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四十五节狡猾的何邵

唐砖 第四十五节狡猾的何邵

    既然这些人想要回来,那就回来呗,反正王位之类的东西肯定没有了,在长安或许能够混一个安稳日子过罢了。

    十六王的悲剧事实上是大唐极度自私的西域政策所决定的,早在二十年前,大唐对西域各族施行的还是羁縻政策,只要西域的胡人不大规模的进入大唐,就算是不错的了,可是后来大唐的官员们发现,大唐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人口,否则大量的新占土地根本就无法治理,光靠大唐本土的汉人,根本就填不满这个巨大的版图。

    于是有人就提出来驯化和稀释,只要将人口密集的西域人送进关中,打散之后分入各个州府,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这些胡人不论在那里都是少数派。

    大唐是一个严苛的宗族社会,单枪匹马的胡人不管身在何方,都只能规规矩矩的生活,这一发现让岭南,以及两湖的官员大喜,开始慢慢的接收那些来自遥远地方的胡人,给予他们户籍。

    慢慢的西域人口逐渐变得稀少,龟兹,于阗,等好多城邦都已经逐渐的被风沙所覆盖,唯一好一些的地方就是北庭都护府所在的高昌,那里有一座恢宏的神庙出现,让那里的人再也不愿意离开巍巍的昆仑雪山。

    再这样下去,西域能剩下的就只有十六王以及他们的子女奴仆……

    玉山书院也曾经遇到这样的尴尬,一个金发碧眼的胡人,操着一口熟练地关中话,拿着自己三原县的户籍,要求参加书院的大考,这让礼部的人非常的为难,因为朝廷在贞观六年的时候就已经颁布过法令:“回纥诸部在京师者,各着其服,不得效仿华人。”

    书院的办学理念就是只要是大唐人,就会有教无类,也就是说。只要你是大唐人,不论是乞丐还是妓子,都能报考玉山书院,但是书院又有一条严厉的禁令:“玉山之智慧,属于大唐,不得外传!”

    所以,胡人拿着户籍已经证明自己就是唐人,但是他奇异的外貌又注定他不是汉人,这让礼部和书院伤透了脑筋,还是李纲先生最后一言而决:“此人手持大唐户籍。那就是大唐人。教育之根本在于育人。接受我汉唐礼仪,衣冠,受圣人教化,即为唐人。”

    有了这个论断。这几年书院里颇多虬髯碧眼的胡人,其中,最早的图密度已经在就任瀚海都督府的参军,户部也有许多胡人学生充任主簿一类的官职,发展到最后,李二的千牛卫也出现了胡人的身影。

    李二是极度骄傲的,在贞观十五年就废弃了所有的胡汉政策,在他看来,大唐就是这个世界各国仁人志士心目中的“阳光地带”。各国的杰才俊士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往唐帝国跑。来自世界各国的外交使节,在看到唐帝国的高度繁荣和文明之后,自己的国家在他们心中和没有开化的“原始森林”差不多,于是就不想回国,千方百计地要留下。

    既不担心大唐人出去后忘本忘祖;也不担心外国人进来后喧宾夺主。仅这一点就说明贞观王朝的高度自信。深信自己的国家是世界上最最文明富强的土地,不担心外来文化把自己淹没。

    李二的政策极度的成功,如今的大唐长安就是一座万国之都,各种毛发的人都能在这座伟大的城市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十六王的事情,长孙是没有权利决断的,上报给了皇帝,皇帝却把这个皮球踢给了大宗正,等到云烨去宗正寺听取命令的时候,得到的消息让他的牙根都在发凉。

    “十六王归属封地,与国同休,不得擅离!”

    云烨拿着本章看着李神通的大儿子李秀,他如今就是宗正寺的大宗正,踌躇了良久才对李秀说:“晚辈本不应多言,无奈十六王已经抛弃了西域封地,此时回去,他们的国民已经星散,何以养家?何况人群里颇多老弱,不管他们的做法合不合规矩,都是我们的亲眷,没必要把他们全部逼到死路上去吧?与其将他们全部驱赶回西域,不如就在兰州将他们一体斩决,晚辈认为这样还轻松一点,何必非要把事情做绝?”

    李秀冷冰冰的看着云烨说:“你也是宗室,家天下的道理你是明白的,既然当初他们想要自立,想要开疆拓土,做为族人,我们给他配备了军器,配备了人手,如今一败涂地就想回来坐享其成,殊不知,大唐的每一寸疆土,都是血战得来的,李家不会养一些只知道伸手要饭的蠢货,皇族想要万古长青,就必须随时随地的修枝剪叶。如果我的子孙将来也是不堪重用,老夫下手同样不会容情,你若再敢求情,家法必不宽容!”

