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十一节新时代

唐砖 第十一节新时代

    程处亮满意的看着船舱里的东西,让随军的书记官慢慢登记,自己站在甲板上等候陆战队登船,岭南水师条例清楚的规定了舰队指挥官的指责,指挥官在航行任务尚未完成之前,不得离开舰队。

    长孙晟带来的两艘战船虽然是海鹄级的战舰,但是这两艘船都比较新,几乎没有什么毛病,希帕蒂亚登上了海鹄级战舰,而自己的六艘海狼级战舰在得到简单的修补之后,就随着满载着白银的海鹄向对马岛驶去,过了那里,才能横渡大海,到卑沙城海港,然后就能把最终到达登州。

    这一段航行对于程处亮来说已经是非常轻松的航程了,这里已经是大唐的内海,自从东海舰队发现了如何避开倭国季风的方法之后,从倭国到登州早就变成一条非常安全的航线了。

    对这个消息最喜欢的就是僧人,尤其是扬州大明寺的僧人,他们蜂蛹而入倭国,如今,倭国的九家著名的寺院中,有三座寺院就是大明寺的僧人建造的。

    抢夺信徒是一场看不见烟火的战争,在大唐,这方面的规定极为严格,度牒和道士文书的发放从来都是中央政府的职权,地方官则主要是监督,

    这样就导致了大量僧道的外迁,比如道门去了昆仑山,如今僧人则纷纷进入倭国和高丽。

    巨舰在海上劈风斩浪,王玄策和程处亮趴在船舷上看着从自己身边匆匆经过的船只。

    这已经是第六艘装着和尚的船只了,每一个和尚都对未来充满了信心,或者独立船头,或者,盘坐在船头,被一叶小小的舟船送去自己理想中的佛门宝地。

    “从长孙晟的话里就能知道,你在中原长安依旧没办法立足啊。当年的那些错误,哪怕在你经历了生死考验之后,依旧没有人能够忘怀。或者,你留在倭国确实算得上是一件好事。”程处亮小声的对王玄策说。

    这一路上。如果没有王玄策的帮助,程处亮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将大部分的将士带回来的。现在要回去了,马上就要接受无上的荣耀,而自己的老友王玄策,却只能躲藏在阴影里唯恐被别人看见。

    “楚公惠我良多,家小能够在云家庄子活下来,就是我的幸事。做错了事情的是我,那么我就该去面对,无论如何的艰难,我都会努力求生。

    这是一个多美的世界啊。我还不想死,只是因为我的错误,让我失去了为这个世界效力的权利。处亮,我回去之后就会去大理寺请罪,楚公将我编入军籍。没有死在这一路上的惊涛骇浪中,那么我的罪过就没有消除干净。

    不管大理寺判我去北海牧羊,还是去南海看守岛礁王玄策都不会有半句怨言,这一路上的经历给了王玄策无穷的力量,该是我的命运。我就去迎接,就像大海里的波涛,他迟早都会砸过来,躲过去,征服她,方为好汉!

    你看看那些僧人,一叶扁舟就穿行在海浪间,不知道这片海域埋葬了多少僧人,他们还是一往无前,这是一种力量,处亮,这就是一种力量,有时候信仰的力量会超越生死。

    长孙晟能奈我何?只要我不是死囚,他长孙家只能羞辱我,欺凌我,又不能杀死我,王玄策一辈子都想走捷径,这一回不走了,我就踏踏实实的走自己的路, 遇到困难,不躲也不闪开。”

    程处亮用力的拍拍王玄策的肩膀就回到了舰桥,举起望远镜瞅瞅前面隐约出现的陆地,命令号角手吹响回家的号角,这是早就约定好的,南方舰队的回归登州,北方舰队回归泉州。

    东海上的渔民站在自家的小船上,好奇的看着从深海里回归的这支舰队,船身上满是蛤蜊,层层叠叠的,也不知道这些船在海上跑了多久。

    李泰正在云家和云烨鼓捣自己的车子,一个躺在车底下扭螺丝,一个蹲在边上给他递工具,配合的非常熟练。一匹快马跑了过来,云烨抬起头看看柴门,只见一个风尘仆仆的骑士从家门口停了下来,从背后的牛皮筒子里抽出文书冲着小院子大喊:“登州急报,南方舰队的回归!”

    云烨还没有反应过来,李泰已经从车底爬了出来,三两步走到门口,劈手从信使的手里抢过文书蛮横的撕开火漆就看里面的内容。

    云烨笑着递还签押文书,打发走了信使,也不着急看文书,看李泰的脸比看文书精彩。

    瞅着差不多了,就让刘进宝给李泰准备战马,灞河上有船,他可以顺着灞河进入黄河,然后从运河上直奔涿州。

    “看好我的车!希帕蒂亚回来了,我要带着她兜风!”

