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五十五节找虐的寒辙

唐砖 第五十五节找虐的寒辙

    单鹰正在自己的小院子劈柴,飞雪漫天的日子里他却精赤着上身,雄壮的身子上热气缭绕,雪花落到身上就立刻变成了细密的水珠,让他的身体似乎抹上了一层油脂。

    脚底下轻轻地一踢,总有半截松木柈子站立在木墩上,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只见寒光一闪,根松木柈子就均匀的分成四份,手里的斧头拨拉一下,劈好的木柴就飞到屋檐下,齐齐的摆在那里,院子里的木头架子上,挂着一只已经收拾干净的羊,上面落满了洁白的雪。

    旺财非常的害怕单鹰,躲在云烨的背后,露出大脑袋警惕的瞅着单鹰,寒辙双臂一振,身上华丽的皮裘就飞了出去,高高的挂在屋檐下的挂钩上。

    单鹰看了一眼寒辙,提着手上的斧头站了起来,小声的说:“你胸中有无限的悲愤,这让你的战意大增,白石宫的武功就是靠着一腔的怨毒支撑,来试试!”

    寒辙红着眼睛说:“正有此意,我今天非常的想杀人,几乎克制不住,不管是别人的血还是我的血,只要让我见到血就成。”

    扔掉了手上镶金嵌玉的刀鞘,喊着将自己的衣衫撕下来一块子,将自己的手和刀柄绑在一起,他的力道根本就比不上单鹰,这家伙今天是要拼命了。

    单鹰就站在那里,手里拄着劈柴的斧头,眼见寒辙已经迈着碎步冲了过来,脚下踢了一下,一根松木柈子就向寒辙飞了过去,紧接着雪亮的斧头就划了一个半圆,斩向寒辙的颈项……

    这两个人打架,一时半会还分不出胜负,云烨带着旺财躲得远远地。也不管他们俩个人兵刃凄厉的破风声,走到架子上,拿手按一下羊肉。发现羊肉还没有冻硬,这个样子正好下锅煮手把肉。给柴锅底下添了一些劈柴,眼看着锅开了,就用自己的短刀分割羊肉。

    挑了一根干净的松木棒子就扔进了大锅,再把羊肉切成大块丢进去,大火烧煮半个时辰就能吃了,看看火觉得还行,就回到厨房里准备椒盐。准备好了椒盐,又给单鹰在焙干的辣椒粉加上一点咸盐,吃羊肉最是有滋味,单鹰最喜欢这样吃。

    做完这些。就端了一个好大的盆子蹲在炉火边看着翻滚的羊肉发愣,旺财吃不到装在袋子里的豆子,就跑过来拿头拱云烨,这才让云烨从犯傻的境地里清醒过来。找了一个小一些的盆子装了一些黑豆,放在自己身边。听旺财把豆子嚼得嘎嘣作响,旺财从来不吃煮熟的豆子。

    寒辙和单鹰的战斗已经过了试探的阶段,刚才还听不到兵刃撞击的声音,现在却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只要兵刃开始相撞。就说明寒辙快要败了,拿着比斧头轻的多的横刀却在速度上赶不上单鹰的斧头,本身就技逊一筹。

    抬头看了一眼俩个打斗的人,单鹰站在原地,见招破招的,无论寒辙的刀子从哪个方向劈过来,他都会用斧子背迎上去,击退了寒辙之后,他就会跨进一步,转过斧头用雪亮的斧刃再一次斩向寒辙的脖子,如果寒辙躲得不够快,云烨甚至认为在下一刻斧头就会把寒辙的脑袋砍下来。

    云烨用煮羊肉的叉子用力的翻搅了一下羊肉,让所有的肉都煮好,只有这样才不会煮出一半生,一半熟的羊肉来。

    云烨现在煮羊肉的功夫已经到了大成的地步,再也不往羊肉锅里放那些乱七八糟的调料,鲜嫩的羊肉本身就算是最好的美味,加了作料,只会失去了美味的本意,只有李二吃羊肉才会用十几斤香料包裹羊肉,然后拿去烤。

    寒辙被单鹰一脚踹的飞了起来,吧唧一声掉在旺财的身边,吓得旺财赶紧躲到云烨身边,连自己的食盆都不顾了。

    往常打架打到这个地步,也就该结束了,但是今天寒辙好像没有一点要结束的意思,爬起来,继续没命的向单鹰进攻。打不了多久又会被踹飞,撞到墙上,那声音让云烨的牙齿都酸,肯定疼极了,不过看样子单鹰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因为单鹰一腿能打断碗口粗的枣木桩子,这一点云烨是见过的,他的两条腿和两把巨斧没有区别。

    寒辙到现在只是嘴角流血,还能爬起来,这就很说明问题,无舌老头说单鹰现在绝对是天下第一的高手,他已经年老体衰,只能和单鹰较量一柱香的时间,超过这个时间如果还不能分出胜负,无舌认为自己必败!

