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八节大唐需要银子

唐砖 第八节大唐需要银子

    高丽的外海上,波浪滔天,一支舰队艰难的在海浪中穿行,船上的主帆全部降下,只有船尾的一面一张小帆被狂风吹拂的鼓胀如球,海面就像沸腾的开水锅,六艘巨舰宛如玩具般一会被抛上浪尖,一会又被送到谷底。

    虬须满面,衣衫破烂的赖传峰在大风中怒号,粗壮的双臂紧紧地挽着缆绳,死命的向后拖拽,双脚的十指紧紧的抠着甲板,无论如何也要把纠缠在一起的缆绳分开,否则,等一会主帆张不开,大家就只能随着洋流飘进大洋的深处。

    同样狼狈的是王玄策,一个文雅的汉子,如今也变成了野人,三年的海上航行,早就把这个满腹锦绣的士子锤炼成一个合格的水手了。黝黑的脸膛,粗壮的臂膀,肌肉贲张的胸膛,全身都被海水浇透,依然,嘿哟,嘿哟的喊着号子任凭缆绳勒进肩膀上的肌肉。

    希帕蒂亚就站在舰桥上,举着望远镜眺望任何出现在眼帘中的陆地,这一次,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停靠地,舰队就会彻底的陷入绝境,虽然在一路上损失了七艘战舰,她却没有多少的悲哀,因为大海根本就不给你悲伤地时间。

    为首的海浪号上忽然升起了三溜火焰,窜到半空之后,猛然间炸开,在铅灰色的阴云底下,显得非常明亮。

    赖传峰将手上的缆绳死死地缠绕在绞盘上,六个粗壮的汉子立刻就转着圈子搅动了绞盘,王玄策猛地松开手上的缆绳,只见一面布满了补丁的巨帆迅速的升上了主桅杆,大船停顿了一下,小帆落了下来,一张不大的三角帆迅速升起,改变了巨舰的前进方向。向着右前方跳跃着前进。

    做出改变的不止这一艘船,其余五艘海狼级战舰同时做出了同样的动作,主帆借助强大的风力。带着巨舰跃出洋流,向着东风吹拂的方向前进。

    “陆地!”希帕蒂亚首先在天空中发现了海燕的影子。只要见到这种海上的精灵,就说明陆地就在眼前……

    何平就是何邵的堂弟,原本他有着一个很好的未来,供职于鸿胪寺,三十岁的年纪就做到从六品,堪称前途远大,三年一次的升迁考核开始了。何平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不说依靠大唐第一富商堂哥何邵的话,光是自己这三年来的功绩,就足够把自己送到正六品的职位上。成为鸿胪寺的主事问题不大,到了那个职位,自己也算是光宗耀祖一次了。

    事情果然如他所愿,他以第一等的考评成功的被官升一级,就在全家沉浸在欢乐中的时候。一纸任命将他从光明山顶打落到了无敌的深渊。

    “出使倭国,监视倭国,了解倭国,监督白银输出……”

    然后刚刚升任六品官的何平就被东海舰队送到了大唐的属国——倭国。岁月如梭,六个年头已经在无比的焦虑中过去了。三十六岁却头发斑白的何平,每天都要做的事情就是站在海边遥望自己故乡,为此,风雨无辍。

    身边这个乖巧的倭女平八尺已经跟随自己五年之久了,并且给自己诞育了两个孩子,何平对于这片土地依然充满了怨愤之情。

    从长安来到倭国,这中间的差距太大了,就像是从天堂坠入了地狱,如果只是吃苦,何平其实并不在意,当年在书院的时候假山都垒过,干馒头也啃过好几个月,身体的劳累,和吃食的贫乏,对他来说并不是问题,书院讲究自力更生,这里有很好的稻米,丰富的鱼类,只要弄点青菜日子就能过,书院出来的人如果连自己的衣食住行都无法解决,那就太对不起先生的教导了。

    长孙无忌就是一个王八蛋,堂哥得罪了你,干嘛拿老子出气?如果把老子送到帝国的某个穷山僻壤,老子绝对不会咒骂你,反而会感激你,可是把老子送到猴子窝算怎么回事啊?