    “没问题!”云烨回答的非常干脆。

    李泰在刘进宝的帮助下费力的爬上战马,跑了两步又把战马兜了回来,不放心的看着云烨手里的工具,大声说:“你真的不许动啊!”

    云烨烦躁的挥挥手说:“真的不动!”

    眼看着李泰走远了,云烨才拿脚踢踢这辆破车, 到处都是毛病啊,避震弹簧也不知道在外面加个管子,用后轮子控制方向简直就是脑残,把方向盘设计成船舵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抽风之后的结果,如果发生车祸,轮舵上的把手就会直接奔着下体而去……后果凄惨。

    刘进宝惊讶地看着自家侯爷在一个时辰之内就把魏王的爱车拆成了零件堆在油布上,然后就回到书房写写画画的重新设计。

    南边的舰队回来了,云烨当然很高兴,但是最高兴的该是书院才对,程处亮在信里说书院的学生损失了三个,但是成果非常的丰硕,这一路上的景观和人文以及水文条件都详细的记录了下来 ,唯一可惜的就是舌人不好找,好多第一手的资料没办法从俘虏的嘴里得知。

    俘虏?赖传峰的手下会有俘虏?云烨摇摇头,摊开一封空白的奏折开始给皇帝上书,要求重赏这批探险者。

    这样的文书长孙冲,褚遂良不会反对的,因为北方舰队回来同样的需要这样的排场,至于独孤谋不足为虑,只要云烨和长孙冲同意,他的反对就是无效的,当然,如果长孙冲和独孤谋一起反对,云烨的奏章也会被中书省黜落下来,根本就啊递送不到皇帝的面前。

    这就是最基本的政权模式,少数服从多数,一般来说只要符合两家的利益,基本上就会符合大部分人的利益,不管是云烨还是长孙冲,或者独孤谋,都在谨守这一条例,只有利益冲突到无法调和的地步才会请皇帝仲裁。

    李承乾管理的国家大事越来越多,现在朝堂上的事情已经可以一言而决了,他唯一不能触动的权利就是十六卫以及玄甲军和岭南水师。这是皇帝给自己保留的最后防卫手段。

    长孙皇后以皇宫的空气太差,不适合养生为由,奏请李二同意之后,两夫妇如今搬进了玉山城,同时搬进玉山城的还有诸多的嫔妃。

    玉山的好多房子都被征用了,包括那套尉迟恭送给老程的那套缺心眼别墅,在工部的一声令下,风景最美的几处别墅轰然倒塌,五千名工匠正在日夜赶工,修建一座新的宫殿,名字叫做麟德殿!云家的别墅也没了,皇帝霸道的说了一句:“朕打算养老!”要求赔偿的话语立刻从正式提出变成了一个有趣的玩笑。

    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玉山城快变成一座兵城了,城墙上沾满了密密麻麻的军士,各种城防装备一应俱全,也不知道皇帝在提防谁。

    孝心可嘉的李承乾竟然把杨妃的玻璃房子也搬迁了过来,不知道废了多少人工,竟然和以前一模一样。

    这样一来,万民宫就变成了李承乾的办公之所,两仪殿也成了李承乾的新皇后高氏的住所,天下人谁都看得很清楚,李承乾的时代终于到来了,虽然他依旧顶着一个太子的职衔掌握国家大事,谁都清楚,如今的皇帝陛下只是一个象征而已。

    这或许就是李二能做到的极限了,云烨两次求见李二,想亲自向他祝贺,得到的答复却只有一个字“滚!”

    没了李二和长孙的皇宫,云烨再也没有踏进去的兴趣了,而且他在云家祠堂似乎住的非常满意,孝期满了,他也没有搬离这里的打算。

    云烨忙的厉害,闺女出嫁没有一辆漂亮的轿车送行这怎么可以,所以李泰的研究室就变成了他的研究室,不得不说,这里的设施太齐全了,想要什么样的东西,工匠立刻就会给你制造,从钢铁制品到皮匠,一应俱全。

    李泰设计的马桶一样的座椅被云烨给扔掉了,换成了真皮的,李泰设计的炮筒一样的烟筒被云烨给设计到了后面,谁喜欢一边开车一边吃烟灰?

    现在麻烦的就是车轮子,没办法做出内胎来,硬牛筋制作的车轮开起来依旧颠地厉害。再加上弹簧咯吱咯吱的响,蒸汽机发出火车一样的怒吼,除了新鲜以外,真的还不如乘坐马车。

    就在云烨拿着一个铁皮卷成的消音器考虑安到那里的时候,实验室的门开了,长孙用四轮小车推着李二走了进来,也不出声,就站在那里看浑身污渍的云烨拿着一个铁皮筒子不断地在那辆怪车上比比划划。

    ps:

    第二章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