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三十六节吐蕃王妃

唐砖 第三十六节吐蕃王妃

    “世事洪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商税如今占据大唐赋税的七成份额,这是大势,不管长孙无忌如何的坚持,都无济于事,国家需要钱来支撑,官员需要钱来摆阔,长孙无忌逆流而上,恐怕他自己的盟友都不干啊,每家每户都有商家,他们这些年恐怕已经对商家上缴的利润非常的不满了吧?

    褚遂良也是人杰,没道理看不透这些事端,皇帝陛下更是在坐等火山爆发,作为一个玩弄权术的高手,陛下不会不明白只要第三方参与进来,他才能左右逢源,将自己的优势扩大到极致,陛下现在在大唐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但是他现在故意在淡化自己的存在,想要从这些蛛丝马迹里发现以后朝堂变化的一些规律,从而加以控制。

    现在商人出现了,伸手向必须啊要权力,至少在向陛下要参与制定商律的权利,这一次何邵会成功的,早就和他说过,没有流血牺牲,想要争取权利,根本就在做梦。

    陛下的权力是怎么得来的,你我都清楚,长孙无忌的权利是怎么得来的,你我也知道,至于我的权力也是从尸山血海里弄来的,坐享其成可不行,没有人会大度的将自己的权利拱手相让,我也不愿意啊。”

    李泰扔掉手里的羊骨头,看着面前高耸的摩天崖说道:“我不喜欢争论,所以我干脆到金牛道来接你,我大哥自己就能应付,他也对商人很感兴趣,他这一次推动商人伸手要权,从中获取的利益一定很可观,这还是他三年来第一次旗帜鲜明的支持某一个集团。”

    向阳的山沟里,云烨和李泰面对面的坐在一堆炭火跟前,浑身上下裹满了皮裘,云烨把羊腿放在火上烤烤,用刀子将外面的那层焦黄的肉皮削下来,满意的放在嘴里嚼。

    “你也不急着回去,等到尘埃落定之后再回去,我们去秦岭打猎去吧,年纪大了,没有什么好玩的,只有打两只兔子,宣泄一下心情。”

    云烨看着李泰在摆弄自己皇家版的顶级手弩,叹了口气说:“你老婆跑了,与我无关,再说你又不是只有一个老婆,家里最少还有七八个,反正你闲的没事,去找她们去,我打算在摩天崖好好地睡两天,前些日子心情不好,总是睡不着,现在有机会,白痴一样的大睡三天才是正经,要打猎你自己去,我没兴趣。”

    云烨说完话,就裹紧了皮裘,要家将准备好帐篷,在这片风景如画的好地方,睡一觉也是人生一大美事,乱糟糟的长安现在回去一点都不合适,会被李二抓住问东问西的。

    李泰吼了两嗓子,见云烨头都不回的钻进了帐篷,也觉得很没意思,手指一动,一矢三发的弩箭就带着嗡鸣声钉在了松树上,将树上的松树吓得连蹦带窜的上了别的松树。

    喧闹的朝堂和幽静的摩天岭形成了两个极端。

    过了摩天岭就能踏上关中的道路,这里只有一条道路,唯一的一条联通蜀中和关中的道路。

    清晨的阳光穿透了寒雾照耀在道路上的时候,云烨握着一本书坐在路边的大石头上,露水已经把手里的书本沁润的有些潮湿,书皮上面的墨迹晕染开来,这是一本《韩非子》,等到山间马帮的铃铛声传来的时候,云烨身上的皮裘也挂满了露珠,他已经在这里站立了快一个时辰。

    马脖子上挂的铃铛响的不急不缓的,但是云烨的心却变得非常的火热,骑坐在马帮队伍最前面的一皮马上的人掀开自己帽兜之后,一张倾城倾国的面容就显露了出来。

    “雪山上的仙女哟,问候尊敬的侯爵,愿您的福泽就像大河绵远不绝!”

    云烨拿起手里的书看了一眼说:“你是怎么成为吐蕃王妃的?寒辙这个家伙还真是不择手段啊,硬是把你嫁给了一个十岁的孩子?”