    云烨在宗正寺受到惩处也不是一次两次,想起那里的一个个妖怪,还是不要得罪的好,但是这样的一封文书,实在是发不下去,一旦加盖了兵部印章,十六王就会立刻被大军遣送回西域,荒无人烟的封地只有皇族存在,这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家伙估计会被活活的饿死,那样的惨景云烨几乎都不敢想。

    捧着手令去找长孙,长孙卧在软榻上,正在吃着樱桃,大冬天的吃这东西,只能说杨妃的温室大棚又有了新产出。

    长孙吐掉一颗樱桃核,瞅了一眼云烨手上黄皮子的文书,漫不经心的问:“宗正寺可是已经有了论断?”

    “ “十六王归属封地,与国同休,不得擅离!”云烨将文书的内容给长孙复述了一遍。

    ”后宫里也翻了天了,好多后妃跪在两仪殿不肯起来,这成何体统,两仪殿现在总有官员觐见,一群后妃跪着这里有碍观瞻,刚才命宦官侍女将她们全部抬了回去,如何处置朝廷自有法度,后妃何时可以干政了?“

    长孙在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说怎么办,看样子她对十六王是厌恶到了骨子里去了。长孙见云烨默不作声,也不离开,最后长叹一声道:“你就是一个心软的,我倒要看看你云氏家族到时候会不会修枝剪叶,一棵树太过枝繁叶茂也不是好事,总要下手修剪掉一些枯枝败叶才好。要不然这棵树就会长歪,或者再无寸进的机会。

    十六王加上随从八千余人,这个狠心我也下不下去,但是想要推翻宗正寺的论断,必须是陛下这个族长发话才行,我看这样吧,你把文书发到九成宫,就算是再给十六王一个机会,至于成与不成,就看陛下如何决断了。”

    云烨笑了起来,的确,这才是自己心中的长孙,虽然看起来极度的讲规矩,但是属于女子的温柔和善良从来没有断绝过。

    既然是皇后下令将文书发到九成宫,其实就算是皇后已经在为十六王求情了,如果再不成,也是皇帝亲自将文书发到陇右,由左武卫亲自执行,不过云烨认为,十六王大概可以回长安了,虽然少不了被李二训斥,不管怎么样,也比送到西域活活饿死的强。

    回到兵部之后云烨发走了文书,走的是八百里加急,晚上就应该能到皇帝的手里,当他一个人坐在大堂上思虑整件事情的经过之后,云烨忽然发现自己漏掉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在西域大发横财的何邵!

    十六王手下都没有几个百姓了,这家伙是怎么维持大规模火油开采和制造的?李元轨的老婆就是魏氏,没理由身为东阁御史的魏叔玉一言不发啊,整个西域的局势在云烨的面前一瞬间变得扑朔迷离起来,那里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状况啊?

    商人有钱,有人,王爷有兵马,却要看商人的脸色?除非商人能强大到让王爷不敢得罪的地步,云烨苦笑起来,何邵这个混蛋还真是敢做,居然联合寒辙,熙童硬是逼走了十六王,他还真的以为西域就是他们的天下了?

    安西都护府,北庭都护府,再加上瀚海都护府,这些边军也到了动弹一下的时间了,薛仁贵只要兵出龟兹,熙童就只能后退,能跑多远跑多远,薛仁贵不是云烨,可以对他手下容情,薛仁贵见到盗匪从来都是剿灭而后快的。

    云烨到这个时候才明白商人这一次的举动有着如此深远的意义,不但在朝堂上谋求自己的利益,还打算在遥远的西域建立自己的地方势力。他们以为自己是谁?谁会允许大唐出现分裂的苗头?冯盎在台湾建立自己的王国,李二都要狠狠地掺几把沙子,你们一群商贾,把朝廷里的官员想的也太简单了吧?

    云烨认为商人们要权力这没错,但是想要拥有自己可以实际控制的地盘,这不行,有朝一日商人变得无比强大的时候,西域这块地方就会变成祸乱之源,这是不允许的,哪怕实际操作人是何邵也不成,在遥远的西方,有一座城池叫做威尼斯,这就是一座由商人组成的城邦,一度强大无比,他们在水上都能修建起一座辉煌的城市,云烨毫不怀疑比他们强大无数倍的大唐商人,也一定能在沙漠建立一个辉煌的城邦。

    随着云烨的奏章写完,他仿佛看到了何邵痛心疾首的哀嚎!这样也好,一个人不能把什么都握在手里,那样很容易滋生野心。

    ps:

    第二章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