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四十二节小武的枷锁

唐砖 第四十二节小武的枷锁

    李泰似乎非常的疲惫,跟着云烨回到了兵部大堂,把胖胖的身子往躺椅上一扔,就打算靠着暖和的炉子睡觉。

    云烨扔过来一条毯子,就开始处理自己的公事,处理了不大一会,就看见李泰直挺挺地坐着,两只眼睛瞪着炉子发呆,云烨本来不想说的,见到他这幅样子就端着茶壶坐到他对面说:“彩衣娱亲啊,累不累?好儿子不是这么装的。”

    李泰摇摇头说:“没有,我老娘根本就不需要,她和我爹如果没了对手才会伤心难过,如果有对手,他们根本就不需要我去安慰。”

    云烨点点头,确实就像李泰说的一样,整个一生都活得惊险刺激之极。

    “我只是忽然发现蒸汽机和你的炉子差别不大,蒸汽传导的距离越远,就会损失一部分动力,就在刚才我有了新的想法,这些天,你有事没事都不要来找我,高温密封这件事我也有了一个主意,必须要重新试验一下。”

    说完话不给云烨任何开口的机会,推开门就走了出去。

    这就是在逃避了,李泰打算把自己关进自己的小楼里自成天地,不管外面的风风雨雨了,就在刚才,感受到皇后强烈的警戒心的不光只有云烨,李泰也感受到了,别人这样李泰不在乎,可是母亲这样,就让他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云烨坐下来继续办公,直到明月初升这才将所有的公务处理完,

    李义府端着一锅粥走了过来,从东阁走到这里路途可不算近,砂锅的外面裹着厚厚的一床小小的棉被,这家伙似乎很熟悉这一套。

    “先生,弟子熬了一锅稀粥,糯稻米,熬煮之后最是粘稠,您一定会喜欢的。”

    云烨笑眯眯的看着李义府手法熟练的拿出两只银碗 。两只勺子,装米粥的手法简直带着一股子美感, 这家伙能把生活都变得有诗意,确实算得上是一个人才。

    米粥熬煮的确实不错,一部分米粒刚刚开了花,另一部分却已经彻底的煮化了,所以香浓和弹牙这两种感觉具备。

    就着书院著名的腌萝卜条子,一碗粥让人全身都暖洋洋的。

    “先生,您也是知道的弟子正在著述《隋书》,对隋炀帝杨广的最后判语有些拿不准确。听说先生对杨广的功过有其他的看法。所以弟子特意冒昧的过来求教一下。”

    云烨笑了一下。确实啊,世人对杨广多有诟病,贪奢淫逸成了主题,东征高丽成了罪大恶极。开凿大运河成了祸国殃民,唯独看不见东征和开凿大运河的意义之所在,也许不是看不见,而是人为地忽略了……

    就在云烨整理一下思绪打算开讲的时候,眼光无意中掠过李义府的面颊,这家伙一副惊喜交加的好学生模样立刻让云烨变得警惕起来,这个混蛋叫做李义府,外号叫做人猫……

    “滚!”云烨找了一根牙签剔着牙,今晚的萝卜条子有些柴。

    李义府大笑起来。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居然让他从椅子上滑到地上,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一边拍手,一边还把腿踢腾两下 。好不容易安定下来 ,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艰难的攀着桌子对云烨说:“不愧是我的先生,比长孙无忌强的太多了,不过,学生还要请教一下,学生的表情都是对着镜子苦练过的,该说的话也是千锤百炼的思索过的,应该没有造作的成分,而诚恳这东西先生早年就给学生讲过,学生自认得到了其中的三味,米粥也是弟子清教了无数大厨,也请教了无数的老妪,将两者的精髓结合之后,就出现了现在的这锅粥,在长孙无忌那里无往而不利,为何在先生这里就原形毕露?您喝了粥,占了便宜,而后一个“滚”字,简直就是神来之笔,让弟子的全部心血化为东流水。何也?”

    云烨扔下手里的牙签郑重的对李义府说:“你的心机过深了,这对你的寿数不利,这句话其实不是在说你,而是颜之推老先生曾经对我的评价,乃是金玉良言,今夜看在这锅粥的份上转送给你,好好地记住了。”

    李义府见云烨说的庄重,连忙站起来,整理好了衣衫躬身候教。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那时还是一个少年,飞扬跋扈,意气风发,站在云府门前,抱拳向我说:弟子李义府见过先生!身后跟着你的老父,老母,还有你憨厚的兄长,你兄长手里提的公鸡还在扑棱翅膀……

    你考了书院的第一,不要玉山先生的碑帖,不要离石先生的画作,独独提出要吃一顿大唐国侯亲自下厨做的饭菜!一个高傲的少年人想要白衣傲王侯之心已经昭然若揭。

    我当初之所以设立那个奖励条件,其目的就是要激扬少年之气,你做到了,书院里比你才气好的人有,比你智谋深的人也有,而今他们在那里?

