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一节去意生

唐砖 第一节去意生

    云家祠堂,彩云低飞,云烨两年多没有修剪过胡须,颌下的胡须已经有足足半尺长,穿着青衣正在用锄头休整墓地,老祖宗已经住进去两年多了,高大的坟堆相比较周边低矮的坟茔,显得非常阔气,云烨的身后有三间瓦房,这两年多他就住在这里,一步都未曾离开。

    “您家里老祖宗过世已经两年了,但是云暮和我孩儿的婚事却迫在眉睫啊,女孩子已经二十岁了,再不出嫁,就难看了,虽说是大丧耽搁了,说到底小暮还是重孙辈,楚公用不着如此认真吧?”颜师古也蹲在旁边帮着除草,嘴里却絮絮叨叨的。

    云烨直起身子,往坟茔上培了些土,点点头说:“那就操办吧,女大不中留,留到最后说不定就会留成愁,云家的讲究不多,就按照颜家的礼数进行就好,只要孩子们过得幸福,老祖宗在天之灵也不会怪罪。”

    颜师古大笑道:“就是这个理,我家老祖宗故世的时候特意留下话,族里该成亲的成亲,该生娃的生娃,红红火火的才是一个家,既然楚公答应了,老夫这就回去置办,规矩繁杂一些,不过这是顶门的大妇,轻慢不得啊。”

    眼瞅着颜师古喜孜孜的远去,云烨放下锄头坐在一把小椅子上,抱着茶壶有一口没一口的喝茶,用青布手帕包着头发的小苗牵着一个幼小的孩子走了过来,孩子走路就像是一个没头的苍蝇,张开双臂要云烨抱他。

    云烨赶紧放下茶壶,孩子就像炮弹一样的撞到父亲怀里,伸出胖手就要去抓父亲的胡须,云烨不断地摇着头不让小儿抓到自己的胡须,这个孩子四肢健壮,手上非常的有力气,抓到胡须就会使劲的扯,云烨的胡须被揪下来的也不是一绺两绺了。

    虽然狼狈,但是云烨却感到非常的幸福。自己错过了云寿的幼儿期,错过了云欢的幼儿期,更不要说李容的幼儿期了,自己这个父亲是不合格的,好在上天给了他弥补的机会,云雷从出生到慢慢会走路,会叫第一声“爹爹”的时候,自己都在。一样都没错过。

    辛月听到外面孩子的笑声,对铃铛和那日暮说:“总算是缓过来了,夫君这一次受到的打击太大了。那么爱笑的一个人。现在基本上不笑了。心里一定苦的厉害啊。”

    那日暮把绣花针在头上蹭一下,绣着一朵牡丹接话道:“夫君就见不得老人过世,当年颜老先生,李纲先生。翼国公去世的时候他都消沉了好久,这一次老祖宗过世,两年时间能缓过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铃铛叹了口气说:“咱们姐妹还是死在夫君后面好一些,这要是一个个的去世,还不知道他会忍受怎样的痛苦,小妹宁愿把这种痛苦留给自己。”

    辛月发愁的看看外面,那日暮轻松地说:“夫君走了,我才不受罪呢,贵贱就是一刀子的事情。到时候和夫君装在一个棺椁里,比在外面强一百倍,到时候你们还要哭坟,哈哈”

    那日暮刚刚笑了两声,就被辛月照着脑袋一巴掌把笑声抽没了。只见辛月柳眉倒竖,怒不可遏,恶狠狠地说:“我是大的,就算是装棺椁,也是我进去,谁家妾侍能进家主棺椁的?夫君把你从小惯到老,一点礼数都没有了。”

    “那你要给我留条缝,或者在棺木上挖个洞,我到时候好爬进去,反正你总是和我抢被窝,这一次我也要抢一次,一辈子就和你抢一次。”

    辛月放下手里的活计,轻叹道:“别人家妾侍都是早死早超生,咱们家就反过来了,五个女人围着一个男人转,还都是死心塌地的,你看看人家九衣死的多干脆,伤风一下就死了。”

    那日暮坚决的摇头道:“我不干,只要夫君活一天,我就陪一天,这样的日子我可没有过够,你休想指望我早点死掉。夫君没了,你求我往下活我都不干。”

    铃铛羡慕的瞅瞅那日暮,这样的话她可不敢对辛月说。

    旺财在向阳坡上晒足了日头,觉得肚子有些饿,低头看看地上刚刚发芽的青草,现在还太短,不耐烦的叫了一嗓子,七十多岁的老马夫赶紧从外面的小房子里钻出来,笸箩里面装的都是嫩草,这些嫩草都是老马夫连根挖起来得,白白的根茎最是肥嫩,也是旺财最喜欢的东西。

    一笸箩全部吃光,肚子还是没有吃饱,马夫端来一些煮熟的麦麸,旺财吃了两口就吐掉了,发脾气把地上的笸箩都踩得稀烂。直到马夫吼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再去野地里挖青草,这才安静下来,溜达进小院子,靠在云烨的身边爬下来,继续打瞌睡。

    云烨担忧的把旺财的嘴巴掰开,看见已经磨损的非常厉害的牙齿很担心,牙齿都已经快要和牙床齐平了,再这样下去,旺财就吃不了东西了,难道说以后光喝稀粥?

