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三节云氏三分

唐砖 第三节云氏三分

    云烨穿着黑色的袍服,带着着一个很大的箱子让旺财背着进了皇宫,旺财现在很执拗,只要云烨去哪,它就会跟到哪里,去皇宫也是一样,云烨必须处在它能闻到的地方,否则,它会非常的惊恐不安。

    万民殿旺财是进不去的,云烨就让它自己在广场上溜达,皇家花园里的也有好多不错的食物可以吃,这是旺财的特权,皇后给的,所有看到旺财来了,那些宦官,宫女们有事没事的还会逗弄一下,有他们陪着,云烨很放心。

    进宫门的时候遇到了孙道长,他现在每隔三天就会进宫给皇帝把一次脉,毕竟皇帝早年服食了太多的虎狼之药,现在身子垮的非常厉害。

    俩人没有寒暄,云烨就算是问起皇帝的病情,孙道长也不会说,所以到现在清楚皇帝病情的只有皇帝,皇后,以及孙道长,别人不问,也问不出来,李承乾更是对这个问题讳莫如深,从不去打探,这个时候已经是最后的关头了。

    “做了四十年的太子,世间少有!”这是李承乾和云烨在云家祠堂喝酒聊天的时候说的话,云烨左右看看见没有人,一拳打在李承乾的腮帮子上,然后就接着喝酒,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李承乾揉揉腮帮子,把翻倒的凳子弄好,朝云烨拱拱手,就不说朝堂上的事情了,而是和云烨谈起了将要归来的两支舰队……

    李二衰弱的厉害,他现在基本上不上朝了,国家的事情都是交给李承乾去处理,自己只是在大方向上掌控一下,其余的已经不过问了。

    “你既然来了,咱们君臣就好好的说道说道朕长了一副驴耳朵的事情!”李二见到云烨进了自己的寝宫,第一句话就是关于驴耳朵的事情。

    云烨毕恭毕敬的给皇帝和皇后请过安之后笑着说:“陛下谬误了,这就是一个故事,微臣现在对朝纲一点兴趣都没有,绝对没有借古讽今的意思。”

    “没有?”李二把脖子伸了一下问道。

    “绝对没有。那就是理发师的故事,不关陛下您的事情。”

    “廉州的事情怎么说?嗯?朕在廉州的事情没有做错,只是把人安排错了,张恒田就是一个蠢货,尤其是在你面前更是如此,好啊,你楚国公一个小小的计谋,就让张恒田身死族灭,段猛这支引而不发的长箭也射出去了,岭南之地就剩下你云家。和冯家活的轻松快意。轻易的毁了朕的平衡之术。现在楚国公难道就不感到满意?对了,顺便再给朕安上一对驴耳朵,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吧?”

    李二的话说的非常恶毒。他现在老的不成了,整个人的心态都成了问题,对别人还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到了云烨这里就全部反过来了。

    越是亲近的人,他的脾性就越是暴躁,对李承乾如此,对李泰如此,现在对云烨也成了这个样子,他现在不耐烦打哑谜。说起事情来总是直指本心。

    事情虽然是这样的事情,却不能这样说,更加的不能承认,云烨苦着脸说:“在您面前说运筹帷幄的话,这不是在打我的脸吗?

    张恒田狼子野心。微臣早在当兵部尚书的时候就想干掉他,如果没有容儿岭南,微臣干掉他,咱们大唐上下只会庆贺,没有人会指责微臣存有私心。正因为容儿在邕州,所以微臣才会对他百般的容忍,提防张恒田的折子微臣早就 写过,您还说微臣无事生非来着。

    微臣家里的老祖母过世之后,眼看着旺财也一天天的衰老,微臣哪有心思去考虑那些事情,云家能有的荣耀,您全都给了,传世楚国公啊,作为臣子,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要是再不满足,那就剩下造反这一条路好走了。

    老祖母死了,微臣就感觉魂魄没了一半,再去造反?和您打仗,和娘娘翻脸,再把承乾,青雀干掉?然后自己好好的家变得四分五裂的,最后被您绑在玄武门外烧烤?