    两百来个犯了重罪的水兵,俩个只知道喝酒,不知道记账的主簿,管辖着两万多名银山的倭国矿奴,这就是何平的主要差事。

    置于监视倭国,何平不知道如何监视,从何监视起,倭国的船只都被东海舰队弄成碎木板了,藤原京虽说是倭国的国都,但是人口也不过八万余,低矮的城墙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挡高强度的进攻,何平每一次见到藤原京的时候都在想,给老子八千悍卒,自当荡平此寮。

    竹子烧过之后,再磨锋利,就是倭国士兵的武器,把竹子削成竹片,串联起来就成了竹甲,只有那些贵族们才能拥有铁制的武器。

    在观摩过倭国几次讨伐叛乱的战争之后,何平就远远的离开了藤原京,住在银山,在他看来,帮着帝国用吹灰法收集银子,远比监视倭国重要,少数强悍的武士,在大唐的军队面前就是一个笑话,依照何平判断,没有两三百年的时间,倭国不可能达到大唐现在的政治,文化,军事,水平。

    马厩门太子死在了斑鸠宫,苏我家族极度的膨胀,有一个女子跳了出来,带领一群强悍的刺客杀掉了苏我入鹿,然后就自称是皇极天皇。

    皇极天皇有一个儿子已经十岁了,何平见过这个皇子,发现他和别人不同,面貌也和别人有很大的区别,一口长安话说的流畅之极,这在倭人中间非常的难得。

    出于相和别人说长安话的原因,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何平就是这个少年的老师,除了书院勒令不许外传的学问之外,儒家的典籍,他几乎是倾囊相授。

    “说起来很奇怪,没人见过皇极天皇,包括倭国最亲近的大臣,也无人能见到皇极天皇的真面目 ,因为天皇的脸上永远罩着一层面纱。

    见过天皇面容的人都死了,那些早年遗存下来的老臣,在信誓旦旦的向子孙发誓,天皇的血脉贵不可言后,就立刻伏剑自杀,没有一个例外。

    何平就像是一个局外人,眼看着倭国的京城从藤原京,搬到难波,又搬迁到飞鸟,这一切都与他无关,将这里的银山挖空才是他要干的事情。

    东海舰队每年都会过来一次,运走炼制好的白银,大唐的商业越发的繁荣了,对白银的需求量非常的大,六年时间何平的官职也成了正五品,可是这样的变化,在倭国没有半点的用处。

    何平再一次来到海边,背着手在松软的沙滩上漫步,这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海浪卷集着白色的泡沫一次又一次的冲上海滩,又缓缓地退下,偶尔会留下一两只小鱼留在沙滩上无助的蹦跳,书院的人听云侯讲过那个关于鱼和孩子的故事,所以这个时候,何平都会俯身捡起那些搁浅的小鱼,然后再奋力扔进大海……

    一个粗壮的少年跟在何平的身后,随着他的目光向海上望去,小声的问何平:“先生可是想起了您的故乡?”

    何平点点头说:“是啊,六年了,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我的故乡,昨晚做梦都回去了一趟。”

    “先生,我只知道大唐强大无比,但是对您的国家的了解仅限于此,您可以为学生解惑吗?”

    何平笑了一下,拍拍少年人的头顶说:“你知道的已经够多了,知道那是一个强大无比的国家并且知道恐惧就好了,知道的太多,你会绝望!”

    “日本也在前进啊,我母亲已经平定了日本列岛,只要学习大唐轻徭薄赋,日本很快就会像大唐一样的强大!”

    何平再一次大笑起来,这种孩子气的话语,让他今天非常地开心,牵着孩子的手上了海滩,坐到轿子上,由十六个矿奴抬了起来,再一次回首看了一眼大海说:“强盛其实才是倭国的灾难,蚂蚁的一步和大象的一步是没有办法相比拟的。”

    少年点点头,又问道:“我最近在学习国政,知道银子是一种非常珍贵的东西,既然银子产在日本,为何日本人却没有资格开采银子和使用银子?”

    何平看着少年人尴尬的说:“因为大唐需要银子,所以你们就不能使用。”

    “为什么?”少年人追问道。

    “你还是去问你的母亲吧,她应该很清楚为什么……”

    今天是检校银子数量的时候,何平需要亲自监管,在这一点上,何平从来都不会马虎,每个月出产多少,入库多少,都必须有非常详细的记录。

    银山的外面是一片非常辽阔的草原,少年人骑着马在草原上飞奔,身后跟着百十个亡命奔跑的奴仆,草原的中央,矗立着一顶雪白的帐篷,每年开春的时候,女皇都会带着簪花皇子来到这片草原上住一阵子。

    帐幕里的女皇跪坐在桌前,手里拿着毛笔不断地批阅面前的奏章,就在她即将完成工作的时候,簪花王子挑开幕帘钻了进来,能不用通报进入天皇帐幕的人,也只有簪花王子一人而已。

    天皇放下手里的笔,叹了口气说:“镇定,镇定,你是即将成为王的人了,怎么还这样毛毛躁躁的?”

    簪花王子端起天皇面前的杯子一口气喝干里面的水之后气呼呼的问母亲:“我今天问过先生,既然银子产在日本,为何日本人却没有资格开采银子和使用银子?”

    天皇抬起头看着儿子笑着说:“先生怎么说?”

    “先生回答的非常无理,他说是大唐需要银子的缘故!”

    “先生没有说错,就是这个道理,大唐需要银子,就说明了一切,他回答的很真实,很贴切!”

    ps:

    第一章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