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三十四节商贾的呐喊

唐砖 第三十四节商贾的呐喊

    何邵站在宫门前,不由自主的挺起了胸膛,自己的腰肢这些年弯曲的已经太久了,不管商贾给这个庞大的帝国注入了怎样的活力,在这片辉煌的国土上,商贾依旧是一群没有任何地位的人,他们或者遭受欺凌,或者遭受压榨,或者遭受侮辱,在勋贵的宴会上他们就是被取乐的对象,如果在屁股上装上尾巴,就能和猴子相媲美。

    万民宫!这座由商贾集资修建的宫殿,已经在长安屹立了一十五年,这是十五年来,也是商贾这个群体获得迅猛发展的十五年。

    如今,不论北方的雪原,西面的大漠,南边的丛林,亦或东方的大海,商贾的影子无所不在,这个帝国的岁入有一半来自商贾的贡献,这个帝国之所以能够战胜所有的敌人,其中就有商贾的奉献。

    凭什么,我们再缴纳了沉重的赋税之后,还要给勋贵们投鲜,凭什么只要是是勋贵涉足的领域商贾就要退避三舍?凭什么你长孙家要玩热气球,我何邵就只能跑到沙漠里吃沙子?

    我是帝国的伯爵,也有权利上殿面君!

    何邵的胆量不是来自他说身上的伯爵装束,而是来自身后百业行大掌柜,他们来了十三个人如今加上自己,整整十四个人,都是有官职在身的人,虽说没有任何的实权,但是这一次一定要发出自己的声音,朝廷要重新制定《商律》,怎么能够没有商贾的参与?如果说任由一群不是商贾的人来制定商贾的行为准则,这才是天底下最大的不公平!

    李承乾站在整支队伍的最前面,回头看了看那些有些悲壮的商贾官员,暗自笑了一下,万花筒一样旋转的朝堂,今天的主要角色,居然会是一群商贾!

    长孙无忌用不着排队,这是皇帝对他的优待,他只需要在万民殿的台阶上等着就行,一顶暖轿将他和其他的朝臣彻底的区分开来,作为凌烟阁上第一人,他有这个资格。

    宦官尖利的嗓音在皇宫响起,侍御史再一次整顿了队列之后,浩浩荡荡的两列队伍就走进了皇城,皇城外面,整整齐齐的摆放了一十四口楠木棺椁,其中的一个显得格外的宽大,这是何邵为自己准备的……”自古以来从未听闻过有不流血的变法,如今已经到了你我生死存亡的关口,如果事有不谐,流血从我等开始!”

    商海浮沉多年,何邵深切的知道,没有要求就不会有应答,没有抗争就不可能有胜利,如今的何家,已经从最初的富商变成了豪商,这样的财力,武力,如果在别的国家就能轻易地改变一个国家的势力划分,甚至皇权的更替,但是在大唐,他依然卑微的如同一只蚂蚁般的存在。

    官商,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自己已经做到了一个普通商人能够达到的极致,现在,自己不缺少钱财,唯一缺少的,就是对自己命运的掌控!

    “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是以前从云烨嘴里知道的一个名词,以前把这句话当成一个最可笑的笑话来听,经过多年的感悟,何邵终于认识到了这句话的重要性!

    想要保证自己不成为一头随时会被宰掉的大肥猪,何邵此时此刻对自己的性命并不是如何的看重,何家的一支子孙已经去了远岛,只要香火不灭,他不在意拿自己的性命拼一回。

    长孙无忌站在丹樨的第一层,浑浊的眼睛冷冷的瞟了一眼何邵,何邵顿时就感到似乎有一条毒蛇正在从自己的后背慢慢的爬上来。努力的克制着不让自己发抖,朝武将的那一方看过去,很遗憾的没有看到云烨,暗自叹息一下,云烨这时候大概还在汉水上飘着。最快,也只会到达秦岭。而自己再也没有能力拖住《商律》制定的脚步了。

    何邵下垂的双手掐着自己的大腿,想让疼痛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皇帝就要出来了,他必须让自己坚持到见到皇帝的那一刻。

    为了这次的机会,百业行花费了非常大的代价,才弄到这次觐见的机会,万万不能弄砸了,无论如何,也要把自己的意愿在朝堂上说出来,哪怕一出宫门就死,也值了。

    “谁允许商贾来到庙堂上的?”