    吩咐马夫一声,告诉他以后给旺财的食物,尽量选软乎的,干豆子绝对要禁止,马夫照顾了旺财一辈子自然之道该怎做,告诉云烨,旺财从去年起,就没有喂过干料了。

    云烨把趴在旺财肚皮上的云雷抱下来,交给小苗,自己找了一把刷子,帮着旺财梳毛,旺财今年很精神,满身的枣红毛长得很好,软软的,摸着都舒服。

    李泰带着两瓶酒走进了云家,朝小苗努努嘴,小苗就笑着把孩子抱给辛月,自己去了厨房,不大工夫就端出来四盘子菜,其中必可少的就是花生米。

    这个院子里没有丫鬟仆役,所有的事情都需要主人家亲力亲为,李泰给自己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到云烨的身边说:“南边的舰队现在已经出现在极北之地,打算趁着现在都是白天穿过冰海,算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你就没有什么好说的?”

    云烨帮旺财疏好了毛,见旺财不愿意动,也就不驱赶了,洗了手会来才对李泰说:“冰山啊,这东西很危险,如果被困在那里就麻烦了。对了,北面的舰队没有消息吗?”

    “没有啊,他们去的地方都是没有人烟的蛮荒,所以消息传不回来。”

    “蛮荒是蛮荒,但是那里的人群一定不少,尤其是太阳神国,人家也有历法,也有文字,历法比我们的还好些,人家的高大的建筑群咱们大唐能媲美的也只有一个长城了。所以你就不要说人家是野人,有历史有历法,有文字,有社会分工,人家就是一个国家,别看不起人。”

    李泰打开酒瓶,嘴对嘴的喝了一口,没好气的说:“好像你见过一般,我现在就等你说的那种叫做橡胶的东西出现,一旦拿回来,我的蒸汽机就能正式的上路了,现在很麻烦,在路上跑一阵子,就会散架子,不过这一会的很耐用,我已经做了改装,不烧煤炭了,改烧火油,火油烧水要比煤炭强得多,一会我们就开出去就按你说的去兜风。

    对了,问你个事情,你家老二为何要在长安和洛阳之间铺设铁轨啊?你云家的钱财多的没出驶了?两寸高的铁轨啊,一铺就是两根,底下还是上好的木料,你知道这有多靡费吗?”

    云烨面无表情的说:“你管我云家打算干什么,陛下都批准的事情,你管不着,就当是我钱多的烧的不行?”

    云欢铺设铁轨给朝廷汇报的说法是,用快马拉着车厢在铁轨上跑,长安到洛阳一天就能抵达,以前铺设过包铁皮的轨道,结果非常的不耐用,现在云家铺设真正的铁轨,所以工部很大方的给了云家五十年的收费权,别人不知道这里面的利润,云烨太清楚了,李泰的蒸汽机事实上已经非常的成熟了,只是密封成问题,一旦橡胶拿到手,制做好密封垫,一个火车头带着七八节车厢按照每小时五十公里的速度奔跑,云烨都不敢想象,这里面的利润有多大。

    李泰仔细的盯着云烨看了一会说:“不行,我要入股!”

    云烨笑了一下,聪明人就是聪明人,拍拍李泰的手带他进了旁边的一间屋子,这是自己闲着没事,在沙盘上弄出来的一个长安到洛阳的铁路原型。

    李泰看了一眼就大叫着上当了,因为铁路上趴着的就是他亲手参与制作的蒸汽机,还是最大的一种,那种短时间跑的比马还快的那种!

    云烨不理睬大呼小叫的李泰,从旁边抓起一个个的小车厢,一个接一个的连在火车头上,从长安一直推到洛阳,然后对李泰说:“四个时辰!”

    李泰闭上眼睛计算了一会,跳起来对云烨说:“你会真正的富可敌国的!”

    云烨摇摇头对李泰说:“我要建设海外的基地,需要的钱很多,非常多,所以这个时候能多赚一点就多赚一点。”

    “你准备离开了?”李泰听到这句话,比刚才听到发财计划还要吃惊。

    “现在走,还能保留几分情义,我担心走的迟了,你争我夺的就会没了情义,你知道的,我把情义看得比较重。”

    ps:p://广告:李渊听到他的名字,第一反应是门窗关好没;

    李世民听到他的名字,心口隐隐发痛;

    窦建德听到他的名字,牙根直痒痒;

    李密听到他的名字,望洋兴叹自愧不如;

    王世充听不到他的名字了,因为他已经死翘翘了,一切尽在《窃唐》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