    听到动静的李泰也从帐篷里探出头来,瞅了一眼,马上他的眼睛就亮了起来,八卦之心大起,原来云烨这个家伙也不老实,在外面养了这样一个绝色的外室,作为兄弟那是一定要鉴赏一下,看看自己兄弟的眼光如何。

    “见过魏王殿下!”李泰还没有自我介绍,那个美人就主动的向他行礼,惊愕之下才发现这个女子确实美艳绝伦,白瓷一样的肌肤,如画的眉目,再加上飘渺的气质,难怪可以将云烨迷得忘记了家里的几个老婆。

    “哈哈,嫂嫂不必多礼,这是在荒郊野外,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礼,这么些年我这位哥哥将你放在外面,多年难得见一面,真是委屈你了,这回好了,既然要去长安,那就是说可以进家门了,你放心,辛月嫂嫂为人极好,断然不会让你受委屈……”

    云烨和匙儿看着多嘴的李泰,就像看着一个白痴,好不容易等他说完废话,云烨才说:“这位是吐蕃的王妃,也是寒辙的妹妹。你早年见过的。”

    “吐蕃王妃?吐蕃王贡松贡赞只有十岁,哪来这么大的一个老婆?休要骗我,你就算是找了一个外室,又不是多大的事情,我兄弟乃是英雄豪杰,配这位美人正好相得益彰。”

    “她还是神教的圣女,说这些话就不怕被神仙惩罚?”云烨无奈的对李泰解释。

    匙儿倒是笑吟吟的站在那里,一张俏脸埋在火红的狐裘里显得更加的美艳动人。

    李泰无意中瞅见了匙儿身后的战马,走过去看了一下鎏金的马具,这才回到云烨身边说:“她真的是吐蕃王妃?”

    “确实是!”

    “她找你干什么?为何会出现在蜀中?你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等候她?”

    “对啊,松赞干布死了,禄东赞现在一手遮天,前些时间还攻破了尼泊尔,进入了天竺,一时间被吐蕃人称之为战神,贡松贡赞如果再不找点外援,估计很快就会被禄东赞弄死,所以人家就娶了这么一个大美女当老婆有什么不对的?”

    李泰朝着庞匙儿尴尬的拱拱手,把云烨拉到远处说:“好像寒辙也不算是什么好东西,他的妹子估计也算不上好人,贡松贡赞的日子一定非常的难过。你这样私自接见外藩,好像也不合规矩啊!”

    “我干了什么?我只要把她们秘密的带进长安,见到陛下就好,至于搞那些阴谋诡计,你知道的,我不是很擅长,但是,你爹和你舅舅他们可是绝世高手。”

    “我就知道功臣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像我爹这样的皇帝简直举世难求!我不管你的这些破事情,不过大唐要吐蕃的雪原干什么?我们的人又上不去,没好处的事情我爹他们不会干的,现在我爹对于钱财和军队看得非常的牢靠。”

    “拉倒吧,陛下现在做梦都想干掉禄东赞,吐蕃谁掌权都没有禄东赞掌权可怕,巴不得换一个人呢,你想啊,禄东赞和寒辙在吐蕃杀的人头滚滚,烽烟弥漫,你说谁最想看到这样的一幅场景?”

    “好像是我爹!不过吐蕃人没理由看不到这样的危机啊,会轻易的让大唐捡便宜?”

    “争权夺利的时候谁还去管吐蕃的生死存亡,你又不是不知道,寒辙就是一个疯子,现在看起来虽然非常的聪明,睿智,我告诉你啊,那家伙就是一个疯子,骨子里就是一个疯子。如果有一天,这家伙要杀光全吐蕃的人我都不奇怪。”

    李泰高兴地点点头催促云烨道:“那就赶紧去谈,我们这就收拾东西回长安,四百多里路,骑上快马,三五天就能赶回去。”

    云烨对李泰孩子般的心态实在是没有办法,这家伙现在就是这样的一副心态,老婆跑去了海上,随时都会遭遇危险,所以为了让自己活的轻松,就把所有的事情都简单化,不想陷入无休止的思虑之中。

    和庞匙儿也是多年未见,这个女人似乎变化不大,岁月的流逝并没有让她的面容变得成熟,反而变得越发动人,身边的从人都是吐蕃人,几个身着彩衣的吐蕃侍女将她照顾的非常周到,那些吐蕃男子看到庞匙儿,眼中流露出的不是男人看女人的欣赏,亦或是见到上位者的尊敬,而是把这个女人当神灵来看,也是,寒辙神王的名头如今在雪域高原早就深深地扎根在每一个吐蕃人的心里。

    “小武可好?”

    云烨和庞匙儿并肩走在山坡上,猛然间听到她问起小武,不由得苦笑着说:“你小心了,小武的脾气现在很不好,你当年让她出了丑,这件事她一直耿耿于怀,你到了长安还是不要见她为好,我担心她会砍死你!”

    庞匙儿嫣然一笑,理一理长发对云烨说:“我这一生活到现在,最难忘的就是在书院里度过的两年时光,和小武的纠纷也是少年时的小摩擦,听说她如今早就成为人母,很想看看她的孩子是不是和她一样整天张牙舞爪的。”

    “小武可不是张牙舞爪,她是一个非常聪慧的孩子,如今历练了许多年,变得更加沉稳,你和她倒是棋逢对手啊!”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