    大浪淘沙啊,我在汉水渡口看到王玄策全家就要被押解上船,远窜到遥远的交趾,作为他的先生,我的心里就充满了悲伤。

    马周给我的陈情书,可谓字字血泪,张谏之给我的哀告书更是让我的心痛如刀割,遥想当年,他们在书院的时候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啊。

    马周身在高位,却惶惶不可终日,因为他是一个没有根基的人,作为书院的弃徒,如果没了陛下的支持,他早就粉身碎骨了,现在沦落到吃一只鸡,都需要陛下亲自给他备注的地步,李义府,你觉得这值得吗?

    所以啊,李义府,不要过早的显露出自己的才华,尤其是现在,缩起你的羽毛,收起你的爪子,低下你的头颅,不急躁,不冒进,不贪功,一个官员到了四品以上拼的不再是高官显爵,而是看谁在位的时间长,只要你守住本心,慢慢的升迁,哪怕没有显著地功绩,到了你五十岁的时候,你就会自然而然的进入宰相的群体,还没有人会说你一句闲话,记住了,莫要贪功,宁可不思进取也不要贪功冒进,王玄策,张谏之前车不远啊!”

    李义府静静地品味着这些话,长叹一声拜伏于地给云烨大礼参拜,而后说:“学生明白了,只是有些时候,身不由己啊!”

    云烨笑道:“之所以被牵绊,那是因为你德行有亏,能不能甩掉牵绊,就要看你自己了,那个人也很厉害。”

    李义府怵然一惊急急问道:“弟子深受牵绊之苦,还请先生明示。”

    “福祸本无门,尤人自招取,你当初贪图便宜,现在深受其害也是公平的,那个人我也惹不起,也不想惹,你自己保重吧!”

    李义府抱着砂锅出了云烨的大堂,掩好房门之后,瞅着天上的星星冥思苦想,心里急躁的快要爆裂开来,以前还认为牵着自己这条线的人是先生,现在才知道不是,到底他娘的是谁?先生都不愿意惹得人在大唐很多吗?

    小武听不见李义府的咒骂,听见了也只会是当做他在唱歌,心情极度愉快的将李义府名下的几根红线一根根的连接到应该连接的位置上,看着整张地图上剩下的几条红线叹了口气,先生不允许阿史那家族重见天日啊。

    于是她就将阿史那家族从大地图上取下来,转移到另外的一张地图上,而这一张地图的名字和那张《大唐全舆图》完全不一样,因为那张图的抬头赫然写着《白玉京》三个血红的大字。

    狄仁杰就坐在一边,正在翻阅大量的信笺,似乎从中看到了有什么不对,就把那张信笺抽了出来,仔细的看了一遍之后对小武说:“寒辙打算进长安了,这还是他这么些年以来,第一次主动的启动神人,那些人问我们,如何应对?这样的回答要快,因为寒辙已经到了河西!”

    小武拿过那张信笺笑了一下说:“当初可是他自己放弃掉神人的,现在又后悔?丢掉的东西哪有重新捡回去的道理,白石宫的图案已经废弃,原本这时候就该是攻击他的时候,看在师父的份上放他一马。”

    狄仁杰无奈的说:“好好说话啊,什么叫做看在师父的份上放人家一马?人家身边带着四个憨奴,这四个憨奴可是有点智慧的人,不是以前的那些傻子,你就算派人去杀寒辙,估计都不够憨奴铁链子扫的。”

    小武抬头看看地道顶端,忽然问狄仁杰:“夫君,您说我们要是也开始制造憨奴,你觉得还来不来得及?”

    狄仁杰放下手里的纸张,一字一句的对小武说:“我之所以帮你,是因为你想玩白玉京的游戏,这无伤大雅,生活中添些乐趣没什么了不起,白玉京到现在依然是游戏性大于实用性,操控的是人心,哪怕你最后真的制造出一个白玉京出来,我也乐见其成。

    但是,不能伤天害理,如果你真的打算制造憨奴,我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你,你我夫妻同命相连,你做错了事,我们一起拿命去还!”

    ps:

    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