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五十一节十六王宅

唐砖 第五十一节十六王宅

    春天是播种的季节,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中国自古以农业立国,从平王东迁到现在已经经历一千多个春播秋收。

    古代史家认为历史是由一系列事件组成的,而每个事件都有其原因和结果,一事件的起因常常是另一事件的结果,所以事件的起因相当于春播,事件的结果相当于秋收;像本年度收获的种子是下一年春天播种的种子那样,本年度发生的某一事件的结果也可以是次年一个事件的起因。所以中国远古学者倾向于把历史叫做“春秋”。

    云烨坚持认为在春秋这个时代,人们才开始真正的思考自己的世界和自己所处的环境,所以他们的思想天马行空,好多的想法都非常的具有创造性,和浪漫的人文色彩。

    不过这句话反过来说也成,那就是说古人的想法好多都是有趣的,好玩的,但是绝对不具备操作性,后世的那位伟人还说自己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想要从《春秋》里找到适合大唐前进的道路,这无异于问道于盲。

    就像唐人不能想象后世的精彩一样,春秋时期的人也无法想象后世会有大唐这样一个强盛到极点的国家,所以他们的建议对大唐没有指导意义的。

    李二回京了,大雪都没有化,他的銮驾已经到了京城,作为实际上看守长安的守将,云烨必须去跟皇帝汇报一下自己这些天都干了些什么,尤其是长孙无忌迫切的需要云烨解释一下为何会有那么多的人员调动。

    李二没有回宫,直接到了开远门,这里距离皇宫并不远,走到关墙上,李二指着依旧挂在城墙上的十六个落满雪花的人头问道:“你全给杀了?”

    “军法无情!”云烨躬身回答。

    “独孤谋把剩下的人也全给杀了?”

    “一百零六口无一活命。”

    “可曾问出什么?”

    “没有,狄仁杰正在调查,结果,人全部被云中侯杀了。”

    李二披着大氅来回走了几步之后笑着问云烨:“听说你最近在诵读《春秋》,而且手不释卷。读出什么味道来没有?”

    “微臣拿着《春秋》在当故事书看,微臣认为,那里的记述或许对做人有帮助,但是对于治国,微臣觉得没什么大用。”

    “哦?”李二惊讶地瞅了云烨一眼,笑着说:“好高的眼光啊,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这样的大学问都看不上眼?春秋五霸的旧事难道对大唐没有借鉴意义?”

    云烨笑着从袖子里掏出一卷春秋拿给李二看,李二接过来随意的翻阅了几下,就合上书本。等着云烨给他做出解释。

    “陛下。金竹先生考证之后得知。《春秋》的原著者并非孔丘,而是鲁国的史官,晋国的史书叫做《乘》,楚国的史书叫做《梼杌》。鲁国的史书叫做《春秋》,全文一万八千字,字字珠玑,这不是孔丘一人能做的出来的,而且他做过鲁国的史官,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谬误。

    至于您说的春秋五霸,万乘之国,这样的国家陛下认为在我大唐算得了什么?借给微臣一万大唐雄兵,旬日之内定能克敌制胜。如果不能请斩微臣首级。”

    “哈哈哈哈……”李二放声大笑起来,拿手指点着云烨说:“你少年时期都没有这样的豪气,人到中年,怎么反而变得豪气干云起来了?”

    云烨陪着笑脸说:“那是因为微臣没有办法和孙武面对面的较量。所以不妨把话说的大一些,至少还能博陛下一笑。”

    李二笑的越发的大声。云烨从城墙上抓起一把已经盖满煤灰的残雪握在手里,让它慢慢的融化,好让自己更加的清醒一些。

    “人,犯了军法,杀了也就杀了,你是做将军的,这是常事,朕不在长安的期间,你做的不错,青雀躲进了书斋,皇后久居深宫,你一个人操持长安的事情,还能注意到开远门发生的小事情,算得上勤勉啊。这没什么好说的,朕只是想知道你对这次《商律》的制定有何意见。

    原本该是你去九成宫,无忌留守长安的,但是朕这一次想抛开你这个对商贾非常熟悉的人,看看大唐官吏真正的能力。现在,到了向你征询意见的时候了,有什么想说的,就畅所欲言的说,这里是城墙,只有你为君臣知晓,说实话!”

    云烨忽然把手里的残雪远远地抛出去以后说:“臣当然有话说,忍都忍不住啊,谁确定的十三税一?难道就不觉得对商贾的大门开的太大了吗?