    我干什么呀,我心里总共就这么几个人,少一个我都痛彻心扉,一下子全没了,那感觉不比被您绑在玄武门外面烧烤强多少,说句大不敬的话,皇位在微臣眼里连旺财都比不上。”

    说完这些话,云烨已经做好挨长孙巴掌的打算了,没想到李二却嘿嘿的笑了起来,长孙刚刚扬起来的手也放了下来。

    “对啊,以后说话,就这么说,不要拐弯抹角的,你现在就剩下一个爵位了,不牵扯太多的利益,所以你说什么都行,朕越来越寂寞了,能说说话的人举目四望,就剩下皇后和你了,既然你已经大逆不道的开始胡说八道了,朕也不藏着掖着,你来告诉朕,廉州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李二让长孙给自己后背上塞了一个靠垫,打算听云烨怎么说这个事情。这非常的重要,李二自己也不相信云烨要造反,又想不出原因,所以干脆直接问。

    “地方上这是在向陛下要拓海权!”

    “拓海权?”李二眼睛一亮,不由自主的坐了起来:“说说,仔细说说,你是朝堂上对岭南最有发言权的人。”

    云烨朝李二拱拱手说:“陛下从来都是把目光盯在陆地上,所以对于大海的认识不够深刻,大海对您来说只是一个攫取财富的聚宝盆而已,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在说这个拓海权之前,请容许微臣解说一下云家现在的构成。

    陛下可能不知道,云家的财产划分已经完成,岭南的财富就是容儿的,岳州的财富就是欢儿的,而长安的财富就是寿儿的,云家没有把财富集中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而是在主动地分封,的确,一旦势力庞大起来,很容易孳生野心,治国如同治家。

    陛下您是九五之尊,您一直在做的就是让李家的主脉永远保持庞大,这是必须的,晁错时期就已经证明,主干不够强大,会导致国家战乱,所以晁错才会分封诸王的子孙,让一个大的势力变成无数个小的势力,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势力就会分崩离析,联盟是靠不住的。”

    李二点点头说:“所以 你在主动地将云家拆分?为何?所有的勋贵都在追求强大,你云家为何如此?”

    “强大就意味着毁灭!这是历史上无数勋贵家族用血总结出来的一条经验,但是没人在乎, 大家都想着把自己的家族弄得越大越好,却不知庞大就代表着威胁到了别人,你只要变得庞大了,就会威胁到很多人,然后所有人都很希望看着你倒霉,这是人心没道理好讲。

    三家分晋的时候,最庞大的家族可是智家啊,结果韩赵魏三国出现,智家哪里去了?没有一个家族可以庞大到可以和天下人作对的地步,所以把家族弄得太大,就是在找死。

    微臣所求的是家人福泰安康就好,所以觉得晁错的主意用在云家身上很合适,谁晓得哪一支会成为将来的家族顶梁柱,还不如放开手脚让他们自己去闯,这样的将来就会有很多的可能性。云家陨落的可能性也就降低了。

    自古能成就伟大功绩的人,不只是有超凡的才能,也一定有坚忍不拔的意志。从前大禹治水,凿开龙门堤口,引导河水流入大海。开始还没有成功的时候,也有洪水泛滥的巨大隐患;只是大禹能够清楚事情会如何进展,洪水发生后就不感到害怕,而慢慢的寻找处理办法,所以最后获得了成功,微臣现在也清楚大唐会如何的发展,所以在很早以前就决定分家了。

    我大唐的盛世已经持续了十年,到现在为止,微臣看不到尽头,如果按照现在的政策执行下去,两百年之内,大唐的人口还填不满山川,既然大唐的盛世延绵不绝,只要不出现很昏聩的继承者就算是盛世衰退,也需要很多年才会变得无法收拾。

    既然如此,云家为什么不占据一个有利的位置让族群繁衍,而非要让自己成为所有人的威胁呢?非要一味的让家族变得庞大,这是对子孙的不负责任啊。”

    “这么简单?一个分家就让云家从漩涡里爬出来?”李二瞅着云烨觉得匪夷所思。

    “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岭南的事情容儿说了算,将来就算是寿儿继承了微臣的爵位,也没有对容儿指手画脚的权利,欢儿同样如此,但是传国楚国公的爵位的继承只能是嫡长子!这是嫡长子唯一的权利。陛下以为如何?”

    李二在转瞬间就思付了云家将来的无数种可能,最后惊讶的发现,云家这样做好像真的可以避免非常多的麻烦,一个一分为三,将来还要一分为四的云家,在云烨故世之后,确实就不成为威胁了,对于人心,李二看得极为透彻,分家之后想要复合,太难了,韩赵魏三家想要这么干了三百年,都没有成功,信陵君,孟尝君这样的俊杰临死都在努力,依然功败垂成,更不要说云家了。

    李二重新躺下来,不打算问云家的私事,这样有失颜面,于是问云烨:“什么是拓海权?”

    云烨费力的从殿外拖进来一个箱子,对李二说:“都在箱子里!”

    ps:

    第二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