    寒辙被踹出来的频率越来越快,在寒辙再一次冲上去的时候,单鹰的斧头在荡开寒辙的横刀之后,斧子妙到毫巅的切开了寒辙手上包裹的布条,然后用斧头一勾就把横刀收了回来,横刀在斧头上转着圈子,单鹰随手一挥,横刀就钉到了门板上,哈哈一笑,抛开自己的斧头糅身而上,时而拳头,时而成掌,两只手不断地拍击在寒辙的身上,寒辙就像是一只人形沙袋被击打的蓬蓬作响,最后单臂从寒辙的肋下穿过去,手臂一抬,寒辙就狠狠地被掼在地上,这一次可能有点重,寒辙蜷缩着身子好半天没有爬起来。

    对于寒辙的找虐待的行为,云烨不置可否,继续拿着叉子翻搅,找来一根筷子扎了一下羊肉,感觉现在到了最嫩的时候,就扬声对单鹰和寒辙说:“羊肉熟了,如果打的差不多了,怎么就开始吃肉,如果没打够你们继续。”

    寒辙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来,吐掉一口血唾沫说:“不打了,吃肉,喝酒!我要最烈的那种!骨头都要散开了,正好活个血。”

    单鹰从屋子里抱出来三坛子酒,扔给寒辙一坛子呲着牙笑道:“下回要是还想疏松一下筋骨尽管来找我。”

    单鹰一瘸一拐的抱着酒坛子来到肉锅跟前,找了一块肥嫩的用叉子扎起来,坐在柴锅跟前开始大吃起来,一口肉,一口酒似乎非常的痛快。

    云烨把调料碗推过去说:“没放盐,蘸上这东西吃。”寒辙从善如流,立刻就照着云烨的样子,把肉在碗里滚一下才大口撕扯。

    三个人三把叉子,用不着盆子,也没有凳子,就蹲在锅边上大嚼,吃饭的时候不说话,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习惯,也没有敬酒,那些俗套在这里没什么作用。

    一只羊不太经吃,云烨没感觉自己吃多少,怎么锅里的肉就没了,只好遗憾的抛下叉子抱起酒坛子喝一口酒对单鹰说:“现在太危险,要不然我不会把你叫过来帮我,独孤谋这个人看不透,咱们不害人,但是必须防着他一点才是。”

    单鹰扔掉肉骨头说:“到了分胜负的时候,一家人你这时候不找我找谁,放心吧,我会盯死独孤谋,他玩不出什么花样的,危急的时候我会直接杀了他!”

    “他告诉我说这一回的朝堂争斗最好不要流血,我姑且听之,如果他真的明里一套暗里一套他独孤家族会变成飞灰的。”

    寒辙奇怪的看了云烨一眼说:“你要真的担心,我和单鹰今晚就去把他干掉就是了,费那么多的事情干什么?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云烨笑到:“这是皇帝布下的局,以后朝堂上很可能就要三权鼎立了,我是兵,长孙无忌是政,现在看样子独孤谋要拿的就是财权!

    这三道权利,每一道皇家都占据主要地位,皇帝每一样都适当的放了权,他可能在试探一种新的政治制度,这是一种进步,不能让皇帝走回头路,虽然他立的三样东西不对,这也是一种进步,对天下人有好处,他死死地抓着执法权不松手,其实就是想把自己放在仲裁者的地位上。永远站在主动地位置上。”

    寒辙更加的不明白了,看着云烨说:“他现在已经是天下大权集于一身,为何要做这些事情?他如此的强势,不论是你,还是长孙无忌,或者那个独孤谋还不是要看他的脸色活人,这样做几乎没必要。”

    云烨笑到:“现在的陛下当然是九天上的神龙,龙飞于九天之上自然可以随意的行云布雨,但是他不能保证后世子孙也和他一样的英明果决,这个法子,是给子孙准备的,因为他发现他儿子或者孙子好像都不是太出挑,这是当爹的一片苦心啊。”

    “你真的没有席卷天下的雄心?我在吐蕃可是听禄东赞说你天生的反骨,如果你真的有当皇帝的心思,我可以说服吐蕃人助你一臂之力!”寒辙笑着对云烨说。

    “然后杀的满世界血海滔滔?你们吐蕃再趁势占领河西,青塘,西域?寒辙,绝了这个心思吧,老老实实地在你的高原上当神仙,要是你真的把我惹怒了,你的高原并非不可逾越,我只需要武装那些投诚的吐蕃人,就能让你的高原上尸横遍野,民不聊生,我用不着派一兵一卒上高原,能战胜你们的,只有你们自己人!”

    云烨喝了一口酒对寒辙说。

    ps:

    第二章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