来时时刻刻的担忧,终于在这一刻全部化解了。

    ”吃一堑,长一智,你原本是书院的骄傲,可是后来却变成了书院的耻辱,君子当知耻而后勇,去最困难的地方磨练一下心智。向世人宣告,书院不可能教授出狼子野心的阴谋家。将你的智慧用在该用的地方上,你今年只有三十二岁,还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王玄策只是抱着云烨的腿大哭,虽然还能不断地点头,整个人其实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云烨命人带着他们全家去了舱房,长安是回不去了。只能在岳州给他们找一个安身之所。

    冬日里的汉中,漫山遍野长满了油菜,现在还不到开花的时节,只是绿油油的铺满了山坡,寒雾笼罩着江面。让所有的景致变得模糊起来。

    希帕蒂亚痴痴地的望着岸边,李泰的身子还能看见,他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大声的呼唤,谁能想到,说好了只送到山口的,结果,他一直送到了汉中!如果不是云烨苦劝的话,他一定会把希帕蒂亚送到泉州,哪怕陪着走一遭埃及也不是不可能。

    “这是我最后一次出远门,到了埃及,我就不参加航海了,而是折返回来陪着我的男人,您说陛下会不会砍我的头?”

    希帕蒂亚擦干脸上的泪水,笑着问云烨。

    “应该不会吧,你知道的,陛下这几年一直在吃素,不太杀人了,尤其你是他的儿媳妇,估计下手的可能性会更加的低。”云烨很不负责任的说道。

    “我喜欢这个宽容的国度,云烨,你刚才不是也宽容了一个罪人吗?我有时候非常的不喜欢冷冰冰的律法,他太无情,太残酷,无论是你,还是青雀,或者是那个疯子一样不顾一切也要护住自己孩子的皇后娘娘,你们做的事情都让我的心里感到温暖。

    你看啊,我的男人还在大叫,我几乎听不清他在喊什么,但是我能感受到他的爱意,真正无情的人是我,如果我还有一点人的感情的话,这时候我就该跳下河,游到我的男人那里,匍匐在他的脚下,祈求他的原谅……”

    “不用游泳,我这里有小船,可以送你去。”

    云烨烦躁的说了一句,最讨厌李泰和希帕蒂亚之间黏黏糊糊的感情,一会像个疯子,一会又像个狗屁的诗人,说出来的话,让人的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希帕蒂亚终究没有问云烨要小船,而是下到舱房里去哭泣,云烨大声的朝李泰所在方向喊道:“滚回长安吧,我会照顾好你老婆的!”

    隐约听见李泰在骂自己是王八蛋,云烨抠抠耳朵,就下令扬起主帆快速的向长江进发……

    告辞了汉水座舟就进了长江,长江的水师统领杨明月来到江口迎接兵部尚书,见了自己昔日的老部下,云烨没有多余的话,只是告诉他,将来有一天会需要他封锁长江。

    “大帅,用不着那么费事,末将发现只要是能在水面上漂的,好像都是咱们的人,也就张亮碍眼一些,如果将来有变,没人能从长江上过去。”

    云烨笑着说:“我们没有别的心思,就是自保而已,谁都是从大头兵起来的,厮杀了一辈子才混到目前的地位,没有必要的话,兄弟们每个人最好都富贵一辈子,或者好几辈子,我是一个胸无大志的人,却又是一个小气的人,束手就戮的傻事情我是干不出来,所以给弟兄们找一条后路就是我这个做大帅的人的天职。”

    “这是自然啊大帅,弟兄们这些年跟着大帅吃香的喝辣的,谁都想把好日子继续过下去,如果实在是没得过了,咱们就走,大海上才是我们的天下。”

    “看情况而定吧,最多三五年一定会有大变化,其实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承乾这家伙活不过陛下啊,这简直太糟糕了,听人说陛下现在还能日御三女,倒是承乾这家伙好像整天都在咳嗽,如果不是孙道长发现的早,这家伙早就成了肺痨,现在整天躲在东宫将养身体,怕死,怕的要命,这才是让我担心的事情。”

    杨月明嘿嘿的笑道:“大帅过虑了,有孙道长这样的陆地神仙在,太子殿下一定会安然无恙的,就算是有事,您认为谁能接替皇位?太子的儿子还是其他的王子?”

    云烨看了杨月明一眼说:“这些事情还太早,你还是安心看好长江为好,不要想着做投机的事情,朝堂上一日三变,不是你这样的粗人能驾驭得了的。”

    说到这里,云烨又看了杨月明一眼说:“前些时间衡山王去了岳州,你不会是和他有什么纠葛吧?这个愚蠢的念头赶紧打消掉,跟着他你会死无葬身之地的,船舱里的王玄策就是例子,晋王谋反,所有人都没了好下场,不要被虚幻的未来蒙蔽了眼睛,我不想亲自带兵来剿灭你。”

    杨月明翻身跪倒说:“大帅,末将绝无二心,只是衡山王说,他已经打算迎娶大娘子了,末将还以为,您会在他的身上下注。”

    云烨的面色缓和了下来,瞅着船舷外的悠悠江水说:“没有的事情,云暮不会嫁给一个野心家,我在大唐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帝国的平安喜乐,而不是什么个人的得失,做好你的事情,不要想的太多,你们的心思都简单,想得多,错的就多,只要认准了效忠皇帝就好。这个皇帝必须是正式登基以后的皇帝。”

    杨月明是自己的老部下,云烨对他能做到什么程度很清楚,所以也就不再嘱咐他,而是告诉他一些注意事项,自己做出判断。

    船进了洞庭湖,这里的水师首领就变成了杨月礼,相比杨月明,杨月礼更加的稳重一些,他的水军大寨就屯驻在君山海螺湾。

    出海的水师已经全部做好了准备,就在岳阳楼下的湖湾里,等候云烨的检阅,来不及进城,东风已经吹起等到春风吹到海边,信风就会吹起,南下的舰队必须乘风南下,错过这场季风,想要南下,只有再等一年。于是云烨在洞庭湖上就敲响了聚将鼓……

    岳州的百姓看到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舟船盛况,站在新修建的拦湖大坝上,就能看到无数的战舰在烟波浩渺的洞庭湖上来回的穿梭,那些载着歌舞伎的画舫全部被军舰从岳阳楼附近撵走,只有一支全部由狭长的海船组成的舰队留在原地不动。

    云烨眯着眼睛清点了战舰,六艘补给船,十艘海鹄级崭新的军舰,静静地停泊在这里,云烨挥挥手,传令官手里的旗子挥舞了起来,十六艘战舰也开始动作,不断地随着云烨发出的指令组成各种战阵,当最后的那面红色旗子挂起来之后,战舰上传来了呐喊声,无数的弩炮被推了出来,在传令官的指挥下,远处的靶船上,腾起了股股黑烟……(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