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十五节步伐

唐砖 第十五节步伐

    书院又开始大考了,每年一次,这是书院的头等大事,也几乎是大唐礼部的头等大事,和最早的那些学生不同,现在的学生想要成为官员,还需要朝廷的选拔,所以很多学生就自发的分流到其他的行业,如今的大唐,不管是商贾还是学馆的先生,亦或是牙行,以及医馆,都能看到书院学生的影子,而一张装裱起来的书院毕业的证明,就足够证明此人乃是人中精英。

    玉山城在清晨开闸,无数年轻的学子谦恭的走进这座雄伟的城池,在书院学生的引导下,分门别类的向自己的考试地点走去。

    元章先生穿着自己的朝服,怀抱着勿板,就像是一尊雕塑,立在玉山书院的牌坊前面,接受所有学子见礼,他的身后就是同样装束,同样白发苍苍的玉山先生和离石先生,金竹先生,赵延陵先生,希帕蒂亚等先生也将自己的朝服穿的一丝不苟,至于小武和一干年轻的先生都排成三列纵队,与其说是在检阅这些将要成为自己学生的学子,不如说这是一次向外界展现书院强大实力的一个舞台。

    这里有最好的先生,最好的教学条件,最好的学习氛围,也有最浓厚的政治条件,想要报效国家,想要一展个人抱负,这里无疑是最好的起飞平台。

    盔明甲亮的的御林军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不断有高年级学生,在大声的朗诵考试的要求和禁令,大考还未开始,这里的气氛已经变得庄严肃穆。

    一群彩衣女子进了书院,头上戴着锥帽,轻纱遮得住脸庞,却遮不住婀娜的身姿,这是女子书院的学生,也只有在这一天,她们才能换上自己最美的衣服出来显摆一下,看到那些将要进入书院考试的呆头鹅们的傻样。就满足了一切心愿。

    整理观礼的坐席从来都是她们的专利,这是希帕蒂亚这个女子书院的院长争取了好久才争取到的一项权利,虽然很不起眼,却是宣传女子书院的最佳机会。

    元章先生看到有些调皮的女学生悄悄地掀开面纱往外看,不由得闷哼一声,本来就黝黑的面孔变得更加的难看。

    云烨和许敬宗只能站在先生队伍外面观礼,元章先生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将书院的这两位院判加入先生的队伍,曾经非常明白的说过是“耻与为伍!”

    许敬宗看看自己的冠冕,又看看云烨的一身青衣,叹了口气说:“白穿的这样隆重了。还以为能够站在那里接受士子的拜见。谁知道被撵出来了和你在一起。”

    云烨斜了许敬宗一眼说道:“你也耻与为伍?”

    许敬宗哼了一声说道:“如果我不去问元章先生要人情名额。先生也不会把我撵出来,破口大骂我们是书院之耻!”

    “名额是你要的,不关我的事,我如今赋闲在家。光知道教学生和照顾家人,那些黑暗里的勾当,你不要扯上我。”

    许敬宗嘿嘿笑道:“老夫就不信你的故旧属下没有求你?老夫就不信程家,尉迟家还有好多军中老棒槌没有找你?凭他们棒槌一样的家风,他们的子弟能考上书院?

    皇后娘娘的要求你有本事拒绝一下给老夫看,老夫去找元章先生的时候,先生已经说了,一半的狗屁名额被你拿走了,现在装什么世外高人,还不是一样被老人家给撵出来了。”

    云烨尴尬的笑笑小声的说:“元章先生的性子本来就方正。嫉恶如仇了一辈子,如果不是坐在山长的位子上骂的话可能还要难听,忍忍,忍忍就过去了。”

    许敬宗摇头道:“不用忍,书院也是老夫的心血。元章先生当山长才是合格的,要是你我当上了山长,才是书院的不幸,什么人做什么事,上天早就注定了,我做不到将自家的子侄拒绝在书院大门之外,你也做不到吧,老先生能,所以,被老先生骂,我们听着就是。

    李二坐在轮椅上学着当年李纲先生的样子找了一头熊猫拉车,不过可能是脾性的原因,李二挑选的熊猫是最大,最凶恶的一头,所以李二坐在上面完全没有李纲先生坐在上面的那种恬淡舒适,那只熊猫跑起来咣叽咣叽的,震得李二前仰后合,李二似乎不再意这些,反而乐此不疲。他给熊猫嘴里拴了嚼子,所以那只熊猫只要跑起来,嘴角就会流白沫子,宛如疯狗。

    好不容易控制着熊车来到云烨和许敬宗跟前,那只庞大的熊猫一屁股就坐在许敬宗的脚上,抬起前爪就问许敬宗要吃的,弄得许敬宗不知道向皇帝见礼好,还是先把脚从熊猫屁股底下抽出来。

    李二懒洋洋的从车后拿出一个拳头大的菜瓜,松开熊猫的嚼子,随手就把菜瓜丢进熊猫张的老大的嘴里,敲敲熊车的扶手问道:”今年的考生有多少?”

