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二十二节根源

唐砖 第二十二节根源

    李二见到云烨过来,立刻就张嘴乐了,抛下李承乾兴致勃勃的说:“你有法子了?哈哈哈,朕倒是要领教领教,看看你面对隋末时的局面如何应对。”

    李泰立刻就把老爹的轮车推走,跪在地上的李承乾这才长长的吐了口气,云烨朝沙盘室指指,李承乾立刻就心领神会,站起来和云烨一起进了沙盘室,他早就听说自己老爹和大唐的名臣宿将在沙盘上将大唐天下搅的烽烟四起,他心中很不服气,自己也算是殚精竭虑的为大唐操劳了,怎么可能将天下弄成这副惨状。

    进了沙盘室,随意的往沙盘上瞄了一眼,他的鼻子差点就被气歪了,没有其他原因,只因为他的王旗只能插在长安城,颜色和自己王旗一致的云烨的将旗,可怜巴巴的守着运河,岳州,岭南,雍州一代,其余的地方插满了五颜六色的造反旗帜,大唐的大好江山,已经完全被人家瓜分的四分五裂了。

    李二坐在轮椅上拿着长长的竹竿子,指到那里,立刻就有宦官将旗子插在那里,每一个旗子的变化,就代表着一个势力的进退。

    做完标记,宦官就会变化记录在册,誊写在巨大的黑板上,天下局势一目了然。

    “朕再一次压缩你的战略空间,江淮之地朕要定了。”

    云烨摇摇头说:“守江必守淮,这是常理,陛下,就凭您手下那几艘破船,就想突破我长江天险,是不是太儿戏了?

    微臣在江陵驻守有舰队,之所以迟迟不用,就是在等待您的军马出现。能借用长江水让您遭受重创,正是微臣盼望已久的事情。”

    云烨说着话,把手里的竹竿子点到荆州的位置上,笑着说:“陛下以为这里江流开阔,水流缓慢,最终要的是江水很浅,欺我巨舰不能进入,殊不知。微臣还有一个选择,只要炸开拦江河堤,您驻守在麦城,石首的大军只能成为鱼鳖,就算陛下早有准备,立马石首山。但是四面全是大水,而石首距离岳州极近,两路大军围剿之下。陛下唯有走魏武帝的老路,那就是败走华容道,进入茫茫的洞庭水泽,到了那个时候,天时地利人和,全部操诸于微臣之手,恐怕陛下自己到时候都有被擒之忧。”

    李二哈哈大笑道:“朕不信你敢行此倒行逆施之事,莫要忘了,江淮自古乃是人烟稠密之所,这么做就不怕天罚吗?”

    云烨摇头道:“陛下才是搅乱天下的元凶。只要擒住陛下,天下的其他盗匪自然会一鼓而平。所以付出一些代价还是值得的,再说了,到时候抢先告诉百姓,是您为了阻止大唐舰队进入荆州首先掘开河堤的,微臣的信誉还是不错的,至少岳州的百姓一定会相信。到时候请太子殿下去岳州祭祀死去的灾民,民愤自然会安定,您知道的,太子殿下在岳州可是有贤王称谓的哟。”

    李承乾听到云烨这么说,心里畅快的如同吞了一粒冰丸,全天下最希望李二倒霉的人是谁?自然就是李承乾。

    云烨不等皇帝说话,接着说:“只要微臣不反,青雀不反,说实话,大唐天下还真的没有什么危机,咱们在沙盘上连续作战两年了,这两年来,陛下手里的火器快用尽了吧?您最大的缺憾就在于没有源源不断的火器供应,但是微臣不缺,只要有火器,微臣就能席卷山东河北,青雀就能进军蜀中,小黯不可能是青雀的对手,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投降,一旦山东,河北,蜀中平定,陛下您的老巢自然会有承乾带着大军进剿,晋阳平定之后,河洛的独孤谋不过是在插标卖首而已,辽东的长孙冲,也只需派一偏师,就能手到擒来。

    中原平定,太子殿下只需一纸檄文,说明过往不究,微臣就不信东南平定不下来,至于盘踞在朔方的李绩,西域的孙仁师,薛仁贵,微臣只需再来一次西征而已,他们也只能踏上突厥人的后尘,将自己的生命耗损在无休止的 征战之中。

    说实话,陛下,百年之内,微臣看不见发生大规模战乱的 可能,至于百年之后的事情,就只有天知晓了。”

    李二有些沉默,李泰接着说:“父皇,我和烨子早就把生自己的生命献给了大唐,骨肉全部融汇在这个帝国的山水之间了,这个国家的皇帝是父皇您,将来的皇帝会是我大哥,但是这个国家也是我和烨子的,不管是玉山书院,还是武研院都是我们的心血所系,谁要破坏它,第一个跳出来的一定是我们。

