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五十七节骆宾王

唐砖 第五十七节骆宾王

    “你以后要分清楚人才行!那些人是可以利用的,那些人是要做一辈子朋友的,不能把自己活成独夫,等到将来老了,你会发现自己无比的孤独,到时候就算你站在最高处,也会觉得了无生趣,一定要记住。

    既然你一心想要重建白玉京,师父不反对,你喜欢那就去玩,师父再对你说一次,白玉京不存在,所以你可以穷尽自己的想象去幻想你的世界,再把它活生生的构造出来,这其实就是实现梦想的过程,万万不可将白玉京看得比自己的生活还重要,那样的话,还不如不建立白玉京,游戏和生活毕竟是两回事。”

    说完这些话之后云烨有些伤感,孩子们现在长大了,都有自己的心思,小武现在根本就是入了魔,整天想的事情就是白玉京,总想从自己这里知道白玉京的细节,云烨开始还把它当做是女人的好奇心,胡编乱造了一些故事讲给她听,谁知道她现在就是在根据自己讲述的那些事情来构建自己的白玉京。

    不管云烨在如何的哀叹时光如梭,日月星辰依然在按照自己的规律在运转,上元节依然如期而至,整个长安再一次陷入了流光溢彩的时刻。

    今年的大唐可谓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远洋的船只带回来大量的异族的奇珍异宝,边关的将士也送来无数的捷报,大唐如今已经不太在意万国来朝了,因为实在是凑不齐那么些属国来朝拜李二,找一些土著过来凑热闹还不够丢人钱,北海的回鹘人躲得找不见,北庭都护府的大将军孙仁师想要找些地道的异族美女献给皇帝,让她们在上元夜歌舞一番都没有办法完成,以至于被老程他们誉为废物。几乎可以和长安的四大废物相媲美。

    云侯的马,大将军的刀,洞庭湖的水军。十六王的腰。这就是最新的四大废物,云侯的马珍贵异常。但是却不是拿来骑乘的,洞庭湖的水军只能在湖上来回的转圈子,没有半点的作用,运点粮食都会被风刮的翻掉。清平世界里没有战乱却报损三百余,已经被全天下人痛斥为废物。

    至于大将军的刀这个典故出自骁卫的大将军梁建方,他曾经在青楼上抚摸着自己的横刀,说这东西已经成了废物。再无痛饮人血之时。

    十六王悄无声息地回到了长安,被长孙安排着住进了十六王宅,从此关门闭户销声匿迹,百姓们当初还在期望十六王能在西域拓土开疆。如今灰溜溜的回来,已经变成了无能和废物的代名词,人们走过十六王宅,都要吐口唾沫 ,认为是他们折损了大唐的赫赫天威。

    长孙可不这样看。笑眯眯的接受了十六王的朝拜,不等李二开口,就嘘寒问暖的,当着百官的面,下了自己的旨意。从内府拨款银币三十万,赏赐给了十六王。

    李二却黑着脸一言不发,夫妇俩将红白两张脸皮演绎的传神之极,不论是赏赐宅院也好,赏赐银钱也罢,他们的王爵确确实实的从皇家玉牒上消失了,宗人府也没有了对他们的记载,如果不出意外,这该是他们最后一次目睹天颜。

    李元祥肥硕的身子早就不见了,如今枯瘦的像个麻杆,嘴唇哆嗦着想要哀告一番,但是在李二鹰一样的目光下败退下来,捧着皇后赐予的房契,地契,还有银钱的凭证,嚎啕大哭着离开了万民宫。

    百官依旧笑意盈盈,互相拱手恭贺新年,权当没有看到这一幕,而一些进京的藩王,却各个心惊胆战,脸色难堪的不能再难看了。

    出去大半年被风沙快要吹成黑人的长孙冲呲着白牙向云烨祝贺,云烨同样拱手祝贺,既然大家现在又有了往来,面子功夫还是要做足的。往年从不缺席的长孙无忌,今日抱恙在身。

    李二一声令下,万民宫上盛大的酒宴开席了,无数美丽的宫女端着各色佳肴美酒,以及鲜果从大殿的两边鱼贯而出,顷刻间,大殿上就变成了酒香四溢的场所,李二一声“饮胜!”群臣山呼回贺,酒过三巡,大唐的乐官一声清喝,四周鸦雀无声,谁都知道《秦王破阵乐》就要开始了,虽然已经看过无数遍了,群臣依然兴致勃勃,充满了期待。

    “受律辞元首,相将讨叛臣。咸歌《破阵乐》,共赏太平人。四海皇风被,千年德水清;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主圣开昌历,臣忠奉大猷;君看偃革后,便是太平秋。”