    “回陛下的话,总计一万八千七百三十三位考生!”许敬宗从来都不会记错该记的数字。

    “人才济济啊,却不知能进入书院的士子有多少?”李二伸长脖子看看脚下人头涌涌的学生心情似乎非常的好。

    “回陛下的话,按照书院往年的录取比例来看,六取一为最高比例,也就是说今年的新生,会有三千余名最多。”

    李二笑着点点头,从熊车上摸出自己的茶壶喝了一口指指眼前的学子又问道:“六取一啊,剩下的人该怎么办?好些人不远千里万里的赶到长安,不就是为了考取书院么?空手而回可不好见爹娘啊。”

    云烨凑过来解说道:“陛下,书院大考之后,紧接着就是弘文馆和国子监的大考,书院黜落的学生还有机会,他们可以考取弘文馆和国子监,将来出任帝国小吏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更何况这两家书院的高材生,还能成为御史和言官,所以出路也是非常不错的,更何况太子殿下已经准备开办内府学堂,专门为内府培养精干的人员,所以考不上书院,也不是末日啊。”

    “好,好,被书院黜落的这些人,无论如何对书院都不会有多少好感,让他们来监管书院出来的学生,这样做非常好,褚遂良在这件事情上做的很精明啊。”

    李二说完,指指熊猫,他身后的侍卫就重新给熊猫上好了嚼子,李二抖抖缰绳,熊猫依旧哼唧着不愿意走,直到李二伸出脚在熊猫的屁股上踹了两脚,那只熊猫才很不情愿的拖着李二摇摇晃晃的向书院走去,他今天就是来看新生考试的。

    看到尉迟恭就头疼,他儿子给他生了六个孙子,这六个孙子连自己的老爹都不如,尉迟宝林好歹还能跟上书院的节奏,这六个孙子,则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

    许敬宗是人精,看到鄂国公很不好意思的端着一张黑脸过来,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朝云烨说:“你的两个名额完蛋了。”说完就抖抖袍服,抱着勿板走下山坡。

    尉迟恭见四下里没人了,这才小声说:“刚才见陛下在这里没敢过来,怎么样,名额到手了没有?急死人啦!”

    云烨叹口气从袖子掏出两张空白的录取书放在尉迟恭的手上说:“被元章先生骂了一顿,不过录取书还是拿到了,这样下去不行啊,小岭,小山这两个孩子小火是怎么管教的,她自己在书院都算得上高材生,火炷更是精英中的精英,怎么孩子们半点都没有受到母亲和舅舅的影响?”

    说起这事尉迟恭哈哈笑了起来,仿佛非常的得意,把录取文书塞进袖子这才说:“尉迟家的孩子就这毛病,力大无穷,可是读书就难一些,这样的孩子才是尉迟家的孩子,要是像他母亲和舅舅那就不是尉迟家的孩子了,哈哈哈,不说了,有你这个做叔叔的照看,咱家的孩子一样会出落成好人才。”

    云烨见老尉迟走了,心里又在发愁,尉迟家里还有四个棒槌,需要打发,他之所以走的这么急,就是去看书院里的小囡囡,不是给自己看,而是给自己的俩个棒槌孙子看,他现在一心认为,家里面娶媳妇,一定要娶书院里的女子,他算是尝到甜头了。

    回到家里,客厅里坐了坐满了宾客,都是往日的部属,赖传峰见到云烨把腰都快弓到地上了,如果不是为了孩子,这家伙才不会这样谦卑。

    云烨从袖子里掏出一沓子录取文书,放在桌子上,叹口气说:“就这些,你们自己看着分,我整整帮了你们几十年,怎么到了现在还是这个样子?说到底学问还是要学的,总是弄虚作假会养成惰性的……”

    也不知道这些人听进去了没有,估计是没听进去,赖传峰拿着一沓子文书笑眯眯的就告辞了,转瞬间,客厅里就没人了。

    辛月从后堂走出来看着云烨说:“这还算是好的,有些年您不在,那些妇人就会到家里来求妾身,妾身找爷爷要不来几张,还害的妾身总是被爷爷骂,咱家的孩子可都是考进去的,从寿儿到欢儿都是这样,您说这些人怎么就灵性不起来啊?”

    云烨叹口气道:“他们已经快被大唐社会淘汰了,都是我的老部下,当年跟着我又是出海,又是进大漠的,也没个时间管家,能帮的我舍掉这张老脸还是要帮啊。

    千万不敢掉队啊,如今的大唐日新月异,晚一步一辈子都休想撵上来。”

    ps:

    第二章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