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十八节间隙

唐砖 第十八节间隙

    云烨满腔的怒气在进入满是烟火气的皇宫之后就消失了,怒火没了,心中的悲哀却怎么都忍不住,原本打算找李承乾,独孤谋,以及黑齿长之麻烦的。现在用不着找了。

    李承乾披着斗篷站在广场上一句话都不说,看样子站在这里的时间不短了,斗篷上还有露水未干,独孤谋的脸色阴沉的能拧出水来,而长孙冲一脸无所谓的抬头看着天,地上多了百十具尸体。

    其中一个被掀开遮盖物的尸体,分明就是黑齿常之,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痛苦表情,死的时候似乎非常的安详。

    无舌一连掀开了七八个尸体的遮盖物,在云烨的耳边耳语两句,云烨笑了一下,拿脚扒拉一下死去的黑齿常之,对李承乾说:“死于一种剧毒,名字叫做——间隙。”

    李承乾红着眼睛问云烨:“什么叫做间隙?”

    “一种剧毒,书院新研究出来的,普天之下能拿到这种毒药的人只有一掌之数,太子殿下就是其中一个,您看看密谍的奏报就知道,我也是其中一个,青雀去了雍州封地,先申明,我害怕那种毒药,没敢碰,毒死禄东赞的毒药我都选了另外的一种。”

    听云烨说的滑稽,长孙冲笑着说:“够胆就把另外两个人的名字一起说出来。”

    独孤谋转过头问云烨:“你不是不管朝堂的事情了么?怎么又来了?”

    “我来带着家人投案,密谍都被你们干掉了,我心里害怕,家里还有一个余孽,一起送过来让你们砍掉这样云家就彻底的清白了。”

    无舌盘着腿往地上一坐,低着头露出脖颈随时等着被砍头。

    李承乾暴怒起来,一脚踹在无舌的肩膀上。怒吼道:“滚出去!”

    云烨把无舌拉起来之后示意他出宫,然后笑着说:“您这就算是饶他一命了?”

    说完之后认真的看了李承乾一眼,这才发现这家伙的两个眼珠子红的就像是秋天的柿子。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看样子气的不轻。

    “能动用间隙的人就那么多。不是你,不是我,也不是青雀,所以你的爱将算是白死了,抬出去埋了吧,吃饱了撑的才会在这个时候掀波澜,弄得陛下说自己的铁枪已经灵性尽失。保不了太极殿。只弄死了黑齿常之,我甚至都觉得是你的运气。

    独孤谋,你能好好的活着,我感到非常的奇怪。你不是专门管钱的官吗?怎么连皇宫里的事情你也管起来了?你不觉得把手伸的太长了么?”

    李承乾闷哼一声不说话,独孤谋很无耻的说了一句话把云烨和长孙冲逗笑了。

    “我还是玄武门守将!”

    长孙冲阴阳怪气的说道:“我好像也有一个凤仪门守将的差事,云烨,你在太极宫是不是也有一个职位啊?”

    “是啊,千牛卫的大将军怎么了?我只记得没干过活。光领俸禄了,你我二人尸位其上,人家玄武门守将可勤勉的紧呐。”

    云烨同样用阴阳怪气的语调说话,说起皇宫里的职位,其实都是皇帝表示恩宠给加的虚衔。玄武门有将军,凤仪门同样有将军,云烨这个千牛卫大将军敢指挥一下千牛卫就是大罪。

    “够了,你们三个是不是准备气死我,然后再立太子?”

    李承乾的怒火终于爆发了,诛心的话也拿出来说了。

    作为臣子,该有的礼节还是要遵守,三人连忙躬身说不敢。

    李承乾绕着一地的尸体边走边说:“父皇迁出皇宫,去了玉山城荣养,这座皇宫是不是就该我说了算?云烨你意见最大,你先说是不是这个理?”

    云烨笑了一下说:“这是自然,慢慢的整个天下都是该你说了算,这个道理没人反驳,我只是想问一下,我大唐想要一个不流血,祥和无比的政权交替就这么难吗?

    非要把四百多人绞杀掉?那些人都是大唐人啊,不是化外的野人,好多人为了大唐可以说立下了汗马功劳,出生入死的一点都不比我们差,就因为不向你低头,你就砍掉他们?你等一等不行啊?等到你真正的上了位,坐在万民殿的大位上一声令下,我就不相信他们敢不过来朝觐?

    到时候你将他们拆分也好,合并也好,黜落也罢,还不是随你的心意,如果那个时候他们敢不尊令,你诛他们九族都没人有话说,你现在名不正,言不顺的砍掉这么多人,焚毁掉太极宫,武德殿所为何来?

    太极宫,武德殿确实难看,我也早就看不顺眼了,拆掉也不是大事,但是请你考虑一下陛下和娘娘,以及青雀的感受好不好?做事情,不要做得这么霸道啊。

    太极宫名义上是陛下的寝宫,武德殿是青雀的封地,你就算烧掉万民宫,也没有烧掉太极宫和武德殿这么恶劣。”

    云烨说到这里忽然停顿了一下,瞅着独孤谋说:“这事承乾还干不出来,独孤谋,这不会是出自你的手笔吧?你想试探一下陛下的反应,顺便再看看青雀是不是有什么动静是不是?