    这几句歌词一出,云烨就知道李二终于把这首《秦王破阵乐》弄成了,他的闲暇时间几乎都消耗在这上面了,亲自把这首乐曲编成了舞蹈,再经过宫廷艺术家的加工、整理,成了一个庞大的、富丽堂皇的大型乐舞。在原有的曲调中揉进了龟兹的音调,婉转而动听,高昂而且极富号召力。同时有大型的宫廷乐队伴奏,大鼓震天响,传声上百里,气势雄浑,感天动地。

    和文舞相对的就是武舞,《秦王破阵乐》就是标准的武舞,一百二十八位乐工,穿甲持戟在大殿的中央旋转自如,虽然没有战场上的杀气,却也雄浑阔大。

    云烨好不容易坚持到那几面巨大的牛皮鼓不再振聋发聩,一个年轻的身影却出现在大殿的中央,很年轻,却戴着官帽,稚嫩的声音却带着北地的口音,云烨笑了一下,卢照龄终于开始了自己光耀的少年时代。

    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玉辇纵横过主第

    金鞭络绎向侯家。龙衔宝盖承朝日,凤吐流苏带晚霞。

    百丈游丝争绕树,一群娇鸟共啼花。啼花戏蝶千门侧,

    碧树银台万种色。复道交窗作合欢,双阙连甍垂凤翼。

    梁家画阁中天起,汉帝金茎云外直。楼前相望不相知……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长安古意》了,怪不得李二会把卢照邻放在《秦王破阵乐》的后面推出来,这样暗含讽刺,有将盛世图卷描绘的栩栩如生的长诗确实难得,云烨很怀疑一个小小的少年是怎么做出这样的长诗来的。

    看到卢照邻志得意满的接受夸赞,云烨发现这小子的脾性依旧没有改变。或许是皇帝皇后赏赐的一双白玉如意刺激了某些人。

    乖乖地坐在边上看歌舞的道王李元庆身后站起来一个枯瘦的汉子,看样子应该是道王最信任的臣僚,如今,道王的王爵已经被废弃,所以他的官职也没有了。

    自顾自的走到大殿中央向李二夫妇下拜道:”《长安古意》虽好,罪臣也坐了一首《帝京篇》也想请陛下鉴赏一番。”

    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看着这个中年汉子,一袭长袍穿在身上,就像是把衣服套在竹竿上,面色黝黑,带着明显的沙漠风尘气息。

    道王已经获罪,这个时候跳出来实在不是一个好时候,道王李元庆已经着急的面红耳赤,唯恐惹恼了李二,让自己的下场更加的悲惨。

    李二低头看着这个人,问左右:“此为何人?”

    不等左右回答,那个汉子大声的禀报道:“罪臣,骆宾王!”

    “有何本事?难道西域的风沙还没有抹消掉你的骄狂之心?”李二一张嘴就是诛心之言。

    “罪臣一岁能言,七岁可以赋诗,诗词之道,小道尔!”

    李二止住就要出言训斥骆宾王的断鸿,大笑着说:“这样的话,朕以前也听过,那家伙将诗词生吞活剥,但是写出来的诗却首首令朕惊讶,所以朕不小看你,如果真的能让朕吃惊,你就不必入十六王宅,可以在秘书监任职,随侍在朕的身边,如果不能,后果难料啊!”

    坐在云烨旁边的老程捅一捅云烨小声问道:“这个人怎么样?能不能比得过小邻儿?”

    云烨现在充满了期待,很想看看这位当年将武则天骂的狗血淋头的才子到底能在贞观朝有怎样的表现,听了老程的话笑着说:“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老程疑惑的哦了一声,就不再言语,他从来都不怀疑云烨的话,心中充满了担忧,毕竟卢照邻是自己的亲眷。

    “罪臣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六载沙漠风尘,妻儿尽死,唯有罪臣苟活至今,十六王宅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去处,罪臣不求赦免,只是不想看到黄口孺子依靠一两首诗词就能高官的坐,骏马得骑。

    罪臣深知,不管是行军作战,还是治理民生,诗词百无一用,罪臣深愧不能在沙漠克敌制胜,开疆拓土,反而丧师辱国,请诸君以我为戒啊!”

    李二半眯着眼睛瞅着骆宾王,脸上的寒意却没有了,他最爱的就是忠臣志士,骆宾王的这一番话非常的对他的胃口。

    山河千里国,城阙九重门。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

    皇居帝里崤函谷,鹑野龙山侯甸服。五纬连影集星躔,

    八水分流横地轴。秦塞重关一百二,汉家离宫三十六。

    桂殿嶔岑对玉楼,椒房窈窕连金屋。三条九陌丽城隈,

    万户千门平旦开。复道斜通鳷鹊观,交衢直指凤凰台。

    剑履南宫入,簪缨北阙来。声名冠寰宇,文物象昭回……

    ps:

    第二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