    长孙无忌没有问别人,而是问站在自己前面的太子李承乾!如果没有李承乾这位百官第一人的支持,何邵他们根本就没有上朝的资格。

    “天子倾听万民的呼声,原本就是常理,如今商贾们有觐见的诚意和意愿,本王也只是按照礼制办事而已。”

    长孙无忌叹了口气说:“六万枚金币,就能让十四个商贾来到朝堂,如果有十万枚金币,却不知太子殿下是否会准许他们入朝为官?好好地朝堂,现在也被弄得铜臭漫天,大唐帝国的颜面说到底只值六万枚金币,太子殿下舍本逐末了。”

    “士农工商,愿为四民,本王倒没有看出什么高下来,如果说铜臭漫天,这座万民宫就是商人捐献所建,大唐君臣在这里议事一十五载,也没有见到谁被铜臭玷污。”

    李承乾现在掌管着内府,对于商人他有着不同的看法,甚至认为这些人乃是帝国的中流砥柱,勋贵们被云烨和长孙无忌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皇族却被自己的父皇牢牢地握在手中,自己这个太子殿下,唯一能争取的就是这些被人遗弃的商贾,这些有着强大能力,却没有相应地位的人群。

    这些年,李承乾的眼光变得深远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样幼稚的认为,只要自己有大义就能获得绝对的尊敬,事实上如果不是站在中立位置的云烨站了出来,自己这个太子经受的压力会大的无法想象。

    “呵呵,太子到底有了几分储君的威严,至于商贾能否主导这次《商律》的修订,那就看陛下的意愿吧。”

    长孙无忌说完话就抱着勿板站在自己的位置上闭目养神,只有潮红的面色,证明他的心绪并不安宁。

    李二出来了,每当阳光照耀到宝座上的时候,他就会准时的坐在王座上,与太阳同时掌握这个光明的大地,是李二近年增添的一个习惯,以至于司天监总是要计算日出的准确时间,为此,司天监和玉山书院共同组成了一个小小的学院,专门研究一年四季日出的时间,至于有资格担任这个院长的,就是书院的名宿赵延陵。

    把光明之山这颗巨钻镶嵌在皇冠上这是李二的一个恶趣味,他的脑袋上光芒四射,光明之山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像是一团明亮的火焰,不管是谁看皇帝的时候都需要眯上眼睛。否则看得时间长了,眼睛就会变得红肿,李二把这叫做帝王的威严。

    “朝会开始,百官大礼觐见!”一个宦官扯着嗓子大声的吆喝。

    大朝会向皇帝参拜这一条在大唐从来没有改变过,整个大殿上,只有寥寥的三五个凌烟阁上人只需要抱拳施礼以外,其他的都要跪拜,李承乾也不能免俗。

    在李二说了一声平身之后,朝堂就陷入了一片死寂,长孙无忌不发话,别人不能说。

    过了一会,长孙无忌出班启奏道:”启禀陛下,大将军程处默,银青光禄大夫尉迟宝林,一体保举亲勋翊卫羽林中郎将云寿继任岳州刺史,奏本在此,请陛下御览。”

    李二对这件事并不感到奇怪,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岳州刺史是自己早年为了分散勋贵在长安的势力,做出的一项国策,效果非常的好,现在文武分家,云家人去担任岳州刺史没有什么关系。

    “朕不记得岳州刺史崔秀有何不妥之处,这次换任所为何故?”

    “崔秀在岳州多年,克勤克俭,任上多有美名,臣等一体认为此人应当简拔至长安,臣以为,散骑常侍足以酬功!”

    李二听了长孙无忌的话,笑了一下,翻开奏章,那红笔批阅了一下,就让宦官拿给长孙无忌,此事就算尘埃落定。

    批阅完奏章的李二一抬头就看到了肥硕的何邵,愣了一下,二等臣子里面何邵的体型过于醒目,想看不见都不行。

    “何邵?”李二问了一句。

    已经紧张到极点的何邵听到皇帝在呼唤自己,三两步走到中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如同捣蒜一般的回答:“正是微臣,正是微臣!”

    所有人都鄙视的看着何邵,大朝会跪拜皇帝这是典诰的要求,奏对之时,怎么也成了磕头虫?实在是有失臣节。

    “你站在朝堂上倒是一件稀罕事,不忙着赚自己的银子了?”李二用戏觑的语气问何邵,在他看来,何邵来到万民宫,就是来过上朝的干瘾的,他不相信这个唯利是图的人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陛下开恩,给吾辈商贾一条活路。,求陛下开恩,给吾辈商贾一条活路!”事到临头,何邵的胆子居然变得大了起来!一边磕头,一边大声的说出了自己早就想说的这句话!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