    为何要一定就是三十年?难道商税不该是随时随地发生变化的吗?从我大唐建国之初,商税确实变化多次,八税一确实过了,但是十三税一却又太宽松了。

    大唐的农业生产我们姑且把它称为所有商业的第一道门槛,真因为百姓的劳作有了剩余,这才孳生出商业,用自己多出来的东西去交换自己缺少的东西,远古时期的商业就是如此。

    一把锄头的诞生要经历挖矿,选矿,冶铁,打造这四个环节,每个环节都会有商贾的参与,才会有锄头到达农夫的手里。商贾的作用就是加速货物的流通,所以我们允许他们从中赚取一定的利润。商税其实就是一种抑制商人的手段,一来不允许他们赚取过多的利润,二来将商人赚到的利润拿出来一部分,用于国计民生,也就是回馈与民。

    一把锄头赚取的利润不能太多,否则农夫就买不起锄头,将会影响农业生产,恶性循环之下,到时候就会真的出现全民皆商的情景,那个时候,就是国家的灾难了,人人都不事生产,都去买卖。这样的买卖没有任何的价值。

    您在有意识的怂恿商贾啊,商人的本性就是赚取利润,一旦有适当的利润,商人就胆大起来。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保证被到处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着绞首的危险!

    所以陛下啊,剥皮揎草阻挡不住商人的野心的。”

    李二惊诧的看着云烨说:“朕以为你会全力支持商人的,你说的这些,也是无忌的论调,这一回你因何与无忌同一说法呢?”

    “臣和仆射的还是有区别的,仆射根本就是在凌虐商贾,微臣是要限制商业,不能让他失去监管,这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剥皮揎草挡不住商贾的野心?”

    “挡不住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

    “独孤谋这样的酷吏也不能阻止他们的野心?”

    “只要是人治总会有空子可钻。”

    “这就是你要求薛仁贵兵进怛罗斯的原因?”

    “是的,微臣希望大唐商业有序的兴盛,但是不允许商人的钱财成为分裂国家的利器,这一次微臣的建议是警告,下一次微臣就会下死手!没有什么比统一的国家更重要的事情了。”

    李二温和的看着云烨,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说:“你是对的,没有什么比一个分裂的国家更恐怖的事情了,这些年你的圣贤书没有白读,效忠国家,比效忠帝王更加的有意义。”

    说完就脱下自己的皮裘披在云烨的铠甲之上,而后扭头就走,快到城关的时候,又止住脚步说:“好好地坚持下去!”

    李二走了之后,云烨才感觉自己的后背都湿透了,被凉风一吹,一连打了两个冷颤。和李二说话已经很艰难了,知道他现在在不断地调整自己的政策,这时候的李二极度的需要商贾这个阶层和自己站到同一个战线上,除了他之外,任何人都不能和商贾再有什么联系,尤其是云家这个新兴的家族。

    何邵最近所表现出来的桀骛不驯,说穿了就是皇帝在背后撑腰,否则,给他一千个胆子也不敢和长孙无忌说半句硬话,事出反常即为妖,云烨也是刚才想透这一层的。何邵的背后不是太子,而是皇帝……。

    进了宫,长孙正在喝莲子羹,见到云烨让宫女给他也装一碗,等到云烨把莲子羹喝完之后才问:“陛下邀请重臣在万民宫饮宴,你到两仪殿所为何事?”

    云烨笑着拱手说:“还是十六王的事情,他们已经抵达了秦州,再有半月就会进入长安,微臣和陛下提起过此事,陛下说此事由娘娘决断,所以微臣是来听旨意的。”

    云烨知道皇帝的意思,他就是想把十六王的事情完全变成家事,只有这样才能心安理得的削掉所有人的王爵,交给皇后无非也就是给他们准备一套宅子,当成肥猪养起来而已,这样不但能震慑住现在外面的王爷,也能给天下人看看皇帝是如何的仁慈。

    走出两仪殿的时候,云烨朝长安城的东北角看去,那里有连片的宅地,也将是十六王的栖身之所,皇后非常的大度,把那里赏赐给了他们。

    只是 所谓的“王宅”不过是一座别墅级的牢房而已,虽然富丽堂皇,小桥流水、五步一亭、十步一阁,他们的一举一动时时刻刻都在宦官的监视之中,生活起居、读书学习、娶妻嫁女,只能乖乖呆在自己的豪宅里完成。

    ps:

    第二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