    好高明的离间计,皇家的信任和感情被你在一夜间就给撕扯的七零八落的,好手段,云某佩服,佩服,当年你亲口跟我说大唐不能再互相厮杀的话,原来是放屁啊!”

    云烨的话一出口,独孤谋的眼睛都红了,这才是最恶劣的讽刺,站在朝堂上的人最忌讳被人家用自己的话扇耳光,听了云烨的话,独孤谋捋起袖子就好准备找云烨干架。长孙冲笑吟吟的站到一边准备看好戏。

    李承乾插进两人中间瞅着云烨探进怀里的手,愤怒的问道:“你怀里装的是什么?难道说你把炸弹带进皇宫里了?”

    “没有,就是平日里的一些小零碎,您看,这里有一把小弩,你知道的,这把弩我从不离身的。这团丝线是铁线蛇的筋编织而成的,最是坚韧,救过我好几回命了。这是给旺财准备的点心,至于这几枚金币是我的零用钱。刚才就是打算掏出手弩先把独孤谋干翻再说。”

    李承乾这才感到好受一点,那把弩弓就算是见皇帝的时候这家伙好像都没有取出来过,在自己面前好像更没有必要。独孤谋在李承乾身后叫嚣起来:“有本事你就拿你的破弩来射老子,老子眨眨眼就不算是好汉。”

    长孙冲见看不成好戏了,这才走过来笑着说:“殿下没把那些人都杀光,其实也就死了不到十个人,事情的起因是殿下要把那些人撵出皇宫。谁知道那些人说没有陛下的旨意不出去,结果黑齿常之就用了强,那些人也不示弱,就打起来了。

    你也知道,那些人武功高强,黑齿常之打不过就用了火器,火器么,那东西就没个准头。然后就出现了大火,看到起火,那些人知道惹了大祸,赶紧投降,救火。结果,哈哈,五月天天干地燥的,那里扑得灭火器引起来的大火,然后就火烧连营了。

    这话是真的,那些人还在地牢里面,你提出来一问便知,依我看,黑齿常之死有余辜,在皇宫里动用火器,死了也就死了,云烨,你把那些人带着回玉山城交给陛下,顺便帮着太子殿下谢罪,你最受陛下宠爱,这点本事该有吧?

    独孤谋去把黑齿常之埋掉,安抚百姓,出文告,黑齿常之呢,就当世上没这个人,我领着工部的工匠,抓紧时间清理废墟,一个月后咱们开始盖新宫殿,这一篇赶紧翻过去吧,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万一要是再有什么变故,大唐真的就要倒霉了,殿下,您看这样安排可还合理?”

    李承乾再看看地上的黑齿常之,挥挥手意思就按照长孙冲说的去办,现在保持平稳才是最好的办法,谁能想到一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事情,竟然引起皇帝如此酷烈的报复,李二明明已经日落西山了,虎威依然不容冒犯。

    地牢,也就是李治以前待的地方,如今里面关满了焦头烂额的内侍,这些内侍都是会武功的,好些都是高手,见到云烨过来,跪倒了一大片恳求楚国公救命,一些硬气的还盘腿坐在牢房里,认命一般的等着被砍头。

    “滚起来,跟我走,一个个都是死人啊,人家让你们滚蛋,你们滚蛋就是了,竟然还敢对峙,这下子好了,太极宫,武德殿全毁了,这就跟着我出去领罪吧。”

    一个满脸烟灰,看不清眉目的老内侍忽然张嘴问道:“到底是向谁请罪,如果是去玉山城向陛下请罪,老奴自然不敢不去,如果是向太子请罪,请楚公现在就将老奴处死。”

    云烨笑了起来,指着那个老内侍说道:“你的脸乌漆吗黑的我也分不清你是谁,不过这句话说的还是很有骨气啊,留着在陛下面前说吧,能不能活命就看陛下的了。走吧,把自己的身上弄干净,洗把脸,你们不要脸,帝国还要脸面呢,让外人说起来皇家在火并很好听吗?”

    领着这些人出门的时候,云烨又去见了李承乾,发现这家伙还是有些落寞,就敲着案几说:“别不满意啊,长孙冲这次难得的出了一个好主意,现在你只要管好你的国家大事就好,四十年都等了,再等一半年很难吗?

    你知不知道现在的局面比我们以前设想的要好的太多了。”

    李承乾喝了一杯酒冲着云烨说:“我没想到父皇的反击会如此的酷烈!”

    “你第一天认识你老子啊,他是什么人,千古一帝般的人物啊,在我看来比汉武帝强大的太多了,几乎可以和秦始皇比肩,我只是女婿都被荼毒的不轻,你是当儿子的没死算你命大,没事干不要去招惹他,人的年纪大了,心思就变得古怪,你防着点做你自己的事情就好。”

    ps:

    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