    孩儿这些年走了很多地方,看到了很多动人的风景,但是最动人的却是活在大唐这片土地上的人,红日的初升,孩儿会感慨,云遮烟锁的高山孩儿会赞叹,驾一叶扁舟遨游于五湖四海对月高歌这样的豪情永远都让孩儿向往。

    至于皇位,呵呵,孩儿甚至觉得我大哥亏了,说起来是他在坐皇位,相同的,他又何尝不是被那个皇位牢牢地锁在上面动弹不得。

    孩儿身为天下间最尊贵的亲王,这个权利已经足够我使用的,烨子身为公侯第一,这个权利也够他使用的,孩儿总是认为,权力和吃饭一样,按照自己的量拥有就好,一旦没了节制,就是被活活撑死的下场。”

    李二抓着自己胖儿子的手,轻轻地拍着说:“你才是我们皇家的宝贝!父皇愿你福寿绵长,好了,既然造反也会被人家剿灭,那就不造反了,我们一起出去看看我大唐海纳百川的气势,去看看那些汹涌的人才洪流……”

    李泰笑嘻嘻的推着父亲往外走,李承乾和云烨走在 最后,长孙站在帷幕跟前本来想跟上,想想,却缩了回去,有时候男人间也需要一些空间。

    “你孝期已满,出来帮我把!”李承乾小声的对云烨说。

    “我驻守玉山城就是在帮你,一旦陛下大行之后,你记得找人来接替我,我打算进书院当先生了,能帮你们李家的,我都帮了,现在该我清闲一阵子了。

    你看看面前的这些少年,将来都会是你的臣子,用好他们,管好他们!”

    云烨和李承乾的话,李二没有听见,他和李泰说笑的很是高兴,拿手指指着远处高高挂起来的红榜,面庞都有些潮红。

    云烨不打算出仕了,他对长安城都有些厌倦了,此生老死玉山,对他来说也是很不错的事情,自己的祖坟就在玉山,如今自己就是在守卫自己的祖坟,就像是在守卫自己的家一样。

    千秋霸业也不过是一缕烟云,杀人无数算不得好汉,颜夫子,李纲先生这些人才是这个世界的脊梁,叱咤朝堂,指鹿为马又能如何?亮煌煌几页史书就能说尽一生功业。

    榜单下面有人手舞足蹈,有人嚎啕大哭,有人击掌祝贺,有人黯然神伤,这里就能看尽世间百态,何须走上朝堂。

    有人在遍洒金钱,引得顽童争相追逐,这是富豪在为自己的儿子庆贺。有人刻石为记打算来年再战,却被兵丁押走,到了无人处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不管是幸喜若狂的,还是黯然神伤的,都让李二欢喜,就是那几个挨揍的,李二都看得津津有味,这一切都表明,世上的的才子都希望能被李家所用。

    开宴,必须开宴,李二拍着轮椅的扶手急不可耐,无数的骑兵就带着皇帝的邀请窜进了长安城,今天,他准备将自己的老臣子全部请来,不为别的,就是喝酒,唱歌,跳舞,大吃大喝……

    这是最俗气的一种庆贺方式,却也是最炽热的一种饮宴,没有规矩,没有尊卑,面前只有大碗的酒,大块的肉,大堆的篝火,就像他祖先在草原上进行的庆典一样。

    李承乾很希望戴上一个狼头下场子跳舞,屁股都有些坐不住了,篝火旁穿着暴露的女子用力的扭动腰肢,狼皮鼓低沉的声音直入心肺。

    李二端着酒碗不断地大声喊着饮胜!底下的臣子免冠跣足,大声的回应,老礼官脚步踉跄,还未说话,先打了酒嗝,唱礼未半,一头栽倒在草地上呼呼大睡,无人以为忤。

    老臣举着猪腿高歌,怀念往昔的岁月,李二敲着铁剑作和。作诗的会被拉去灌酒,唱歌的会被赏赐美酒,拎着火把互殴的,会有金杯砸过来。

    这是一次最彻底的宣泄,也是李二正式向世人宣告自己的时代结束了。

    云烨的脚步轻盈,就像是一只狸猫,在躲过了无数双要把自己拉去喝酒的大手,想起事前李泰要自己一定要救他的嘱托,从美女群中找到了左拥右抱的李泰,肥胖的王爷已经快要浑身赤裸了。

    拖着李泰的脚在草地上艰难的行走,兴奋地已经不知道天南地北的李承乾,猛地扑在弟弟肥硕的肚皮上,被弟弟嘴里喷出来的呕吐物溅了一脸,抹一把脸,依旧兴奋莫名。

    该死的,谁给旺财灌了那么多的酒,如今四蹄朝天,还不住的抽搐……

    ps:

    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